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访维权人士冯军被绑架殴打致伤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5日 转载)
    
    (维权网义工 陈明报道)
     (博讯 boxun.com)

    河北省大厂县(比邻北京通州区)夏垫镇二里半村为揭露污染而上访维权的冯军,因起诉当地污染企业而在家门口被人绑架殴打致伤,并被拉到天津高速公路上丢下。10月10日晚上冯军再次接到要结束他生命的威胁电话。
    10月6日白天,冯军送一份旁证材料到大厂法院,为诉当地冷轧厂污染案开庭作准备。当晚7点钟左右,他吃过晚饭出门到离家50多米远的小店买一包烟,在返回的路上,路过一辆停靠路边的白色小车时,忽然从车上冲出四人,一下用一件棉袄将冯军套住,随之对他疯狂殴打,冯军被打倒后,被他们拖上了车。在车中,冯军一直被棉袄蒙着头,并持续被殴打着。其中一个殴打冯军的还叫着他的名字说:“冯军,我看你还敢不敢折腾。”冯军在被打的痛苦中也曾问:“你们为什么打我?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们了?”其中一凶手说:“冯军,你究竟想死还是想活?你自己做的事难道不知道?”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车跑了多远,冯军只感到小车一直在狂奔,而车上的人打累了自己,休息一会后,又对自己动手,并且陆续将自己的衣服撕扯下来扔掉,自己的鞋子与靴子也被他们扯掉。就在冯军处于半昏迷状态下,他模糊地感到车停下了,自己被车上的人丢到了路上。等自己艰难地爬起来时,他黑暗中看到自己被扔在高速路上。由于不知道方向,他只好盲目地向前行走。也由于是深夜,高速路上的车根本不敢停。冯军赤着脚,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走到一个高速路的出口。冯军这时才发现自己到了天津的梅厂高速路收费站,时间已经是晚上的11点多钟了,而此地离大厂冯军村中已经一百多里地了。
    冯军向站中工作人员陈述了自己的遭遇,并希望寻求他们的帮助。后来站中一工作人员给了他10元钱,让他到前面商店买双鞋穿上,并告诉他前行两里多地是梅厂派出所。因为他赤脚行走一个多小时,脚都出血了,又加自己全身伤痛,行走极为困难。
    当冯军艰难地走到派出所时,派出所将情况进行了简单的记录,并且联系了大厂当地的公安局。随后派出所将他送到附近的救助站,一名警察给了冯军50元钱。冯军下车买了双鞋后,准备进救助站时,却怎么也叫不开门。据救助站里面的工作人员说,必须得有公安局的证明,才能进入救助站。冯军无可奈何,只好打110。在110赶来后,也只是了解了一下情况,就建议他到旁边一家武清中医院中坐着,等到天亮时再想办法回家。冯军只好忍着伤痛,在中医院中一凳子上熬到天亮。
    10月7日天亮后,冯军搭上一辆过路的汽车,回到了家中,在简单地用药治疗了一下伤痛后,他赶到夏垫镇派出所报案,随后自己到医院开了药。由于经济困难,目前冯军只能在家中利用医院开的药来每天输液。冯军目前仍感到全身疼痛。
    10月10日晚上,冯军在家中接到一个电话,当他一听到对方的声音,就立刻判断是6号晚上在车上打自己,并警告自己的人。对方在电话中再次公然威胁冯军:“下次再告就弄死你!”
    
    冯军深感生命受到严重威胁!
    
    冯军原本是当地致富有方的人,依靠临近北京,从事传统种植与养殖业,自己承包了个鱼塘,家里生活过得很好。结果后来大厂招商引资,办起了一家冷轧厂,自己的鱼塘鱼就不断的死,后来连饮用水也泛红色,随之自己的大女儿被检查出患了白血病,并在2005年无钱抢救情况下死去,而自己的小女儿也检查有血液问题,现在仍在治疗中,为此全家的积蓄全部耗尽。后来在冯军一再上告下,当地政府才检查水源,发现的确有污染,但却拒绝依法作出赔偿。理由是如果赔了冯军,那全村别人也来要赔怎么办?因为事实上二里村的确近年来癌症病人急增,村民已经对水源污染极为恐惧。为此冯军只好上访到北京有关环保部门,但也因此冯军受到地方持续的打压。
    2008年3月两会期间,冯军被大厂县政府从北京抓回后软禁两个月。今年奥运前夕,7月16日,冯军再次被大厂当地政府软禁在办公楼中,直到9月23日才释放他。9月25日,在冯军长期的努力下,大厂法院同意对他起诉冷轧厂立案,并让冯军补充材料。冯军在将有关材料搜集整理,在“10.1”长假后上班的第一天送到了法院。结果在当天晚上就受到了绑架殴打。在暴力殴打发生后,冯军报案,至今没有得到任何案情进展的信息。
    冯军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揭露企业污染,也是维护当地村民的生存与健康权利。当地政府不仅有义务扼制污染给民众的危害,同时必须保护依法维护权利的维权人士冯军,严惩行凶肇事者,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
    2008-10-14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苏宿迁汽配城业主集体上访
  • 河南上访维权代表刘学立被加重三个月劳教(图)
  • 上访维权代表刘学立被加重三个月劳教
  • 河南农妇上访,计划以死抗议司法黑暗
  • 上访维权代表刘杰急需保外就医
  • 山西娄烦溃坝惨案遇难者家属上访遭警方扣押
  • 上访维权代表郑大靖在“黑监狱”遭酷刑
  • 关于侯焕成因上访身陷于罪的情况反映
  • 福建古稀老人林东发为儿子林应强因维权遭判四年徒刑再赴京上访
  • 40余名失踪儿童家长北京上访历险记
  • 湖北潜江浩口小学教师“10.1”前夕集体上访
  • 四川军转干部黄定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
  • 父女两代人如何被逼上上访路
  • 山东上访维权人士徐希春逃亡在外不敢回家
  • 上访冤民:奥运后仍遭拘禁截访人权、天理何在?(图)
  • 四川都江堰市地震灾民代表杨培群在中纪委上访被抓(图)
  • 上访18年港民林福武在京享受"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图)
  • 上访维权人士刘杰急需到大医院动手术
  • 福建历经19个访龄的老上访户魏香平(魏英)再次被抓(图)
  • 京办奥运,访民正常上访也“倒霉”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关于侯焕成因上访身陷于罪的情况反映/侯建斌
  • 喀什新疆籍退伍军人向中央谏言 不能动用国家机器压制上访者/周友军
  • 胡建兵:有感于“我们眼里的小事往往是上访群众的大事”
  • 不仅仅是计划生育惹的祸——有感于邵阳民办教师上访/刘建安
  • 倪文华:上访抓人,不上访上诉也抓人,江苏狠黑啊!!!
  • 钟瑞华:艰难上访路
  • 九十岁的老人把“静坐示威”日期定在他上访一周年纪念日
  • 莫让“信访联络员”变成“上访专业户”/周宏忠
  • 掀起中国夏季维权上访大潮的号召/袁红冰
  • 呼吁释放因上访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原海军试验基地工程师谭林书
  • 上访人敬杨佳义士英雄末路慰英怀
  • 问题丛生的上访制度 / 冉云飞
  • 刘景松:上访第一人,刘奶
  • 牟传珩: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 广州市长出面接待上访现象的意味深长/何必
  • 破解申诉上访怪圈的法律武器
  •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部分上访人员的公开信/孔强(图)
  • 访民要走出北京上访的误区/郑恩宠
  • 市委书记“跪求”地震罹难孩子的家长勿上访的反思/毛豫扬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