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原北京副市长刘志华:操纵多名情妇受贿 反被性爱光盘撂倒(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9日 转载)
    编者按:刘志华倒在权力斗争,和什么光盘无关
    
    来源:湖南电视台
    
    
    10月18日,原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这名权重一时,曾建“行宫”控制情妇团队、最终因性爱光盘而落马的情色贪官,让人们不得不反思日益严重的“权色”勾结现象。
    
原北京副市长刘志华:操纵多名情妇受贿 反被性爱光盘撂倒

    
    刘志华 资料图片 京华时报记者 范继文 摄
    
    在经过28个月忐忑不安的等待后,2008年10月18日,刘志华得到了自“双规”以来关于他后半生去向最确切的一个消息。 这一天,河北省衡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刘志华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
    
    资料显示,刘志华是1995年原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落马以后,受到查处的最高级别的北京官员。而“生活腐化”作为当时免职的直接原因,可见刘志华在情色场上的作为,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有媒体称,“生活腐化”作为主要理由,将一名副部级干部免职是一件足以载入反腐史册的事情。
    
    在法院的判决书中,没有涉及到对性爱光盘的描述,但自2006年以来,人们关于刘志华与其性爱光盘的议论,却始终没有停息过。
    
    
    
    5天里的人生大逆转
    
    
    
    刘志华原名易希森,1949年4月6日出生,辽宁省盘锦市人。在担任北京市副市长以前,刘志华不仅拥有在高层国家机构工作的经历,更有北京市西城区委书记、市政府秘书长、市国家机关工委书记等领导职务的履历。
    
    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刘志华的同学,在他被“双规”的消息传出后,曾以“我的同学刘志华”为题,在某网站发帖,对刘志华志得意满的神情,作了传神的描述。
    
    2004年10月,在参加一个校庆活动时,刘志华是“姗姗来迟,来去匆匆”。这位同学说,与他“谈话无法深入,隔膜太大了”,“许多老同学围在旁边欲与之交谈,但是他说还有别的公干,提前告辞了”。
    
    这位同学对刘志华总结出“三政问题”:政府权力真大,政府官员真牛,政治舞台真悬。
    
    在2006年6月9日以前,刘志华是炙手可热的政坛翘楚。但这一天以后,突然发生了变化。
    
    这一天,刘志华被“双规”。两天后,刘志华不再担任北京市副市长的职务。
    
    有人将刘志华被“双规”前后5天里的变化作了如下统计:6月6日下午,刘志华参与调研北京市古都风貌保护;6月8日,北京市第十二届运动会组委会成立,刘志华被宣布出任组委会主任;6月9日,一份关于刘志华生活腐化的举报材料出现在有关会议上,当日,刘志华被“双规”;6月11日,北京市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8次会议决定,免去其北京市政府副市长职务。
    
    5个月后的2006年11月30日,刘志华与他的另一个身份“北京市人大代表”完全脱离。12月6日,刘志华案被最高检察院指定异地侦查。12月11日,河北省公安厅对刘志华执行逮捕。
    
    经多次延期审理后,2008年10月14日,衡水中院对刘志华一案进行了公开开庭审理。在4 天后宣读的判决书中,法庭认定,在1999年至2006年间,刘志华利用担任北京市副市长、中关村科技园管委会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牟取资产置换、土地开发、职务晋升、银行借贷等方面的利益,单独或者伙同其情妇王建瑞(另案处理),索取或者非法收受北京中融物产有限责任公司等10家单位和个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96.59万元。
    
    法院最后宣判,刘志华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
    
    “面对近700万元的受贿指控,57岁的刘志华几度哽咽,当庭请求妻儿原谅。后者同样泪眼相对,表态原谅。”一位曾目睹审理现场的记者这样描述。
    
    
    
    贪腐“女代理人”
    
    
    
    有人将围绕在贪官身边的若干情妇,形象地比喻为贪官们的“红墙”,平静时,风月无边;暴雨来临时,立马坍塌……
    
    刘志华也有一堵这样的红墙,但进入到司法判决书中,并被确指为情妇的只有一个人:王建瑞。
    
    以事发时的年龄计算,王建瑞显然没有年龄优势,其时,王已有46岁。(法制周报新闻热线:0731-4802117)王建瑞曾是北京一家国有企业的工程师,后自己注册了一家建筑工程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
    
    刘志华曾任北京市2008工程建设指挥部总指挥,负责奥运场馆及北京市奥运期间数百亿美元的基础建设项目。在此期间,王建瑞曾揽得国家网球中心、曲棍球场及射箭赛场等奥运工程。
    
    
    
    
    衡水检方的起诉书称,1999年至2005年9月,刘志华在担任副市长期间,为北京中融物产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融公司)提供帮助,使该公司因建设资产不足停工的“三义大厦”,最终以4亿元的价格置换给了国家某部门。
    
    与此同时,刘志华还批准中融公司在北京市宣武区菜市口的棉花片危改项目规划方案,以及提供其他事宜的帮助。
    
    作为回报,从2000年11月至2006年初,刘志华伙同王建瑞分两次向中融公司董事长索要别克轿车一辆(价值40.90万元),现金400万元,另外还三次收受这位董事长给予的6000美元和2000欧元。
    
    除从中融公司获取利益外,2002年9月至2004年11月,刘志华与王建瑞还多次向北京市天创房地产公司总经理王少武索要住房,目的非常明确,就是为了方便姘居。
    
    2004年11月,王建瑞获得位于复兴门北大街11号楼808室的一套住房,该房屋后被鉴定价值为52.1万元。
    
    2005年9月至2006年4月,刘志华先后两次收受某单位工作人员给予的钻石手镯和钻石坠各一件,并送给王建瑞。经鉴定,该两件受贿物分别价值6万元和7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次开庭中,刘志华当着妻子张淑兰之面,承认王建瑞是自己的情人。
    
    
    
    建“行宫”控制情妇团队
    
    
    
    记者注意到,在10月14日开庭审理的刘志华一案中,法院除了明确王建瑞是刘志华的情妇并共同受贿的情节外,并没有太多涉及两人私生活的内容。但坊间的说法,似乎更大胆一些,国内不少媒体此前的报道,都将刘志华案发与他在北京近郊建的一处“行宫 ”联系起来,而最后导致刘志华案暴发的根由,竟是一张性爱光盘。
    
    有媒体称,刘志华被“双规”前,有关部门收到了一张长达60分钟的光盘,里面的主角正是刘志华,而另一主角则被传是曾献身于刘但没有得到某种满足的某情妇。
    
    国内某知名生活杂志曾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解密了刘氏“行宫”建设前后的点点滴滴。“其实,情妇也是人力资源,如果用科学的方法去管理,就可以将‘不良资产’变为优质资产”,有知情人称,刘志华之所以要建设“行宫”,就是想将情妇资源从不良资产变成优质资产,让他们去应付官场上的事。
    
    这本生活杂志的文章说,刘志华是具体负责城市管理、政法、民政、工商行政管理的副市长,每年在北京都有以亿为计数的项目投资建设,许多商人为了在这份大餐中分一杯羹,不惜投以重金和美女贿赂刘志华。
    
    在这种情况下,刘志华决定让女人来帮他克服一些尴尬。刘志华认为,“许多你不方便说的话,不方便做的事,女人都可以帮你完成”。某天,刘志华将一个时年28岁、在香港某房地产公司北京分公司任公关部经理的年轻女子席琳(化名)叫到身边,递给她一个30万元人民币的存折,要她把一家休闲场所经营好。
    
    文章称,“很快,刘志华以修建度假村的名义,在北京市郊怀柔宽沟建立了一座豪华的‘行宫’。该行宫’极其奢华,是一栋拥有150个房间的建筑,糅合了中国传统庭院布局和现代玻璃钢筋结构的不同风格,内部的装修按照五星级的标准执行,厚厚的地毯,镶着金边的沙发,高挂的人造宝石灯具,无不显示着其奢华”。
    
    文章中的主角席琳被刘志华包养后,做了四次人工流产手术。不久,席琳发现,在其之后,刘志华又包养了10多名情妇,“他还把这些情妇放在长城边的‘行宫’里帮他赚钱”。
    
    一次大型项目招标失败后,席琳以悲情的角色离开了刘志华。
    
    离开北京后,席琳仍偶尔和刘志华“行宫”里一些要好的姐妹保持联系。(法制周报新闻热线:0731-4802117)也就在这时,她意外得知,“有一个叫张怡可的女孩,因为献身给刘志华却牟利不成,反被她的老板雇请黑社会敲诈了50万元,她因此非常痛恨刘志华,想报复他”。
    
    席琳说,2006年5月的一天,“在香港一家高级酒店里,刘志华和张怡可疯狂地干着苟合之事时,张怡可事前找的帮手已将刘志华和她的性爱录像以及谈话录音,全部悄悄地制作成了光盘”,最后举报到北京有关部门。
    
    
    
    “权色勾结”的典型
    
    
    
    刘志华的案发,正吻合郑州市纪委书记王璋的“贪官情妇论”。
    
    2008年9月23日,王璋在一次培训课上说,“现在,95%的贪官都有情人。我把贪官情人分成七种类型。”他说,这个结论并不是凭空想象的,而是自己在分析50多个贪官案例后得出的结论。这七种类型包括:包养型、情感型、俘虏型、相互利用型、第四者型、欢乐型、复合型。
    
    在王璋的眼中,包养型情人是指双方仅为满足性欲需求而建立的情人关系,多为金钱关系;情感型情人,“最初双方因情感出轨,最后一起同流合污”;俘虏型情人是指“掌握把柄,互相制约,满足各自私欲”;相互利用型情人,则以成克杰及其情妇李平的关系为例,指相互之间均有对对方的利用;第四者型,“情人不想谋求家庭地位,谋求的是贪官的权和钱”;欢乐型是指“一起肆意挥霍,贪一时欢乐”;复合型则综合以上两种或几种情况。
    
    
    
    
    如果将王璋的“贪官情妇论”与刘志华的亲身实践相对照,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在刘志华的情妇团队中,不少类型都可以在他这里找到,刘志华也由此成为七种情妇类型较为周全的样本人物。
    
    在法院的判决书中,王建瑞被公开以情妇身份写入,其与刘志华的情妇关系,应属“相互利用型”。以48岁的年龄,王建瑞不太符合因性吸引而被包养的状态,也不属于被俘虏的情人角色。不过,开发商的贿款大多通过王建瑞代收的事实,清楚地表明,两人之间互有利用对方的地方。
    
    上文提到的席琳,刚开始时,显然没有谋求刘志华家庭地位的想法。在后来的接触中,她通过注册公司等形式参与重大项目的招标,甚至一度想到以公司为幌子到北京圈钱,这是典型的第四者型:“情人不想谋求家庭地位,谋求的是贪官的权和钱”。
    
    至于被很多媒体广泛引用,但至今仍无官方证实的性爱光盘中的主角张怡可,其制作光盘的动机,也是因为要求没有得到满足而采取的行动,似乎也应归为“第四者型”,所谋求的仍是其手中的权利和金钱。
    
    在传言中的10多个情妇中,刘志华是否也有以情感为纽带的包养型和情感型情人,人们不得而知,但对准刘志华手中的权力,相中其高高在上的地位的情妇,应不乏其人。
    
    
    
    情色贪官的警示
    
    
    
    “从表面上看,是贪官在掠夺财富,可他们掠夺来的财富,有很多却源源不断流进情人的腰包。情深似海,欲海难填。在这场掠夺财富大战中,贪官的情人们个个都‘能征善战’”。
    
    这是一家媒体在评论贪官情妇现象时说的一段话。
    
    从陈希同、成克杰、胡长清、王守业(原海军副司令员),到刘志华、李宝金、雷渊利、刘俊卿等等,这些曾经位高权重的贪官,无一不是在“金弹”加“肉弹”的狂轰滥炸之下,被拉下马的。
    
    其实,早在刘志华之前,就有一位巨贪对情色之害作过精辟描述。这个人就是河北巨贪李真。
    
    他在提到“情人”问题时说:“现在的贪官们,不仅给阿娇们置别墅,还要给她们买名车,让她们抛头露面,给她们牵线搭桥,让她们打着自己的牌子经商赚钱,代自己受贿。甚至还有给她们弄个一官半职的呢”,“说到底,就是贪官好色,情人捞钱,百姓买单。”
    
    有学者通过对落马贪官的情妇现象进行研究,发现了一些带规律性的现象。
    
    第一类是以色谋权说。此类型的典型人物是湖北省荆门市原市委书记焦俊贤,他曾把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发廊“三陪女”陈丽,提拔到区文化、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局的副局长位置上。
    
    第二类是色助官贪说,也就是王璋提到的相互利用型关系,典型例子是成克杰及其情妇李平。
    
    第三类是色逼官贪说,有了情人不得不贪是这一类型的基本特征。“贪官与女人非正常的交往,无论是找相好、包二奶、养情人,还是带小蜜,或是嫖娼狎妓,都需要强大的‘经济后盾’,许多贪官为了实现自己的‘粉色理想’,就伸出罪恶黑手,贪污受贿,积攒买色实力”。
    
    这些带规律性的结论,值得所有官员们警惕和反思。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想起了北京原副市长刘志华二三事/何龙江
  • 席琳:我曾经是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的情人
  • 北京原副市长刘志华受贿700万元被判死缓(图)
  • 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690万受贿清单曝光
  • 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690万受贿清单曝光(图)
  • 北京原副市長刘志华受賄690萬元案開庭
  • 性爱录像扳倒刘志华 “行宫”拥有 150个房间(图)
  • 北京市原副市长刘志华案一审开庭(图)
  • 武夷山政法委书记刘志华威胁访民"你们敢到北京去就对你们不客气!"
  • 刘志华周良洛是小角色,调查北京腐败案两大障碍
  • 北京新闻办:原副市长刘志华被双开与奥运无关(图)
  • 中共处置掌管奥运项目北京副市长刘志华
  • 北京奥运组委高官卷入刘志华腐败案(图)
  • 北京原副市长刘志华中了啥“魔咒”被判死缓?/毛豫扬
  • 刘志华情妇的懊悔能否唤醒权色官员/郑和朋
  • 缓期2年执行:刘志华在偷着乐?/司爱武
  • 北京官场盛传刘志华被设局陷害案主谋是曾庆红/昭明
  • 百集:北京刘志华、蔡赴朝等贪官的贪污系列黑幕(之一)
  • 刘志华完了,刘志军还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