[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发自牢狱里的呼唤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1月01日 转载)
    [日期:2008-11-01] 来源:参与 作者:10万返库移民的代表 [字体:大 中 小]
    

“我们要自由 我们要人权”
    

——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发自牢狱里的呼唤
    
     五十年前,为了以实际行动支援举世闻名的三门峡水利建设,保障黄河下游亿万人民免遭水害之苦,我们陕西库区移民响应国家“迁一家保千家,一人迁万人安”的号召,积极报名,踊跃搬迁,被政府先后迁移到了宁夏和渭北等不毛之地。
    
     当初在迁移时,因新中国财力紧缺,国家给三门峡库区投入的移民经费人均只有1千元,况且这1千元全部是用于各级移民部门的工作经费,移民个人未得到一分钱,我们先后所经历的四、五次搬迁和建房均是自费。而如今,国家给长江三峡库区移民的人均经费达4.5万元,是三门峡库区移民的45倍,因此可以说,国家当初在修建三门峡水库时因财力紧缺,确实是把我们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亏待了。半个世纪来,三门峡库区移民被政府多次迁移折腾,家产损失殆尽,长期处于贫穷落后之窘境,我们这些曾经为水利建设作出奉献和牺牲的国家功臣们,真是受尽了天下苦,遭遍了人间罪。
    
     自从1986年中央批准移民返库安置以来,当地政府和移民部门的某些官员任意挥霍移民资金,大肆侵吞移民土地,既吃移民的肉,又喝移民的血,强行从贫穷移民的口中夺食,严重侵害了国家的利益和我们移民群众的利益。对于贪官的腐败行为,我们连年上访,屡屡告状,给各级党政机关和纪监部门发出的反映信及举报材料起码能堆成一座山,同时经常登门上访,但就是得不到任何查处。由于腐败问题直接牵连着地方政府某些官员的责任和利益,因此移民到地方政府上访处处受阻且毫无效果,到省上和中央上访,省上和中央便电话通知地方政府派人把上访移民押解回来。即使省上和中央把我们的反映信批示下来,但地方政府却从来不作查处和办理。我们这些冤情深重的移民们,竟然连上访、告状的权利和机会也没有。更令人气愤的是,地方政府的贪官不思悔改自身之过,反而对我们上访移民一贯实施残酷的打击报复。
    
     回顾20多年来,库区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对移民老是采取高压与棍棒政策,经常向移民住地派出重兵开展所谓的“库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行动,有时还花钱雇用农村青年来扩充警力,严打移民。他们警车开道,警笛呼啸,浩浩荡荡,杀气腾腾,对移民层层布控,处处设防,致使库区形成一片白色恐怖,血腥味浓浓,真是把移民区作为公安战士的练兵场,把移民乡亲当作刑律制裁的活靶子——动不动就对我们实施经济处罚、治安制裁、传唤传讯、昼夜审问、行政拘留、刑事拘留、非法搜查、任意缉拿、警棒袭击、手铐伺候、劳动教养、判刑坐牢、电话窃听、监控跟踪等种种违法违规行为,甚至动辄刑讯逼供,继之从重处罚。随着对移民打击报复的步步升级,如今居然又雇用社会上的黑恶势力来收拾和暗算移民,这些贪官真是张扬跋扈,横行霸道,暴虐到了极点!简直给我们移民连一条活路也不留。这些拿着国家俸禄、由百姓供养的贪官们,为了保全其自身利益,竟然对我们移民下此黑手,他们真是什么恶事、刁事都能做得出来,实在教人可忍,孰不可忍。
    
     令人可笑的是,贪官们由于害怕自身存在的违纪腐败问题被暴露,因而简直成了惊弓之鸟,有时连渭南市领导到库区检查工作,他们也要派出党政干部和公安干警对移民进行布防,生怕群众给上级领导反映他们的违纪腐败问题,时时处处都对我们进行严密监控,严格戒备。至于对新闻记者来库区采访则防范更严,贪官们如同蚊蝇、猎犬一样,对记者和移民紧紧盯住不放。
    
     1996年12月18日,《工人日报》公开披露了移民部门乱花乱用移民款的严重腐败问题,由于此事直接关系着移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我们便购买了这份报纸相互传阅。可谁知地方政府获悉此事后,立即部署并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历时两个月的综合治理行动,竟然调集了500多名公安警力,在库区3个县市方圆几百里的移民区全面搜查《工人日报》报纸,把数万移民搞得惶恐不已,鸡犬不宁。更可恶的是,为了支持这次治理行动,某些官员还指示渭南市移民局给公安机关提供了37万元(系国家移民款)的行动经费。移民悲愤地说:“我们阅读公开发行的国家报刊也被搜查没收,政府又用宝贵的移民款来治理移民,这真让我们痛彻心肺,这个世道还有没有公理呀?!”
    
     2003年秋季,华阴市境内的11个移民村遭受渭河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亲临渭河视察灾情的温家宝总理即指示国家发改委向华阴灾民紧急下拨了5906万元的灾后重建款。可是,这笔救灾款下拨到地方政府的帐户后,某些官员不顾灾民死活,将此款长期滞留在政府帐户生利息,直到2006年底,才给灾民使用了50万元,占5906万元不到1%。在这3年间, 我们到华阴市政府上访,在烈日下站了一天却没有一个领导出来接见,灾民到市政府办公楼想接自来水喝,但很快全楼停水,想进厕所方便一下,结果政府竟派人将楼内厕所门全部锁上。一天,我们为救灾款问题聚在一起商量赴省上访之事,华阴市领导闻讯后竟然指示公安局把38名灾民抓起来关进了看守所,还把灾民李福琴和张波母子打成重伤。灾民们去华阴市政府论理,仍没有一个领导出面与我们对话,政府反而指示公安局派出大批干警手持警棒阻挡上访群众。更严重的是,当时干警竟然用警棒将60岁的移民妇女田淑兰击倒在地,紧跟着又踢了她一脚,且不给她抢救治病。当天晚上,公安人员到上访群众家里又抓走了4个灾民。随后,华阴市公检法对灾民王伟平、赵西京、赵增亮、田化稳和82岁的刘怀荣等人判处了劳动教养,同时还收取了每人各3000元罚款,且未开任何票据。华西镇华西村刘怀荣老人在看守所被关押了3个多月,华西镇东阳村张绪祥被劳动教养一年,北社乡新姚村王小刚被判刑坐牢1年。
    
     2007年清明节,库区移民和渭北原安置区移民自发地给一位移民代言人的母亲扫墓,库区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竟然出动了600多人进行阻挡和拦截,甚至把一些移民在路途打伤流血,其野蛮行径简直令人发指。当时,华阴市华西镇华西村张冬至老汉去县城给身患重病的七旬老伴买药,政府干部怀疑他会绕道去参加扫墓,便在半路截住他不让走,干部对他说:“早上不准出去,下午再去买药。”张冬至解释道:“我老婆重病在身急等用药,大夫要我现在就去买。”可是他的解释如同对牛弹琴,政府干部依然不让他走,甚至竟然将他强行押送回家。最后没有办法,他只好给县城药店打电话,请药店派人把药送到自己家里。现在一提起此事,张冬至老汉便有一肚子的苦水和怒火。
    
     去年冬季以来,我们因调查库区各户移民的土地数量,而遭到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的严厉制裁。政府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之罪名,指示公安机关先后逮捕了移民代表陈思忠(69岁,且系残疾人)、郗新继和张三民,3人在遭受了一个多月的牢狱折磨后,如今仍处于公安机关的“取保候审”之中。此外,对张应龙、郗继祖、张亚莉、赵德龙(78岁)等诸多移民频频进行传讯、羁押和监控,又四处追捕在外躲避逃跑的马连保、许连中及党军臣等人,同时还接连传唤了百余名移民到乡政府、派出所或公安局问话。更可恶的是,我们在今年连春节都过不安宁,出门走亲戚也有人监视,特别是不少移民代表至今仍然受到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的严密监控,连打电话也受到监听,严重限制了我们的人身自由。面对移民的利益任人侵占,移民的人权任人侵犯,群众痛苦地说:“我们移民现在连一点安全感也没有,整天都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不知哪一天又要轮到自己被抓去坐牢了,这样的处境怎么让人安居乐业呀?!这种恐怖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大荔县政府和公安机关采取寻衅找茬、栽赃陷害等卑劣手段,经常寻找我们移民的麻烦,曾屡次对众多的上访移民进行处罚和羁押。例如,平民乡新建村移民代表马连保(70岁),2005年10月26日被公安局行政拘留15天,11月10日被公安局转为刑事拘留,12月13日被渭南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处以劳动教养一年。平民乡严通村移民代表侯焕成(59岁),2003年11月27日被公安局治安拘留15天;2005年10月26日被公安局行政拘留15天,11月10日被公安局转为刑事拘留,12月13日被渭南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处以劳动教养一年;2007年初,侯焕成因赴京上访而被公安干警从北京抓回关入大牢一年有余,至今仍在狱中受刑,大荔县法院甚至还以莫须有的罪名给其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上报渭南市中级法院复审。据说前不久,大荔县一位主要领导还亲自到渭南市中院游说,授意中院“一定要对侯焕成给予重判”。
    
     毛主席等老一辈革命家浴血奋战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创建了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可是,陕西三门峡库区地方政府的暴君们和公安机关的暴徒们,把当地的社会制度一下子退到了几千年前的奴隶制和封建制时代。他们不给百姓民主,限制移民自由,实行的完全是一套君主专制式的独裁社会制度,把库区当作他们自己的天下,一手遮天,为所欲为,对移民任意逮捕,随便关押,滥用刑律,大肆制裁,张扬跋扈,残暴至极,使我们已沦为实质性的现代奴隶。在这片充满血风腥雨的土地上,官方无恶不作,移民命如蝼蚁,几乎看不到法制,看不到公理,看不到文明,更看不到民主和自由。人们所看到的,只是官方对移民的无情打压与虐待,只是移民对官方的无比愤慨与仇恨。如今的三门峡库区,已经变成了一个水泼不进、法理难入的独立王国。看样子,库区地方政府的官员是存心要逼着移民学习农民起义领袖陈胜、吴广了。在平时,移民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库区太黑暗了,根本就没有王法。”试想,在我们堂堂的红色中国,怎么会有如此黑暗的角落呢?!总之,陕西三门峡库区不讲法制甚至践踏国法的黑暗状况,真是给法制化的中国丢了脸,抹了黑。
    
     一年365天,政府和公安对我们天天监控、月月防范,特别是在近年来,对移民的打击制裁更是一年比一年严酷,库区几乎变成了一个大型戒严区和集中营,无不散发着古巴关塔纳摩俘虏营的恐怖气氛,当地公检法机关好象专门是为镇压移民而设立的。华阴移民回顾,自1986年移民返库以来,被政府和公检法实施处罚、传唤、传讯、审问、羁押和行刑的移民起码超过2万人次以上,且对大部分受到传唤、讯问、关押和处罚的移民不予发给司法文书或书面东西,哪怕是让村长或村名组长捎一句话,移民就得赶到政府或公安机关去接受讯问与审查,其中移民代表更是首当其冲,屡遭迫害。多年以来,库区各县市的监牢里接连不断地关押着因上访而“犯法”的移民乡亲,公安机关甚至连移民中的妇女、残疾人和80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对移民实在是冷酷无情,惨无人道。从而,导致了地方政府与移民群众的矛盾越来越深,关系越来越僵,以至形成了水火不容的敌对状态。试问地方政府的某些领导们:你们的心肠咋就那么狠,还有一丁点人伦道德与天地良心吗?!面对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的种种暴行,移民愤然疾呼:“我们要自由!我们要人权!!”
    
     我们认为,库区地方政府在发扬民主,维护国家利益及人民利益方面所出现的异化和腐化现象,严重影响着库区的社会稳定。他们竟然用人民民主专政的过激手段来对待移民群众,这实属“异化”和“腐化”的典型。如果地方政府能站在国家和人民利益的立场上,尊重宪法,执行宪法,依法让移民享受宪法赋予公民的人身自由,那么库区就必然会实现长治久安的和谐局面。
    
     下面,我们不妨列举一些近年来遭受公检法制裁的移民名单:
    
     刘怀荣,2005年被关押百余天,罚款3000元,又被判处劳教一年;
    
     侯焕成,多次被关押和劳教,至今仍在狱中,现又被栽赃陷害判刑3年;
    
     张绪祥,多次被传唤和讯问,在2006年接受劳动教养一年;
    
     马连保,多次被逮捕和关押,在2006年接受劳动教养一年;
    
     王小刚,多次被传唤和讯问,2005年因去华阴市政府上访被判刑一年;
    
     陈思忠,尽管身患残疾,仍多次遭受逮捕和关押;
    
     郗新继,多次被传唤和讯问,在2007年冬季被逮捕坐牢一个多月;
    
     张三民,多次被逮捕和拘留,在2007年冬坐牢一月,释放后又被追捕。
    
     此外,被公检法任意传唤、讯问、关押、行政拘留、刑事拘留以及实施经济处罚的移民还有:冯志宏、吴宏昌、王卫平、刘川民、王渭南、梁兴旺、王木昌、骆绪民、张冬至、张吉胜、杨少锋、张志宽、马长林、党敬才、吴建卫、常好贤、王天水、李玩月、董拴民、吴鹏稳、李景连、袁建斌、杨战娃、王发荣、赵智民、田华朝、赵西京、赵根喜、吴建虎、赵增亮、党军臣、张鸿义、吴宽学、张战省、常双彦、朱金定、柳德身、刘创民、王志存………
    
     以上人员,现均保留着公检法机关开据的司法文书。另外,还有不少人已经毁掉或遗弃了司法文书。再者,公检法机关多年来在制裁移民时,常常就不给我们开据司法文书。
    
     胡锦涛总书记去年12月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一再强调:“要切实化解社会矛盾。带着深厚的感情为群众排忧解难。”可是,库区地方政府却竟然置总书记的重要指示于不顾,也置奥运之年的和谐大局于不顾,他们生怕天下不乱,仍然一意孤行,肆意激化社会矛盾,对移民毫无感情,继续对我们采取粗暴手段与棍棒政策,执意要同中央关于维护社会稳定、促进人文和谐的大政方针唱反调、开倒车。
    
     我们认为本届中央政府是最为亲民爱民的一届政府,因此我们广大移民非常信任并信赖中央政府以及省政府。移民群众现强烈要求中央和省上务当严肃追究陕西三门峡库区地方政府和公安机关长期侵犯移民人权的违法犯罪行为,并必须向受到严重侵权伤害的乡亲们给予必要的精神赔偿。恳请中央和省上为我们弱势移民作主——至乞!!!
    
     陕西三门峡库区10万返库移民的代表:
    
    吴宏昌、张绪祥、王卫平、刘川民、张应龙、梁兴旺、刘怀荣、王木昌、张冬至、吴宽学、骆绪民、赵根喜、张吉胜、杨少锋、马长林、党敬才、常好贤、李玩月、董拴民、吴建卫、王小刚、吴鹏稳、李景连、袁建斌、赵西京、杨战娃、张志宽、吴建虎、赵智民、刘一民、田华朝、王渭南、赵增亮、张鸿义、王发荣、董生鑫、冯志宏、陈思忠、程本娃、张吉胜、田春勤、张秀映、赵智民、张亚莉、张三民、刘荣国、曹双鱼、马连宝、王天水、宋道元、陈孝忠、张富坤、赵德龙、李孝玉、刘桂芬、夏福庆、刘朝明、贾德德、王根仓、程振海、郗新继、王春明、张战省、聂小二、郗继祖、刘新虎、李康治、郭志智、党军臣、赵天荣、王满池、杨太华、赵八斤、张录锁、刘刚太、庾安桥、戚忠德、常双彦、王世民、朱金定、柳德身、曹战斌、王志存、窦天成、周喜照、李德武、田施恩、雷向斗、刘创民、侯建斌。
    
     敬 呈
    
     二00八年十月十二日
    
    注:此件发送中、省首脑机关以及新华社、中央电视台、报刊杂志等新闻媒体。
    
    附:1、陕西三门峡库区公检法机关惩处移民的一少部分司法文书之扫描件。
    
    2、中央和省上将移民的反映信批转给基层政府受理,但我们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任何查处结果。附一少部分中、省批示之扫描件。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代表抗议华阴市公安局的枉法裁定
  • 陕西三门峡库区假移民泛滥 移民干部吃空头粮饷
  • 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要求对“刑事拘留”行政复议
  • 陕西三门峡库区一个县假移民超过三万人
  • 一位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发自牢狱里的控诉书/侯焕成(图)
  • 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土地被当作礼品送人
  • “我们要自由 我们要人权”——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发自牢狱里的呼唤(图)
  • 陕西三门峡库区全体返迁移民致省政府的公开信
  • 陕西华阴市政府准备雇用黑恶势力镇压三门峡库区移民
  • 陕西三门峡库区白色恐怖愈演愈烈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八)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七)
  • 揭密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六)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五)
  • 压制公民正当上访 三门峡移民代表屡遭制裁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四)
  • 三门峡移民的回归土地之路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三)
  • 揭密原黄河三门峡水库上亿移民款、十五万亩土地失踪之谜(二)
  • 陕西三门峡库区存在20年之久的假移民问题(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