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温家宝,莆田隐瞒两起百人死亡事故你知否?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温家宝总理,感谢您最近的批示查处,让孙春龙记者被屏蔽的博客内容能够大白于天下!让山西娄烦垮塌事故30多位被隐瞒的冤魂得以伸张!
     可是,您可能还不知道就在你治理国度里的福建莆田市,竟然隐瞒了两起死亡上百人的重大事故?负有重大责任的高官们,至今仍然逍遥法外,有些责任人还在不断地升官发财呢! (博讯 boxun.com)

    每逢暴风骤雨之际,或夜深人静之时,如果路过莆田江口“3.25”塌楼地段,或路经莆田秀屿“10.21”飞达鞋厂火灾地段,您就可能会听到种种奇里古怪的嚎叫声和鸣冤叫屈声,当地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就会告诉你说,这是数百名打工妹和打工哥的孤鬼野魂在异乡游荡、阴魂不散地在叫屈和鸣冤……
    2008年的山西襄汾溃坝事件、河北三鹿奶粉事件、河南登封矿难、深圳龙岗火灾等几起造成人员伤亡的重特大责任事件,从南到北掀起一股中国式的“问责风暴”。 问责对象层级之高、落实速度之快,究责手段之多、覆盖范围之广,的确堪称新一波问责“风暴”。因而,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您们得到了国内多数民众普遍的好评,赢得了海内外媒体广泛的肯定。
    但是,类似死亡重大的责任事故,在福建莆田官员隐瞒竟然可以不受到究责?莆田民众不禁在质问:同一国度发生了瞒报楼塌、火灾死亡成百人特大事件,为什么能让如此众多的官员逍遥法外?他们非但不受到问责和追究,而且还能得到提拔和重用,这其中奥秘到底是什么呢?
    
    
    福建莆田江口“3.25”塌楼  死亡人数成百真相却被隐瞒
    
    莆田,少了象良知记者孙春龙这样的人物,能够不懈地坚持披露娄烦垮塌事故的真相;莆田,多了能够相互隐瞒的官员和记者,让塌楼死亡成百人以上的事故,长期紧紧地掩盖住真相。
    
    一、揭秘“3.25”塌楼事件真相
    江口“3.25”塌楼事件,发生时间在1997年3月25日,地点在福建莆田江口镇石庭村福厦路段,工厂是江口石庭亚豹电子厂。
    电子厂老板黄赛峰,俗名叫亚豹,系莆田籍港商,1984年,在江口石庭办星光电子厂,主要生产电子钟表产品。1985年,赵紫阳任总理曾经到莆田视察时接见过他,因此而扬名。由于黄赛峰的“亚豹电子厂”生产能力不断扩大,1994年现有宿舍不够用。当年黄赛峰向上反映,经县委书记郑海雄,江口镇书记林元钦的首肯后,便在占地面积有近千平方米,使用了几年的工厂平房大食堂上面加层为三楼,作为电子厂员工宿舍楼。每层有24间房子,中间是走廊,两排各有12间房子。每间10张双人床,住宿20人,双层床靠墙摆各摆五张。平常每层楼住480人,两层住满可容纳960人。加层后的“亚豹电子厂”员工宿舍楼,一直是处于满员满额状态。
       “3.25”塌楼事件,是发生在3月25日晚上10点多,当时只听到“轰”一声剧响,消烟四起,一下子三层楼房夷为平地,睡在房间里无一人幸免。平时大家都知道“亚豹厂”员工宿舍楼总是满员。   “3.25”凌晨,莆田市委调动在西天尾镇后卓驻地的武警官兵和公安警员近五六百人,迅速封锁了出事厂房的四周,同时严密封锁各种消息。因为,出事厂房刚好相临福厦路段,造成福厦路段交通受阻二三小时。当时过往的人们看到,出事厂房变成一片废虚,废虚遍地血流成河,成百名打工兄弟姐妹活鲜鲜的生命,瞬间塌楼全变作冤鬼孤魂?
    
    二、隐瞒“3.25”塌楼事件真相
     时任福建省莆田市委书记许开瑞、莆田市委副书记陈少勇、莆田县委书记郑海雄、江口镇党委书记林元钦等官员,为掩盖事实,采取隐瞒真相的作法。他们首要任务就是要摆平新闻记者。因为市级报刊记者,全在他们势力掌控之内,可以任意封刹;但是中央和省级媒体,只能运用公关智慧来摆平。于是,锁定目标搞定省级媒体,关键先搞定福建省第一媒体《福建日报》。刚巧,福建日报社派出了原福建日报驻莆田记者站站长,时任福建日报记者处的张玉钟处长。张玉钟处长是莆田东峤人,到了江口一下子就了解到隐报死亡的情况,掌握到死亡人数名单不是33人而是122人。这时,许开瑞和陈少勇,让林元钦和郑海雄尽快摆平张玉钟处长,林元钦就当面许诺20万元,作为赞助福建日报社,给省报封口,并给了张处长10000元红包。这样,很快地统一口径,上报和公开就是死亡33人。
    要知道,当时张玉钟处长刚到亚豹电子厂,就获取一份不完整的住宿人员名单,这份员工名单有122人,己经没有一名是活着的。换句话说,从这一份不完整的名单上,就足以证明己经死亡名单上,有姓有名的就是122人,如果彻底查清,那肯定更是成百人不止。可是,面对着莆田官员提出20万元人民币的诱惑,能镇定地说亳不动心吗?能坦然地说丝亳不受到振撼吗?!
    因为,当时正处级官员月工资不足500元,而现在正处级官员月工资达到6000元;当时上海房价每平方米仅仅2000-4000元,莆田房价每平方米仅仅400-600元,现在上海房价每平方米达到25000-40000元,莆田房价每平方米达到4000-8000元。所以说,当时的20万元,胜于现在200-300万元的人民币。
    用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竟是以莆田江口镇的名义,向福建日报社赞助20万元人民币,给张处长一个大红包。平常惯例少不了5000元,这次特大事故隐瞒花10000元也值得!
    结果,20万元人民币创造了人间奇迹,达到了封口目的,向上报告和对外报道取得统一的口径。不但掩盖了真实的死亡人数,而且连最初有姓有名的122人死亡人数,都变少为33人!
    当时,许多人看见国内所有公开报道,统一口径只说死亡人数仅33人,知悉内情的民众,江口周围的群众,纷纷议论说,再加上20倍还差不多。
    
    三、开脱“3.25”塌楼事件真相
    地方政府首先是开脱,承认没有办理审批加层手续,认为作为工厂平房大食堂,虽然当年没有打地基,经过几年后地基是稳定了,以加层应该没问题为由,转而肯定出事原因是在施工质量上。
      “3.25”塌楼事件发生后,莆田许多官员、新闻媒体参与积极隐瞒,异口同声地说就是施工质量问题。他们找了承建的包工头,让他为之承担塌楼事件法律责任。包工头不肯为之承担建筑质量问题,其先,理由是镇里和厂方曾要求不要打地基,曾担保地基没问题,若出事了由他们负责;其次,强调在施工过程,一没有偷工减料,二水泥、砖瓦、钢材等建筑材料是按厂方规定品牌进货,说啥也不能赖到包工头上。结果,官员们没办法,就哄着做包工头的思想工作,并应允说先顶替坐牢,过了风头,就放出来,等之类的许诺,用软硬兼施办法,硬是让包工头判刑当上了替罪羊。
    由于莆田官员摆平方方面面,一项特别重大死亡成百人塌楼事件,最后,没有一个官员为此灾难事件承担责任。
    
    四、“3.25”事件不追究反升官
    莆田官场靠着隐瞒和开脱,让时任市委书记许开瑞、莆田市委副书记陈少勇、县委书记郑海雄、江口镇书记林元钦都躲避过党纪的问责和国法的追究!
    随后许开瑞在6.18平调到福建省贸易促进会任会长;陈少勇提拔为市委副书记兼莆田市长、再调宁德任市委书记、提拔省委常委兼省委秘书长;郑海雄调到湄洲湾北岸管委会任书记兼市长助理;林元钦提拔为湄洲湾北岸管委会任主任。可是,原先答应给福建日报社赞助的20万元人民币,还一直没有兑现。待到翁金亮调到江口镇任书记时,张玉钟提升福建日报的法制时报总编辑时,张玉钟找到了翁金亮,才讨回原来林元钦、郑海雄、陈少勇、许开瑞莆田高官们答允的20万元人民币。
    可是,江口镇党委书记翁金亮,为前任们付清了长期的欠帐赖帐款项后,面对着镇两委一班人的责问,不断地抱怨说,“前任林元钦书记不兑现,继任赵黎明书记不兑现,待到我来上任兑现。这些人为“3.25”封口,付出20万元,让本来就紧张的江口镇财,雪上加霜!”
    一席抱怨话,彻底曝露了江口“3.25”特重大塌楼事件被长期隐瞒的真相。这起由莆田官员共谋,用20万元人民币封口,结成官场与新闻界的利益共同体,把死亡超过百人的特重大塌楼事件的惨案真相,整整捂住了15年之久!
    温家宝总理,您说,为了上百名打工姐妹兄弟的冤魂,该不该施行党纪的问责和国法的追究?!
    
    莆田秀屿飞达鞋厂“10.21”火灾  刻意隐瞒死亡百人的真相
    
    莆田,少了良知记者孙春龙这样的人物,能够不懈地坚持披露娄烦垮塌事故的真相;莆田,多了能够相互隐瞒的官员和记者,让火灾死亡百人以上事故,能够紧紧地掩盖住真相。
    
    一、揭秘“10.21”火灾事件的真相
    笏石“10. 21”飞达鞋厂火灾事件,发生时间在2007年10月21日,地点在莆田市秀屿区笏石镇北埔新街西天尾停车场旁地段的五层商住楼,工厂叫秀屿区笏石镇飞达鞋面加工厂。
    飞达鞋面加工厂是2003年12月4日,在秀屿区工商局办理个体工商户登记,经审查合格发放营业执照的;以个体工商户黄淑滨登记,经营场所在秀屿区笏石镇坝津村,主要从事鞋面加工生产;经营期限,自2003年12月4日至2007年12月3日,是连年来均通过年检审查合格的个体工商户主。
    位于笏石镇北埔新街西天尾停车场旁的五层商住楼,飞达鞋面加工厂竖立的大招牌,高高挂起特别惹眼;工厂业主叫陈宗飞,是花128万元购置有1000多平方米面积的五层商住楼的;2006年9月,陈宗飞搬迁到北埔新村地段的五层商住楼,一层楼为鞋材仓库,是把三户单元房(每户60多平方米)打通,用于储存鞋面布料;二、三层楼为生产车间,每层有200多平方米,安放100多部缝纫车;四层楼为工厂办公室,及老板一家人居住;五层楼为食堂和员工宿舍,是用木板隔成的一个个小房间,每间住八个人,只有一个楼梯上下;楼顶上加盖了一层简易棚为厨房,算作六层楼,经常出现员工多了,五楼员工宿舍住不下人,就解决一部分员工挤到六层楼睡觉。车间最多时可以容纳近300员工上班,在秀屿区属于数一数二规模的鞋面加工厂。
    飞达鞋面加工厂,2006年9月前,曾经一度在笏石北埔田厝商业城内进行生产。但是,事故后莆田官方一直强调说,飞达鞋面加工厂因属“三合一”加工场被取缔。但是,该鞋厂合法性的营业执照,在火灾后仍在,并不是象官方说的那样己经被取缔,己经被没收。原先条件较差,只是一直租用村长的房子在加工生产,直到去年9月,才搬迁到自置可以容纳200-300人的五层商住楼厂房。
    业内人士都知道,莆田鞋业规模较20年前,是有所扩大,但产业结构由当初为台资厂“来料加工”的模式至今不变。所不同的是,过去给外国品牌做代工,如今是在为晋江的品牌做代工。许多莆田鞋业还是停留在贴牌加工、造假的初级阶段。因为,代工不用做推广,无需投放大量广告,也不用担心原料,在莆田处处受到欢迎。这也是莆田大大小小数千家鞋企遍地开花的真正原因。
    飞达鞋面加工厂,平时来料加工活多的时候,有200多位员工上班,就是来料加工活少时,也有100多员工上班。厂里60%的员工是来自老板陈宗飞家乡----秀屿区埭头镇,其中很多人是老板自家的亲戚和朋友们。
    每年冬夏两季是制鞋业的旺季。据内情人士透露说,自十月份始是来料加工的旺季,10月21日飞达鞋面加工厂有近130多人在上班。晚上近21时,不知什么原因,厂里突然起火,而且火灾越发越猛不可救药,于是给了119火警报警。
    不知什么原故,电话打了,就近的秀屿区居然没有出动消防车;火灾现场离莆田主城区约20公里的里程,作为消防特种车辆,居然爬得那么慢,近一个小时先是秀屿区消防车姗姗来临,接着才有4-5部消防车赶到;更怪的是,这些赶到消防车,好象不是来消防救火的,连车上的消防水箱竟然都没有灌上水,有的消防车带来的消防水管,也是破漏的管子;在慌忙之中,消防车用水管连接上大街边的消防桩,奇怪的是,自来水管道内竟然也无水供应;也真不知这些城市消防设施和工厂,当时是如何通过消防项目验收的……
    等到莆田市消防支队和其他县区消防车4-5部赶到,己经是在119报警近60分钟之后,救火救人错过了最佳时机。换句话说,4-5部消防车的到来,百余官兵的到来,火是烧得差不多了,人也多数葬身火海,消防武警官兵扮演一出重点收尸搬尸的角色!
    当天,飞达鞋面加工厂至少有120--150多号大人小孩在商住楼里,在二三层楼车间加夜班的,也不会少于120多号人。可是,官方事发后公布死亡人数仅仅37人、受伤21人,加起仅58人,未免太假了。光工厂主陈宗飞老家埭头镇在火灾中丧生的人数,就要比公布死亡人数37人多,何况更多的丧生员工中,还有很多是来自相邻的乡镇。
    老板陈宗飞有两个儿子当天葬身于火海;员工中有6人强行撬开防盗网跳楼,4人当场死亡,2人受重伤。女工陈秀娟在情急之下,从二楼阳台撬开的防盗网,跳到旁边的另一堵墙上,再跳到地上,虽然右腿膝盖被摔成粉碎性骨折,但总算好歹是捡了一条命。21个幸存者,大部分属于烧伤和吸入性灼伤。他们从二楼跳下的只活着那两个,其他十几个都是急中生智跑到六楼顶上,才捡到了一条命。更多的员工,则都在厂房中被大火活活烧死,或被浓烟毒烟迅速吞噬死亡。特别应提到的是,火魔吞掉了十几位祖国的花朵,有十多位女工带着小孩子在加夜班,结果也都葬身于火海。这些小孩子的死亡人数,自然也不在官员们统计的范围之内。
    难怪许多知情者和工厂周围邻居知道,看见运装尸体的袋子,拉进整整有两车,一具具完整的尸体应该不少于70具,还有许许多多是烧焦的、断肢的,以及与尸骨混装的,一袋袋堆上车拉走。
    当地人和埭头镇人,听到官员公布的死亡人数,都觉得不可思议,搞不懂为何要如此隐瞒和造假呢?更可恶的是,对死者家属,给了点钱,威胁要闭口,不准对外乱说;对幸存者、知情者,均得到警告,不准乱说胡讲,否则后果自负。
    
    二、开脱“10.21”火灾事件的真相
    
    事故前后政府工商部门作为
    笏石镇飞达鞋面加工厂,明摆着是典型的吃、住、工混合(仓储、生产、生活集中在一起) “三合一”的加工厂所。由于有近千平方米的厂房,200多人的员工,在当地同类企业中,是属于较大的一家鞋面加工厂,因而一直得到当地政府的有力保护。
    事故后的笏石镇政府,却在推卸说,2007年5月19日、9月18日分别组织人员对飞达鞋面加工厂进行行政执法,并发出整改指令书二份,排查隐患6条,但该加工场未按时限要求整改到位,导致发生这次特别重大火灾事故。
    笏石镇政府,公然回避了类似飞达鞋面加工厂这种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三合一” 鞋业,竟然可以在镇政府的眼皮下,存在并生产4—5年之久的事实;只是在火灾事故后,承认全镇进行排查,才发现类似“三合一”鞋业有60多家。真不懂这些人民的公仆们,是在做什么工作?
    工商部门给典型的 “三合一”飞达鞋面加工厂,发放经审核合格的营业执照,明确规定经营期限,自2003年12月4日至2007年12月3日,而且每年都通过工商部门的年检。可见,飞达鞋面加工厂发生事故前,在工商部门看来是属于合格的个体工商户。难怪飞达鞋面加工厂,敢在笏石镇政府所在地的临街大楼前,高高地竖立起,并挂起一块大大的,写上工厂名称的招牌。
    可是事故发生后,官方却极力否认飞达鞋面加工厂的合法性,强调它属于无证生产工厂,属于2004年曾被取缔的非法工厂,2007年要求整改的不合格工厂。
    事故后,莆田市鞋业协会会长蔡金辉也承认,莆田“三合一”工厂过多过滥,确定无法统计清楚,在“10•21”火灾发生之前,协会原来想准备与工商、质监等部门进行联合整顿,想不到事故就来了!
    
    事故发生后消防部门的作为
    事故后莆田市消防支队拒绝接受记者采访,回避119报警一个小时后,最近秀屿区消防车和其他地方消防车姗姗来临,消防车水箱里没有水,消防水管是破漏管子,大街消防桩却无水供应,以及有消防隐患工厂是如何通过消防验收的一连串事实;而篡改发生火灾时间,把晚上近21时改为21时50分,推迟50多分钟;一味强调火势,是在22时53分得到基本控制,23时30分完全扑灭;一味强调共调来15部消防车,100余官兵赶赴事故现场扑救。
    想想看,回避一连串失职问题的严重责任,却敢胡说调来15部消防车,一条小小的笏石镇北埔新街,能摆得下15部消防车来救火吗?来4-5部消防车,就敢吹成是来15部消防车,真不知道还要造多少假,编多少谎言,来自圆其说!
    由于最近的秀屿区消防车和城区的消防车姗姗来迟,由于笏石街道消防栓设施无法使用问题,由于来的消防车水箱没有装水问题,由于消防车消防水管破漏问题,由于错过原本可以消防救援的最佳时间问题……在飞达鞋厂五层商住楼大门紧锁、外围窗户全部防盗网封死的情况下,上百名员工只能被火烧烟熏,只能被毒雾毒气围困,许多人被熏倒中毒了,没能得到外部力量及时的援救,结果,从最底层仓库鞋材燃烧,到车间鞋材燃烧,一阵胜过一阵的凶猛烈火,一股胜过一股的扑鼻毒烟,不仅吞掉了百余名员工的性命,而且许多丧失生命的尸体,在高温烈火灼烤之下,冒出肉油不断助燃,将尸体烧成断肢焦体或火化作骨灰!
    官方承认说,火势是在22时53分得到基本控制,23时30分完全扑灭,飞达鞋面加工厂过火面积五百二十平方米,20多位伤员被送到九五医院等医院救治。
    换句百姓说的话,报警时间是21时,消防车来救火时间是22时20分,火势是在22时53分得到基本控制,23时30分完全扑灭。从报警到扑灭整整2时30分,救火时间1时10分,上百条人命就是消失在那宝贵的1时20分里!你能说莆田消防队伍没有严重失职吗?!
    由于消防队伍严重失职,自然也结成隐瞒的利益共同体,为莆田共同隐瞒死亡人数提供有利条件!
    丧失消防救援为天职的莆田市消防支队,非但不就错认错,反而做出了既推卸掉责任,又把贪天之功揽为己功的重大壮举,大言不愧地把自己装扮成灭火救人的功臣!
    
    事故发生后市委市府的作为
    (1)隐瞒。莆田市委书记袁锦贵,莆田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国胜,莆田市委常委、副市长林庆生,莆田副市长阮军,秀屿区区委书记陈志强,笏石镇党委书记张金寿等官员,为隐瞒推卸责任,把死亡人数近百人的火灾厂房事件隐报,先说35人,后说死伤37人。
    (2)推卸。市委市府在10月22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称,飞达鞋面加工厂企业主黄淑滨,曾于2004年在笏石北埔田厝商业城内进行生产,因属“三合一”加工场,被区安监、消防、公安、经贸和笏石镇政府联合组织力量取缔过。2007年5月19日、9月18日己经对飞达鞋面加工厂进行行政执法,发出整改指令书二份,排查隐患6条,但未按时限要求整改到位,导致发生火灾事故。
    (3)转移。市委书记袁锦贵为保住即将提升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高职,想把明显必须承担的审批责任、管理责任的性质,改变成纵火犯罪行为,刻意定调为故意纵火案。一方面,严令莆田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按市委定调立即组成重案组突击办案,对所谓老板的冤家陈某,列为嫌疑犯进行严刑逼供,多方诱导供词;一方面,对外发布消息称,市公安局专案组全力侦破取证秀屿区特大火灾案告破,该厂员工陈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市公安局依法执行逮捕。并称警方认定系纵火所致。可是待省检察院下来复查,提审嫌疑人陈某,审讯逼供的漏洞百出。
    (4)成绩。 明明是莆田在鞋业管理上出现问题,在消防管理上出现的问题,莆田官员却能通过隐瞒、推卸、造假,化腐朽为神奇,先宣称飞达鞋面加工作坊的业主陈宗飞、黄淑滨夫妇批捕,秀屿区分管安全生产的副区长邱金财停职;再宣称消防灭火救人及时,20多位重伤员都及时得到救治;最后变为《莆田重拳整治制鞋行业“小作坊”》的壮举,事故发生后市委市府和秀屿区组织对全区的安全生产情况进行了拉网式检查清理出64家,其中“三合一” 加工厂38家,“二合一” 加工厂20家,小作坊6家,并责令其立即停产整顿。
    
     毫无疑义,莆田笏石“10. 21”飞达鞋厂火灾事件,是企业安全生产、安全管理的主体责任不落实,这是导致事故的根本原因。同时,因为地方政府和基层政府及有关部门对安全生产、安全管理不重视,检查执法不严、监管工作不力、作风虚假所致。
    尽管重特大事故发生之后,中央和国务院领导周永康、华建敏作出批示,福建省委书记卢展工、省长黄小晶作了批示;国务院、公安部、国家安监总局和全国总工会派出事故调查组赴莆田,公安部刘副部长、国家安监总局梁副局长等一行也赶到莆田。但是,就是在中央调查组重重质问的眼光之下,莆田官员就可以明目张胆地隐瞒死亡人数,公然为了推卸领导和管理责任,逼迫制造新的冤假错案……如此系列严重的违宪违法违纪行为,为何至今得不到任何的追究?
    温家宝总理,您说,该不该为了成百名冤魂,揭开莆田笏石“10. 21”飞达鞋厂火灾事件真相,对相关官员进行严厉的党纪问责和国法追究?!
                        博讯记者:小草民    _(博讯记者:小草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妈祖不想佑腐官 莆田贪官要报应
  • 6.24莆田市因暴力执法致户主死亡纪实
  • 福建仓山监狱连续5个月禁止黄维忠亲属会见—莆田征地案通告(8)
  • 福建莆田村民抗拒当局大规模迁村计划
  • 暴力拆迁莆田之最
  • 莆田官商勾结暴力拆迁是对文明的蹂躏
  • 福建莆田秀屿飞达鞋厂特大火灾真相:死伤90人
  • 莆田农民代表黄维忠狱中被严管
  • 莆田涵江出现几十例“登革热”病人
  • 福建莆田后塘暴力拆迁隐藏什么?
  • 莆田后塘血腥暴力拆迁后面隐藏什么
  • 莆田政府既与开发商勾结
  • 欧氏开发商“黑心”赚钱 莆田政府成了“助推器”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组图5)(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组图4)(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组图3)(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组图2)(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 (组图1)(图)
  • 欧氏勾结莆田政府明目张胆在后塘实施暴力违法拆迁
  •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福建莆田村民面对大硕鼠无能为力
  • 重庆彭水词案有了说法 莆田林国奋诽谤案何日平反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遵法守法的农民——捕!(福建省莆田市)(图)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八)一个村民的纪实诗
  • 莆田谁来保护民生(之一)郭加铨:举报乱砍乱伐林木有断臂剜肉之痛
  • 莆田政府既与开发商勾结 就别说谎话蒙骗视听
  • 莆田居士与寺院高僧的对话录
  • 莆田学院与文通公司联办软件基地 欺骗学生成为学校和公司挣钱机器
  • 一位学生家长诉说被骗记:莆田学院录取 却就读民营培训企业 毕业不知院系所属
  • 《我想当个官》/莆田广大被侵权农民
  • 从福建莆田迫害举报人说---想起了老农骂领袖
  • 福建莆田:一桩举报案的思考/国孚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