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三鹿门在中国仅是第1个被挤破的脓包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0日 转载)
    
    来源:联合早报
     (博讯 boxun.com)

    
    失速的增长与缺失的诚信
    
    在至今造成6000多婴儿患病与4名婴儿死亡的中国毒牛奶事件中,集体沦陷的不只是中国的22家牛奶企业,还有地方政府的诚信。
    
    至今,这起事件中最让中国难堪的地方,是由一个外国政府来揭出地方部门隐瞒真相。持有三鹿集团43%股份的纽西兰恒天然集团,在一个月前要求河北当局召回奶粉,但地方部门试图掩盖真相,最终由纽西兰政府出面,绕过地方直接与中央政府交涉,才迫使三鹿承认奶粉受污染,并由此暴露出涉及整个中国乳业的大丑闻。
    
    随着调查的深入以及更多报告的问世,外界发现,在原奶中掺水、植物蛋白、三聚氰胺等物质赫然是中国乳业的“潜规则”,属于业内皆知的秘密。这一恶劣现象背后原因,是奶业过去几年里超负荷过快扩张。
    
    发改委官员管理农村经济的副司长方言昨天上午说,2000年,中国牛奶产量800多万吨,随后乳业在7年间快速发展,奶产量的增速是25%。根据9月初中国奶业协会年会上的数字,2008年上半年中国奶类产量已达到1915万吨。
    
    然而,整个奶业生产的链条,其实无法支撑如此飞速的扩展。相较于发达国家的规模化奶牛饲养方式,在中国,20头以上的规模饲养比例仅占28.9%,5头以上的占76%。中国奶牛饲养方式普遍落后,还有奶牛将奶牛当肉牛养,结果产出的牛奶蛋白质含量不达标,于是就有奶牛、奶站等在鲜奶中添加假蛋白。据说这个做法从2005年即出现,但是乳业企业顾着跑马圈地粗放扩张,打广告占领消费市场,没有顾及奶源建设。
    
    今年初,全球粮价与饲料价格上涨,鲜奶的收购价与市场价却未被允许相应提高,结果更多处于生产链条下端群体铤而走险。
    
    美国《基督教箴言报》在其报道中称,毒奶事件暴露了中国社会的深层的弊病:当国家在急于建立市场经济体时,一个已超过政府监管的市场经济被创造出来,对私人利润的追求,往往胜过对公益的关注。
    
    2005年,我曾经在内蒙古采访中国最大的乳业企业,伊利总公司,记得负责人提到中国奶业的主要问题是奶源不足、利润难提升。中国有10亿人口才刚刚开始喝牛奶,新富裕起来的城市人对于优质营养品的消费能力与欲望增长迅猛,奶业市场巨大,但是企业一没有那么多奶可卖;二卖奶的盈利增长空间有限。当时我没想到上述结构性矛盾,原来是行业集体沦陷的诱因。
    
    不过,“结石门”放在整个中国环境里,也仅是又一个被挤破的脓包。
    
    超速、超承载力、罔顾安全的扩张,岂止存在于中国乳业?只要市场需求旺盛、监管缺失的领域,总是不断爆发安全事故或行业丑闻。其中,市场经营者集体性无意识的贪婪,官员监管迟钝,认为能“捂住”事实的侥幸心理,以及官商盘根错节的利益关系都是问题难以遏制的主要原因。政府对媒体的管制,显然也是为失职官员提供了保护伞,助长侥幸心理。
    
    一种同情中国的说法是,它所处的早期工业化阶段,也是矛盾多发期。但成功举办奥运以后,这种表面现代化,内里隐患重重的吊诡会让人越来越难接受。“结石门”估计不会全盘抹掉中国通过奥运建立起来的国际形象,但它恐怕还是需要反思发展的合理速度,加速政治体制改革,以向国内外说明,那场光彩夺目的盛会不只是涂脂抹粉而已。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江西6个月大男婴死于肾结石 吃20桶三鹿奶粉 (图)
  • 今天这个局面也不是一个三鹿田文华造成/廖宏浩
  • 视频:中央电视台(CCTV)在三鹿奶粉出事前的报道
  • 三鹿集团门前见闻/高建雨
  • 三鹿拖欠并停止收购:河北养牛户开始杀奶牛了
  • 毒奶粉又死一人:奶农指奶贩与三鹿勾结作案
  • 三鹿奶粉致新疆一患儿死亡
  • 原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张振岭当选董事长
  • 三鹿奶粉案凸显食品法律空转问题
  • 看看恒天然如何轻松从三鹿泥潭中脱身? (图)
  • 越来越逼近真相 三鹿毒奶粉事件全记录
  • 石家庄市长、副市长被免职,三鹿女董事长被刑拘 (图)
  • 震惊:除了三聚氰胺,三鹿牛奶中还含其他化工原料
  • 快讯:三鹿董事长被刑拘 石家庄市长被撤
  • 孩子死于肾衰竭 临死前还在喝三鹿奶粉(图)
  • 三鹿毒奶粉事件:新西兰总理曝亲自下令绕过地方报告北京详细经过
  • 三鹿的故事:奶粉有问题,市面上的所谓鲜奶又能怎么样?
  • 三鹿毒奶粉患儿升至六千 三人死亡
  • 国家质检总局去年曾到三鹿调研 深入了解基层质量(图)
  • 河北百姓愤怒 政府包庇三鹿 压了很多月(图)
  • 传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之女博文:妈妈被软禁
  • “马鲁大”与三鹿毒奶粉/尤利
  • 三鹿毒奶粉事件代表了胡温时代的谎言政治/甄爱国
  • 北野:三鹿毒奶粉给整个社会再次敲响了警钟
  • 逼良为娼再斥其堕落 从三鹿和冠生园的沦落说起
  • 陈维健: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 一个三鹿普通员工的告白
  • 八荣八耻/林妙可是喝三鹿牌毒奶粉长大的吗?
  • 从未动摇过对中共的信心,但是三鹿这次..
  • 三鹿奶粉的谎言:三聚氰氨根本不可能直接加入牛奶中!
  • 三鹿奶粉事件志愿律师团工作简报(第二期)
  • 举报:上虞有比三鹿奶粉更严重的污染事件!
  • 奶将不奶,国将不国:由“三鹿”引发的空前的信任危机
  • 三鹿奶粉案:党纪易了国法难容
  • 三鹿董事长狱中火速安排女儿出国
  • 三鹿奶粉事件与不孕症/何亚福
  • 三鹿城头 二胡曲终/刘晓竹
  • 世界全球残疾儿童奥运委员会向三鹿集团发出感谢函
  • 三鹿事件如果让奶农做替死鬼将是国家的耻辱
  • 陶君:从三鹿毒奶看中共的种族灭绝罪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