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家属刻骨铭心的9•14(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心尘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家属刻骨铭心的9•14
    
    图一:2005年9月14日晚上12点许吴昌龙的姐姐吴华英被非法拘留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家属刻骨铭心的9•14


    
    图二:2005年10月1日许吴昌龙的姐姐吴华英从西园拘留所释放
    
    
     今年的9月14日,恰好是中秋节。这是一个亲人团聚、“举杯邀明月”、“把酒话桑麻”的传统节日。可是在三年前的今天,却是我异常伤心和悲愤的日子。
    
     今年中秋意外下着雨。七年了,没有团圆的中秋节,没有快乐的中秋节,我的心也在下着雨。
    
     2001年,福建省当地政府部门,为了掩盖“福清纪委爆炸案”黑幕,竟将多名毫无干系的公民(包括我弟弟在内)构陷成狱。弟弟吴昌龙在失去了人身自由长达108天,受尽了酷刑虐待,被夜以继日的刑讯逼供。“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悲惨境遇里的弟弟只好按警方的要求,说是陈科云搞了爆炸……(吴昌龙手书《一个“死囚”的泣控》为证)
    
     我们五家受冤家属,求告无门的情况下,遂产生了拦轿喊冤的冲动,虽屡次拦下了福建省各主要领导的轿车,但问题依旧。2005年9月11日,又拦下了省委书记卢展工的轿车,并呈上诉冤状。
    
    可是,号称“人民公仆”的有些领导,对我们的冤情却视而不见。我们的拦轿喊冤让冤案制造者和参与者感到不安,乃处心积虑地对蒙冤者家属进行打击报复,秋后算帐。
    
    2005年9月14日深夜12点半,冤案的制造者——时任福州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现已升任福建省公安厅督办的牛纪刚,亲自坐镇指挥,对我和多名喊冤呈状的亲属,使用了极其野蛮粗暴的手法,而抓捕了起来。
    
     在被抓捕、拘留的十七个昼夜里,更让我们认清了冤案的制造者牛纪刚卑鄙嘴脸——为了达到捂住其亲手炮制的假案之目的,竟不惜一切代价,不惜践踏法律,将伤害范围无限扩大。
    
     那天深夜,沉沉入睡的我们一家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说是公安局查户口的便衣,要我们一家人出示身份证件,查到我时,来人就说,要我跟他们走一趟。
    
     我思忖,今晚不去恐怕不行,面对他们的野蛮行为,我无力反抗,于是提出请求:“请出示证件,请说出跟你们走的理由?
    
     看到便衣犹犹豫豫,不大情愿出示证件,我就顺手拿起桌面上的笔和本子朗声道:“今晚居然来了这么多人,如此兴师动众面对我这么个小人物,不去恐怕说不过去,请你们出示证件让我记下你们的尊姓大名,日后我的家人也好知道我的去处,好找人。”
    
     这些人一听,就急了。蜂涌过来要抓我。我那刚满12岁的女儿,赶紧跑到我的身边紧紧抱住我,哭喊着责问六位便衣:“你们已经抓走我的爸爸(我的前夫杜捷生也因“福清纪委爆炸案”身陷冤狱至今未雪),我不能再没有妈妈了。你们为什么要抓我妈妈?妈妈和我睡得好好的,又没有犯法,你们凭什么抓人?”
    
     站在我身边的福州刑侦人员就对我说:“你做了什么事,你心里清楚。前几天的事……”
    就在我和他们据理力争过程,泪眼盈盈的女儿,拿出相机,对准站我身边的便衣按下快门拍了一张照,她边拍照边说:“我要拍张照,到时我找不到妈妈,可以凭照片向你们要回我妈妈。”
    
     看到小小年纪的女儿的如此举动,我的心都碎了,也很感动。但这些便衣却对我女儿恶狠狠地吼道:“赶快收起你的照相机,不然的话,我会不客气……”
    
     自家中经历这个冤难后,几年来,公安经常窜到我家里乱搜查。警察的形象在女儿幼小的心灵里,蒙了巨大的阴影。跟书本上灌输给她的“警察叔叔”的形象有很大的差距。根本不值得她尊敬。不知道这些警察是否知道——他们的粗暴行为,在培养着下一代鄙视他们的人?我怕他们吓坏了孩子,叫女儿收起照相机。女儿听话的返身走进卧室。
    
     这时,辖区那位满脸横肉的福清市音西派出所长赶过来了。这群便衣搬来救兵后,慢慢向我靠拢,把我一人围在中间。女儿和母亲各被便衣按住。善良的父亲不知所措,倦曲在沙发上无助地看着这一群便衣。他们五六个人要拉我走,我不走。顺势坐在地板上。福州刑侦队两名便衣便上来使劲拽我手臂,音西派出所所长抬我的脚。在挣扎过程中,所长被我踢翻在地。
    
     这一下,好似捅了马蜂窝。如狼似虎的便衣们一拥而上,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将我抬了起来。
    
    面对这种赤裸裸粗暴野蛮,我的愤怒达到了极点,就拚命地挣扎。旁边持手铐的公安二话不说,就给我上了手铐。
    
     我越挣扎,手铐就铐得越紧。我的双手的锁骨被手铐紧紧勒着,刺骨的疼痛传遍全身,我忍不住哀喊到:哎呀,我的手,我的手快断,放下我,放下我……这些便衣根本就不顾我的疼痛和呻吟,一心只想向他们的上司牛纪刚表功,而把我半抬半拖到门口。
    
     想到自己多年来拦轿诉冤无果,今晚却遭到手铐加身,心中的凄苦无法言喻,悲从中来。就喊叫女儿过来为我拍张照。
    
     这些人一听说又要拍照,顾不得我没穿鞋,就把我从六楼拖至五楼。弄得我全身淤青血肿。门口的其他便衣则挡住我家人,不让他们出门。
    
     夜深人静,左邻右舍被吵闹声惊醒。他们在各自的门口议论纷纷,被几个便衣粗暴呵斥,要他们回自家去,不要多管闲事云云……家人和邻居们隔着缕空的铁门和窗口,看着我被“人民警察”押上警车……
    
     我被摁在警车的中间。途中,我向身边的警察要求卸下我手腕上的手铐,对方却加以拒绝,其理由是:“你的情绪如此激动,不敢给你卸铐。”并说:“你我无冤无仇,我等没有加害你的意思。因上命难违,请你理解我的工作。其实你弟弟的案子,哪个人不知道!大家心里都清楚。如今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今天晚上我不抓你,我们的工作和生存就成问题。许多事并非你愿不愿做,而是你没得选择……”听着对方不是理由的理由,也算是一种坦诚,我心中的火气平息了许多。
    
    即将到达福州,车上六人商量:“我们先到哪个地方?老板怎么说?”
    
    我便问身边的便衣:“你们口里的老板是谁?”对方回答说:“是牛纪刚局长。”
    
    这个答案和我的估计是一致的。果然,牛纪刚又发来指令,他不但把身陷冤狱的陈科云、吴昌龙、杜捷生、谈敏华等人分别关押着,施尽淫威,威逼利诱。整完狱中人之后,还要对狱外呈冤情的亲属也不放过。
    
     我们心里清楚,牛纪刚为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盖因害怕蒙冤亲属不断伸冤,会把这团包在纸里的火抖出来。为压制喊冤的声音,牛纪纲竟然不惜一切代价,把福州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的权力发挥到极致。
    
     到了牛纪刚管辖下的福州市刑侦大队,我被安排在最后面的房间。我向他们索要了“扰乱社会治案罪”的传唤证。
    
     林警官开始讯问我:“你对自己前几天的行动作了交待吧,你聘请的律师是谁?”
    我说:“你们找牛纪刚问去,因为他比你我都清楚。当律师在法庭上辩护时,牛纪刚就坐驾于福州中院大法庭的小阁楼之上,亲自遥控指挥法官审理。”
    
     林警官又问我手机号码多少?家里的电话号码多少?我毫不客气回敬对方:“手机、电话均在你们监控范围内,何必多此一举!”
    
     林警官为了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硬着头皮继续询问进行下去,又问我文化程度和工作状况。
    
     我说:“如今这社会,无所谓文化不文化的。所谓的文化,只是一种摆设,却尽干伤天害理的事情,没文化驾驭有文化的领导比比皆是。在台上念着秘书起草的台词,学位由秘书考出的领导还少吗?至于工作,就更别谈了,为亲人伸冤,几年来我们偏离正常的生活轨道。目前状告司法无良、为蒙冤的亲人伸冤就是我的工作。我来自劳苦大众,是在泥土中长大的草根阶层,我这里没有你们想要的材料……”
    
     双方僵持了好一阵子,对方仍感到无计可施。最后表示——“不和你讲了”,草草结束了这场询问。
    
     9月11日拦轿呈冤状的亲属,无一幸免都被强制传唤至此。牛纪刚的管辖下的福州刑侦支队,为了抓捕我们,分别派出四拔人马,利用高科技的卫星定位手段,将我和陈科斌、杜雪贞、陈炜四人,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采取大致相同的方式,进行了大肆抓捕。
    
     回到关押我的办公室后,就再没有人来询问我。一晚的折腾,我感到特别的累。就蜷缩在靠窗的椅子上打起盹来。办公室里有两个公安看守着我,一个警员在两张办公桌中间放了一张藤椅,挡住我的去路。另一个警员在靠门口的电脑桌前边玩游戏边看守着我……
    
     夜终于过去了,天刚蒙蒙亮,外面的车鸣声吵醒了我。醒来之后的第一感受是浑身疼痛。这时,昨晚询问我的警员又走了进来,我马上叫住他:“请问我犯了什么罪?你把我扣押在公安刑侦处办公室问话并过夜,请给个合情合理的说法?”
    
     该警员面对我的质疑,一脸茫然。他挠挠后脑勺,略作迟疑,一言不发,就溜了出去。
    没过多久,我被押到一辆灰蓝色的桑塔娜轿车上。车内早就坐着一位手执笔录纸的警官。看到此人指挥身边的警员,一个个唯唯诺诺、唯命是从的样子。我猜想,此人应是昨晚负责询问的最大的头儿吧。
    
     他故意在我面前把笔录纸抖了抖,眼睛狠狠地瞪着我,好像在说:大家都说了,你别再沉默了,识相的快点说……
    
     对于他凶狠的眼神,我报以一丝轻篾的微笑。使他很尴尬,一路无语。警车载着我停在鼓楼区治安分局管理处门内。
    
     下车时,看到陈科斌、陈炜、杜雪贞等人从另一辆警车上相继下来。看来,我成了他们的主攻对象,特意把我和他们隔离起来。我们被押到二楼临时拼起的办公室里。不一会儿,来了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物。就吩咐把我和陈科斌二人分别关押到前面两个小房间里,而留下陈炜和杜雪贞。
    
     我从早上一直呆在那张椅子上,直至晚上8点。整整12个小时,无人理睬。工作人员忙手中活,聊他们的天。好似我不存在似的。
    
     晚上9点许,福州刑侦林警官奉命又过来了。继续询问昨晚未了的话题,林警官依然无功而返。
    
     昨晚野蛮强制抓捕过程,在我全身留下了累累伤痕。我的腿和脚背肿得跟发了酵的面包一样,走路都感到困难。淤青肿涨的一双手腕,被手铐勒得乌紫,血痕累累。
    
     约莫过半个小时,鼓楼区分局治安管理处吴幼安和林指导员来询问我(此人不出示警官证,只说自己姓林,职务指导员)。为了向上交差,他们一番折腾,自演自导,拍摄了一个录像记录,将造假渗透到每个细节。期间还不忘在我面前放置一个空纸杯。
    
     我一整天,我没喝过这里的半滴水。因手腕、脚踝疼痛,多次要求药物涂沫,没人理我。如此弄虚作假,更让我对之鄙视。
    
     既然有录音录像,为何不把野蛮抓捕我的全过程都拍摄下来?面对这些良知泯灭、没有是非的“人民”警察,使我对法治的现状失去了信心,更对他们的种种不法行为感到既可恨、又可怜。
    
     没过多久,又来了一名警号为L0526*的警察。这个年轻气盛的警察,说话也冲。他对我的询问得不到任何回应,很是恼怒。略一思索,突然冒出这么一段话:“上次你拦了省领导的轿车,对你处以治安拘留15天,结果关了1天就放了你。你却不识好歹,还在领导后面说坏话,你也太没人性了。”
    
     他的话,让我想起2002年6月13日早上,我在福建省政法委鲍绍坤书记的上班途中,拦下了鲍绍坤书记的轿车。当时就被埋伏在路口的屏山派出所两名干警拽住。我挡住轿车,坚持要亲手把材料呈送给鲍书记。鲍书记很不情愿地下车说:“材料拿来”。他接过我递上的材料,坐上轿车,一句话没说,便绝尘而去……
    
     事后,我竟然被屏山派出所强行推上警车,处以治安拘留十五天的处罚。后有一老同志实在看不过,便致电《福建日报》。于是有记者将此声音传知鲍书记的秘书……鲍书记的秘书才传来鲍书记的发话:“对报社同志的来电表示感谢!因自己疏忽,而犯了不应有的错误,希望报社记者不要再搞材料”云云。后来,还是鲍书记的一声令下,只关了一天,我就被释放了出来。
    
     2005年9月16日凌晨零点许,鼓楼分局又出去捞油水,到座落在福州市的叙福城抓嫖客和妓女。不一会儿功夫,这帮人嘻嘻哈哈地满载而归。
    
    从过道中走过来两对没穿衣裳只披了浴袍的男女……关我的办公室里,还来了一位嘤嘤抽泣的年轻女孩。年纪不大,二十岁左右。苗条的身材,身上裹着典雅的紫色浴袍,戴着手铐的十指紧紧拽住裕袍的两领角。一不小心,其曼妙身姿就会暴露在警察们火辣辣的淫邪眼光之下。后来,该女孩和我关押在一起,嫖客罚了款就出去了,女孩没钱罚款拘留后转劳教一年。
    
    鼓楼区分局按牛纪刚指令,关足了我们两天两夜。把法律规定的留置时间都用完之后,于16日凌晨1点许,将我、陈科斌、杜雪贞押到福州市火车站西园拘留所。
    
     西园拘留所工作人员看到我手脚受重创的伤情,不愿意收押我。鼓楼分局只好向上级汇报。只一会儿,上头的命令下来,西园拘留所的工作人员,才极不情愿地收押了我。
    
     第二天,西园拘留所的工作人员担心我出什么问题,要我作了入所体检,填制了一份体检表格。我如实将自己遭遇不法迫害的过程也说了,作了个简单的笔录。
    
     关押期间,我母亲向省委领导呈送了《如此执法 到底为何》、《邮呈虽无回声 民妇还要再诉》、《苦难十七昼夜 我们呈诉备查》三份呈状,省委有关部门至今无回应。
    
     到了10月1日的“国庆节”,我才被释放出来。有意思的是,三次从拘留所里释放出来,有两次都遇上大节日。一次是2003年五一节,这次的2005年的“国庆”节。它让我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西园拘留所里的15天,让我长了见识,让我看到繁花似锦表像背后所掩盖的东西。容我日后将十五天的过程再记录下来,以见证这个时代的黑暗。
    
     2008.9.14
    
    
    附:吴承奋同志呈报个人二等功事迹材料
    
    吴承奋,男,1959年11月2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程度,任福清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重案中队队长。
    
    福清市公安局“6•24”专案组在上级部门的正确指导下,经过长达四个月的缜密侦察,充分发扬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于2001年11月7日成功破获影响恶劣的“6•24”福清市纪委爆炸案,抓获5名犯罪嫌疑人,有力地打击了犯罪活动,爱到各级政府、公安机关和福清人民的高度赞扬。他们充分肯定了专案组的攻艰克难、善破大案要案的良好作风。
    
    2001年6月24日上午8时43分左右,福清市纪委大楼一层信访接待室门口发现发生了一起影响极其恶劣的爆炸案件,职工吴章雄同志被当场炸死。接到报案后,由于案情重大,我局立即向上级公安机关报告,同时抽调有关人员组成“6•24”专案组侦破此案。吴承奋同志也被调入专案组,参加了本案的整个侦破过程,在侦破案件中,吴承奋同志能够以身作则,冲锋在前,工作认真肯干,带领队伍抓捕案犯,搜集证据,预审突破,以其丰富的办案经验,良好的公安业务素质,为侦破本案作出了突出的贡献,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案件进入摸排阶段,吴承奋带领重案中队能够按期保质保量地完成专案组领导所分的工作任务。吴承奋带领倪政平等人到福清市中福公司进行摸排,摸到了一个关于陈科云因财务问题被福清市纪委处理,存在对福清纪委强烈不满的重要信息,同时还摸清了陈科云的重要关系人员吴昌龙的基本情况,并向专案组领导作了汇报。专案组领导决定把陈科云、吴昌龙作为一个重点对象进行布控,在专案组领导决定把侦察重点放在陈科云和吴昌龙身上后,为突破本案,专案组领导决定密捕吴昌龙。派吴承奋带领倪政平等人查明其去向,随时进行密捕。7月28日,在接到倪政平等人报告关于吴昌龙在融城阳光地下城出现的消息,吴承奋就带着民警在车上守候,在吴昌龙驾车企图离开城关时,吴承奋不顾疲劳,亲自驾车带领倪政平等跟踪。在离开城关到达一处比较偏僻无人的地方后,吴承奋不顾危险,充分发挥良好的驾驶技能,强行超车死死挡住了吴昌龙的去路,成功地把吴昌龙抓获归案。
    
    在吴昌龙身上取得突破,这是能否侦破本案的一个重要环节。专案组领导决定由叶泽明大队长亲自带领以重案中队的干警为核心力量的审讯组,展开对吴昌龙的审讯工作,吴承奋同志是主审之一,因为缺乏掌握有力的证据能够指控吴昌龙,所以审讯工作进行得异常艰苦,吴昌龙一字不吐,致使审讯工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取得进展。8月25日,专案组领导决定对陈科云的关系人邓锋进行审查,审讯工作还是由叶泽民大队长带领吴承奋等人进行开展,吴承奋是主审之一,经审查,邓锋交待出了陈科云常去找“仙公”、“神婆”搞迷信活动,多次询问到福清运动何时能够来等问题,以及吴昌龙曾多次用车载陈科云去搞迷信活动,证实了陈科云存在着唯恐天下不乱的险恶心理。叶泽民、吴承奋等人决定以此为重点再次对吴昌龙进行审讯,经过长时间的心理较量,吴昌龙才慢慢交待出了陈科云搞迷信活动的情况,案情仍然没有取得进展。9月13日,专案组决定抓捕陈科云、谢清等人进行审查,吴承奋带领倪政平等人把陈科云、谢清等人成功缉捕归案。在审讯过程中,陈科云、谢清等人态度恶劣,不讲实话,除了在6月23日晚上人员去向问题上有疑点外,其余交待的情况都是与本案并无实质关系,案件的侦破工作进入了一个低谷。在上述的情况下,专案组领导决定审讯组再回头对吴昌龙进行深入审查。吴承奋等人冒着酷署,克服疲劳,对吴昌龙做了大量的细致的思想工作,一遍不行二遍,二遍不行三遍,如此下去,吴昌龙才开始交待出在今年五月份曾买了2筒炸药和2枚火雷管,但没有交待出是向什么人买的炸药和雷管,吴承奋等人认为是吴昌龙的思想上还有顾虑,没有如实全部交待,于是就继续做吴昌龙的思想工作,让他明白只有全部如实交待才有出路的道理。9月21日,吴昌龙才交待出了炸药和电雷管来源于他的姐夫杜捷生,于是,专案组领导决定缉捕杜捷生归案。继续由叶泽民、吴承奋等人审讯,吴承奋等人对杜捷生展开了强大的政治攻势,杜捷生交待出了吴昌龙今年5月份向他买2筒炸药和雷管的情况。同时,杜捷生还交待出了他的炸药来源于江西人谈敏华,电雷管来源于四川人王小刚,10月18日谈敏华被缉拿归案。吴承奋、倪政平等人即对谈敏华进行审讯,谈敏华交待出了杜捷生向他要炸药的情况。至此,炸药及电雷管的来源情况基本查清。但是吴昌龙仍然没有把买炸药和电雷管的用途讲清楚,吴承奋等人继续咬紧牙关,乘胜追击,又展开了对吴昌龙的新一轮的审讯工作,终于,吴昌龙不得不低下了头,全面把犯罪事实讲了出来,他交待陈科云因公司财务问题被福清纪委审查,被处分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陈科云于今年5月份指使吴昌龙购买炸药、电雷管,6月中旬在陈科云厝利用电烙铁、钢锯、食品铁盒等工具制造爆炸装置,于6月23日晚上指使吴昌龙把爆炸装置送到了福清纪委大楼一层信访接待室门口的犯罪事实。根据各种情况,专案组派叶泽民、吴承奋等人到吴昌龙、陈科云的住宅进行搜查,扣押有关作案工具。经过细心的搜查,在吴昌龙厝的楼顶隔热层下,搜到了被藏匿起来的作案工具电烙铁、钢锯等物品。案情的突破,为大家增强了必胜的信心,专案组又派叶泽民、吴承奋等人继续开展对陈科云的审讯工作。在事实面前,陈科云不得不交待出了指使吴昌龙购买炸药、电雷管并制造爆炸案装置去炸福清纪委的情况,至此,全案方才告破。
    
    此案的成功侦破,是我局成功查破重特大恶性案件的又一典范,有效地打击了犯罪,有力的捍卫了福清的安定与稳定,吴承奋同志以其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积极投入到侦破工作中去,能够以身作则、工作扎实,为侦破本案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受到领导的赞扬,经过局党委研究,拟给吴承奋同志报个人二等功。
    
    
     福清市公安局政治处
     2001年12月5日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福建“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被非法监视居住
  • 再揭“福清纪委爆炸案成功告破”的谎言——致福建省政法委书记鲍绍坤的公开信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家属上访被扣五昼夜全纪实
  • 福建“福清纪委爆炸案”“告破”七年仍未决
  • 此案震惊国内外 依法岂能再拖压——“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亲属致福建省人大代表的公开信
  • 福建福清纪委爆炸案疑点多,久拖未判引关注
  • 马民博:福清纪委爆炸案犯罪嫌疑人难道是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