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363湘潭农民对剥夺他们土地的市委书记的控诉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20日 转载)
    363湘潭农民对剥夺他们土地的市委书记的控诉――
    湘潭市委书记彭宪法等人搞违法征地,
     暴力拆迁,以权敛财,我们难以生存 (博讯 boxun.com)

    授权《维权网》发布
    
    内容提要:以彭宪法为首的湘潭市征地工作的主要问题是:无批文的过量征地(1900亩的批文征地11万亩),频繁的暴力执行(特别是组织、动用涉黑人员“棍棒队”行凶),无视历史的遗留问题,补偿的暗籍操作,安置的严重缺位(把安置房无偿送给实权人物。该安置的却不安置),疏忽征(地)后的善后安置,倒卖土地极为盛行,从而导致征地腐败从生,严重破坏社会的安定团结和和谐发展。
    
    尊敬的 领导同志:
    
     我们363人是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霞城乡霞城农场的农民和子弟。我们曾有的场办企业和田土都被霞缄乡政府收归已有并卖给私人后,无田无房无业,生活无着落。2003以来,湘潭市大搞“开发”,亏损极其严重,财政缺口很大。国企没有什么可卖了。为了补缺口、出“政绩”、发横财,当时的湘潭市委书记陈润儿(现任长沙市委书记),主管征地工作的市长彭宪法(现任湘潭市委书记)滥用行政权力,推行土地财政,把农民赖以活命的农田当作唐僧肉。打着“开发”的幌子,使用高压手段,违法滥征土地,设置重重黑幕,结成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征地腐败丛生,贩卖土地盛行。广大农民失地失房失业,流离失所,面临严重生存危机。在当地申诉无门,屡遭毒打,出于无奈上访。
    违法征地
     湘潭市政府报批征地只有1900亩,但实标已连片违法征地1万多亩。近年仅在高新区,岳塘区3乡11村加上1镇违法征地的有:宝塔乡长塘村2400亩,邓桥村1200亩,新造村450亩,云峰村200亩,福星村80亩,霞城乡6个村3125亩,双马镇170亩,共计7625亩。另有九华乡2200亩,护潭多1100亩,合计10925亩。还有其他一些征地未计算在内。
    距湘潭市20多公里的九华乡,从未纳入湘潭市城市总体规划,属国家明令不准征用的基本农田,他们竟违法征地2200亩!他们借建“德国工业园”之名,虚报浮夸,骗取国务院批件,在高新区4个村和霞城农场征地74.3223公顷,另违法“搭车”征地26.43公顷,共100.7523公顷。而“德国工业园”实际用地只有4公顷,仅占征地数的4%!
    他们就是这样巧立名目,少批多征,瞒上欺下,蒙骗中央!
     在彭宪法指使下,2005年8月,高新区以开发“德国工业园”二期工程及创新创业园等项目为名,又在上述4村1农场违法强征农田耕地57.008公顷(合885.04亩)。次年10月9日,又在这4村1农场违法强补26.9868公顷,共计1600多亩。很多村的土地全部或基本被征完,如长塘村被征收2400亩,邓桥村被征收1200亩。霞城乡被征收3125亩。
    彭宪法违法强征农民1万多亩土地,除“德国工业园”和“九华工业园”等处用地1156亩外,其余征收土地“开销”是:一是建豪华楼馆用地3045亩,仅建市委市府豪华办公大楼用地1509亩。二是市府用征来的1600多亩土地抵付工程债务:三是拍卖。仅2007.6.2(湘潭日报)登报拍卖高新区征收土地—项就是1979.5亩。四是批给圈内人倒卖(数字无法统计)。没卖掉的连同征收未用的5000多亩农田耕地在荒芜!仅宝塔和霞城2乡11村征收的农田就有2600多亩长期撂荒!彭宪法强令不准农民耕种荒地。真是崽卖爹田心不痛!
    
    暴力拆迁
    
    为了使违法征地得心应手,彭宪法让他劣迹斑斑的心腹刘森甲(后有陈述)充当市国土局长。刘奉行“三句好话当不得一马棒”,嗜好高压暴力。“谁妨碍彭市长(书记)的重点工程,我就让谁倒霉”成了他的口头禅。事先没有政策宣传,没有向征地对象预告公示和沟通,“腾地通知书”一下,紧接着就是“强制执行”。在彭宪法的指示支持下的强制执行中,屡屡动用公安武警、法警,甚至不惜损害政府声誉,把社会无业游民、流氓地痞,甚至涉黑人员组成“棍棒队”,人手一棍打人,一时市面上可以用来打人的锄头把抢购而空(被征地的农民屡受毒打,不断使矛盾激化升级。拆迁农民纷纷拿起法律武器告状。彭宪法即用职权让法盲刘森甲充当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对农民有关征地的诉讼,不是不予立案,就是驳回。他仍然掌控市国土局实权,彭宪法让刘森甲在这两个要害部门“严防死守”,用暴力对付失地农民。刘森甲有这双层“盔甲”,使用暴力更加肆无忌惮,暴力征地发生频率更高,规模更大。近年暴力征地事件上百起,农民受伤176人次,下仅举几例:
    1、2004年8月,长塘村村民要求按政策补偿到位,有11名村民惨遭“执法者”毒打。
     2、2005年6月17日,在没有任何批文情况下,陈润儿和彭宪法指示高新区拆迁事务所黄建堂等人,组织武警、法警、市国土局及其收罗的“棍棒队”200余人,单架、救护车、载人汽车30多辆,以雷霆万钧之势,闯入云峰村留霞组非法征地拆屋。“执法者”中有人狂叫“这是陈书记、彭市长的指示,打伤人由他们治,打死人由他们负责!”无耻恫吓群众。
     3、2005年10月8日,市中级法院副院长陈建军带领公安干警、法警30余人,
    不看证据,偏袒一方,乱下裁定,在芙蓉土菜馆用警棍毒打赤手空拳的农民,袁铁凡、袁正军、陈梅韧、史建美、罗爱莲、罗护乎、周桂娥、汪利明被打得遍体鳞伤,6人被拘留。
     4、2005年10月8日,高新区拆迁所所长郭军武等人,带领他们组织的“棍棒队”120多人,没有任何批文,违法强征土地,闯入新造村烟塘组断路断电断水,乱挖屋基,农民阻拦,在芙蓉土菜馆,群众陈述道理,他们30多人那动手打人,农民有17人被暴打致伤。其中70多岁的老人严月娥、村民严自强、刘龙被打成脑震荡,多处软组织挫伤。
    5、2006年8月1日,高新区拆迁所黄建堂等人带领30多名涉黑无业流痞持铁棍,将新造村建新组现役军属,74岁的户代华打成脑震荡,现在还有后遗症,黄建堂当时嚣张叫嚷:“如果死了人,就说是心脏病、脑溢血突发死亡,市里叫中心医院开张诊断证明书就是!”
    6、2007年6月初,市国土局对我们霞城农场下达的《限期腾地通知》时,农场已提出了《行政起诉状》。6月8日市中级法院匆忙炮制、下达行政裁定书,执行通知书、传票及公告,我们提出异议。在彭宪法同意下,中院又一次组织一支由公安干警、法警、“棍棒队”及多辆铲土车百多人车的庞大队伍闯入,堆土铲房,使27户农民顿失栖身之所。
    暴力拆迁愈演愈烈,农民投诉上访反弹也就越来越强。农民拦阻彭宪法专车投诉时有发生。彭凶相面对,气急败坏狂吼:“拆迁的事不要找我!”这就是湘潭市的“和谐”景象!
    以权敛财
    受以权敛财巨大私利驱动,在违法征地、暴力拆迁中,陈涧儿,彭宪法及其家人,还有刘森甲等一伙人,从市到村盘根错节,编织了一张严密的关系网,贪赃枉法,中饱私囊。
     掮客书记和市长。岳塘区双马工业园楚天金属制品有限公司民营业主胡自稳院,他在2004年向法哥(他与彭宪法称兄道弟)求批地和贷款中,给了彭宪法和陈润儿巨额回扣。由彭宪法牵线,先后两次向市商业银行贷款各5000万元给胡自稳,胡自稳先后两次送给彭宪法回扣款共1000万元。胡自稳表示还要送钱给陈润儿,彭宪法说,不必送了,就在我这一份里了。胡自稳说的话也许有水份,但送给陈、彭巨额回扣款却是肯定的。双马工业园有6家民营企业主找彭宪法当购地、贷款的掮客,捞取巨额回扣,这已是公开的秘密。
     “老太爷”成了“活财神”。彭宪法用权敛财,主要手法是以其家人名义出面打掩护。为了从彭宪法那里捞好处,不少人把彭宪法的父亲彭国良当作活财神“抢”去“办事”:①邓桥村村长刘兆平有个养殖场,本在征地红线之内,为了多得补偿费,刘兆平让彭国良在他的养殖场里吃一份干股,彭宪法即改规划、计划,让邓桥村多得100万元补偿,高新区多获360万元补偿费。多得的补偿费被他们一伙人私分,当然少不了彭国良、彭宪法一份。刘兆平用村里的征地补偿款,在养殖场起了4栋占地100多亩的“安置楼”,首先无偿送了一套4室两厅、176平米、价值20多万元的房子给彭国良作为回报。③原湘潭电机厂基建科副科长康忠丹(已去世),在邓桥村办了个综合养殖场和南方电工集团公司,为了逃避巨额增值税,就请“活财神”彭国良到他的企业挂名吃两份干股,彭国良通过儿子彭宪法迅速把“事”摆平,三年逃税近200万元。④彭宪法还通过彭国良充当多宗土地买卖的中介。⑤彭宪法打电话和亲自出面,让他妹妹彭美华包揽全市的大宗财产保险,任何人不得介入。他不仅是信贷掮客,而且还是保险销员人。凡有敛财事,他为自己、家族而公权私用,一律通吃。
     征地养肥了刘兆平。刘兆平曾因犯有贪污挪用、被拘留和开除党藉。因善于巴结当权者,当上了高新区邓桥村(原称凳桥村)村主任.高新区重大腐败征地事多有他的份。他靠征地敛财千多万元,成为暴发产:①他用征上补偿款起的4栋142套房厂的安置楼,全部被彭国良、高新区主要领导、掌有实权的关系户和村干部占住,连给他保镖的宝塔乡派出所民警彭安云,出无偿占住一套,而该村失地农民无一户入住。156户失地户近400口人,其中 20户109口人被“安置”在一所废弃的破烂校舍(原霞械书皖)里,其中俞比兰、罗朝南、唐平3户三代同堂人家,分别挤在一间20来平方米的房子里。其他136户300口人的拆迁户仍然住无定所。②总揽4栋安置楼工程,贪污、受贿46万余元,现在已无钱盖安置房,失地失房的拆迁户已是朝不保夕。③通过彭宪法,多得并私分100万补偿款,同时给关系密切的7户重复补偿从中吃回扣7万元。④通过彭国良等人,做中介倒卖土地26亩,直接贩卖土地33亩,获暴利90多万元。⑤帮贪官卖地洗钱(下文有陈述)。⑥高新区虚设“雷地科技园”(只是一片荒地),无批文征用农田300多亩,耕地700多亩,共1100亩。估算房屋补偿不到1000万元.征地补偿款应有近亿元。现邓桥村帐上不到100万元。9000万元钱到哪里去了?⑦与两个儿子狼狈为奸,为非作歹。大儿子刘守夷,2004年前任高新区拆迁所副所长,贪污受贿40多万元。他与该所所长王新江勾结向湘潭电机厂8分厂索贿8万元案发,王被判刑8年,而刘守夷因为有彭国良和刘森甲打招呼而安然无事。刘兆平的二儿子刘新民是利润很大的砂石场的法人,给有关当权者刘森甲等人送干股。刘家有一大批高官后台,横行乡里,鱼肉普通农民,成为高新区首霸。
     征地腐败孵化出一大批贪官。①刘森甲。在违法征地中刘森甲也发了横财。接受高新区拆迁事务所所长明借实贿的本田小轿车一辆,外加每年车耗2万元。在刘新民的砂石场吃一份干股,每年获利20万元左右。②刘硕科(高新区区长、高新技术开发公司主任)。1995年市染料化工厂财务料长彭述其在银行贷款500万元,投资不到300万元,在邓桥村办个砖厂。彭述其与市国土局长刘森甲勾结,补办一个土地使用证,地价开到700万元。为了逃避银行索贷,彭述其与刘硕科、区拆迁所所长郭君武,把近百万元补偿款,打入邓桥村帐上私分,当然少不了刘兆平一份。③刘硕科伙同开发公司经理郭建强、区拆迁所所长郭军武与邓桥村村主任刘兆平非法洗钱:由高新区向市商业银行开支票,市商业银行于2006年4月5月打入邓桥村帐上’700万元和400万共1100万元,再由邓桥村财务(村出纳员袁多伏办理)打到区拆迁所,通过这一回流,拆迁户没得到补偿钱,钱回到区拆迁所,款项被这一伙人及有关领导私分。为此刘硕科对刘兆平予以奖励;2006 年12月在德国工业园区内,以每亩8万元的低价(当时市场价70-80万元一亩),卖给刘兆平23.38亩。刘兆平获暴利140多万元。④—笔92万元本应归宝塔街道办事处的土地补偿费,因为知情的该办事处的负责人已调走,新上任的办事处负责人不知情,郭建强于2004年5月,将这笔钱打入名义是他徒弟陈平美的、实际上是他的宏盛建筑公司帐上,让公司出纳员、他的情妇杨翠兰造假清册,将这笔钱套出,让郭建强独吞。郭建强于1987年因经济问题被雨湖检察院立案查处,于2002年被市纪委“双规”, 他都花钱消灾, 余蝉脱壳,并得重用。⑤受土地征收、出卖差价有暴利可图的诱惑(每亩2万元买进, 80万元卖出),从村干部到政府官员倒卖土地在湘潭市极为盛行。倒卖土地的如:邓桥村村上任刘兆平上百亩,长塘村村主任余耀南40亩,郭建强160多亩,还伙同原新造村党支书杨德之倒卖17亩。这伙蛀虫就是这啃国家、吃农民的!
    难以生存
     我们岳塘区霞城综合农场,是1963年为安胃I:山下乡知识青午,tilt订园林垦植局兴办的,当时名称为霞城公社果木场,后更名为霞城农场,隶属于霞城乡,足霞城乡的直 属农场。霞城农场为集体所有制,一直与行政村(大队)平级,独立核算。有土地33.4公顷。土地权属当时得到行政调拨确认,后得到国土资源管理局的确认,办有相应的《山林土地权证》。农场除种植果木、蔬菜和摘养殖业外,还自力更生先后兴办了湘潭市弹簧厂、电厂、以土地入股的电机砖厂等企业,办证齐全,权属明确。年产值达70-80万元人民币,积累有965万元人民币的资产(经过审计),展现出一片欣欣向荣景象。
     正当我们生活得到较大改善,向小康水平迈步,看到农经济体制政策给我们带来美好的而欢欣鼓舞的时候,霞城乡的领导同志眼红了,凭借公权这张“梯子”,强摘农民血汗浇灌的“果子”。霞城乡与霞城综合农场的隶属关系,并不等于财产的隶属关系,况且搞一平二调、刮共产风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对霞城综合农场,霞城乡没投一分钱资,没送一件设备,没给过一件技术支持,凭什么把它收归已有?于是他们就在“人造既成历史”上动歪心思o 2001年霞城乡以它注册的“霞城乡农工商发展中心”(后简称“中心”)。全面替代霞城综合农场。2005年5月我场全体农民状告霞城乡政府侵权一案,在当年7月5日双方交换证据时,我们才知道被告霞城乡政府有一纸“霞政字[1985]12号文件”:关于撤销霞城综合农场及霞城弹簧厂更改厂名的通知。农场所有农民及当年在职的许多乡干部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应急”文件,此件注明“发:各村……”,查我们作为村级单位的综合农场无此文件。从印鉴、文印纸张等方面判断,此文件有现时炮制之嫌。作为一级基层人民政府,如果为打赢官司而炮制假文件,不仅触犯法律,而且将公信扫地,为民不齿。作为弱势群体的农民,这场行政诉讼的结果可想而知。我们的场办企业被乡政府以强权巧取豪夺之后,将近1000万元人民币的场办企业,作价500万元贱卖给弹簧厂管生产的副厂长周钢强。随后从银行取出原弹簧厂的货款,使企业运转。乡长袁建明、管工业的副乡长白术银、乡企业办正副主任刘森林、郭月华坐吃干股。我们看到了这一幕通过权力,把我们火红的、造福大家的场办企业,只消两步跳就变成几个人暴发的聚
    宝盆的障眼魔术。持权者轻易地实现了空手套白狼的目的。
     2005年7月5闩,霞城乡政府扣留了我场的《山林土地权证》,但未办理变更手续,故土地仍应归我们农场所有。在湘潭市违法滥征土地灾难性浪潮中,我们综合农场成了首当其冲的征地对象。到现在我们还有14户拆迁户未得到安置。很多当时的青少年,现在成了婚恋或生育的青年,亟待安置。我们己当了8年无地无房无业的流民。新造村拆迁68户425人,直到现在还没有得到房屋安置,烟塘村东风组还有1993年的拆迁户143人没有得到安置。今年4月福新村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拆迁3年来安置住房,为省钱租土砖屋住,大雨中土屋倒被压死。市电视台公开报导拆迁户的艰难困苦;每月花300元租房,小孩上学,一家人吃喝、看病……,有限的补偿金坐吃山空,今后的生计怎么办?我们恳盼您着人来实察真实情况,落实有关政策,查处违法乱纪人员、特别是贪污腐败、影响恶劣的领导,使我们同享安居乐业的幸福,真正融合到和谐社会之中。盼您在解民于困中再立新功!并祝
    健康长寿!
    
    湘潭市高新区霞城乡霞城综合农场敬上
    2008年10月18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央批准长沙湘潭株州合并,毛泽东纪念堂要迁移?(图)
  • 湘潭市委公然对抗中央指示,将进京上访的张丽华打成重伤
  • 湖南湘潭异议人士周志荣至今还关押在拘留所
  • 湖南湘潭大学五博士状告政府 要求公开收费信息
  • 湘潭奥运火炬传递 中年妇女冲上来抢夺
  • 湖南湘潭异议人士周志荣被警方关押
  • 湘潭八百多矿工罢工抗议企业改制剥夺工人
  • 湖南湘潭“3·29”杀人碎尸案告破
  • 敢收我过桥费? 湘潭城监支队"拳头开路"
  • 湘潭市房产局拆迁公司仗势霸道、侵占百姓房产,抢夺百姓财物/王尧民
  • 透视湘潭罢工惨案:无法活,毋宁死!/李国涛
  • 举报:湘潭商业大厦改制破产贱价出让房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