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杨佳袭警案外又一案:“造谣者”郏啸寅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3日 转载)
    
    来源:南都周刊
     上海市看守所里关押着两个年轻人,28岁的杨佳,涉嫌故意杀人。23岁的郏啸寅,罪名是发布《上海袭警案事件内幕》,涉嫌造谣诽谤。杨佳的母亲下落不明,郏啸寅的父母在自己的儿子被带走后,也从没有找到过他。
    
    6日深夜被带走的。7月14日,父亲郏启宏收到上海警方的逮捕通知书,才得知儿子“涉嫌诽谤”,和一篇名叫《上海袭警事件内幕》的帖子有关。而这篇帖子,又和那个名叫杨佳的人有关。
    
    7月15日,上海警方发收了先前没收的郏家的电脑。事实上,郏啸寅发帖并不在家里,而是在苏州图书馆的网吧。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清单上显示和郏啸寅一起被带走的,还有几本书。郏父郏启宏和母亲张蓓蓓都没有想到,儿子第一次去上海,竟是以诽谤罪犯罪嫌疑人的身份。现在,两个老人没有儿子任何消息。
    杨佳袭警案外又一案:“造谣者”郏啸寅
    
    23岁的郏啸寅,因一个帖子卷入了杨佳案,至今羁押在上海看守所。本图由受访者郏启宏提供
    
    郏啸寅是7月6日深夜被带走的。郏家住在苏州市沧浪区里河新村宿舍楼的一楼。郏启宏回忆,那天晚上快12点,一家三口都已经睡着了。几个警察从窗外叫醒郏启宏和老伴张蓓蓓,说叫郏啸寅去一趟派出所,问个事情就回来。62岁的郏启宏不放心,跟着警察和儿子一起来到附近的苏州市葑门派出所,在楼下等到深夜。
    
    郏启宏最终没能等到儿子回来。次日上午,警方送来一纸刑事拘留通知书,郏啸寅的罪名是“涉嫌寻衅滋事”。郏启宏纳闷,一向老实巴交的儿子居然和这个罪名有染。7天后,郏启宏收到警方的逮捕通知书,这次郏啸寅的罪名变成了“涉嫌诽谤”。郏启宏和老伴被告知,儿子已被带离苏州,羁押在上海看守所。
    
    和郏啸寅一起被警察带走的,还有几本书和郏卧室里的一台清华同方台式电脑。一份上海市公安局扣押物品清单上显示,这几本书是:《新高层绝密消息》、《师东兵文集》、《高层风云录》、《中央幕后权利》、《新太子党》。儿子被带走后的次日,郏启宏看到窗外有电视台模样的记者,扛着摄像机拿着话筒,转来转去拍摄。晚上,苏州本地电视台转播了东方台的新闻,“上海破获网络犯罪案,将犯罪嫌疑人郏某抓获”。
    
    郏启宏才知道,儿子这次出事,和一篇名叫《上海袭警事件内幕》的帖子有关。而这篇帖子,又和一个名叫杨佳的人有关。在儿子被带走6天前,28岁的北京青年杨佳持刀冲入上海市闸北公安分局,杀死六名、捅伤四名警察。警方指控,在令人震惊的杨佳袭警案发生后次日,郏啸寅在网上发表了这篇名为《上海袭警事件内幕》的帖子。
    
    这篇不到500字的帖子,其核心内容透露了杨佳袭警的原因,“因杨佳在被闸北分局留置盘查中遭殴打,致使其生殖器受损,无法生育,故而报复杀人”。上海市第二检察分院批捕的理由是,“郏啸寅利用互联网捏造事实,严重损害了执法民警的名誉和公安机关的形象,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246条。”
    
    郏啸寅的刑事拘留和逮捕通知书,抬头都是上海市公安局,刑拘通知书编号是沪公告字2008第1号,逮捕通知书上编号是沪公刑字2008第18号。一位律师分析,郏啸寅案和杨佳案一样,都由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总队(俗称803)负责侦查,办案机关对郏案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郏启宏丝毫没想到,一向少言寡语的儿子,竟然会和这个惊天大案搅到一起。
    
    郏和老伴张蓓蓓都是老三届,下乡插队多年,回城后又响应晚婚政策,近四十岁才有这个独生子。张是苏伦纺织厂的退休职工,郏退休前是苏州工艺美术厂的工人,现在每天的工作依然是用各色涂料加工制作水粉画,给苏州文物书画街供货。9月28日,郏的母亲张蓓蓓翻出一个重重包裹的塑料袋,里面装满了郏案各类司法文书资料。和刑拘、逮捕通知书放在一起的,是一本苏州经贸职业技术学院的毕业证。
    
    被警察带走时,郏啸寅从这所学校毕业不到一年。苏州经贸职业技术学院2002级报关51班,一共有61个人。郏啸寅在班上的学号是01,座位也排在最前面。郏启宏说,6年前初中毕业的儿子,是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这所学校的。郏启宏自己是先天性色盲,郏啸寅也随之遗传了色盲,他担心儿子将来读高中考大学时,职业选择面会比较窄,于是替儿子亲自选定了家门口的这所学校。
    
    在他看来,郏啸寅读报关和国际货运专业,五年出来拿一个大专文凭。在苏州这个地方,应该不难找到一份适宜的工作。郏启宏替儿子设计的这份蓝图,以完全失败告终。他没有想到郏啸寅完全不喜欢这个专业,成绩很快滑坡。他的班主任童桦对郏啸寅印象极深。童说郏个性十分内向,非常不爱说话,“你不主动去找他,他决不会来找你。”童桦描述,即便上课坐在第一排,郏也是常常倒头就睡,每每到第三、四节课就已经不见踪影。
    杨佳袭警案外又一案:“造谣者”郏啸寅


    
    郏父郏启宏和母亲张蓓蓓都没有想到,儿子第一次去上海,竟是以诽谤罪犯罪嫌疑人的身份。现在,两个老人没有儿子任何消息。
    
    
    
    
    在他的同班同学周军的印象中,五年同学生涯里,郏基本不怎么看课本,喜欢看看军事画报和武侠小说之类。除了偶尔一起踢踢足球之外,基本不跟大家往来。发展到后来,郏啸寅基本不再参加任何集体活动,甚至班会。郏母张蓓蓓回忆,童桦曾在一次家长会上提及她儿子可能有心理疾患,建议家长加以注意。
    
    按照经贸学院的初中起点五年大专学制,郏啸寅的毕业时间其实应是2007年6月。实际上他的毕业证是半年后的2007年12月20日才拿到。延迟了半年的原因,是郏啸寅有七门功课需要补考。在苏州经贸职业技术学院贸经系的网站上,至今可以检索到郏啸寅需要补考的课程:日语会话、体育与健康、珠算、会计、电算化会计、报关单证填制、国际物流学。这份补考课程名录证明郏啸寅的大学生涯,在后期几乎成为大半个噩梦。
    
    让童桦恼火的是,郏啸寅甚至不愿意去参加任何招聘考试和面试,而经贸学院的要求是学生必需百分百就业。她曾专门向系里汇报过郏的就业问题,而郏的第一份工作,也是贸经系的一位系领导出面,和童桦主动帮着联系才找到的。郏啸寅的这份工作是做银行保安。很难想象这个书生气十足的大专毕业生,穿着一身保安制服,腰挎警棍巡逻会是什么样子。
    
    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畔的光大银行某支行,一位女职员依稀记得有这么一个叫郏啸寅的保安,但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模样。毕竟在她看来,坐在柜台里的白领职员和在大厅巡逻的保安看起来更像两个世界。在这个看上去似乎不够体面的岗位上,郏啸寅没有留下多少痕迹。干了不到三个月,他就辞职了,没有人知道郏离开的原因。郏启宏说儿子也不愿意多说,只是说不想在那里上班了。他也怕逼狠了,本来就话少的儿子再出什么状况。
    
    没有人知道郏啸寅到底想做什么。郏启宏说儿子除了上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家里看电视,“他最喜欢看的是体育类节目。”郏启宏夫妇本来睡在较宽敞一点的卧室,因为电视机也放在这个房间里,也就让给了儿子睡大床。夫妇两人挤在画室兼客厅的单人床上。
    
    7月15日,上海警方发还了郏啸寅的电脑。事实上,郏啸寅发那个肇祸的帖子,并不是在家里,而是在苏州图书馆的免费网吧里。郏启宏说,为了省钱,家里一直没开通宽带网线。在那段时间里,每天上午在里河新村的家里看电视睡觉,下午去人民路饮马桥的苏州图书馆二楼上网,晚上回家打打单机游戏,就成了失业中的郏啸寅的日常生活。郏啸寅也喜欢看看闲书。郏启宏说,被警察抄走的那几本书,其实大多是儿子在地摊上买来的盗版书,看着玩玩罢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大半年,一直到2008年7月6日,郏啸寅被警察带走。而那个郏啸寅从没谋面的杨佳,也有着与之相似的人生轨迹,不过时间段再往前推移几年罢了。1996年初中毕业的杨佳,也同样没读高中,去了一家技校学习市场营销。1999年,杨佳从技校毕业,先后在两个商场实习和工作过,杨佳的姨妈说“不久他觉得没劲,就辞职了。”和好静的郏啸寅不同,失业中的杨佳好动,热爱户外运动和旅游。
    
    “不可思议、出乎想象!”周军用这八个字来形容同学们知道郏啸寅出事后的感受。在他的印象里,即便在毕业后大家创建的QQ同学群里,郏也说话不多,“我们只听说他在聚友网的论坛里非常活跃”。那里是和他周围隔离的另外一个网络世界,不再有不喜欢的功课、无聊的失业和大人们的唠叨。在那个世界里,郏啸寅开设了一个博客,注册的ID叫“大胆刁民”,这是一个和他沉默寡言的现实性格完全成反比的名字。巧合的是,杨佳也在聚友网开设了自己的博客,ID叫“非常地妖”,和这个北京青年壮实粗犷的外表形象相比,这也是一个有几分反差的名字。
    
    现在已经很难确证,“大胆刁民”和“非常地妖”这一南一北两个ID,在这个时期是否有过网络上的直接接触。在“非常地妖”杨佳留下的众多网络痕迹里,没有人找到和他后来袭警事件有直接关系的蛛丝马迹。而“大胆刁民”郏啸寅首发以及被大量转载的那个肇祸帖子,在各个网站都已被删得干干净净。即便用多个搜索引擎,已经很难找到“大胆刁民”在网上留下的任何痕迹。
    
    据上海《新闻晨报》的报道,郏啸寅在看守所承认“完全不认识杨佳”。发那个帖子的动机,是“想借此出出风头,所以就在论坛上发了这个消息。网上越是离奇的东西,就越有挑逗性,点击率也就会越高。因此我当时想到了生殖器”,“我喜欢网上有人关注我、赞美我、吹捧我。”郏启宏相信儿子应该不认识杨佳,除了读小学时去无锡参加了一次春游,不爱出门的儿子从没出过苏州。但他怀疑这个帖子到底是否如警察所指控的系儿子首发,“也许他只是转别人的帖子呢?”听到记者转述的消息,童桦忍不住连声叹息。此前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个昔日的学生,因卷入了杨佳案而至今羁押在看守所。童桦也搞不明白,郏啸寅究竟为何要写这个帖子。但在她看来,郏是“一个优秀学生受到打击后自暴自弃的典型例子”,“我试图让他学会适应这个世界,既来之则安之,但他总是不愿意。”
    
    截至目前为止,尚未有律师正式介入郏啸寅案。而此前杨佳案的辩护人资格问题,曾成为舆论关注焦点,多名律师曾先后抵沪自愿为杨佳提供法律援助。与之相比,郏案似乎进入了一个悄无声息的暗场。郏启宏说,没有任何律师和他签订过委托协议,也没有任何媒体前来采访过他。但这并不意味着舆论的完全失声。北京的刘晓原律师,上海一位资深刑辩律师张培鸿,对郏啸寅案保持着积极的关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佳袭警案二审结束将择期宣判(图)
  • 国内一网友准备明、后天效仿杨佳,要杀几个
  • 实拍:杨佳袭警案上海高院开审,市民齐呼“打倒法西斯!”(图)
  • 声援杨佳的上海访民被抓
  • 杨佳案二审庭审最新进展快报
  • 杨佳案在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图)
  • 杨佳袭警案二审暂休庭:案发情形杨称“不记得”
  • 会见杨佳及与杨佳通信受阻 程海律师诉沪公安并申请先予执行
  • 新换辩护律师:杨佳的精神有问题,申请重做鉴定
  • 杨佳上海袭警案下周一二审 律师称其精神有问题 (图)
  • 在杨佳、段惠民案开庭前上海访民被大肆关押、软禁
  • 杨佳案二审十三日开庭:家属赶往上海
  • 杨佳袭警案二审十三日开庭
  • 李劲松:杨佳袭警案二审十三日开庭
  • 杨佳悲剧大家评/浦志强 等
  • 凌沧洲:"另类杨佳"掌掴央视满清史家,大陆论坛喝彩一片
  • 杨佳上诉,父亲姨妈争取旁听
  • 杨佳案一张神秘的租车证,租车行老板呢?
  • 杨佳的父亲及姨妈致信上海高级人民法院及相关法官
  • 上海访民:杨佳案上海公安局局长必须撤职
  • 杨佳上诉状只有一百多字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 杨佳纪念系列之:愚公移山(老三篇之一) / 韩雪飞
  • 杨佳纪念系列之二:为公民服务(老三篇之一) / 韩雪飞
  • 纪念杨佳 /韩雪飞
  • 草蝦: 杨佳案一张神秘的租车证,租车行老板呢?
  • 正确公开处理杨佳事件,同反党集团作坚决斗争
  • 针对杨佳事件致全党全国人民一封公开信
  • 格丘山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中)(图)
  • 格丘山: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上)
  • 张鹤慈:为什么主张数人头反对砍人头的人也会支持杨佳?
  • 沈泉珍:世界和平日,无锡人被逼要做杨佳
  • 避免类似杨佳”冤有头,债有主”仇恨式报复再次发生/昝爱宗
  • 阿衍:杨佳先生所给我们的启迪
  • 紧急:为杨佳案向国际呼吁的路径
  • 杨佳案的元凶是吴志明的衙内吴钰骅 / 草蝦
  • 杨佳案的元凶是吴志明的衙内吴钰骅
  • 张鹤慈:难道真的是为了司法公正? 附杨佳公诉人答辩的分析
  • 《颂杨佳》/廖双元
  • 格丘山:给杨佳公道和杨佳对中国的意义(图)
  • 曾节明:对杨佳案我们能要求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