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浙江中港集团高层 集体仓促离国,集体失踪内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9日 转载)
    
    来源:了望东方周刊
     从2008年起,丁庆平的主要工作就是去各地找钱,从义乌一直找到金华,别人欠他的要去讨,他欠别人的要去还,不停地还利息,再不停地周转。 (博讯 boxun.com)

    
    国庆之前,浙江中港集团高层仓促离国,集体失踪。丁庆平,中港集团董事长,这位作风强硬的义乌人以低调又狼狈的方式,丢下中港集团,把几百户购房户的钱和几千万的民间借贷资金,都套在了手续不全的浅水湾项目里。
    
    丁庆平是两届浙江省政协委员、浙江省民营经济研究会副会长,他掌控的中港集团,则在2008年1月被评为“中国房地产先进单位”、“浙江省首批公众满意诚信单位”。
    
    在这样的光环下,丁庆平夫妇“跑路”演绎了一个金蝉脱壳的故事。
    
    
    
    丁庆平夫妇金蝉脱壳
    
    
    
    连中港公司的员工都不能还原丁庆平最后几天的具体活动,因为当时公司突然安排全体员工去三亚旅游。“我到公司五年了,以前每年都是加班加点赶工程卖房子,这是公司第一次组织员工去旅游。”一位女员工回忆说,“9月份的工资都按时打到卡里,今年公司形势不好,老板和老板娘还能亲自带我们去旅游,我们非常高兴。”
    
    然而,在要登上去海南飞机的最后时刻,丁庆平推说自己有事情,要和妻子厉鸥等下一班飞机前往。结果先到三亚的员工一直未能见到丁庆平夫妇前来海南,两人电话均无法接通。
    
    等到“十一”长假过后,忐忑不安的员工回到金华,发现依旧无法打通丁庆平夫妇的电话,再过三天,关于丁庆平夫妇逃跑的消息已经扩散开来,那个挂满荣誉铜牌的企业,已成为一个烂摊子。
    
    “我们公司是自建自售开发房地产的,效益比一般企业都来得好,老板怎么会一下子就走了呢?太意外了!”中港集团的一名工作人员对本刊记者说。
    
    金华火车站附近的中港大厦,大门紧闭,门口一对金色的大石狮显示出一个集团公司的气派,走进大门,数十面铜牌挂在公司两边,从各家银行授信3A牌,到捐助希望小学的纪念牌,让人感觉到企业曾经的辉煌。
    
    10月10日,丁庆平“跑路”消息扩散。10月13日上午,中港集团董事长丁庆平、总经理厉鸥包括几位副总和董事,还是无法联系上,在岗员工也自行回家,与此同时,浅水湾项目工地也是一片乱象,那些被拖欠材料款的建筑商开始想办法挽回损失。
    
    “很多人手里都是上百万的欠条,能拿多少就算多少。”一位兰溪的材料商说。一些材料商从工地上拉回建筑材料,甚至有人要挖走浅水湾三期已经安装好的铝合金窗,三期的业主为保卫他们快建成的房屋,与材料商发生肢体冲突。
    
    “中港在金华江南的材料场已经被人搬运一空,里面的电缆和材料至少价值100万。”公司一位员工告诉本刊记者。
    
    10月14日晚上,浅水湾小区突然断电,供电局的人告诉这些业主,浅水湾小区的配电房还没建成,丁庆平消失后,供电局就停了中港的建设工业用电。
    
    
    
    紧急备案
    
    
    
    随着丁庆平夫妇的消失,中港集团的问题也暴露出来。首先是一房二卖。
    
    浅水湾共有房屋700多套,其中一房二卖的房屋至少100套。
    
    “其实是抵押给我们的。”正在中港集团门口等消息的李爱国(化名)告诉本刊记者。在2006年12月份,丁庆平以个人的名义,向他借了150万的资金,利息4分,每月初付清。今年的9月21日,丁庆平短信通知他到中港公司。“ 他告诉我,现在楼市低迷,他也很困难,9月的利息都难以付还了,就拿三期的三套房子作为抵押,大家共渡难关吧。”之后丁拿出三份售房合同,签下自己的名字,让李爱国拿去备案。
    
    等到10月13日,李爱国拿着售房合同去房地产交易管理所备案时才得知,这些房子已经不能备案。“说很多房子都是一房二卖,政府把备案给停了。”
    
    他回忆与丁庆平最后交谈的情景,“还有很多人都等在门外,与我一样都是讨利息的。丁庆平很随意地给我几份合同,然后拿出一张表格,从上面选出几个编号,告诉我这些房子都没有卖掉。”
    
    义乌的何江(化名)是在2007年房交会上来看的现房,订下三期一套价值77万元的房屋,同年12月7日,付现金57万元给中港公司,约定剩下的20万元在交房时候付清。
    
    按照售房合同约定,在合同签订后30天内,开发商必须到金华建设局备案。何江在签订合同后多次向售楼小姐询问何时交房,售楼小姐告诉他,按照合同约定的时间交房,不会拖延一天时间。
    
    10月10日,何江得知中港集团出事的消息,当天傍晚跑到房地产交易管理所,查询自己房屋的备案情况,结果交易中心工作人员都已经下班。10月 13日星期一,何先生再次来到房地产交易管理所查询,这才发现,自己的房屋已经被“ 陈炳奎”备案。更令人吃惊的是备案时间是10月11日,也就是星期六。
    
    “为什么陈炳奎能在10月11日完成备案?而且一次备了20套。”何江提高语调。
    
    本刊记者就此事询问金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房地产交易管理所所长王凤寨,王凤寨说,如果客户有预约,节假日也是可以备案的。本刊记者了解到,按照合同的约定,应该是由房地产公司拿着合同来备案的,对此王所长的解释是,拿着合同来的都能给备案。
    
    
    
    
    据知情人士透露,最后一段时间来备案的,都是丁庆平的大额债权人。丁庆平在走之前,把房子给了他们,让他们来紧急备案的。
    
    
    
    2006年就开始违规操作
    
    
    
    其实,中港集团的违规操作早在2006年就开始了。
    
    2006年12月,业主王才(化名),买下中港浅水湾一期价值为47万元的房屋一套。当月付清了款项。
    
    2007年底,王才接到中港浅水湾的交房通知单,这张没有写收房时间的通知单,落款是2005年12月20日。“他们说我可以随时去收房。”王才告诉本刊记者。
    
    中港集团事发后,王才前去查询房屋的备案情况时才发现,这套房屋的备案人是中港集团的财务人员董淑红,备案的时间居然是2005年12月,比王才购买的时间整整早一年。
    
    而金华市建设局的办公人员则告诉他,这份售房合同是房地产公司自己印的。
    
    王才为此专门打电话给董淑红,董淑红告诉他,市政府会解决这个问题的,让他别担心了。
    
    另一位周姓业主是按揭买下的房子,但是遭遇同样离谱。2005年底,他以60万元买下一期的一套房屋,在首付 30万后,中港的售楼小姐为他办理了每月3500元的按揭手续。“她把中国银行的打钱卡给我了,说房产证付按揭就可以了,现在事发后,我发现自己的房子没有备案过。”
    
    
    
    “我不会亏待兄弟的”
    
    
    
    围绕丁庆平逃跑的原因众说纷纭,各类传言都把矛头指向民间借贷和担保。至于他带走多少钱出国,至今仍然无法统计。
    
    据当地银行界人士透露,整个金华银行除了稠州银行外,其他都与中港集团有牵连。“或者是直接贷款,或者是给中港担保的企业贷款。”
    
    “去年银行界就传言中港集团的财务成本很高,但是他们的报表一直非常好看,好看得你只能贷款给他,少的几百万,多的几千万。”
    
    除了银行贷款外,更多的是民间借贷。
    
    经本刊记者确认的民间借贷资金有6000万,其中多以5分的利息借得,每个月光利息就要300万。“过年后,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去各地找钱,从义乌一直找到金华,不停地借和还,再不停地周转。”知情人告诉本刊记者。
    
    2008年5月,为钱奔波忙碌的丁庆平来到浅水湾三期的工地视察,施工队的一名架子工告诉丁庆平,搭架子的钢管生锈太厉害,需要刷油漆了,否则不能用了。丁庆平淡淡地对他说,破铜烂铁,能用就用,不能用就扔掉。“我们老板是做建筑起家,现在外面还有承包的工地,他一直对吃饭的家伙十分爱惜,说出这样的话实在是反常。”
    
    9月20日左右,丁庆平把中港集团的车辆都过户给一些债权人,此时中港集团付不出利息的传言已经在民间金融圈内传闻。在中港集团的后门,有位公司的工作人员听到丁庆平对一位来开车的人说,“我不会亏待兄弟的”。
    
    与此同时,中港集团高层也开始疯狂的民间借贷。“最后借50万也好,8分利也要。”婺城区一家投资银行的老板告诉本刊记者。
    
    该老板与丁认识多年,他认为“丁庆平这个人搞建筑出身,讲义气,与其他很多老板都会把付息拖延几天不同,丁庆平每月都能按时付息”。他与丁庆平有多年的“资金合作”关系,现在仍有一笔数百万的钱无法追回。
    
    “4分利息,两年了,8月份钱就到期的。”他回忆。
    
    丁庆平在9月初把一半的钱还过来后,告诉他剩下的钱和利息要先缓一缓。该老板在电话对丁说,如果钱紧张就慢慢来,可以先付利息。丁对这位多年合作的伙伴说:“我不会亏待兄弟的。”
    
    “中港浅水湾的地是2004年前就买下来了,按照现在房价每平方米3000元的价格来算,四期房屋他都有钱赚,他出事的原因是资金运作上,给别人胡乱担保。”与丁庆平相识的一位房地产公司老板告诉本刊记者。
    
    据他透露,中港集团出事很可能与金乌集团有关系。今年7月,金乌集团老板张政建因欠下10多亿元的民间高利贷而逃往海外。“两家都是这几年迅速崛起的地产集团,两人都是义乌人,关系较好。”这位老板回忆,丁庆平曾对他说,想和张政建一起到海外去投资做生意。
    
    
    
    夫妻店
    
    
    
    本刊记者了解到,中港集团名下共有中港房地产、浙江中港建工、浙江广恒经贸、金华佳苑物业、金华通邦建材等子公司。“子公司财务都是独立核算的,都是老板娘控制的。”中港集团财务人员董淑红告诉《望东方周刊》。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上海土地资源管理局11名官员赴美考察集体失踪
  • 巴雅古特:中国产业工人的集体失踪和解体失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