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派系政治能有效控制通胀?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3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吴木鑾/美华裔学者史宗瀚认为中国派系政治有助控制通胀,专业派主导经济时短期内即控制通胀。2008年八月份中国内地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百分之四点九,这个纪录是过去十四个月以来新低。按通常判断,CPI回落到百分之五以下的空间,说明通货膨胀的威胁并不严重。 (博讯 boxun.com)

    
    虽然目前还有争论,但许多人的疑惑是,为何内地的通货膨胀控制术会是如此见效?从一九七八年至二零零二年,中国高通货膨胀的周期平均只有七点五个月,而市场经济国家的平均水平却是四十一个月,而转型国家的时间更长。这次通货膨胀更受全球因素的影响,但通胀周期之短还是令人惊叹。
    
    当然,有人可能认为,中国的统计资料有造假的可能性,因此CPI下降不一定真实。另外,衡量价格指数的其他指标仍然居高不下,因此也构成后续CPI反弹的压力。但是,从两个方面来判断,CPI下调还是可信的。一是直观的判断,内地一些城市的居民也认为,原来上涨程度高的食品价格确实往下调了。二是,一些私人机构所做的统计资料也支援官方的资料。更重要的是,从歷史的角度来看,在短时间内控制通胀一直是北京的拿手好戏。
    
    问题是,控制通胀的背后机制是什麼?从香港移民美国并取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的华裔年轻学者、少壮派中国问题专家史宗瀚(Victor C. Shih)在二零零八年的新书中很好地解开了这个谜底。史宗瀚在这本名为《Factions and Finance in China》(中国的派系与金融)一书中提出,派系政治对中国控制通胀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书中派系分为两派:一类是综合派,另一类是专业派。
    
    综合派从笔者的理解来看,大体可以理解为党团出身的干部。而专业派就是长期在专业部门工作,比如经贸委系统或者金融领域工作的干部。前者比较关注经济增长可能给政治稳定带来的影响,而后者关注其专业领域内相对重要的议题,比如控制通货膨胀。
    
    一般来说,综合派势力佔主导时,他们比较强调给地方放权,用更宽鬆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的发展。但是,这种政策的后果也是明显的,就是可能导致过度投资和通货膨胀。一旦通货膨胀达到领导阶层认为有威胁的时段,另一派别,就是专业派就会暂时取得经济领域的主导权,他们会迅速地採取措施,遏制过度投资和控制通货膨胀。不管从邓小平时代还是之后江泽民掌权,儘管综合派在政治上有优势,但是,都会在适当的时候将权力重心移给专业派,因此,通货膨胀的时间都比较短。
    
    作者举了好多例子论证,当然最早就要算到邓小平与陈云的争权。邓属於综合派而陈就属於专业派。邓的团队包括了胡耀邦、赵紫阳、万里、习仲勋等。而陈的团队包括李先念、薄一波、姚依林和陈慕华等。陈对改革开放初期过度投资的形势有一定的警觉,因此倡导一种银根适当紧缩的政策。而邓小平却不同意这种观点,邓要求地方抓紧投资、全力以赴发展四个现代化。
    
    虽然,李先念含蓄地提出批评,认为调控比经济增长更重要,冒进有可能导致灾难(通货膨胀)。但是,邓小平还是坚持己见,力推经济增长。他还组建了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以取代陈云有影响力的财经委员会,在其中,是赵紫阳而不是先前的姚依林担当主力。到了一九八零年年末,通货膨胀已经非常严重,当时达百分之八的通胀率是大跃进以来前所未见。因此,邓小平的综合派不得不暂时让权给陈云的专业派。
    
    在一九八零年十一月的一次政治局会议上,赵紫阳也不得不代表综合派进行自我批评。在陈云的主导下,一九八一年二月中央发布了紧缩政策的一些具体措施。此后,通货膨胀问题也很快消除。
    
    在史宗瀚的书中,他认为,歷次控制通货膨胀的背后均有类似的故事,当然有的故事轮廓鲜明,有的则模糊一些。江泽民与朱鎔基的合作就属於比较模糊的类型。从江的出身来看,他应当属於综合派;而朱属於专业派。但是,至少从两个人合作早期来看,对於银根紧缩还是放鬆,鼓励地方扩张还是抑制地方过度投资,两个人的立场似乎比较一致。但到了二零零零年前后,江开始不满於专业派朱主导的货币政策,力推地方经济快速发展,而二零零四年铁本事件为江时代所遗留的经济政策基本划了句号。
    
    当然,中国的政治远比学者设计的模型复杂得多。通胀的控制如果完全用史宗瀚的观点来解释,可能会掛一漏万。不过,他的观点倒是对解释中国的一些经济现象很有帮助。如果要联繫到最近一次通货膨胀中,笔者猜测专业派可能是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他承老专业派姚依林而下,也一贯以治理金融系统建立专业声誉。
    
    不过,基於温家宝也长久负责金融领域,是否温王的合作达致今天的成果,不得而知。不过,林林总总,靠派系的自觉退让来达到通胀控制,与制度性地反通胀机制相比,前者的随意性和代价也更大一些。
    
    吴木鑾﹕曾就职於北京经济类媒体,现为香港城市大学博士生,曾获德国国际记者协会亚洲优秀记者奖。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