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凌沧洲:钱塞"妓者"口,堕为"食尸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9日 来稿)
    
    (《山西矿难:真假记者排队领"封口费"》的组图和报道(见2008,10,27日《中国青年报》),再一次曝光了这块土地的黑暗与荒蛮。)
     (博讯 boxun.com)

    
    
    死者:吉新红,41岁
    
    死因:闷死
    
    
    
    是哪块土地云集了这么多秃鹰
    
    嗅到死者不详的血腥气味
    
    是哪些权力与金钱的黑手
    
    把这些底层矿工的生命零切细卖
    
    啊,中国,丑闻频发的土地
    
    夜雨潇潇中的等待接客的妓者
    
    期盼金钱的手将他们大力摩挲
    
    
    
    一千,一万,十万
    
    他们就这样贱卖了灵魂
    
    或许他们的灵魂
    
    像为生存所迫的风尘处女
    
    在第一千次采撷时依然作态喊痛
    
    或许他们像CCAV的名嘴
    
    在表演谎言裸卖的时候
    
    高呼痛并快乐着
    
    
    
    他们有的大字不识一个
    
    文章不会写一篇
    
    也顶着无冕之王的桂冠
    
    为的是挤上与魔鬼共舞的餐桌
    
    现在深埋在矿下的同类尸体挖出
    
    仿佛蛮荒部落的天葬
    
    啊,秃鹰们,土狼们
    
    你们都来了,你们辛苦了
    
    你们云集如老爷检阅奴婢三军
    
    
    
    发钱!开吃!
    
    钱的滋味有铜香与咔咔声
    
    尸体的滋味也伴随着你们的磨牙声
    
    死者的手指滋味如何
    
    死者的头皮滋味如何
    
    你们千年的专制人肉宴越发精致啊
    
    据说这就是康乾盛世满汉全席的最新菜品
    
    
    
    而在遥远山村的角落
    
    鬼火明灭中何处死是者亲人的哭泣
    
    年迈的父母思念远去的儿子
    
    年幼的孤儿再也得不到父亲的拥抱
    
    
    
    
    
    啊,中国,丑闻频发的土地
    
    啊,山西,矿难伴黑窑起舞
    
    夜雨潇潇,谁的肝肠寸断
    
    钱雨哗哗,谁的内心狂喜
    
    这不正是时代的致富主旋律吗
    
    没有灵魂的苍蝇,土狼
    
    从天而降扑到在吉新红尸身上的苍鹰
    
    密密麻麻,正在财务处排队
    
    他们永坠黑暗,不知忏悔
    
    谁能救赎这样的民族和罪人
    
    
    
    江湖上传说,报馆在妓馆的隔壁
    
    妓女大会用词与记者大会相似
    
    啊,兄弟们,你们误会了
    
    真理部才是真正的烟花柳巷
    
    老爷们兼聚嫖客与妓女于一身
    
    对下为嫖,对上为卖
    
    当年才子柳永先生奉旨填词
    
    而今这些杂碎奉旨卖春
    
    
    
    啊,这夜雨潇潇的中国
    
    这断肠人在天涯的中国
    
    这人肉宴开不完的中国
    
    让我凌沧洲长笑一声:
    
    真好!岂止好五倍!
    
    五千年未遇的盛世!
    
    盛世有盛宴,全席配全活!
    
    
    
    2008,10,29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凌沧洲:"另类杨佳"掌掴央视满清史家,大陆论坛喝彩一片
  • 凌沧洲撰写评毒奶粉事件呼新闻自由的文章
  • 凌沧洲等14位中国学者联署呼吁把中秋节过成言论自由节的声明
  • 凌沧洲等14位中国学者呼吁把中秋节过成言论自由节
  • 凌沧洲等中国学者呼吁让屈原印刷进人民币—中国12位学者联署《端午节文化宣言》
  • 凌沧洲昝爱宗等九位学者就民族主义的联合声明(完整版)
  • 中国资深媒体人凌沧洲呼吁直选和结社自由
  • 凌沧洲发表致北京领导人公开信后尚未收到当局任何反馈
  • 昝爱宗:北京资深传媒人凌沧洲呼吁新闻自由
  • 中国资深媒体人凌沧洲呼吁言论自由
  • 凌沧洲致中国领导人的公开信
  • 士为自由死——古中国人民的自由品格/凌沧洲
  • 凌沧洲:快!准备好更多的棺材、墓穴和尸袋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 凌沧洲:戏说阎哈夫被扇耳光事件
  • 凌沧洲:讨论是自由的开始——从窃窃私语到公开对话
  • 昝爱宗:凌沧洲就作家冉云飞言论权受损答问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 凌沧洲:血色五月,泪水五月,地震在你我心中!
  • 凌沧洲:哀我中国!兄弟们,汽笛即将鸣响....
  • 凌沧洲:哀我中国
  • 凌沧洲:凉山童奴--心在凄凉中颤抖!
  • 昝爱宗:专访作家凌沧洲谈知识分子的自由观
  • 凌沧洲:评广州警察"杀"军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