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残奥近:狱中盲人维权者陈光诚和家人现况/RFA张敏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9日 转载)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8,28)
     (博讯 boxun.com)

    *陈光诚服刑过半,袁伟静仍无人身自由*
    
     在山东临沂监狱服刑时间已过刑期二分之一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现仍处于每班二十多人日夜监控中。
    
     8月27日上午,袁伟静想把回家过暑假,将入学前班开学的儿子陈克睿送回姥姥家(临沭县),顺便去娘家附近医院继续中断的牙科治疗、镶上一年前已经做好、一直存在那家医院的新牙。但袁伟静受到监控人员强力拦阻,没能成行。
    
     现在临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家中的袁伟静当天晚上说:“我今天早上七点半左右打算送克睿上学,路上发现,在门口看我的人员二十多个都在路上。他们不说什么,只是车来时不让我上。
    
     *陈光诚和陈案简介*
    
     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他为农民提供法律帮助。2006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2007年获素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麦格赛赛奖”等。几个月前又与其他六位中国公民一起,获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2008年度“民主奖”。
    
     2007年1月,陈光诚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
    
    *袁伟静被监控已长达三年*
    
     2005年8月以来,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中。今年五月上旬以前,连续几个月被每班七人日夜看守,软禁在家,家中有陈光诚七十多岁的母亲和三岁的女儿克斯。平时袁伟静只能在跟踪之下,到附近商店买一点生活用品。
    
     袁伟静已经连续十一个月没有被准许正常探视陈光诚。
    
     从6月30日到现在,监控袁伟静的人数增至二十多人,两班共达四十多人。
    
    *袁伟静:上车受阻还被打*
    
     袁伟静讲她27日上午想把儿子送回娘家受阻经过:“七点半时,这班人还没下班,另一班人还没来齐,另有些在路上、路口,这样人就很多。他们拦截我,不给理由,也不说话。
    
     更让我生气的是,看到车来了,我招手想让车停下,谁知道上来很多人把我围住,其中一个男的从后边‘啪’的一下打我的手。
    
     我一下傻了,没想到,他打得特别重,让我很恼火。因为睿睿在我身边,我实在不能跟他们发火。
    
     我就跟他们讲道理‘你们到底是什么理由?以前不管你们说是为了奥运会的平安、是为了什么也好,我也就忍了,奥运会现在过去了,你们还不让我有任何行动自由。孩子要开学,我要送孩子上学,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去?’
    
     我给他们讲道理时,他们没一个人说话,我连截四辆车,他们都没让我上,别的时候,车还没停,他们就指挥走了,有的车一看那么多人,也不敢停。”
    
     *袁伟静:一年不能回娘家,治牙镶牙耽搁,牙痛难忍*
    
    
    
     主持人:“后来孩子怎么样?”
    
     袁伟静:“回来了。我也带着小克斯,因为我的牙疼已忍了很长时间,想再去看看牙,我一直被看着,有一年时间不能去我妈那儿。在这边,孩子上学非常不方便,要去县城,我又去不了,所以只好把儿子放在我妈妈那边帮我看着,送他去幼儿园。暑假前我也不能去看他,我姐姐把他送回来。9月1日要开学。
    
     去年9月,我在妈妈那边比较好的牙医院看牙,牙已经做好了,谁知道我回来(按当地风俗回婆家过中秋节)以后,监控的人就再也不让我回去了,也不让我回去看病镶牙。牙痛已经一年,特别这阶段比较厉害。现在奥运会过去了,今天还是这样被他们强力拦阻,没有任何理由地打我,令我非常难过、不解,很生气。”
    
    *袁伟静:顾及儿子心理,再次忍耐;打110报警,八小时打不通*
    
     袁伟静表示:“我必须说明,睿睿已经大了,他对门前看守我的人已经有了一种憎恨心理,所以他们打我以后,我只能傻傻回头看他们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怕影响到陈克睿。所以我只能跟他们争辩争辩。
    
     出于这种情况,我就打110,一直打到下午四点多钟,对方一直说我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袁伟静:我要去看病,不能老是这样忍着*
    
     袁伟静表示:“奥运会过去后仍然这样,我很难理解。不能再无缘无故这样控制我,我还是要去看病。我的牙。。。我不能老是这样忍着,听说长期吃止痛药并不好。”
    
     主持人:“现在这样就只能娘家再来人接睿睿?(路远当天无法返回)”
    
     袁伟静:“对,我爸爸今天已经来了,我没有告诉他今天的情况,只是说‘希望爸爸能来’。
    
     当时我看到情况比较危险,他们打了我手后,我就让大哥去了路上。”
    
     *陈光福:限制袁伟静人身自由,违法且没人性*
    
     从6月30日起也处于监控跟踪之中的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先生接到电话,赶去路边。
    
     他讲当时的情况:“以前在伟静家门口的人总是以‘要开奥运会’为借口,不让她上车,不让她出门,现在奥运会已经结束了。看管她的两个班正好到交班时间,有三、四十个人都在公路上,堵着她。来了四辆车,都不让她上。
    
     伟静打电话给我时,他们相持一段时间了,我去了以后,又过了两趟车,他们还是不让她上。”
    
     陈光福先生表示:“我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也不知道他们接受谁指派。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限制一个人的人身自由,我认为按照中国法律,这是违法事件。
    
     他们连点人性都没有,我当时非常生气,把他们在公路上不让她上车的情况,用摄像机记录下来了。摄像机扫到他们,他们都把头低下了。”
    
    *陈光福:陈光诚狱中见家人谈依法要求假释*
    
     在狱中服刑的陈光诚的刑期是从2006年6月11日被刑事拘留开始计算的,现在已经服刑过半。实际上,从2006年3月11日至6月11日,陈光诚已经被警方绑架,这三个月本应折抵刑期。
    
     陈光诚在最近一次家人探视时,见到大哥陈光福,谈到法律规定,服刑过半,可以假释。
    
     陈光福转述见面情况和陈光诚相关谈话:“8月13日会见时光诚讲,根据《刑法》和山东省司法局、还有四个部门联合通知,解释关于实行《刑法》的一些细则,说刑期执行二分之一后,就可以假释。并有一条特殊规定,盲人在执行一半的基础上可以再提前三到六个月。
    
     他说,他曾经正式对监区王区长提出这个要求,王区长汇报到监狱方面。狱政科王乐家(音)副科长当时在场,我就问他,他让光诚把他的意思再叙述一下,光诚又把他的要求作了第二次叙述,正式向狱政科王科长提出。王科长当时的答复是,有这条规定,但是是‘可以’,不是‘必须’,说监狱方面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就是需要上边答复,上边怎么答复,他也不得而知。”
    
    *陈光福: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要依法争取权利*
    
     主持人:“听到陈光诚这样的要求和他对法律规定的陈述,及他现在作的争取,您怎么想?”
    
     陈光福:“我认为如果是依法办事,当时就不应该把光诚放到监狱里,他们现在是权大于法,不是依法办事。我也对光诚讲,不管怎样,我们还是要依法争取权利。我们计划以家人名义给狱方写个要求假释的申请。。再请律师写一份,寄到监狱。看看他们怎么做”
    
    *袁伟静:家人和律师将为陈光诚书面申请假释*
    
     袁伟静说:“关于假释问题,我从相关法律书上看,建议权是要由执行机关。。。可是我今天还是向律师咨询了这个问题。律师说,按照正常的,当然是所谓‘服刑犯人’向监狱方提出要求或申请,监狱方考虑后,可向中级人民法院建议,后由法院决定是否减刑或假释。但律师说,因为光诚属于特殊情况,他不能用正常的笔写字,不能写文书类东西,所以我们家人和律师可以去做这件事,然后把申请交到监狱去。”
    
     主持人:“您今天和哪位律师联络的?”
    
     袁伟静:“两位律师都联系过。李劲松律师说他在写。李方平律师说他和李劲松律师写,尽快做,以快递形式寄到监狱。”
    
    *李方平律师:书面申请,依法推动假释陈光诚*
    
     现在在北京的李方平律师说:“首先,根据法律规定,肯定可以申请假释。袁伟静今天下午也给我来了电话,说能不能律师帮他申请假释,我会与李劲松律师沟通,到时候会形成一个文本,寄到监狱管理部门。因为当时陈光诚给了我们授权,这方面工作,我们会根据中国法律去推动。”
    
    *李方平律师:非法监禁袁伟静,是赤裸裸践踏法制*
    
     谈到袁伟静的处境,李方平律师说:“至于袁伟静的事,我们也知道,对她的这种非法拘禁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中间先是作了个‘监视居住’,后来弄了个‘取保候审’,到现在完全是赤裸裸的非法拘禁,这样的行为是。。。(叹)赤裸裸的践踏法制。
    
     在整个这个过程,袁伟静多次发声,但是状况仍然没有改变,甚至随着奥运的接近,非法拘禁她的人数和时间长度都在增加。”
    
    *李方平律师:法律遭公权力粗暴践踏,也是律师追求法制人权的强大动力*
    
     我们作为法律人,依赖的只有法律,但是这种法律完全得不到执行,甚至会遭到公权力粗暴践踏,我们有时感到法律是那样苍白无力。 这也是我们作为律师去追求法制与人权的最强大动力。
    
     我们仍然希望这个国家会走向法制。”
    
    *袁伟静:残奥会将近,希望为光诚的事再努力一点*
    
     现在正值残残疾人奥运会临近,谈到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作为服刑过半的残疾人士,李方平律师说:“按道理,他是更容易获得假释的”
    
     袁伟静表示:“我这样想,这个残疾人奥运会临近。。。光诚本身就是残疾人, 在残奥会开始之前,我希望光诚这边的事情,大家更能够再努力一点。”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RFA张敏:山东维权者居士全被拘 警方施压诱村民说居诈骗
  • 奥运火炬拟过临沂 监控袁伟静者增至四十多/RFA张敏
  • 奥运近:陈光诚长兄被监控 看守袁伟静者增至二十多/RFA张敏
  • RFA张敏:山东维权者居士全先生被刑事拘留
  • RFA张敏:“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十至十二)
  • 狱中郭飞雄儿女入学被拒 张青急请关注/RFA张敏
  • RFA张敏:“ 反右”五十年洛杉矶研讨会录音剪辑(之十)
  • RFA张敏:“六四”十九周年祭:尊重生命寻求真相
  • RFA张敏:郭飞雄狱中见家人 警觉身体异常状况
  • 新疆维族基督徒吾斯曼将上诉/RFA张敏
  • 袁伟静诉边检案拟5月5日开庭 袁赴京受阻纪实/RFA张敏
  • 狱中郭飞雄18日见家人谈近况/RFA张敏
  • 再拒律师会见,胡佳现状不明/RFA张敏
  • 袁伟静探夫连续七个月受阻,问人权法制何在/RFA张敏
  • 睹物思人祭爱子,也忆“八九”诉求声/RFA张敏
  • 胡佳案一审宣判侧记/RFA张敏
  • 临沂一位农民独白:“只求见我太太一面”/RFA张敏
  • 生命之危:临沂暴力计生受害者紧急呼救/RFA张敏
  • 袁伟静探夫再受阻处境更险 吁请奥运前释放陈光诚/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