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瞭望:襄汾潰壩禍從何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7日 转载)
    
    
     對廢棄庫和閉庫後的尾礦庫疏於監管、地方政府打擊非法違法生產經營活動不堅決、不得力,是事故發生的重要原因 (博讯 boxun.com)

    
    ● 滕軍偉 呂曉宇(《瞭望》新聞週刊記者 歐洲導報社供瞭望原創來稿海外首發)
    
    9月8日,山西省臨汾市襄汾縣新塔礦業有限公司尾礦庫潰壩,截至12日17時,已發現178人遇難,35人受傷,其中重傷1人。
    在救援工作還在進行的同時,11日,國務院調查組在襄汾縣正式成立。調查組初步認為,這是一次重大的責任事故。企業違法違規生產、政府監管不力最終釀成了這次悲劇。
    
    ◆ 災禍從天而降
    
    9月8日8時左右,襄汾縣新塔礦業有限公司尾礦庫突然潰壩,約26.8萬立方米的泥沙碎石,從50多米的高度傾瀉而下,衝垮和掩埋了尾礦庫下方的新塔礦業公司辦公樓、部分民居和一個集貿市場。
    按照當地的習慣,8日正好是塔山礦區趕集的日子,一大早就有周圍鐵礦的礦工和村子的居民來買東西。市場上有固定攤位24個,大部分攤位都不是固定的,不少商戶六七點就來占位置。當地老百姓告訴本刊記者,幸虧還沒到集市高峰期,而且下小雨,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在泥石流中死裏逃生的陳克香回憶說,早晨她送小孩到幼稚園上學後,和妹妹、嫂子一起去集貿市場買菜,突然看到山上的尾礦庫塌了,“庫就像爆炸了一樣,路面全塌了,還以為是地震。泥水齊腰深,妹妹抱住大樹才沒有被沖走,嫂子被泥水沖出四五百米。”
    泥水巨大的衝擊力將塔山礦一座三層的辦公樓整體向後推移了15米左右。在塔山礦供應科工作的劉合說,他在辦公室裏,突然聽到外面轟隆隆的悶響,接著整個窗戶就被擠了進來。坐在窗戶旁邊的劉合立刻被淤泥卷走了。吸了好幾口泥漿後,他奇跡般地在距離辦公樓100多米的地方獲救,只受了一些輕傷。
    經調查,發生事故的尾礦庫隸屬於新塔礦業有限公司塔兒山鐵礦,前身為臨汾鋼鐵公司塔兒山鐵礦,儲量2236萬噸,現保有儲量303萬噸,年設計生產能力25萬噸,服務年限20年。
    2005年10月,這個礦被山西省國土資源廳掛牌拍賣,後經資產轉讓,現實際控制人是張培亮。2006年4月,該公司的安全生產許可證被山西省安監局吊銷,採礦許可證於2007年8月到期。
    塔山鐵礦的尾礦庫建於上世紀80年代,1992年停產閒置。位於鐵礦辦公區和生活區東部的半山腰,高於鐵礦辦公樓、集貿市場、居民區、亂石灘50米,距離最近的居民生活區僅有百余米。
    
    ◆ 搶險十萬火急
    
    “9•8”事故發生以後,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胡錦濤總書記、溫家寶總理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採取一切有效措施,全力組織搶險救援和傷患救治,認真負責地做好善後工作,徹底查明事故原因,依法追究責任,深刻吸取教訓,舉一反三,切實加強安全生產管理工作。
    臨汾市、襄汾縣迅速啟動應急預案,成立搶險指揮部,組織武警、消防、公安、施工隊伍、醫療衛生等多方力量,調集施工機具,全面展開搜救。抽調1100多名救援人員到達現場,分7個工作面,對堆積物較多的地方機械清理,對堆積物較少的地方人工清理。
    據最早趕到現場的襄汾縣公安消防大隊大隊長賀建中介紹,現場搶救很困難,淤泥很多,一腳下去陷雨靴,淤泥最深的地方有5米左右。新塔礦辦公樓的一層被淤泥塞滿,樓的一角被衝垮,有倒塌的危險。他們只能用電鋸切割鋼管,在狹小的空間裏搶救傷患。
    9日,救援人員又分成4個區段,從12個工作面清理現場泥沙。本刊記者看到,搜救人員正在被衝垮的集貿市場、新塔礦業公司辦公樓以及周圍受災的村莊搜救。搶險指揮部根據搜救情況,新增救援人員450人,增加吊車、挖掘機等大型機械30多台,調用救治車輛18輛,並調來了門板、人工氣錘、手鉗等設備,以加快搜救進度。
    10日,救援工作在前一天的基礎上新增3個工作面,加快了搜救進度。10日上午,搶險人員對被困人員比較集中的新塔礦辦公樓清理搜救。記者在現場看到,三層的辦公樓已經完全坍塌,救援人員動用了兩台大型挖掘機清理廢墟,上百名救援人員在現場緊張施救。國家安監總局局長王君趕赴現場,指揮搶險工作。
    10日晚,受溫家寶總理委託,國務委員兼國務院秘書長馬凱率國務院有關部門負責人緊急趕赴事故現場,指揮搶險救援和善後處理工作,看望受傷人員和傷亡者親屬。山西省委、省政府對潰壩事故高度重視。山西省委書記張寶順、省長孟學農8日晚在事故現場召開緊急會議,要求,一是儘快確定失蹤人數,全力搜救被困人員。二是集中最好的醫生,救治受傷人員,儘量減少死亡人數。三是做好遇難人員家屬的善後工作,維護社會穩定。四是對事故原因展開調查。五是舉一反三,對全省尾礦庫的安全隱患逐一排查,做好安全評估和安全預防措施。
    經過努力,有35人脫險生還,並得到了及時救治。
    臨汾市、襄汾縣兩級疾控部門緊急成立了17個應急小分隊,調集疾控人員210人對事故現場的週邊和附近的民居消毒,確保不發生疫情。
    事故的搜救仍在緊張進行。目前有2200多人110多台機械投入搜救。山西省委、省政府要求在有關專家的指導下擴大搜救工作面,做到不留死角,爭取早日找到全部失蹤人員。針對事故發生地外來人員多、人口流動性大等特點,有關部門已增派人員,連夜入村入戶,加快核查失蹤人數進度。
    善後工作也同時展開。本刊記者12日淩晨從搶險指揮部瞭解到,遺體的保存和辨認、遇難者家屬的補償、傷患的安撫和後續補償、家屬和群眾的思想工作、無家可歸者和孤寡人員的安置等工作正在分組有序進行。
    截至12日淩晨1時,已經有六十多位遇難者遺體被認領。同時,善後事宜工作人員在長途汽車站、火車站也設立了外地死難者的家屬接待點。
    除了已經確定對每位死難者家屬發放20萬元事故補償金以外,對傷患的慰問工作已經在進行之中。目前,每人3000元的先期慰問金及一些營養品、食品都已經全部發到了35位元傷患的手中。
    
    ◆ 徹查嚴懲不貸
    
    國務院調查組組長、國家安監總局局長王君表示,這起特別重大事故是今年以來全國發生一次死亡人數最多的,也是近四十多年來尾礦庫潰壩最嚴重的一起特別重大事故,損失慘重,影響惡劣,教訓深刻。
    調查表明,發生潰壩事故的鐵礦尾礦庫,原屬一家國有礦山企業。1992年尾礦庫宣佈廢棄,2006年鐵礦也經掛牌拍賣轉變為民營企業。新設立的新塔礦業有限責任公司生產鐵礦並進行洗選,本應按標準修建新的尾礦庫,但仍然利用廢棄庫排放尾礦。
    對企業的違法違規行為,地方政府及其有關部門沒有認真對待、嚴肅查處、嚴厲打擊,客觀上姑息縱容,釀成大禍。據本刊記者瞭解,在安全隱患長期明顯存在的情況下,發生潰壩的尾礦庫仍然違法運行,更嚴重的是,企業的安全生產許可證已經被吊銷兩年多了但卻依然非法生產,有關監管部門在明知企業非法生產的情況下,卻沒有進行徹底整改和停產,直至特大事故發生。事故充分暴露了安全監管預防體系存在嚴重漏洞。
    在採訪中,塔山鐵礦的礦工和周圍老百姓都對鐵礦違規生產和地方監管部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做法意見很大。從重慶來塔山鐵礦打工的彭國華說,這個尾礦庫已經用了幾十年了。2006年,鐵礦被拍賣給了私人老闆,生產很不正規,不但沒有運走礦渣,庫邊上也沒有混凝土和鋼筋,安全隱患很大。
    同樣來自重慶的梁志華說,去年新塔礦恢復生產時,就有人舉報說尾礦庫不合格,有安全隱患,也沒有引起重視。他們都覺得住在下面很危險。
    雲合村一位元村民告訴本刊記者,這個壩早就不用了。但新塔礦業公司實際控制人張培亮今年以來卻一直在用。記者問這位元村民:張培亮用廢棄的壩怎麼沒人管?這位村民毫不隱諱地說,張培亮有錢,誰敢管?
    經調查,1992年,這個尾礦庫被封閉後,曾採取碎石填平、黃土覆蓋壩頂、植樹綠化、庫區上方建設排洪明渠等閉庫處理措施。新塔礦業公司通過拍賣購買了鐵礦產權,本應該履行合法手續後重新修建新的尾礦庫,但礦方卻擅自在舊庫上挖庫排尾,從而造成尾礦庫大面積液化,壩體失穩,並引發了這起重特大潰壩事故。
    王君說,如此這般一個體積大約20萬立方米的龐然大物,就這樣長期擺在監管人員的眼皮底下,竟然可以視而不見,竟然可以在各種檢查督查中蒙混過關,竟然沒有納入立即停產整改的重大隱患之列。可見一些地方隱患排查治理搞形式、走過場,弄虛作假,自欺欺人,確實到了非常嚴重的程度。
    “老壩有安全隱患,但老闆為了省錢,就是捨不得建新壩。”在塔山礦區打工的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重慶籍打工人員說。他的妻子8日早上在集貿市場被泥石流沖走,至今仍沒有音訊。
    “這是一起典型的只講生產、不講安全,只顧效益、不顧安全,只想賺錢、不想安全。必須從嚴查處,將責任者繩之以法。”王君說。
    在10日舉行的彙報會上,搶險指揮部負責人、臨汾市市長劉志傑曾經表示,潰壩事故的原因主要有四個:企業違法違規生產,安全隱患排查不細,監管部門責任不到位、不落實,整改不實。
    受訪的臨汾市一位幹部說,當前基層安全監管存在一個怪現象:安全隱患就像“皇帝的新裝”,大家都覺得有危險,卻都不願意說,一些地方和部門的監管人員“只對領導負責而不對隱患負責”,領導不過問就覺得不關自己的事。這樣的預防體系說穿了根本不起作用。臨汾屢屢發生煤礦和非煤礦山重特大安全事故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山西省安監局局長張根虎在向國家安監總局作檢查時說,有關部門對廢棄庫和閉庫後的尾礦庫疏於監管、地方政府打擊非法違法生產經營活動不堅決、不得力,是事故發生的重要原因。
    山西省安監局提供的資料顯示,從2002年至今,山西的尾礦庫經過整治後,由800多座下降到553座。在這550多座尾礦庫中,仍存在著點多面廣、選礦能力大於採礦能力、尾礦庫管理技術人員匱乏、安全欠賬多等問題。一些尾礦庫的下游仍有不少村莊和居民區。
    企業是安全生產的主體,政府是安全監管的主體。受訪的多位幹部都認為,當務之急是把兩個主體的關口前移,建立安全事故預防控制體系,切實排查隱患,從而預防發生影響惡劣的重特大安全事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