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杨佳的姨母也遭到法警的逮捕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2日 来稿)
    杨佳姨母被法警带离
    
     2008年9月9日下午2:30,杨佳的姨妈王静荣在代理律师李方平陪同下来到朝阳区人民法院立案,要求法院确认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行政不作为违法并要求履行其法定职责。 (博讯 boxun.com)

    
     事因如下:杨佳妈妈王静梅7月2日后失踪。王静荣作为唯一的近亲属到处寻找不见妹妹人踪。7月13日,王静荣向大屯派出所报人口失踪案。接待宋警官答复领导不在,不能报案。14日下午3点,负责接待的宋警官告诉再次前来报案王静荣,你妹妹在派出所呆了两天就走了,如果再过几天还找不到的话,可以带两张照片来报案。再度寻找无果后,王静荣于7月17日向大屯派出所再次报人口失踪案,在彭姓接待警官指引下,顺利办理了失踪报案的手续。
    
     同日晚,王静荣在报纸上看到有关妹妹王静梅在北京委托上海律师谢有明为杨佳涉嫌故意杀人案做辩护一事,才得知妹妹与谢有明有联系。2008年7月18日上午,王静荣打电话给谢律师,但接电话的人不是谢律师本人,并说联系不上谢律师。与此同时,王静荣还给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刑事侦查总队、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打电话询问妹妹王静梅的下落,但这些单位都互相推诿,不给答复。2008年7月21日,无可奈何的王静荣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信访办,要求监督履行职责,答复还是只能找派出所及承办警官。2008年7月22日,原告第四次到大屯派出所,要求与承办该案的彭警官见面并告知上海谢有明律师与妹妹王静梅有过联系。彭警官在电话里一味推脱称:你找谢有明律师就行了,我工作太忙,你就等着吧,说完就把电话挂断。可是等到9月份了,失踪两个月的妹妹王静梅还是杳无音信,王静荣决定请律师起诉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的行政不作为。
    
     9月9日下午4:50,王静荣与李律师将行政起诉状递给立案庭第5窗口一位男法官。法官一看诉状与杨佳袭警案有关,马上离座向屋内的立案庭负责人紧急汇报。十分钟后,5窗口法官非常焦躁的把诉状递出,连声称没有警方不作为的证据不能立案。李律师据理力争认为,行政不作为案件没法取得证据,而且根据行政诉讼法规定立案庭只做形式审查,不能做实质审查,只要有明确的被告、具体的诉讼请求就应该接收并在七日内决定是否立案。所以王静荣与李律师不同意取回行政起诉状并指出法官的处理方式违法,此时6、7、8窗口法官以及9号窗口值班的立案庭一负责人四人也围了过来,隔着玻璃一起质问李律师:你是不是律师,把你律师本拿过来,同时要法警过来。李律师把律师证交给5窗口法官,但立案庭一负责人还是指挥法警先把人拉出去。两位法警一拥而上架着李律师的双胁强行带离,刚架走不到六七米,其中一位法官可能觉得大庭广众之下这般粗鲁确实不太雅观,于是在玻璃门里喊“让他自己走”。立案庭记录了李律师证件或后才将证件拿出来。
    
     立案遇挫后,王静荣与李律师决定当天通过邮寄方式向朝阳区人民法院立案。
    
    行政起诉状
    
    
    
    原告:王静荣,女,55岁,汉族,北京人,住址:北京市朝阳区。
    
    被告:北京市朝阳区公安分局,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道家园1号,邮编100025。
    
    法定代表人:肖兴国,局长,联系电话:010-85953400。
    
    案由:行政不作为纠纷
    
    
    
    诉讼请求:
    
    1、请求法院判决确定被告不作为违法;
    
    2、要求被告履行其法定职责。
    
    
    
    事实与理由:
    
     2008年7月13日,原告找到了朝阳区公安分局大屯派出所(以下简称:大屯派出所)向其报案,称原告的妹妹王静梅(上海袭警案被告人杨佳的母亲)失踪,接待原告的是一名姓宋的警官,宋警官给原告的答复是:领导不在,不能报案。第二天下午3点左右,原告再次找到大屯派出所,接待原告的还是宋警官,其给原告的答复是:原告的妹妹王静梅在大屯派出所呆了两天就走了,但如果原告过几天还是找不到其妹妹王静梅的话,可以带2张王静梅的照片来派出所报案。无奈之下,原告只好自己寻找王静梅,在四处寻找无果后,
    
     2008年7月17日原告来到被告处,这次接待原告的是一位彭警官,原告在彭警官的指引下,顺利地在被告处办理了失踪报案的手续,被告也正式接受了原告报案。同日,原告在报纸上看到妹妹王静梅的消息,得知王静梅与为其儿子杨佳涉嫌故意杀人案作辩护的上海律师谢有明有联系。则原告于2008年7月18日上午打电话给谢有明律师,但接电话的人不是谢律师本人,并声称找不到谢律师,与此同时,原告还给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市刑事侦查总队、上海市公安局治安总队打电话联系,询问原告妹妹王静梅的下落,但这些单位都互相推诿,不予答复,原告只好依靠自己的力量继续寻找王静梅。2008年7月21日,原告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信访办,要求信访办监督被告履行其职责,但得到的答复还是让其找当时报案的派出所及承办案件的警官。2008年7月22日,原告再次来到了大屯派出所,要求与承办该案件的彭警官见面,遭到了彭警官的拒绝,彭警官只是在电话里讲:你找谢有明律师就行了,我工作太忙,你就等着吧,就把电话挂断了。
    
     综上所述,原告认为在新闻媒体已经披露了上海两位律师在北京与原告的妹妹王静梅取得了联系,并得到了原告的妹妹王静梅的授权,被告不履行向上海两位律师调查王静梅的下落的职责,被告的行为显属行政不作为,为此原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11条的规定诉至贵院,请求判如所请!
    
    
    
     此致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王静荣
    
     2008年9月6
    
    
    
    (本文发表于首页理财·房产·法律, 已被阅读1459次)
    --------------------------------------------------------------------------------
    
    本文通告引用(Trackback)链接: /wp-trackback.php?p=42569
    《杨佳姨母被法警带离》共28件评论
    无忌之言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12:54 am
    实在搞不懂当政者的动机!这样搞法恐怕888天都撑不了。
    
    为专制唱赞歌的,如果你生活在中国,你能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你或你家人身上吗?
    
    It makes people angry!!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12:59 am
    在中国,申诉无门.无奈,作为老百姓,只能低声做人.和党是争不过的.作为中国人,真是很无奈.这和几百年前的封建社会有什么区别?中国,什么时候能醒悟过来,强大起来?好象还需要再过一百年.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1:01 am
    在中国的老百姓已经麻木了.因为没有地方可以伸张正义,干脆过好自己的生活.到最终,爱国也会成为过去.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1:05 am
    杨佳的案子已经被中国的网络商们集体沉默了,回帖,都被审查删除,只留下那些支持政府的言论.所以,到后来,给民众造成假象,以为多数人都支持政府.有什么办法能抵抗呢?时间长了,这件事情马上会被人民淡忘的,人们又过起麻木的生活了.
    
    无忌之言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1:24 am
    关键是这样做对当权者有何好处?!
    
    现在看来杨佳被冤枉的可能性还不小!
    
    一切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1:28 am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想办法向国内亲人好友,发放杨佳案的资料,不是帮助杨佳,而是帮助大陆民众获得真相民主和自由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2:52 am
    “实在搞不懂当政者的动机!这样搞法恐怕888天都撑不了”。
    你要好好的活着,见证中共是否能活过888天。不过我的预言是,你的孙子往生那天,老共还活着。
    信不信由你,请将这个记录在案,传给你第四代孙。看看我的预言是否为真。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3:30 am
    芦鹤, 化外, 不平…等政治娼妓们, 请你们评论一下.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7:04 am
    恐杨佳母亲已遇不测?
    杨佳若有众多兄弟将会成为杨佳第二、第三、第四…..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7:26 am
    要灭九族啦?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7:47 am
    这个民族没有神经中枢, 因为人民地痛苦业已麻木不仁; 这个民族没有大脑系统, 因为人民只受一种”指令”的支配, 这个民族没有道德精神, 因为人民吃惯了”蘸着人血的馒头”, 所以这个民族是全世界最无耻的民族.
    
    侠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7:53 am
    现在政府部门已经呈现黑社会化,还谈什么民主自由,中国已经到了一个危险的时候,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7:56 am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五毛粪青去哪了!
    
    无话不说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8:14 am
    整个司法体系已经完全黑社会化。蛮横到不顾廉耻。
    
    Lee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8:18 am
    那个称“这个民族是全世界最无耻的民族”的混蛋是脑子里进水了?怎么多人关注这个案子本身说明有良知的中国人大有人在,身处国内的人可能无法及时了解有关的信息,但他们何尝不忿恨这种司法黑暗呢?我看这里就你心智有问题。
    
    解码器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8:19 am
    党的领导是万恶之源。
    “和党是争不过的”,那就起来把它打倒!只有打倒共产党,百姓才有出路!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8:31 am
    如果我们沉默,下一个就是我们中的一个。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8:34 am
    真是无法无天,中国的悲哀。胡景涛还管不管,拘留还是失踪,给个说法!人不能这样稀里糊涂的没了呀,那也算是和谐吗?!
    
    感谢刘律师对事件的报道!我原籍上海,热爱上海,但在这件事上,毫无疑问地支持北京律师的正义行动。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8:37 am
    我们能不能收集海外华人的签名呀,要求上海政府放杨佳的母亲!!!
    
    6条人命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9:01 am
    各位说得好像杨佳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而不是一个28岁逼老母亲出去打工养活自己,有点怨恨就杀了6条无辜人命的人渣?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9:04 am
    看来,胡静逃与温假宝也是在混饭吃的两个糊涂蛋,那么大的事也不出声管一管.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9:10 am
    向抗暴英雄杨佳及家人和帮助他们的人们学习致敬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9:11 am
    向抗暴英雄杨佳及家人和帮助他们的人们学习致敬
    
    懒得登陆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9:23 am
    回20楼和其他人:
    他打过很多工,每个月也有1000多元的收入.并不是”逼老母亲出去打工养活自己”.
    
    上海袭警案调查:偏执人格致疑犯走上不归路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7月14日14:44 中国新闻周刊
      这是一起严重袭警事件。一个28岁青年,杀死6名警察,何以有如此大的仇恨?
    
      ★ 本刊记者/周华蕾 陈晓舒(发自上海)
    
      2008年7月1日,一个普通工作日的上午。
    
      一个没有经过任何专业训练的人,拿着剔骨刀冲进了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从1楼到21楼,砍死砍伤十位警察。
    
      这是上海市30年来最严重的袭警事件。
    
      袭警者杨佳,北京人,28岁,无犯罪前科。
    
      残忍袭警
    
      民警们六死四伤
    
      9点40分,当杨佳纵火分散保安注意、顺利闯入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大楼时,50岁的治安支队民警方福兴正在治安值班室办公。
    
      杨佳的凶器是一柄十几公分长的剔骨刀,锋利异常。
    
      手段很残忍,刀刀致命。突如其来的刀伤让方福兴还没叫出声来,便失去了反应能力。
    
      这次袭警过程中,杨佳用刀对准民警的颈部动脉或者心脏部位,用力往上挑,这种杀人手法使人在5到20秒内因失血过多而毙命——方福兴猝不及防,当场倒地身亡,尸体直接送往医院太平间。法医对他的死因鉴定是“右下肺叶贯通伤,失血性休克”。
    
      在底层袭击了包括方福兴在内的4位民警后,杨佳从大楼南侧的消防梯一路爬上11楼。
    
      这栋政法办公大楼戒备并不森严,公安分局的入口同时也是便民服务通道,其中一、二层是居民身份证、上访受理点,平时对外开放,没人会特别在意。
    
      杨佳在连续攻击了3位民警后,返回消防梯直奔21楼。最后,他举着剔骨刀冲进了纪委监察室,被7名民警制服。
    
      民警们六死四伤。死亡的民警平均年龄50岁,其中有科技科民警,也有后保处服务中心主任。
    
      “人有拳头,也有腹部”,这栋驻扎着大量内勤民警的综合性警务办公大楼,在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犯罪心理学家李玫瑾眼中属于“柔软的腹部”:“警察有不同的警种,只有治安警和刑警才接受格斗一类的训练,很多机关警察是搞文秘的,练那两三下子,也不是他的特长。”
    
      袭警行动在警界乃至整个中国民间社会引起了轰动。“这是警察的耻辱”,一位老资历的上海警察说。
    
      一场信任战在百姓和警察之间拉锯。人们质疑:“这样的警察,怎么能保护我们?”
    
      而警察也觉得丧失了安全感:“老百姓越来越不把警察放在眼里。”
    
      “他不是为了钱”?
    
      “拿他的话来说,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
    
      震惊之余,更多的揣测是杨佳的作案动机。
    
      7月1日下午4时许,上海市公安局的网站挂出了一条新闻,称“据杨某交代,其对2007年10月因涉嫌偷盗自行车被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审查一事不满,为报复公安民警,实施行凶犯罪行为”。
    
      但两个多小时后,这条新闻被撤下。警方称,杨佳的犯罪动机需要进一步审查。
    
      有媒体爆料,杨佳曾遭山西警方殴打,并有成功索赔三万多元的经历。在与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的纠纷过后,杨佳曾向公安局索要数万元赔款,未果。
    
      上海律师斯伟江认为,几万元的赔款根本不可能,“国家的赔偿基金是很低的,而且索赔的程序也很麻烦。按当地的人均收入赔偿,羁押一天是几十块钱,没有精神赔偿,杨佳这种事顶多几百块钱。除非私了。”
    
      杨佳的辩护律师谢有明曾在第一时间与杨佳有过两个小时的交流,他说,“杨佳不是为了钱。”
    
      “他没什么不良嗜好,不抽烟不喝酒,平时就喜欢看书和登山,作案时特地带了一根登山杖。他打过很多工,每个月也有千把来块钱收入,而且母亲有一些退休金,家境也算过得去。”谢有明不同意杨佳“勒索”警方一说,他举例说,杨佳就曾专门花1000元在劳保店买了一个防尘面具。
    
      “拿他的话来说,任何事情你要给我一个说法。”谢有明说。
    
      根据上海市公安局公布的材料,杨佳一开始的攻击目标是闸北区芷江西路派出所。
    
      早在6月12日至23日,杨佳就曾来过上海。他在距离芷江西路派出所仅20米的一间旅馆里,用望远镜观察派出所的情况。有媒体猜测该派出所人员众多和安保严密的缘故,杨佳放弃了上述计划。
    
      2008年6月26日,杨佳再次坐火车回上海,来到闸北区长安路。长安路是上海盲流、莺燕流肆之地,低矮的平房胡同里,居民大都以废品回收为生,破败不堪,但因为人口密度太大、开发不划算,一直没有进入政府的改造规划。
    
      这条街上有许多10元/天的床位,杨佳在长安路33号的梅园招待所,以40元/天的价格包了202号房住下。从这里走到闸北分局,只需要5分钟。
    
      这几天里,杨佳开始在周边购买各种工具:催泪瓦斯喷雾剂和单刃刀具、榔头、登山杖、橡胶手套、打火机……
    
      服务员回忆,杨佳那几天进进出出,不怎么说话,“就是有一天想换一间有窗户的房,也没换成”。杨佳每天都会按时交纳次日的房费。6月30日那天,杨佳对服务员说,明天不住了。
    
      第二天上午,戴着防尘面具的杨佳冲进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
    
      有人听到他大声喝问:“督察办公室在哪儿?”
    
    仇恨的种子
    
      “你不要把这件事情搞大了。”
    
      据杨佳陈述,他对督察的仇恨,源自涉嫌偷盗自行车一事。
    
      2007年10月5日傍晚时分,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口。这里是芷江西路派出所的辖区。嘈杂的喇叭声中,一位中年民警与操京腔的杨佳在街头发生争执,引得好奇的群众越围越多。
    
      上海市火车站在闸北区,黑车肆行,治安相对混乱,警方查证很严格:一般说来,没有车牌,警察即有权拦车询问。杨佳正在上海旅游,骑着租来的一辆无牌无证的自行车,受到巡逻民警盘查。
    
      杨佳对于盘查的民警十分抵触:“你为什么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查看我的证件,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为什么不拦(他们),就拦住我一个……”
    
      杨佳“拿不出没有偷车的证据”,被带回芷江西路派出所继续接受审讯。
    
      “可以说,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杨佳的全部动机所在。”谢有明在听完杨佳的陈述后,表示自己能够理解杨佳。但他说不方便透露具体内容,因为那只是杨佳的一面之辞,有待核实。
    
      警方对于争执的描述是:“当时杨佳与民警的确发生了些不愉快。杨佳说对方说话不文明,要求督察到场。为了避免纠纷,上海警察在执法过程中往往会携带录音笔,杨佳这个事是有录音的,但督察听了全程录音后认为他在无理取闹。”
    
      有专业人士分析,单是言语上的冲突,督察很难到场。
    
      “按理说只要接到群众投诉,督察就需要处理。包括受案、立案、调查和取证,警察是否依法办事?在执法过程中有没有徇私枉法?但现在人少,管理面积太大,一般是重大的投诉才会有督察参与。”一位警方督察部门领导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
    
      督察制建立到现在已经有11年,弥补了以前纪委监督的力度不够。不过,虽然现在各地都有督察机构,但普遍警力紧张,督察编制人员太少,素质、装备都不够,加上督察向本地公安局行政首长负责,难免“心有余而力不足”。
    
      上海市公安局对于杨佳在审期间被殴打的说法给予了否定。
    
      有知情人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进一步透露:当时杨佳和民警们发生了误会,杨佳说自己只是举起手做了一个防护的动作,民警却以为他要反抗,将他按倒在地,“他说民警们搜查了他的包,还把他的衣服都搞脏了”。在杨佳的要求下,督察到场,“杨佳表示,督察对他所说的话一辈子刻骨铭心”。
    
      到凌晨两点,在查清其真实身份及自行车系租用等情况后,杨佳被予以放行。当日,杨佳返回北京。
    
      上海市公安局表示,之后,“杨多次通过信访件、电子邮件等形式,向上海市公安局和闸北公安分局督察部门投诉,提出开除相关民警公职、赔偿其精神损失费的无理要求,认为不应对他进行盘查。对此,公安督察部门经过认真核查,认为民警执法依法有据,无不当之处。两次赴京对杨佳进行法制宣传和疏导劝解工作,但杨均不予置理”。
    
      消息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称,十七大期间,上海警方曾在京找过杨佳,跟他商量上千元数额的赔偿,但杨佳不肯罢休。五六月份的时候,上海警方给杨佳去了电话,“你不要把这件事情搞大了。”
    
      “跟北方人的性格有关,这个事一直积压在他心里。”谢有明说。
    
      “他非要刨根到底。”
    
      偏执的人格
    
      截至案发,杨佳已经四年与父亲全无联系
    
      杨佳给谢有明的印象:很平静很沉着,逻辑思维清晰,法律意识很强。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冷静的犯罪嫌疑人。”谢有明说。
    
      7月1日11:20分左右,接到求助电话后,谢有明来到闸北分局第二楼特审室。征得杨佳的同意,谢有明为杨佳提供法律帮助。
    
      杨佳坐在椅子上,手反拷着。他穿一件白色的汗衫,左上肩有大块血迹,花格子的沙滩裤。空调开得很大,杨佳说有点冷。
    
      杨佳第一句就问谢有明,“你的证件在哪里?”第二个问题,“你是从事哪方面法律工作的?”第三个问题,“你们律师为我服务,收取多少费用?”
    
      “完全出乎意料。他问我,审讯的时间有多长?”谢有明说。
    
      审讯时间仍是中国法律的一个空白。很多国家都有一部明确的审讯法,但在中国,由于审讯法的缺位,审讯并没有时间限制,意味着审讯时间可以无限制延长。
    
      有分析认为,正是杨佳过盛的自我保护和还击意识让他走上了不归之途。杨家对门的一位姓李的女士回忆说,两三年前,杨母曾经因为一袋搁在楼道里的垃圾与其邻人动起手来。“杨佳回家后,把我们家的大门都踹歪了,还砸坏了楼梯的扶手,现在还坏在那里。”
    
      “杨佳有偏执人格,这种人会在生活当中捕捉一些小事,正常人碰到这一些事很快会结束的,但是他会揪住一些小事,没完没了。”
    
      犯罪心理学家李玫瑾说,“我认为杨佳有生理背景,也有成长背景,再加上他现在生活状况不是太好。这三个原因都会导致他的人格问题。”
    
      杨佳生于1980年8月27日,那时一家人住在北京前圆恩寺一个四合院里,父母为他起名“佳”,希望孩子能成为一名优秀的人。
    
      杨佳12岁那年,父母离异,没多久,杨母工作的雪花电冰箱厂也倒闭了。他跟母亲搬到慧恩寺一套安置房里,这里大都住着上年纪的拆迁户。他和母亲都在打零工,下午出去,晚上很晚回来。杨父开始还会来看看杨佳,给他们一点生活费,后来再没有过来。
    
      那位姓李的邻居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说,最近三年,杨母脾气越来越坏,开始和邻居“干仗”。
    
      截至案发,杨佳已经四年与父亲全无联系。7月1日,当谢有明询问杨佳,单亲家庭对他的心理伤害时,杨佳作出很无所谓的表情。谢有明意识到,这是一个特别倔强的人。
    
      “我在提问的时候不断提醒他,家长有什么事情,是不是受了什么影响,或者得过什么病啊,这是对他有利的证据,但他一概否认。”谢有明说。
    
      “杨佳不爱说话,也不肯示弱。”只有在提到他母亲的时候,杨佳的态度才会柔和起来。
    
      “他说他母亲很可怜,很辛苦地在养他。”
    
      下一个杨佳
    
      据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杨佳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杨佳袭警案发生以后,上海警方进入高度戒备状态。
    
      闸北分局前站上了两位全副武装的黑衣特警;其他分局的大门口,闲置已久的门禁系统启用,所有警察打卡进门;去年4月30日上海公安系统卸下的枪支警棍,又被大街上的巡警们重新佩戴。
    
      事实上,在杨佳冲进警察局的当夜,上海崇明县又发生一起袭警案,一位民警死亡。
    
      上个世纪90年代,民警可以把一个嫌疑犯放在屋里,桌子上又是警棍又是手铐。警察丝毫没有被袭击的顾虑,他们很自信,嫌疑犯不敢;而今天,袭警案频频发生。
    
      7月7日,杨佳被检察院正式批捕。“上海警方很人性化,在第一时间就为杨佳请了律师,也为他做了精神方面司法鉴定。”谢有明说。
    
      据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杨佳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2条的规定,杨佳的行为已涉嫌构成故意杀人罪。★
    
      (陈静对本文亦有贡献)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9:33 am
    穷苦人民想念毛主席。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9:49 am
    毛独夫是今日中国一切祸乱之源。独裁之父。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9:51 am
    共产主义是人类第一大邪恶!
    
    匿名游客的评论
    September 11th, 2008 at 9:56 am
    王女士应该将与警察的通话录音下来,放到youtube上。他与律师去法庭时,外面应该有入负责将一切录像,自身带可以远程录音的笔式录音机。看来,他们对独裆专制流氓无赖还是估计不足。对专制独裁的有效办法就是揭露和抗争,包括像王说法的武力抗争。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佳的父亲杨福生和律师一行回到北京
  • 杨佳的姨妈王静荣诉朝阳公安分局行政不作为的起诉书
  • 杨佳案最新进展——杨佳本人提出口头上诉
  • 法官指杨佳已口头提出上诉/RFA
  • “暗杀”杨佳彰显中国司法混账
  • 捍卫宪法的尊严:程海、李劲松:杨佳案的一审判决书及刑事上诉状
  • 杨佳妈妈失踪两月,亲属诉至法院,法院拒不受理
  • 杨佳案一审的有关问题答非记者问
  • 纪实:我陪杨佳父亲去了上海第二中级法院
  • 杨佳可能已经遭到不测,其父仅得一纸判决
  • 杨佳口头提起上诉,父亲拿到一审判决书/刘晓原
  • 杨佳案凸显中国警察的悲哀!
  • 杨佳父亲赴上海:上海的律师怎么知道杨佳母亲身藏何处?
  • 不满杨佳案暗箱操作 千人公开信吁司法公正/RFA
  • 北京律师、杨佳的父亲和姨妈讨论杨佳案
  • 杨佳死刑案其父争取上诉努力受阻
  • 强烈要求给予杨佳公开和公正审判的呼吁书
  • 专访陆文岳:上海法院边审杨佳边犯法
  • 杨佳案:可耻的秘密审判
  • 许正清呼吁大家关注杨佳母亲王静梅生命之安危/上海维权
  • 格丘山: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 杨佳遭到刑讯逼供 上海冤民再次强烈呼吁/上海维权
  • 格丘山: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 警钟:杨佳死,国人难,强权悲
  • 没有真相就没有正义:从邱晓华案和杨佳案看中国司法的神秘化/范冠峰
  • 中央应拿出安民的智慧和技巧处理杨佳案/亚笛多星
  • 杨佳案上海警方欠全国人民一个说法
  • 杨佳袭警案的深处/施化
  • 建议在杨佳被处决那天,全国网友在笔名前添加Y+标志,以示悼念。
  • 今天是杨佳上诉最後期限/何必
  • 哀杨佳
  • 毛泽东“谈”杨佳案
  • 杨佳案:刀下留人!/王容芬
  • 紧急呼吁:力争杨佳案在上诉期间获得公正审理/陈泱潮
  • 杨佳的声带已被割断?
  • 许正清:从看杨佳案说明中国法律又错了/上海维权
  • 杨佳!杨佳! /韩雪飞
  • 民主中国阵线:敦促共产党建国60周年大赦始于杨佳(图)
  • 杨佳:我们的欢呼源于我们的卑怯,我们的遗忘源于我们的宿命 /韩雪飞
  • 张鹤慈:杨佳为什么会被抄作的如此不理智?
  • 森林狼:杨佳是共产党的好孙子
  • 袭警前,杨佳是个什么样的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