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临沂市“围圈土地未盘活 强拆民房用‘绝招’”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1日 来稿)
    
    临沂市费县探沂镇碗窑村,座落在327国道和229省道交叉处,穿过该村沿街房是该镇曾经围圈的工业园。七月上旬人们来到工业园,可以看到园里的一座座大院,有的内无一间房屋,院里长满植物,有的已经停止营业或关门,半拉子工程也随处可见,该村一位村民指着一座未建成的楼房说,这座楼已有六七年了,至今未完工。顺眼望去,楼前杂草丛生,荒凉感由然而生。与此对应的临路327国道南侧碗窑村北的沿街房,部分已被推倒,垃圾仍堆在原处,尚能站立的房屋,没了往日的生气,商务冷落,厂房停业。村民老孙指着这片场地说,这就是镇里搞的拆迁项目,如今这个项目处在两难之中,镇里不能按计划推进,拥有这片房屋和土地使用权的村民也无法营业。
     (博讯 boxun.com)

      座落在拐角处的一座420平米的两层楼房,是板材厂业主孙启龙的办公地和住所,楼后是板材厂,年收入十分可观,如今5219平米的车间空无一人。孙启龙拿出盖着县有关部门大印的房产证、土地证让人们观看:“我们当年征用土地和盖房都是经上级批准,办了合法手续的,如果是国家修路或公益用地,我们无条件接受,可现在他们想把我们的房子砸掉,交给他搞商业开发,而且补偿每平方400元,又不给划新用地,等于断了我们的生路。”
    
      如今厂房尚未拆除,为何不先开着工?孙启龙说:“开工税收受不了。收税是正常的,可从来没见过这种收法,每年都是定税,全都按时交纳,可今年来收税,说前三年的收少了,要补交到今年3月份,地税第一次通知交税952,315.5元,不长时间地税又来通知收4.4万多 ,到了5月9日国税又通知说,由于申报计税依据明显偏低,增值税应补交税款62,504.91元,交后,他们说如果搬迁走,这个税就不要了。原来,税务部门频繁前来收补税,都与镇里的房屋拆迁项目有关。
    
      在327国道南侧道边绿化带以外,被砸掉的门面房废墟旁,六月以来一直放着一辆独轮车,摆着几件修车工具。修车老人姓王,今年60多岁。王老汉说,他是十年前这里招商时买的房子,用来搞维修、卖点农机件,手续齐全,都在镇上。前不久来收税的,第一天要1500元,第二天要两千元,税务人员说,不搬,下次收的还多,你不交就搬走,我们也就不收了,后来村委派人来,叫在拆迁协议书上签字,我怕税越收越多,就签了,房子被打掉,无地方住,生活无着。听着王老汉的诉说,再看看现场的凄凉场景,不免让人心情更加沉重。
    
      “不拆迁就吃官司,让你经营不成,生活也不安顿。”靠收购废品为生的孙启营,房产证、土地证也都齐全,为了搞经营,他搬到废品收购站住,并以此为家。孙启营不同意拆迁,拆迁办就以土地承包合同违约为由起诉他。有趣的是,第一次通知6月3日开庭,8点半被告方到庭,却不见原告,法庭说开庭日期延至9日,9日又说10日开庭,后来又说老孙的土地合同有假,让派出所几去找孙调查。孙启营,一个老实巴脚的农民,被起诉通知书搞得不知如何是好。营生做不成,生活也无法安宁。
    
      以修理轮胎为生的孙玉廷,哭诉说,拆迁是一种野蛮行为,无视我们的合法手续,赔偿也太低,平房每平方240元,也不给安置,他们没任何国家手续,只是以村里的名义搞个协议,操作拆迁是镇里。俺去过县信访局、拆迁办、国土资源局。他们都说我们的手续是合法的、永久的。信访局给我们写的回执,我们拿着回来找镇长,镇长说“协议签了没有”我们说没有,镇长说“没有你们去上访什么?”其实镇长不可能不知道,即是房子没拆,我们也无法经营。孙玉廷拿着 “拆迁协议书”让人们看,上面明确地写着,用地面积280平方米,拆迁面积253.6平方米,拆迁补偿标准及数额46235.00元,收回土地使用权,把办理土地证等手续费用予以返还。原来,协议书的实质,是镇和村里花小钱从农民手中买回土地使用权,明显的不平等!
    
      在碗窑村,像上述几家村民的情况还有20多家,他们的日子也都不好过。
    
      这部分村民与镇里和村委相比,明显处于弱势。据村民说,镇里为了得到这片土地的使用权,不顾国家有关法律,不仅用加重税收,还采取到期不续办工商执照、动用当地派出所,调查原有土地房屋合同真假给村民施压,迫使这些经营户在‘拆迁协议’上签字。
    
      据临沂市一位退休老干部讲:拆迁是一项政策性很强的工作,拆迁必须经省级政府有关部门批准,有关文件政策必须公示。而临沂市费县探沂镇碗窑村的拆迁,没有公示有关批准文件和相关政策,便按草拟好的《拆迁协议》强行让部分“拆迁户”签字。他们拆迁的目的在于收回土地使用权,为了达此目的,竟使用如此“绝招 ”。
    
      镇里放着已圈好的工业园不盘活,去强拆村民合法的营业场地,他们的出发点是什么?村里的老孙说,我们村离镇不远,沿街房,是面子工程,如果为发展经济,为何不去抓大项,盘活不景气的工业园和半拉子工程?如果是村里搞开发,镇政府为何要花费这么大的精力?调动诸多执法部门,使出种种绝招,搅乱老百姓的生产和生活?
    
      碗窑村土地闲置和拆迁
    
      问题的反映
    
      碗窑村地处山东费县探沂镇东部,西距县城17公里,距镇政府驻地1公里;东距临沂市区25公里,北靠327国道,地理位置优越.全村拥有耕地1300余亩,其中平原地850多亩,岭地450多亩,全村共有1300余人,人均占地1亩左右。
    
      改革开放前,村民主要以种地田为生,几乎没有什么工副业.改革开放初期,在当地镇煤矿的带动下,村里先后建起瓦厂和羊毛杉厂.由于经营不善于1990年倒闭,致使欠债100多万元.1990年前后,当地政府允许搞个体经营,于是,村民们先后在村北327国道两侧建起了商店和工厂,经过近20年的努力,这些商店和工厂,给村的经济带来了发展,人们的生活较富裕,过着稳定的日子。
    
      但是,由于县,镇某些领导人决策失误,导致村的大量土地闲置,并且近期又出现了乱迁现象,导致村民意见纷纷,打乱了往日的稳定局面。
    
      现将土地闲置和强行拆迁及有关情况反映如下:
    
      一 、土地闲置情况
    
      1.原羊毛杉厂(座落在村北327国道北)占地20余亩,从1990年闲置,至今荒芜。
    
      2.2006年县,镇在个别人打着大发展的旗号下,圈占碗窑村前良田200余亩,建所谓的工业园.村前耕地是1995年5月费县人民政府批准的基本农田保护区.现在保护区的标志碑还在,但良田已被圈占.土地被圈占后在良田上修了宽40米的水泥路,南北、东西各两条,总长度1500米,占可耕地近6000 平方米,约合10亩;耕地上建起了几座厂房,厂房以外200多亩土地荒芜2年(06、07),07年秋村民实在看不过去了,自发开垦耕种.绝大部分圈占的厂房在闲置状态,没给村民带来经济利益,个别开工的工厂,村民去打工都不要.工业园光占碗窑村土地就闲置400余亩,再加上327国道以北外村被占土地, 共闲置千亩以上。
    
      二、现在的拆迁情况
    
      一边大量土地闲置不用,一边又以繁荣村镇经济为名,强行拆迁327国道两边的工厂和商店,在四川汶川大地震前后,327国道以南已强行拆除10余户,尚有5家未拆,327国道南未拆完又拆327国道北的东北一片,共26家,已拆2户。
    
      拆迁引起被拆迁户的不满,群众上访市县镇,市里答复回县解决,县里回复叫镇里解决,镇里领导推说是村里要搞的,镇里只是帮助村里工作.明明是镇里成立了拆迁办公室,地点设在村北交警队院内,背后镇党委书记朱玉祥指使,副镇长查中朋坐阵指挥,办公室由镇党委政府各部门共十几人组成,怎么能说是村里要搞的呢?
    
      三、土地闲置和拆迁的背后
    
      土地被工业园占后,先后两次改名,一开始“费县工业园”,后改为“费县探沂镇工业园 ”.2008年7月上旬,镇里雇小工将327国道两边的广告牌上的“探沂镇工业园”字涂掉.据当时的村支书讲,县里搞工业园,每亩地每年给村里1000 元,村里给村民每亩地800元,只是当年兑现了,以后就不给或少给.工业园对外出售,每亩2万-3万元不等,使用期20-50年不等,还有很重要的一点, 镇里谁向工业园招商引资,引进一个项目奖励10万元.现在的工业园内的几家工厂,大都是县镇干部引进来的,有些领导只管个人捞钱,不管土地闲置荒芜。
    
      出于某些人炒地赚钱树形象向上爬的需要,某些领导人瞅准了327国道两边的土地,成立了所谓“拆迁办公室”,以开发的名义,收回村民承包的土地,利用村民原有的合法手续,卖地赚钱.因为拆迁无任何合法手续,有的村民不同意拆迁.这样招来镇党委书记朱玉祥的不满,他采用多种手段,令有关部门大整这些村民, 主要手段有:国税、地税向不同意拆迁户大大追加税收,村民孙启龙一家,国税加收6万多,地税加收4万多;令工商所不给不同意拆挝户续办工商执照;令银行不给贷款;找种种借口把村民告上法庭,并动用派出所制造证据,企图收回土地。
    
      四、拆迁主使人镇党委书记朱玉祥简况
    
      此人背后活动,一般不露面,据镇人领导层多人和村领导人透露,朱玉祥有两大特点:一是每天抽中华软包装香烟2盒以上;二是动不动就骂下级人员,作风极为恶劣. 但他也有露面的时候,村里有部分群众想向上级反映土地闲置和拆迁问题,拿录像机到闲置土地上录像,他得到消息,立即带派出所、工业园、拆迁办有关有员赶到现场,并指使人将录像机抢去。
    
      一个镇委书记,月工资不过3000元,光吸烟钱不够,他怎么赚钱,一般人不得而知,在他的影响下,“拆迁办”成了“吃喝办”,拆迁办的人员几乎每天都下饭店,由村里招待.镇里给村公开下的指标是年招待费4000元,据村干部透露,“拆迁办”一个月就吃掉 5000-6000元。
    
      以上情况,我们多次向基层有关部门反映,他们官官相护,始终得不到解决,我们不得不向中央反映,请领导调查处理.
    
      情况反映人(均系山东费县探沂镇碗窑村村民):
    
      姓名 联系方式
    
      孙玉欣 13608907196
      梁金喜 13408644084
      孙启夫 13869925979
      杨士宝 13655392216
      孙玉军 13705492538
      麻玉财 13516390654
      李现明 13176082688
      王明广 15153931908
      梁中鹏 13954925125
      梁中勋 13953920890
      孙凤伟 13468128855
      孙凤明 13969936090
      孙启战 13608907220
      王惊涛 13581087186
      孙启配 13608909358
      杜殿祥 15864877599
      梁金燕 13953908070
      梁中国 13954967804
      梁中存 13608991918
      季开娟 1395495861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沈阳访民张艳菊在北京秘密住处,控诉强拆/视频
  • 沈阳拆迁户高全胜在残破的住处恐诉强拆
  • 视频:柳州暴力强拆实拍
  • 新西兰华人李卓芸合法别墅被强拆 “立案通知”没日期(图)
  • 山东临沂数十被强拆户在北京申请游行示威
  • 视频:山东临沂市孙树仁家被残暴强拆
  • 北京强拆视频:朝阳管庄西会的暴力拆迁
  • 开庭时访民张华在法院被抓:强拆视频
  • 视频:北京强拆系列——正义路抗议
  • 视频:北京小红门奥运强拆的现场
  • 海淀法院强制执行拆迁,砸门毁房不亚于鬼子(视频+图片)/北京强拆系列报道(图)
  • 上海毛海秀叙说丈夫王荣庆被强拆逼死经过:含泪劝警察 执法莫残民(图)
  • 天津东丽区企业遭强拆 员工被殴打至今无人问
  • 强拆的好帮手?长沙街头顶级反恐装备亮相 狙击枪千米穿透钢板 (图)
  • 太原龙潭强拆七千户产权房, 激起强烈抗议.(图)
  • 视频:地安门奥运强拆纪实——半夜偷袭成功(图)
  • 北京奥运强拆:“钉子户”拒绝执行法庭搬迁令
  • 北京强拆,30年党龄的老党员痛斥政府是无赖
  • 薛祥彪控诉:扬州暴力强拆是政府行为无人能管?
  • 石家庄:合法的房产,土地证房产证齐全被强拆 家破人亡(图)
  • 野蛮强拆玩起了猫和老鼠的拖延游戏!
  •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 下岗又遭强拆,重庆下岗工人忍无可忍要爆发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北京西城强拆:昔日亿万家产 今朝沿街乞讨/张振新
  • 保定热电厂张慕春控诉强拆
  • 原国民党起义人员陈祖荣的房子被强拆
  • 保定电厂强拆百户职工住房谋暴利利用暴力非法手段致使职工流离失所(图)
  • 北京除夕强拆血案 警察围观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又抬头(三)(图)
  • 天津嘉华公司强拆出人命 家属抬尸抗议(图)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二)
  • 政文:看南京怎样和中央对着干,“强拆”怎样抬头(一)
  • 北京强拆户鞠鸿怡:值父亲逝去一周年际 写给父亲的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黑社会欲强拆千年古刹
  • 被严密封锁的消息:南京邓府巷拆迁户翁彪自焚之后,又有两人惨死在“强拆”二字之下(图)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一个正在抗击非典的医生她的住房正面临强拆
  • 祖上留下来的房产被强拆,北京“法制”形同黑社会
  • 许正清:遭强拆 请问胡锦涛主席 我“家”在何方?/上海维权
  • 无锡市滨湖区区长陆志坚大力推行暴力强拆
  • 南京白下区为强拆用尽卑鄙手段
  • 上海九年强拆迁户许正清给胡锦涛总书记的第二封信/上海维权
  • 强征强拆,施暴政自敲丧钟/老哈
  • 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伟华
  • 殴打记者 强拆民房 罪证如山
  • 睡梦中遭遇强拆 高呼“共产党万岁”被掐喉咙/无锡丁仲初
  • 济南强拆受害人李红卫拦车喊冤后给市长的信
  • 谁来帮帮被山东临沂政府强拆房屋后无家可归的百姓?/刘国慧
  • 花楼街强拆:武汉市市长李宪生的“疯”碑
  • 人大法工委:强拆不算“绝对”违反物权法
  • 住户公开信:南京又一“老党员”的家被强拆了!!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最牛钉子户22日没拆,物权法专家支持强拆 (图)
  • 陈墨:话说强拆(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