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贪污2.6亿不被判死刑需要一个理由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7日 转载)
    
    来源:中国青年报
     (博讯 boxun.com)

      “海南华银”、“大连证券”这两个倒下多年的金融机构再回人们关注的视野。近日,被称为“中国金融第一案”的石雪案,在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落槌。石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海南特区报》9月16日)
    
      原海南华银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负责人、辽宁大连证券公司董事长石雪,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2.6亿元,挪用公款近1.2亿元,另外伪造金融凭证企图诈骗央行14亿元、非法集资24亿元,此案被人们称为“中国金融第一案”。同时,贪污2.6亿元获死缓,创造了“贪官不死”与司法量刑“通货膨胀”的最新纪录。
    
      贪污数额是贪污罪量刑的重要依据,如果贪污2.6亿元都判不了死罪,那么今后还能有多少贪官有死罪的“资格”呢?如果说贪污2.6亿元也有不死的理由,那么请告诉公众究竟是什么理由,以至于检察院都不能接受这一判决提出抗诉。有重大立功表现吗?没有;有明显的从轻情节吗?两级法院的判决书中并没有提及。海南高院的终审裁定说,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裁定驳回抗诉、上诉,维持原判。“定罪准确,量刑适当”这种高度原则性概括,可以适用于任何一张判决书中,但还是没告诉公众2.6亿元为何不判死罪的理由。古时曾用“莫须有”的理由惩治无罪之人,难道今天我们能够以疑似“莫须有”的理由,对一个、以及大批犯有大罪的贪官实施“宽严相济”?难道不需要告诉人民,“定罪准确”,“准确”在哪里?“量刑适当”,“适当 ”在何处?
    
      我们老百姓不如司法人员更懂得法理,对于某些匪夷所思的司法现象也许只能以常理提出质疑。所以,“法理”面对“常理”时才更应该说出所以然来,更应该以“理”服人,而不是仅仅以“定罪准确”、“量刑适当”或“宽严相济”简单地阐述一下。贪污几百万元、几千万元可以“宽严相济”,贪污2.6亿元仍能“宽严相济”——“法理”说贪污数额不是唯一的量刑依据,刑法中对于贪污罪量刑的规定也是“上不封顶”;那么,由此推及的话,明天、后天如有十亿元、数十亿元、上百亿元的贪官现身,是不是仍可依照“上不封顶”原则、仍可实行“宽严相济”呢?既然贪污数额不是唯一的量刑依据,2.6亿元的贪污犯罪可以“宽严相济”,那么超出2.6亿元的贪污犯罪为何就不可以呢?
    
      假如我是贪官,既然贪污几百万元是死缓,贪污几千万元、上亿元也是死缓,那我就一不做二不休——少贪几笔与多贪几笔既然都是一种结局,何乐而不为呢?
    
      一方面是反腐败的形势十分严峻,贪官们就像割不掉根的韭菜一样“前腐后继”;另一方面,司法对贪污贿赂犯罪无限度地“宽严相济”,这究竟是什么道理?是有利于惩治腐败,还是纵容着腐败?
    
      《检察日报》的一篇题为《“中国金融第一案”何以发生》评论文章说,“一切贪欲熏心之徒在目空一切地非法肆意攫取不义之财的同时,等于一砖一石地给自己建造一个地狱。年仅45岁的石雪贪婪可悲的人生,不正应验了这一真理吗?”呵呵,“可悲”是确实,但谁也说不准石雪们这会儿是不是坐在“地狱”里正偷着乐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甘肃一教师强奸猥亵数十学生 在教师节被执行死刑
  • 广西桂林一警察因感情不合残忍杀妻 一审被判死刑
  • 杨佳死刑案其父争取上诉努力受阻
  • 两青年抢劫大货车巧遇熟人仍旧行凶被判死刑
  • 杨佳的父亲得知儿子被判死刑:想知道杨佳为何杀人?
  • 杨佳袭警案一审被判死刑的经过 (图)
  • 杨佳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 快讯:杨佳一审被判处死刑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图)
  • 警惕被立法机关判了"死刑"的电子监管码复活-兼补充回应质检总局新闻通气会
  • 涉黑头目自称“上海滩最大流氓” 被判死刑 (图)
  • 重庆第一贪晏大彬一审死刑 纸箱藏现金939万(图)
  • 北京律师免费为上海袭警疑犯辩护 称可能判死刑 (图)
  • 西藏已对42名3-14事件不法分子判刑 无一人被判死刑
  • 上海法院释放韩国5名飞车抢劫犯,中国人会判无期死刑!
  • 同样性质的杀人,为何高官为英雄农民判死刑?
  • 死刑案件七年未决,该向谁问责?
  • 六月份至少有31名死刑犯被处决
  • 昌吉州中级法院倒卖死刑犯谭浩天遗体器官并涉嫌侵占款项,拒绝家属知情权
  • 世界反死刑联盟向中国递交请愿信
  • 发生在众目睽睽下的死刑冤案
  • 狱中难友李毛兴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范子良
  • 广州民警刑讯逼供 致无辜者被判死刑
  • 【案件跟踪】海南交警副中队长吴亚弟持枪杀人被判死刑枪决
  • 杨佳是被判死刑等待执行,还是已被害死了才宣判?/任君平
  • 证券界死刑第一人杨彦明守口如瓶怎么办?
  • 新疆高级法院私放重大死刑罪犯:库尔班赛付鼎向胡锦涛总书记控告司法腐败
  • 张成茂律师在法国巴黎举行的第三届世界反死刑大会上的演说词全文:
  • 专家废除死刑观点不合国情
  • 北京律师刘晓原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呼吁,要求对李志平死刑冤案进行个案监督
  • 我对废除死刑的认识/齐家贞
  • 张耀杰:“疑罪从轻”的死刑冤案
  • 陈永苗:重申给改革一个死刑判决
  • 宣判陈良宇死刑缓期两年,威慑陈的总后台江家帮/昭明
  • 不杀就不如不抓--再说陈良宇被判死刑的可能性/綦彦臣
  • “三个关系”意味着陈良宇将被判处死刑/綦彦臣
  • 秋风:且慢为郑筱萸的死刑欢呼
  • 郑筱萸被判死刑,刘志军、汪光焘呢?
  • 为什么美军杀人不偿命?——美军死刑档案/流星雨72
  • 中国死刑执行人数之谜/王光泽
  • 中国死刑制度再度引发关注(图)
  • 彭興庭:“死刑犯自曝前科”改判死缓於法无據
  • 崔書君:春晚時間的長短問題(春晚應改“死刑”)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