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湖南郴州黑社会头子朱昆明用矿山包养100多贪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3日 转载)
    [日期:2008-10-23] 来源:参与 作者:海啸 [字体:大 中 小]
    
    
曾锦春控制的纪委双规农民陈贤华的证据

    

曾锦春控制的纪委双规农民陈贤华的证据
    
    
    
    前天,在市纪委办公室小廖桌上看到一份郴州市本地农民给市纪委书记刘光跃的材料,要求市纪委书记刘光跃处理其前任曾锦春在2001年动用郴州市纪委作为工具,命令汝城县政府从两个农民陈贤华、张润富手中暴力抢走他们合法承包的汝城县茶山脚钨矿,然后把此矿交给曾锦春的亲属朱昆明、朱锦辉等人非法经营到现在,即使曾锦春已经于2006年9月20日被省纪委、省检察院抓捕后两年多了,至今郴州市纪委仍然拒绝为陈贤华、张润富平反,汝城县政府也拒绝收回朱昆明、朱锦辉非法、暴力强占得来的矿,仍然继续给这两个黑社会头子提供开矿的各种便利。笔者看完这材料后发现,这些事实不正是与上次笔者与市地税局的老同学到郴州黑社会头子朱昆明开设的“一休茶楼”喝茶聊天时所了解到的许多事实相互吻合了吗?
    
    笔者从农民那份给刘光跃的请求书末尾处抄写下了农民陈贤华的联系电话。给他约了时间,想请他喝茶,了解更多的事情真相。老陈这农民很爽快地答应了。老陈说,他上访告状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人理会他的冤屈,没想到今天一个郴州市委大院里的官员还对他的这冤情感兴趣。下午下班后,我和老陈相约在苏仙区南岭山庄的一个茶楼喝茶聊天,请老陈谈谈他的事情。
    
    我一见老陈,就对他说:“我们市纪委的同事都知道曾锦春2001年在汝城从几个农民手中抢劫了一个钨矿,原来抢的是你老陈的矿呀。前不久,山西发生堤坝崩溃死了几百人的恶性事件后,我们市纪委和其他部门的同志都还一道到你被朱昆明抢劫走的茶山脚钨矿去调查了该矿的尾砂坝是否有危险。”经过7年多上访而长期没有得到问题的解决,老陈似乎对曾锦春、朱昆明、朱锦辉这些强盗还能否受到国家法律公正制裁已经表示绝望了。笔者首先还是请老陈详细地回忆了一遍他的矿被抢夺的经过。老陈把他2001年3月18日被曾锦春这“南霸天”动用郴州市纪委这专政工具“双规”的证据给笔者看,详细描述了曾锦春是如何通过对他和另外一个合伙人张润富进行双规,实行残酷迫害,威胁要消灭他们和家人来实现抢夺他们承包的钨矿的目的。老陈说,他不是共产党员,却被党的纪委双规了18天,张润富被双规了20多天。在他们被双规的日子里,郴州市纪委那些工作人员给他们“坐老虎凳”、“坐飞机”、把他们吊起来毒打,把他们铐在地上或窗户上,一铐就是20多个小时。残不忍睹,生不如死。后来陈贤华受不了这种残酷迫害,要跳楼自杀了,曾锦春才下令释放了陈贤华。在对陈贤华、张润富进行了残无人道的迫害后,曾锦春下令他家乡的父母官、汝城县委、县政府组成专案组撤消陈贤华他们的承包权,把矿转给曾锦春的马仔朱昆明、朱锦辉开采。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负责执行曾锦春非法抢矿命令的汝城县委书记正是王碧元(现在的郴州市政法委书记)。从2002年到2008年,曾锦春的马仔朱昆明、朱锦辉已经非法开采汝城县茶山脚钨矿6年了,抢劫了近30多亿的非法财富,完全是非法抢夺来的财富,但在汝城县和郴州市两级政府,没有一个人敢对这样明火执仗的法西斯强盗行径说半个“不”字!
    
    被郴州人民讽刺为“活着的南霸天”——的曾锦春曾有一句名言:“谁不老实听话,把他弄到郴州来,把他双规,看他老不老实?”
    
    陈贤华说,曾锦春倒台后,他为了拿回属于他的合法承包权和要求曾锦春的马仔朱昆明、朱锦辉赔偿他这6年来的损失,找汝城县政府和郴州市纪委无数次,每次都没有人理他,汝城县政府也承认他们执行了错误的决定,但就是拒绝改正,继续与黑社会头子朱昆明共同合作;陈贤华也聘请了当地律师和北京律师来寻求公正,郴州市法院也拒绝立案。陈贤华说,他绝望了。他说,当今这共产党还是不是共产党了?今年天的天下还是不是共产党的天下了?怎么到处是贪官污吏与黑社会分子勾结残害百姓呢?我一个小老百姓这么一点小的冤屈,这么多年来都伸张正义不了,那些更大的冤屈岂不更无盼头了吗?陈贤华说,他和其他几个股东已经商定,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们找不到朱昆明这黑恶势力算帐的话,他们几个股东最后只有一死,就是死,他们也要死到北京的天安们广场去,就是到天安们广场自焚,给世界人民看一下,中国当今这世道的黑暗、悲惨、下流、无耻到了什么地步!
    
    笔者也是感同深受!当今这世道,坏就坏在许多当官之人已经彻底丧失基本的良知道德底线,完全回归到跟禽兽差不多的地步了。许多当官的人,特别是那些地方官员,满脑子除了金钱、女人、吃喝嫖赌享受之外,脑袋里还有什么呢?近期在国内各大新闻中爆出来的前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的贪污腐败罪行,特别是他疯狂玩弄女人的行为,大肆建设玩弄女人的“行宫”,这些事情,所有看了的人都要怀疑,共产党官员还这样无恶不作下去,政权在他们手里还能玩多久?许多官员,特别是我们这些地方政府官员,都是人模鬼样的,台上做报告,假装很廉洁、很正直,一下了班回到社会生活中,马上变成禽兽不如的魔鬼!玩权、玩钱、玩女人到什么地步?
    
    笔者和陈贤华道别后,第二天又约了市地税局老同学喝茶聊天,想继续从他口里了解朱昆明这个郴州黑社会头子的更多隐秘事情。我和他谈了我会见陈贤华的事情。老同学说,这事不要说他们,就是整个郴州官场都知道这事,都知道在郴州市和汝城县,甚至省会长沙有多少贪官是靠这朱昆明暴力抢夺来的矿“包养”着的。老同学说,在我们郴州,时下,贪官都盛行被矿老板“包养”,通过为矿老板保驾护航,每年从矿老板那里拿到几十万、几百万的保护费。
    
    老同学还向我透露了一个有关我们郴州黑社会头子朱昆明的秘密资料。他说,朱昆明每年用来“包养”从他家乡汝城县、郴州市到省会长沙市的各级官员作他“保护伞”的费用就达将近1个亿!可能还包括“包养”北京的个别中央领导!我问老同学,黑恶头子朱昆明哪来这么多钱啊?老同学说,朱昆明是咱们郴州最大的黑社会头子,他在曾锦春当郴州市纪委书记的时候,利用曾那无法无天的权力,暴力抢夺了很多郴州矿老板的矿,仅仅是在他家乡汝城县从几个农民手里抢夺来的该县茶山脚钨矿,每年就为朱昆明这黑社会头子创造近3个亿的纯利润。而且,由于朱昆明这黑社会头子控制了他家乡汝城县各级政府部门机构,每年,他根本不需要向国家缴纳一分钱税收,反正有各级官员为他做保护伞。
    
    我问老同学,朱昆明这黑社会头子每年给各类被他“包养”的贪官的价格是多少?老同学说,这要根据各个贪官的级别高低而定,级别越高,每年给贪官的包养费也就越高,级别越低,给的包养费也就越少。老同学说,根据他以前和朱昆明在一起玩得开心时,朱昆明这黑社会头子向他透露的数字,一般说来,被朱昆明包养的官员,每年的包养价格如下:
    
    
    
    股长级(如:县里派出所长、税务所长之类):20万元/年
    
    副科级(如:县公安局副局长、税务局副局长):80万元/年
    
    正科级(如:县公安局局长、税务局局长之类):200万元/年
    
    副处级(如:副县长、县委副书记、县政法委书记):300万元/年
    
    正处级(如:县长、县委书记、市公、检、法一把手):400万元/年
    
    副厅级(如: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市委常委之类):500万元/年
    
    正厅级(如:市长、市委书记、市人大、政协一把手):800万元/年
    
    副部级(如:副省长、省委副书记、省公、检、法一把手):1000万元/年
    
    正部级(如:部长、省长、省委书记、省人大、政协一把手):2000万元/年
    
    
    
     看了上面这幅由朱昆明这个黑社会头子所编织而成的“政府官员包养网络”,难怪这个黑社会头子在郴州敢于宣称他已经在汝城县、郴州市、乃至整个湖南省都已经打造出了令他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钢铁长城保护伞”了。这样的情形,恐怕在中国所有的老板中,也没有第二个这么雄伟的“钢铁长城保护伞”了。
    
    接着,老同学神秘地又向我透露,2006年9月20日,曾锦春下台后,朱昆明这黑社会头子为了防范自己的“钢铁长城保护伞”出现漏洞,赶紧到省会长沙花了1500多万“公关费”,紧密活动,在某省委领导的大力推荐下,终于在郴州市委常委中最核心、要害的部门里安排了两个为朱昆明这黑社会头子能够强力保驾护航的常委领导。大家可以猜测一下,究竟是哪两个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
    
    老同学最后说,在汝城县、郴州市,从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国税局、地税局、国土资源局、安全生产监督局、县委、县政府、市委、市政府、党的组织、纪委、人大、政协都是朱昆明这黑社会头子所“包养”的人在把持。老同学说,从汝城县、郴州市,再到长沙省级领导中,估计被朱昆明这黑社会头子“包养”的官员,即使是不完全统计,也至少有100人以上。足足可以组建一个保护朱昆明这黑社会头子的“钢铁长城保护伞”。朱昆明的话,的确所言不虚。

(博讯记者:蔡楚) (Modified on 2008/10/24) (Modified on 2008/10/24)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海啸:湖南郴州又暴官场大地震!
  • 湖南郴州黑社会头子朱昆明竟能控制三级政府官员!
  • 原郴州纪委书记曾锦春野蛮迫害农民的残暴行径!
  • 湖南郴州国土局原副局长受贿191万获刑13年
  • 工行湖南郴州市分行副行长朱永生被捕
  • 湖南郴州市嘉禾县整合煤矿的不法违规操作方式
  • 郴州“巨贪”曾锦春庭审翻供 揽罪护子女(图)
  • 郴州贪官倒台举城狂欢 反腐重拳终结官场畸变
  • 中国式腐败的背景——以湖南郴州李大伦案为例/黄钟
  • 湖南境内发现4处重大矿藏 其中郴州段价值500亿
  • 湖南郴州“三玩市长”雷渊利上诉后被终审获刑20年
  • 郴州雪災險釀化工廠大爆炸
  • 郴州异议人士申诉却遭公安副局长等围殴
  • 全城连续停电停水9天 郴州就像“大冰窖”(图)
  • 湖南郴州:断电、停水已持续八天了 (图)
  • 湖南冰冻灾情加剧:郴州无电成信息“孤岛”
  • 湖南郴州连续七天停水停电成孤岛
  • 连续6日停水停电 郴州全城自救商场纷纷关门 (图)
  • 工行湖南郴州汝城县支行筹划恢复
  • 湖南省郴州市成了中国最大的“乌纱帽”批发基地
  • 湖南省郴州市官商勾结,导致250亿的矿产资源流失
  • 原郴州纪委书记曾锦春野蛮迫害农民
  • 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耗费5万两白银建银楼,有必要吗?/王国庆
  • 郴州市委市府应该以什么名义捐款/周应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