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马洪和赵紫阳在改革中的一合一分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3日 转载)
    
    来源:明报
     改革开放把赵紫阳和马洪推上了中国的政治前台和前沿。作为国务院总理和政府智囊的负责人,他们在工作中时有合分。1984年的那一合和1987年的那一分,都对国家命运有影响。他们之间的合与分,不是出于个人恩怨,筢由于改革探索的艰难曲折。不改,中国没有出路;乱改,中国会陷于乱局。回顾改革的历史,中国基本上避免了这两个极端,保持住坚定而稳定地向前挺进。笔者本着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的态度,将这两段史实记录下来,以追怀改革的前辈。
    
    1984联手为“商品经济”正名
    
马洪和赵紫阳在改革中的一合一分

    
    马洪给赵紫阳的亲笔信。(资料图片)
    
    中国走向现代化的过程,是在历史的积重下求发展,在列匆的围堵中求生存,并非在白纸上画宏图。改革开放初期理论上的突破,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过程。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学术界相当活跃。一些学者认为:计划违反了价值规律就受到惩罚,说明社会主义经济的本质是商品经济。这为改革开放提供了理论上的根据,并为加快市场化制造了声势。但1982年中共十二大政治报告,重申“计划经济为主体,市场调节为补充”的原则,说它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一个根本性的问题”,还对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主张进行了批评。其后,“警惕市场化副作用”的老调重弹,否定商品经济又成了主流思潮。
    
    赵请马撰文推动商品经济
    
    1984年5月,赵紫阳与马洪谈起中国改革的目标问题时说:“看起来中国还是要搞商品经济,你不是也有这种观点嘛,不妨写篇文章送给老同志们看看。”于是,马洪组织社科院工经所的周叔莲和财贸所的张卓元起草了“关于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再思考”的文章。同年7月份,去东北参加三省两市的发展战略讨论会期间,马洪随身带着此文的草稿,邀请从美国回来不久的吴敬琏一起修改,大约用了一个星期,基本上完成了改稿任务。
    
    马洪随即中断了东北之行,返回北京,将文章分送给几位老同志,并附了“我和几个同志写了这篇文章,送请你们一阅”的短信。当吴敬琏开完会回京时,马洪告诉他:我们的文章有回音了,没有什么反对意见,只有一位理论家提出,最好不要从全民所有制的内部找商品经济存在的原因,还是从不同所有制的关系,即两种公有制的存在来解释社会主义存在商品经济为好。马洪对此作了回绝。因为他对这个问题进行过认真的思考,早在1981年的《经济研究》第7期上就发表过“我国社会主义经济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的文章,指出“当劳动还没有成为人们第一需要的时候,取消商品经济,取消货币是不那么现实的”。
    
    出乎马洪意料的是,王震看了文章后,亲自提笔写信,夸奖这篇文章写得很好,说我们不能只说老祖宗说过的话,应该有创造性。得知这篇文章探明了道路,赵紫阳便在9月9日给政治局常委(邓小平、陈云)写信:“社会主义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计划要通过价值规律来实现,要运用价值规律为计划服务。”各方面有关人士都紧张地注视着事态的发展,而局势很快就明朗了。邓小平、陈云分别在9月11日和9月12日批示同意。可是,党内的认识还很不一致。要想在正式文件中用“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提法,取代“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提法,仍需要做很多的说服工作。
    
    致函赵紫阳批经济极左
    
    9月中旬,吴敬琏随马洪参加国务院改造振兴上海调研组,赴沪进行发展战略的调查研究。这晚,马洪又在写东西,吴问他写什么,马洪说,现在看到的稿子(“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瘦定”征求意见稿)上仍然没有采用“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提法,他已给胡耀邦和赵紫阳写信,要求把“商品经济”的提法写进去。“紫阳按我们的文章写了9月9日的信,我现在再按9月9日的信要求把商品经济的提法写进去。”
    
    马洪给赵紫阳的亲笔信摘要如下:
    
    “这个问题太重要了,如果不承认这一点,我们经济体制改革的基本方针和现行的一系列重要的经济政策都难以从理论上说清楚。”他认为,“我们30多年的实践证明:凡是在一定程度上承认商品经济和发挥价值规律的作用时,我国的经济发展就顺利,就迅速,经济效益就好,否则就得到相反的结果。但是长期以来,把计划经济与商品经济看作是互不相容的,相互排斥的,截然对立的东西,从认识上说,这往往是经济战线上产生‘左’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畏得罪陈云风险
    
    会前经过多方的努力,“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提法终于写进了十二茝三中全会的瘦议,即“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邓小平对这个“决定”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说“我的印象是,写出了马列主义与中国社会主义实践相结合的政治经济学的初稿”,“这次经济体制改革的决议好,解释了什么是社会主义,有些是我们老祖宗没有说过的话,有些新话。我看讲清楚了”。当他听说胡乔木没有参与决议的起草时,又说:“死了胡屠户,也不吃混毛猪。”他后来还说过“社会主义是什么,马列主义是什么,过去我们并没有完全弄清楚。”
    
    今天,改革开放在人们眼里看来,似乎是理所当然的,或者轻而易举的事情。其实在改革前,饱受战争与侵略威胁的中国,是以计划经济或军事共产主义获得新生的国家。为了防止帝国主义的颠覆,不单西方的个人主义思想被视为对革命精神的侵蚀,而且商品经济也被看做是对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威胁。文化革命的“上纲上线”,把商品经济和资本主义画上等号。但是,在中国已经掌握核武器,帝国主义入侵不再是主要威胁的改革初期,中国能否转变发展战略,向西方开放和竞争,就不仅是政治智慧的问题,也是理论创新的问题。
    
    30年前,连西方观察家都普遍认为,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是水火不容的对立体制。没人料到改革的中国,竟能将二者巧妙地结合起来,成为日后西方主流经济学公认的“混合经济”。因此,当年向建国以来占统治地位的过时教条挑战,提倡社会主义条件下的商品经济,本身是要冒政治风险的,何处于马洪的位置。首先,由于“高饶事件”的牵连,马洪政治上有负担:虽然文革后他被解放了,而且再一次受到重用,但因“高饶”问题留为党内唯一悬案,马洪在政治上始终没有得到“正名”,算是“戴罪立功”。其次,当年“计划经济”的主帅是陈云,陈在党内外备受拥戴。且从延安时代起,陈云就是马洪的老领导、老前辈,马洪本人的名字即是当年的组织部长陈云亲自给起的。同时,赞同和拥护陈云“鸟笼经济”的许多高级干部,都是马洪共事多年、相知甚深的老同志和老战友。因此,马洪提倡“商品经济”,顶着比别人大得多的政治压力。加上他那时的地位身分,在经济界和决策上有一定影响,他的言论和文字必须十分慎重和缜密。自早年投身革命起,马洪便组织铁路工运,后来几十年都与中国的大工业、大企业的管理和改造有切不断的渊源。所以,在当时参与决策的层次中,他是少有的懂得中国现代化企业的干部,能理解“计划经济”在建国初期的优越,以及在改革开放中的局限。尽管备受争议,马洪本着对国家和人民负责任的态度,基于自己几上几下、在高层和基层积累的阅历和经验,维护了“商品经济”的论点。这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表现出政治上的勇气与智慧。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赵紫阳的孙女和妈妈在美国远离尘嚣的温馨生活 (图)
  • 中南海门口有人高呼为赵紫阳平反 (图)
  • 视频:李金平申请为赵紫阳平反游行遭拒,到新华门喊口号(图)
  • 赵紫阳长孙女在美国18年的流亡生活
  • 温家宝为了自保,写过对赵紫阳不利的揭发材料 (图)
  • 《炎黄春秋》:“要吃粮,找紫阳”——为赵紫阳正名?
  • 从华国锋葬礼看赵紫阳
  • 齐志勇探望李金平的母亲,赵紫阳灵堂被毁内幕曝光(视频)(图)
  • 赵紫阳女儿王雁男关注胡佳
  • 赵紫阳秘书李树桥长文盛赞赵紫阳
  • 近年中国几位总理(赵紫阳、李鹏、朱镕基、温家宝)简述
  • 《炎黄春秋》连发四篇文章回忆赵紫阳
  • 北京李金平家遭暴力强拆 赵紫阳先生灵堂被毁
  • 赵紫阳家人希望官方对赵公正评价/法广新闻
  • 公安阻記者採訪赵紫阳逝世三周年
  • 强烈抗议北京公安粗暴阻挠天安门母亲前往富强胡同悼念赵紫阳
  • 赵紫阳逝世三周年忌日 当局无表示
  • RFA燕明:亲属家祭赵紫阳逝世三周年(图)
  • 赵紫阳不卧青山亦安然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李金平:至十七大三中全会的公开信;呼吁平反赵紫阳
  • 徐德煊关“《多维月刊》:她是赵紫阳的孙女(1)”的评论
  • 赵紫阳:《红旗》太左,把它撤了!
  • 孙文广:今天我们给赵紫阳献花圈(图)
  • 张伟国:赵紫阳逝世三周年祭
  • 刘晓波:赵紫阳亡灵:不准悼念和禁忌松动
  • 1月17日:赵紫阳纪念歌/朱红
  • 赵紫阳包遵信葬礼之比较/昝爱宗
  • 陈翰圣:赵紫阳和邓小平分手的真正原因
  • 刘晓波:大陆媒体上久违的赵紫阳照片(图)
  • 田纪云文赞赵紫阳,醉翁之意不在酒/松林
  • 传闻:赵紫阳幕后推倒胡耀邦的一封信(图)
  • 一个人的力量——叶利钦与赵紫阳的一点比较/张铭山
  • 赵紫阳构想中的“民主”是什么制度?
  • 给自己55岁生日的重礼--第四次祭拜赵紫阳/张奋奋
  • 一个海外华人谈腐败、赵紫阳和中国经济
  • 刘晓波:温家宝回避赵紫阳 记者会文字稿被删
  • 看温家宝想赵紫阳
  • 刘晓波:看温家宝 想赵紫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