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地震预报很尴尬 被政府控制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31日 转载)
    
    来源:南方新闻网
    10月28日刚刚结束的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上,防震减灾法(修订草案)(下称修订草案)首次接受审议。地震预报问题成为焦点。要不要预报?能不能预报?谁有资格预报?最高立法机关民主立法,常委会委员坦陈己见。
    
    地震到底能不能预报?这个领域的真实状况是什么?中国的地震预报体系在如何运转?
    
    在防震减灾法 (修订草案)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一审之际,南方周末记者广泛采访相关人士。记者发现,地震预报是一个学术坚守、学科尴尬、政治考量,甚或个人恩怨等等混杂的领域,而由此派生出的各级地震预报体系,也掺杂了权衡种种。
    
    最根本的,这是一个基于尴尬的技术水准的尴尬的预报体系。
    
    地震预报的难啊,难在即使搞地震预报的人他都不知道究竟难在什么地方,不搞地震预报的更不知道了。----中国工程院院士许绍燮
    
中国地震预报很尴尬 被政府控制

    
    汶川大地震当晚,国家地震局门前记者云集。 范继文/图
    
    
    
    汶川之后:地震局的艰难时刻
    
    
    
    “我无可奈何,我非常想唐山地震的教训不要再重演,现在不但重演了,而且比唐山地震还要厉害,我难受得很。”梅世蓉说。
    
    汶川大地震半年后,地震预报已经成为一个难解的话题。
    
    80岁的梅世蓉,在主流地震学界被认为是中国地震预报的一号人物。汶川大地震之后,网上出现了颇有“文革”风味的一张制图,画面上,白发苍苍的梅世蓉正面半身,胸前挂牌,牌上有字:“7.285.12国难真凶千古罪人,梅世蓉”----梅世蓉三个字打了红叉。
    
    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回望唐山,梅世蓉为自己承担了“漏报犯”的名头而委屈和愤怒,她认为这是明显的误解,“任何一个从事预报的人,都想在此生哪怕报一个地震也好。”
    
    再看汶川,其实早已退休的她与汶川地震预报并无干系,却因为身为中国地震预报元老而再次担了罪人名头。“我无可奈何,我非常想唐山地震的教训不要再重演,现在不但重演了,而且比唐山地震还要厉害,我难受得很。”
    
    梅世蓉的经历,或许是中国地震预报尴尬境地的一个缩影。
    
    汶川地震后,中国地震局每天都举行震情会商会的做法一直持续到9月22日。此前两天,北京残奥会刚刚结束。
    
    国家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的工作亦在10月中旬正式停止。汶川地震专家委员会成员张国民说,11个部门的30个专家已经回到自己原来的部门。
    
    10月份,中国地震台网中心首席预报员孙士宏正式退休,他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说,退休的一刻,“压力小了不少”。记者接触的大多数地震学者如梅世蓉般,不掩饰或多或少的沮丧。一些学者想起了32年前唐山大地震后的恶劣阵势:声言已经预报的研究者----汶川之后也已经出现了;各地频繁报告的异常----汶川之后也注定会出现;以及公众情绪----这个他们立刻就感受到了。稍好些的是,这次专家们不用担心如唐山大地震时有被殴之虞。“网上的除了骂还是骂,我感觉我们应该被骂。”中国地震局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陈学忠说,地震发生之后,有中国地震局的人员去商场买东西都不敢开发票,去医院看病还被医生责问。汶川地震刚发生那几天,地震局的人挨骂多了,经验也多了。“我们单位有个老太太,有个人问她为什么没有报出来,她就一笑,惹火了人家。她要是不笑,给人家鞠个躬或者道个歉,再说说自己的困难,这样大家反应就不一样。这时候,一个动作,一个表情,就会起到很关键的作用。”“不管怎么骂,都可以理解。”陈学忠说,“科学的水平和民众的期望之间差距非常大。他们不了解‘再怎么样我也没辙了’这种状况。不管你多难,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就应该低下头来检讨。”
    
    他同样理解地震局系统扭转公众印象的努力,以及这背后虚弱的技术水准。这个虚弱,用院士许绍燮的话表述就是:地震预报的难啊,难在即使搞地震预报的人他都不知道究竟难在什么地方,不搞地震预报的更不知道了。
    
    汶川地震后的余震预报也只能成为地震局“再怎么样我也没辙了”的注脚。就在5月19日发布成都余震预警的当晚,曾有众多四川朋友给陈学忠打电话询问。“放心回去,外面睡多不舒服。”他对朋友说,“凡是预报有地震,一般到最后都没有。”事后果然如此。
    
    今年8月,中国地震局召开大会,号召全系统总结反思,旨在“探索中国防震减灾工作改革新模式”。在该局新近召开的“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动员大会”上,汶川地震的总结反思亦被列为重点。这看起来是一个颇为复杂的工程,中国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研究员张国民说,要等到今年年底反思总结工作才会有一个初步结果。
    
    南方周末记者广泛采访后发现,地震预报是一个学术坚守、学科尴尬、政治考量、甚或个人恩怨等等混杂的领域,有人为此付出了几十年的光阴,然而身背恶名;有人力图独辟蹊径,但被认为理论荒谬;也有人在探索中倍感希望渺茫,从此离开。而由此派生出的各级地震预报体系,也掺杂了权衡种种。最根本的,这是一个基于尴尬的技术水准的尴尬的预报体系。一切问题的关键,是地震预报水平的不过关----四十余年演进,甚或对到底要不要搞预报这样的前提性问题,依然争议颇大。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地震预报问题:地震局宁死保护党中央!
  • 开放杂志:中共政治局隐瞒四川地震预报
  • 胡锦涛将四川大地震预报责任推给中国科学院
  • 汶川大地震曾有预警--信息汇编32条(地震预报之争)/taodax
  • 中国地质大学教授承认汶川地震出现典型前兆(地震预报之争)
  • 地震预报是不是可以之争正进入雷区/何必
  • 汶川震前20天内的红外异常和云异常(地震预报争论)/taodax
  • 本溪39中教师人肉预测出本次日本地震?(地震预报之争)(图)
  • 美国顶级地震专家称四川地震有可能未能被预测到(地震预报之争)
  • 地震预报的中国经验:李四光坚信可预报
  • 汶川大地震预报预测预兆---信息汇编24条
  • 《科学时报》证实:汶川震前有大量微观和宏观异常(地震预报争论)
  • 《科学时报》:“连唐山地震时的观测都不如”(地震预报之争)
  • 学者预警川震,疑为奥运遭掩盖 (地震预报争论)
  • 重組汶川地震预报门事件
  • 陕西地震局网站再次被黑 黑客发布地震预报(图)
  • 陈一文:民间业余地震预报研究者孙威被压制
  • 这是北京工业大学有关地震预报的一篇论文
  • 高校科技奖报道一:地震研究所多次成功预测地震(地震预报争论)
  • 从河南发生的“见死不救”被定为“故意杀人罪”谈到隐瞒汶川地震预报/公民自由联盟
  • 胡平:从5.12地震漏报看中国地震预报机制
  • 昌平:欲盖弥彰的地震预报、预测宣传
  • 不能以科学名义为人祸辩解,也谈“地震预报”/林声
  • 陈一文顾问严正声明 (地震预报争论)
  • 陈一文先生就6月8日晚《对话》节目给网友的回信(地震预报争议)
  • CCTV对话: 地震预报太难太难了 大家别骂了
  • 传胡温中江氏常委阴计,作不发布地震预报错误决策/昭明
  • 郭泉:出狱后继续谴责当局没有依法进行地震预报/民主先声221
  • 救了47万人的共产党书记是谁?——汶川地震反思之七(地震预报争议)/黄河清
  • 曹长青:汶川地震可能“漏报”的六个疑点(地震预报)
  • 地震预报与否,不是现在的地震局官员说了算的
  • 史学:地震问责的重要突破口!(温总理泄密曾有地震预报)
  • 盘县4.3级地震是否是四川汶县发生强地震的前奏?(地震预报争论)(图)
  • 严辞问责胡锦涛——蓄意隐瞒地震预报,弃民于死地,谁之罪?、陈泱潮
  • 地震预报:此处无银两?做贼定心虚!/隐名
  •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张成觉
  •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地震预报争论)/张成觉
  • 胡锦涛拒绝发布地震预报的原因解析/林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