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央底线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位于北京六里桥西局有八栋共1074套豪华住宅即将竣工,一梯两户,明厨明卫飘窗精装修。这些建筑是谁的,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开发商的商品房,早该打广告卖了,如果是为老百姓建的廉价经济实用房,也早该摇号配售了。现竣工在即没有广告也不见摇号。问及房主是谁,个个都神秘兮兮的。
     然而纸包不住火,随着雪片般的举报,一起集体权力腐败露出冰山一角。原来这些房子是负责审批、监管和政策制订的最大权力部门北京市建设委员会和北京市发展改革委员会的职工房。项目定义为经济适用房或住宅合作社自建房。卖给自己职工均价4000多元每平方米。而周围商品房已经是14000元,比这个位置差的经济适用房销售价格是6000多元。 (博讯 boxun.com)

    2006年建设部、监察部、国土资源部三部委今日联合发布《关于制止违规集资合作建房的通知》。通知要求,“自本通知下发之日起,一律停止审批党政机关集资合作建房项目。严禁党政机关利用职权或其影响,以任何名义、任何方式搞集资合作建房,超标准为本单位职工牟取住房利益。”
    2006年前,上述两单位以解决职工住房问题以下属单位名义自报自批了这个项目,开始叫“住房合作社”。但是合作社一反常规,没有一个社员也没有交纳一分钱社员建房款,随2006年三部委发布禁止党政机关集资建房文件禁止党政机关集资建房,和此前没有社员也没有人集资的事实,这个“住房合作社”项目没有形成既成事实,属于自然放弃。加上《通知》明确规定“自本通知下发之日起,一律停止审批党政机关集资合作建房项目。”这个项目如果不停止就是公然对抗中央。
    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这个事实上没有社员没有集资的“住宅合作社”项目居然起死回生了。并且建成1074套豪华精装修住宅,马上要分配给两个权力机关和下属名义项目单位职工。这件事引起轩然大波。老百姓议论纷纷,目前议论主要集中以下几点:
    ——对抗中央问题:负责建设项目政策制订、行政审批和监管的政府权力部门,为什么不但没有以身作则,反而对中央三部委禁令公然对抗?其他没有实权的政府部门怎么办?同为公务员,还有没有公平性?
    ——立项只是解决项目筹备问题,不等于项目获得最终批准。中央三部委《通知》下发后,该项目按照规定必须立即停止审批,后续审批工作不能进行下去。但是为什么居然一路绿灯,没有完成审批的继续完成了?
    ——项目性质问题:如果认定为住宅合作社,它没有一个社员,也没有一文钱社员集资;如果作为经济适用房,这两个单位都不是政府规定的经济适用房管理和和分配主管责任部门,两个机关均没有项目所有人资格。到底是什么项目?
    ——资金问题:建房用的是谁的钱?是不是损公肥私?是不是权力寻租?
    ——既然是经济适用房为什么建造标准那么高,价格那么低?
    ——两个机关加上名义项目申报单位区区共有几百人,怎么建设了1074套住房,这些人员100%都分配了住房,何来这么多无房户?
    ——既然项目申报单位是事业单位,产权属于下属事业单位,与两个权力机关没有丝毫关系,凭什么把绝大部分房子分给了机关公务员?这样做要么是以权谋私,行贿受贿,违反刑法;要么就是自报自批,违反刑法和行政法。
    ——政府公务员为何不能和老百姓一起参加社会的经济适用房的申请和摇号,是不是政府公务员要高人一等?
    知情人士透露,两个机关属于北京市住房建设管理最大权力部门,福利分房政策截止前所有人员全部都分配了福利住房。许多人,特别是局长、主任和权力处室工作人员,哪个手中不是好几套房。现在所谓无房户也就是最近两年参加工作的,极少几个人而已。但是他们仍然巧立名目,贪得无厌,公然隐瞒事实,集体为自己“谋福利”。
    那些辞职下海和调动的工作人员大呼冤枉:这个项目开始办理时候明明是借用了“住宅合作社”的名义,他们当时在职,无可质疑地是“社员”。而今以他们名义立的项目,房子建成后他们却没有份,分给了当时还没有来机关,根本没有资格当社员的人。
    知情人士还透露,目前这两个机关的领导都高度紧张,生怕在关键时候“出事”。为了确保不出事,特别是确保在出事后有对策,他们采取了一个让人拍案叫绝的办法,委托市监察局驻这两个机关的代表人担任分房负责人,并且拿一部分住房给有关单位和个人送贿。目的很明显,把自己利益与监察机关利益绑在一起,一旦出事后,负责调查和处理的机关就是监察局,说什么也不能罚自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八年冤狱:反腐败记者高勤荣出狱生活困难(图)
  • 网友揭湖南腐败大案,何智中箭落马
  • 商务部又一高官落马 外资并购腐败查处风暴已然来临
  • 贪官刘贵亭外逃失败 牵出铁道部腐败王国
  • 商务部爆连环案 腐败升级危害深
  • 反腐败的比较:“文革”前反腐查处10万余人 老干部也不姑息
  • 温家宝:只有政改才能根除腐败 政府没有特权
  • 增城土地腐败窝案:国土局伪造全部原始资料
  • 湖南娄底查处城建腐败窝案 涉案金额达2000万
  • 中国式优雅腐败:官员用公款出书
  • 郑州预防腐败新制度出台 干部子女留学须审核
  • 邱晓华又成热点:腐败分子又变高级专家,引起争议
  • 司法腐败劣行:销毁当事人的庭审证据。(图)
  • 天子脚下腐败 中纪委看不见
  • 广东高院腐败 揭出惊天黑幕
  • 提高“犯罪价格” 打击经济腐败
  • 关键词:集体腐败
  • 腐败--民生钻石信用卡:副部级以上高官可透支300万
  • 北京拟修法惩治腐败效果受到质疑
  • 从一县委书记的腐败堕落轨迹看"贪妻贪夫"现象(图)
  • “吃吃喝喝”算不算腐败
  • 李桂荣:揭发腐败何罪之有,毒打致残天理难容!(图)
  • 西宁民选村委主任难敌腐败团伙 竟被诬陷入狱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陈修琴与习近平书记谈:从我家两次被强制拆迁看行政腐败到司法腐败(图)
  • 神州无净土 腐败深入寺庙:三大古寺的和尚集体嫖妓
  • 黑恶当道,腐败官僚助纣为虐,苦难村民,盼和谐、盼青天/福州晋安村民
  • 上海医院如屠宰场 法院腐败 生命到期 求援救命/孙玉昆
  • 从一个孤儿寡母头顶七大冤案试看丹东市公检法的枉法腐败
  • 湖南省文化局腐败内幕:网吧证抄作买卖达18万元/张
  • 解读基层腐败官员邪恶害民歇后语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司法腐败的丧钟到底在为谁而鸣?/陈嬿
  • 徐州腐败举报人王培荣的15岁孩子险遭劫持
  • 无孔不入继续腐败
  • 有人监听向党中央举报腐败的王培荣住宅电话
  • 上海静安法院的腐败案例/王方
  • 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举报腐败被徐州个别公安所逼,举报人向全国人民求救
  • 多次被人民日报点名曝光的长沙腐败局长为何升厅官?!
  • 砸烂强权!铲除腐败!维护法制!还我人权!/刑警苗先胜
  • 政文:南京“97-12-9”事件(一)司法部门的罪恶与腐败(图)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非法占地:谁能遏制江苏省灌云县委书记的腐败?
  • 新世纪腐败之最 “59岁现象”
  • 举报信:行长王春汉贪污腐败,武汉商业银行克扣员工养老金
  • 呼救:从我的遭遇看中国的反腐败/江波
  • 倪锦生揭露萧山区红山农场丁有根腐败
  •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 由顺德天宝药厂被贱卖看广东的官僚腐败有多严重!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腐败分子张国光是怎样当上湖北省省长的
  • 武汉冤狱还是腐败:是“民间借贷”还是“非法经营”?
  • 中国首富马明哲的腐败问题
  • 建设部副部长刘志峰:严肃查处拆迁腐败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中国海外腐败兵团揭秘”例证:原深圳长城证券公司的副总徐刚狂敛上亿的黑钱,移民加拿大
  • 李先念亲批辽宁省省劳模、战斗英雄离休干部霍腾阳举报腐败被害死
  • 首都的警察竟也如此腐败?!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2)
  • 特大非法行医、致死人命、涉黑并司法腐败案(1)
  • 郑天翔:中国的腐败问题及其根源
  • 厦门一位网友给吕加平的匿名来信:查腐败的专案组成员吃霸王饭还殴打服务员
  • 一起车祸后面军警腐败的黑幕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腐败的新借口:信仰危机
  • 李振忠:派出所腐败咋成了民间习俗?
  • 四川成都双流交警黑暗腐败人天公愤!
  • 立法腐败与基础陷落/严峻
  • “开明专制”解决不了中国的腐败问题/燕之枫
  • 韦新明:透视秘书长腐败现象
  • 解放军,你不该是地方腐败权势的打手
  • 张五常:中国制度最好,腐败得不严重 (图)
  • 落后不是挨打的第一原因,腐败才是!
  • 谁让官员的腐败和霸道坐大坐强?
  • 官场内生腐败,国家政治肌体上的毒瘤/张新光
  • 将情人纳入刑罚范围:中国刑法修正案剑指腐败
  • 从环保风暴到环保腐败/朱中原
  • 一个市政府秘书反腐败的遭遇和思考
  • 宁要腐败的政治大家,不要廉洁的愚蠢大员
  • 山东济南历下公安局贪污腐败,百姓冤沉大海/阙先生
  • 张铭清:勿让腐败官员以
  • 维权让我们成长、快乐:让腐败官员们坐立不安,胆颤心惊!
  • 巩胜利:腐败H5N1变异
  • 百色矿难,厌倦了谈腐败/孙胜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