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新土改应确保土地流转的主体是农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08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对于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即将展开的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各路专家和媒体关注、议论较多的是土地流转可能带来的好处,及可能带来的社会风险。这样的讨论呈现出某些令人担心的倾向,人们不能不慎重地考虑一个问题:土地流转的权利,究竟在谁之手? (博讯 boxun.com)

    
    农民处置自己享有承包经营权的土地权利,即流转的权利,当然是一项很重要的权利。古人早就说过,“财币欲其行如流水”,经济学也讲,没有交换,商品的价值就实现不了。政府允许农民在更大范围自由地实现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自然可以提高土地对农民的价值,使土地真正变成一桩能够带来较高收入的资产。
    
    与此同时,目前乡村的景况也需要赋予农民以承包经营权流转的更大权利。比如,农民人均耕地本来就少,村集体在承包土地时又要做到肥瘦搭配,结果,每家面积不大的土地被分割成多块,凭空增加了农民的耕种成本。又比如,不少农民长年外出经商、打工,甚至在城镇定居,成为新市民。如果他们享有对承包经营土地的充分流转权利,就可以使土地转移到继续从事农业生产的农户手中,从而实现承包者利益最大化及土地资源的有效利用。
    
    但是,所有这些必要性都以下面的法律事实为前提:决定土地承包经营权之流转的权利在农户手中。土地是否需要流转,如何流转,流转给谁,只能由享有承包经营权的农户自己决定,任何人和机构也不能以任何理由强迫农民作出流转的决定。哪怕这一决定表面看来可能提高土地利用效率,甚至可能给农民带来好处,也同样是不能接受的。
    
    这也正是本次土地制度改革的根本宗旨所在----―在现有土地承包关系保持稳定并长久不变的前提下,赋予农民更加充分而有保障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改革的根本目的是强化农民对土地的权利,以增强农民抗衡任何其他人和机构的能力,包括抗衡其他人、公司,也包括抗衡村集体和地方政府。改革是强化农民的主体性地位,自然也意味着强化农民在决定土地流转方面的主体性地位。农民对土地的权利增强了,自然意味着由农民自己来决定土地的流转。
    
    然而,目前很多议论似乎忽略了这一点。普遍的观点认为,目前土地过于分散的状况阻碍了农业生产现代化的推进,这种分散经营的生产方式,难以推广使用先进科学技术,也无法与大市场全面对接。因此,一旦土地可以流转,未来可能会出现摆脱小农经济、走大规模集约化经营的前景。
    
    用这样的逻辑讨论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问题是令人担心的。赋予农民以更加充分而有保障的土地承包经营权,从理论上说,就是强化分散的农户土地占有格局,更有效地维持小农经济。小农经济的基本含义就是土地在法理上的分散占有与经营,这是由土地制度改革的性质所决定的。小岗村的创新及后来大范围确立土地的家庭承包经营制,就是由集体迷信向小农经济的回归。过去三十年来政府对土地经营承包制度的每一步完善,都可以说是在逐渐强化小农经济的地权基础。
    
    当然,这只是改革必须设定的合理的地权配置初始状态,是合理的土地配置的起点,而不是终极状态。实际上,只要设定了这样一个初始状态,以农户分散占有土地为基础的小农经济的格局完全有可能发生变化。因为,部分农户可能出让土地的承包经营权给其他农户或商业资本,部分农户可能自行联合形成合作社,从而形成某种规模经济。
    
    假如人们准确理解本次土地改革的根本性质----―赋权,就不会匆忙地谈论集约经营的前景,而是对未来土地配置格局前景保持一种开放心态。因为,权利扩大了的农民究竟会怎么处理其承包经营权,现在无人知晓。但如何处理,只能完全交给农民自己来决定。因而,集约经营不是必然性,只是一种可能性。土地配置可能仍然维持目前的格局,因而可能并不经济。但重要的是,享有权利的农民依据自己判断作出的任何决定才是有效率的。
    
    过去若干年,凡是存在土地流转之必要的地方,农民早就已经拿自己的承包经营权进行流转。这样的流转确实增进了交易双方的福利。但同时,很多地方政府或村集体为了政绩,强迫农民集中土地从事某种生产,或强行将农民土地流转给商业资本,这样的流转损害了农民的权益,并且确实带来了人们所担心的土地流转的恶果。经济学的效率以双方自愿交易为前提,由地方政府或者村集体强行代替农民作出流转决定,根本就没有效率可言。
    
    长期以来,地方政府、村集体习惯于代替农民进行决策。本次土地改革以赋予农民更为充分权利的方式要求整个社会,尤其是政府自己,尊重农民,尊重农民处置土地的权利。关于土地流转的讨论和决策,也必须以此为前提。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农民进城打工不愿迁户口,赚钱回乡建房 (图)
  • 三中全会推「新土改」?农民卖地后,还能剩什么? (图)
  • 安徽省阜阳市时庄、五桂庄失地农民受难纪实
  • 答湖北省农民朋友关于2008年村委会换届选举的问—谁当村官 村民说了算
  • 外资左右中国豆价逼农民贱卖 农委倡限制进口
  • 湖北浠水农民工讨薪遭袭击八人受伤一人面临终身残废
  • 深圳律师刘尧为失地农民维权获刑 被指故意毁坏财物
  • 浙江12名农民工为讨薪欲集体跳楼
  • 政府纵容黑商、不救农民:石家庄奶农愤而泼奶宰牛
  • 杭州农民千万住宅被强拆 申请行政复议无门
  • 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农民上访维权七人被砍伤(图)
  • 原郴州纪委书记曾锦春野蛮迫害农民的残暴行径!
  • 河南商城农民维权代表金荣山在狱中写给胡锦涛的一封信(图)
  • 浙江省金华市二百多人强征农民土地
  • 被冤枉的农民陈贤华、张润富舉報茶山脚钨矿的公開信
  • 姚立法:农村党员和农民集体上访抗议贿选
  • 17岁农民工五天五夜不停加班摔残 打赢工伤认定官司
  • 安徽逼农民低价卖地:警察关押上访村民
  • 安徽凤台村干部以超低价强迫农民出卖耕地
  • 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处视为游戏!!!!(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福建省福清市78岁老农民因参加维权被判三年徒刑
  • 四川彭州【一位失地农民对巨毒项目的控告书 】
  • 沈林财:一个农民致胡锦涛总书记、刘永清"国母"书
  • 黑龙江省嘉荫县农民紧急求援
  • 保定郝庄村民:是谁想要我们农民的命?
  • 湖南农民誓死捍卫国土宪法
  • 骗子乡长拖欠工程款,农民妻急得喝农药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南海三山农民就佛山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驳斥
  • 江阴繁荣的背后——农民在呐喊!
  • 江苏赣榆县农民:帮帮我们
  • 紧急声援广州郊区农民誓死维护家园的行动 -- 坚决谴责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强行拆迁的非法行为
  • 靖江强迫拆迁,农民生不如死
  • 党政干部打死农民、执法机关滥执法/李方荣
  • 广东雷州甘蔗買賣遭壟斷 百万农民渴望自由貿易
  • 农民杨桂清杀贪官后被活剖腹掏走心肾
  • 遵法守法的农民——捕!(福建省莆田市)(图)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广东省雷州市百万农民的呼声
  • 血泪甩卖——农民工653万元贱卖550万元(图)
  • 农民为争取工作时的入厕权打三年官司
  • 农民为何穷?村官喝血凶
  • 莆田市失地农民维权:农民进步了怎么办?抓!?(图)
  • 湖北农民之悲(图)
  • 河南省平玉县:求求你们救救我们400口农民
  • 当农民被逼得只剩下一条命的时候…
  • 洛阳农民失去耕地又面临强制拆迁,每平米住宅仅100元赔偿
  • 农民工写真(图)
  • 浙江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枉法玩法勒索农民的铁证(图)
  • 农民-征地补偿被克扣 干部-游山玩水扮土匪(图)
  • 耕夫:中国农民维权的悲哀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李肇星之侄欺压百姓,当地农民期待媒体采访
  • 读者来稿:假案!!!-----广东省鹤山市一农民的血泪控诉
  • 黑恶势力如日中天 弱势农民处境悲惨
  • “安徽农民天安门自焚”追踪:村民细说朱正亮
  • 京东山人: 农民自杀,晴天的闷雷
  • 向光明:二十年血汗付东流, 农民损失该谁管
  • 中国农民土地被“无偿征用” 抱怨“生活不下去”
  • 大陆官员坦承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严重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谁来当农民?
  • “一帮狗东西”---农民心声 (峻宏投稿)
  • 梁京:农民的合法权益?--评大陆当局关于维护农民土地权益的
  • 交警当众轧死农民
  • 一个农民的儿子对户籍制度的世纪心问
  • 《中国二等公民》:农民地权有多大?
  • 白沙洲:农民种田不如当囚徒
  • 吕柏林: 农民有福利吗?──为刘晓波的“农民福利说”注脚
  • 党委书记驾车把农民卡车逼翻 见死不救竟扬长而去
  • 视农民权利如儿戏,强占土地的闹剧不知将如何收场
  • 十亿农民的呐喊:天啊!这就是我的祖国?
  • 民警刑讯逼供拳打脚踢 福建福泉市一农民无辜丧生
  • 我们究竟还有什么权力?让看现在的农民怎么说!【特稿】
  • 中国的法律不保护农民的利益,导致农民实在忍无可忍,抗税斗争在继续扩大!
  • 中国农民申冤流水线
  • 中国农民的九大苦
  • 九亿农民还要忍受隔离和歧视多久?
  • 可怜可怜中国的农民!(上部)
  • 教师下乡“严打” 强抢农民财物--比日本鬼子很过份!
  • 安徽一农民给乡领导提意见竟遭拘禁暴打,上级领导做恶心的保护状
  • 【博讯特稿】你知道中国农民是怎样生活的吗?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十月的问号:元首的土地新政是中国农民阳关道?还是旋涡中共的救生圈/亚笛多星
  • 四川成都双流农民车祸,全家等死救援
  • 原郴州纪委书记曾锦春野蛮迫害农民
  • 党爱民:两亿农民工击垮美国
  • 农民正在悄悄自己进行着一次大的迁移/苗民培
  • 厉以宁要对农民下手了/安庆仁
  • 胡娇娇:八亿多农民的中秋节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 SOS红皮书:2008中国农民粮食宣言/亚笛多星
  • 农民工在城市里生存很无奈/吴贤德
  • 奥运刚结束,韩正再次强迁农民/海平(图)
  • 农民工养老保险可以考虑的过渡性问题/王培绿
  • 中国农民毛泽东/道宁
  • 关于政府鼓励农民自由移民的建议/段绍译
  • 安知春:黑龙江省北安市欠农民工工钱
  • “农民工”目前需要的是“面包”而不是“诗歌”
  • 中国农民自主性与中国自主性——从被殖民到自我殖民/李昌平
  • 农民企业家的“帝王” 思想/曹飞云
  • 弄死个农民何需100万/刘忠世
  • 新疆塔城的市委副书记“打猎误杀农民”的严重后果/黄晨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