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罢免村官-基层民主实验遭遇剧烈抵抗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7日 转载)
    
    来源:基督教科学箴言报
     中国的有关法令规定,村民委员会的成员通过直接民主选举产生,如果达到一定比例的村民对他们失去信任,可以要求罢免他们的职位。但是,近年来中国各地罢免“村官”的实践证明,罢免程序要启动和真正生效,极为困难。村民们反对腐败“村官”的行动最后可能导致自己被虐待、被关押。前不久发生在天津郊区一个小村庄里的故事就是一个明证。
    
    村民:民主权限竟这么小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9月3日刊登的驻中国首席记者付毕德(Peter Ford)题为“中国一个民主实验遭遇剧烈抵抗”(A Chinese experiment in democracy meets fierce resistance)的文章,报导了天津郊区这个小村庄里发生的基层“民主”发展的故事。报导说,当村民房兆娟怀疑村领导犯有腐败行为,开始组织左邻右舍检举村领导时,她完全没想到的是,这场挑战竟然首先让她自己入了医院,最后入监狱。
    
    然而,她只是依据法规办事,发起几乎全村男女老少签署的一份合法的请愿书。他们认为,村民委员会把集体农田卖给邻镇政府做工业开发项目时,克扣了村民们应得的赔偿金。
    
    但是,房兆娟、她的家人,和罢免委员会的同事发现,他们陷入一出充斥着暴力的政治戏剧。他们说,此事让这个小村的村民们了解到,他们民主权益的界限竟然是这么的窄小。另外,他们还说,这件事让他们更加下决心去行使这些不多的权益。
    罢免村官-基层民主实验遭遇剧烈抵抗
    
    土地问题,是引发会馆村罢免风波的根源。(资料图片)
    
    会馆(Huiguan,音译),位于天津郊外,是由一群形状不一的砖房组成的小村,这里就像中国其他成千上万座村落一样,处在被飞速扩张的城市吞噬的边缘上。他们的农田几乎都变成了新工厂,而且,多数是在如43岁的寡妇房兆娟所质疑的情况下发生的。
    
    “她从未想到过会这样,”她的妹妹房兆慧(Fang Zhaohui,音译)说,她向记者出示了许多张房兆娟于6週前被一群流氓打得遍体鳞伤,送入医院时的照片。“她从未想到会那么样困难,政府会那么样黑暗。”
    
    “乡镇政府滥用职权,仗势欺人,”一名迄今还没有被关押起来的村里积极维权活动人士李广德(Li Guangde,音译)抱怨说,“他们屡次阻碍我们,还向我们施压。一些镇政府官员可能也参与了卖土地的事,也是腐败份子。我都搞不清楚了。”
    
    法律给的民主希望落空
    
    中国的法令明文规定,村民委员会的干部都要通过直接民主选举产生,而且,如果大多数村民对他们失去信任,可以要求并启动程序罢免他们职位。“但是,这只是有法而已,”在亚特拉大,与中国当局合作加强中国村民的自主权的卡特中心的中国项目主任佐治亚周边学院历史系教授刘亚伟(Yawei Liu)警告说。
    
    他接着说:“但是一旦到了现实环境时,实际执行起来就非常困难了。”
    
    10年前,当中国的乡村选举法生效时,许多官员和一些外国学者都把它视为带动全国更广泛的民主化的先驱。
    
    如今,这种希望在落空。房兆娟的命运显示了这场民主实验的一大缺点:在一个高层政府是非民主化的空间中,基层民主很难蓬勃发展起来。
    
    刘博士担心说:“除非高层有所改变,不然,这种民主是无法持续下去的。”
    
    长期研究中国乡村政府问题的加州柏克利大学的凯文-奥布赖恩(Kevin O'Brien)教授说,“对民主选举程序的任何一个阶段,专制体制都可以进行干涉,”来阻碍村民的民主目标的实现。“这个故事正是由下至上的民主发展,被习惯于听从发号施令的非民主群体淹没的一个典型案例。”
    
    另一方面,刘博士指出,“殴打和拘留也反映出,村民们清楚地了解自己的权益,而政府无技可施了。”
    
    香港中文大学的乡村选举专家李连江还表示,最近在会馆村发生的事件显示,“当人们清楚他们被赋予某些政治权益时,他们就会行使它们。这是民主成长的正面迹象。”
    
    罢免风波的起源
    
    最初,这出戏是去年11月开幕的。当时,80岁的农民韩宝才(Han Baocai,音译)向天津市政府投诉会馆村村民委员会,指出村委会把村里50多英亩集体的土地卖给附近的小站镇政府的交易疑点丛丛。
    
    村民们称,小站镇以每亩1万人民币买下这些土地,现在,又以每亩80万人民币卖给开发商。他们认为小站和会馆的当政者私下把卖土地的利润放进了自己腰包,而受损失的则是村民。
    罢免村官-基层民主实验遭遇剧烈抵抗


    
    会馆村200多村民们聚集在村委会大院,在一份联合签名信上签名。(资料图片)
    
    小站镇副党委书记粱红斌(Liang Hongbin,音译)坚持称,镇政府是以公正的市场价买下农田的,而且,已经依法向村民支付了补偿。
    
    党委书记郝淑民(Hao Shumin,音译)承认,小站镇政府以将近两倍于原价的价格把土地转卖给了开发商,因为土地的定位已经从村的农田变为了国有工业用地,价值上升了。但是,他说转卖的价格还不到村民所说的十分之一。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