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益阳公检法充当贪官黑打手迫害举报人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9日 转载)
    
    我原系湖南省益阳市供销社保卫科付科长、经警队队长,市供销社系统的农副产品总公司副总经理,还曾被原市政法委抽调到市重点整治办公室任副主任。由于我父母都是中国共产党的老干部,父亲1938年就参加抗日。所以自己从小受到中国共产党的教育,使我从小就树立了一心为公,为人民服务的道德观念,我的工作可以说达到了不可挑剔的程度,历来得到群众和领导好评,曾两次荣立三等功,年年记大功,多次评为先进和“十佳”, 正因为自己对名声看得比命都重,使自己和群众建立了很深的感情和关系。
     (博讯 boxun.com)

    1996年我从保卫科长的工作岗位上调到总公司任副总经理,在我任公司副总经理时,公司法人代表兼总经理将班子主要领导都约到市里的“红灯区”,想利用让班子主要领导集体参与嫖娼的手段达成贪污联盟。这位总经理给我上课洗脑说;“现在层层都在贪污,以后企业都会垮台,现在不捞点钱,今后只能去讨米。大官大贪,小官小贪,大官贪的都是小官送的,都相互牵联着。对公有财物分三步瓜分,一步是吸血,把资金巧立名目拿完。二步是吃肉,把库存物质卖完。三步是敲骨吸髓,把不动产卖完。”。我说;“群众怎么办?”,他说;“群众就是一群任人宰杀的猪,除了叫几声外,再也没办法了。”。
    
    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做呢?公司总经理曾经在主管部门头头的指使和纵容下,让一名因经济问题被除去工职的干部(原桃江县二轻局局长),打着省机关一家公司来投资的招牌,和我们签定合作合同,筹建了“华农公司”,再利用在银行的关系,用我们公司财产作抵押担保贷款,用贷款和基建公司的500万带资入场做“华农公司”开发资金。再用建好的一期工程作为银行贷款的抵押,换回原来作抵押担保的公司财产,利用这种玩空手道的手法,将公司价值几千万的黄金地皮和财产变成他们的私有财产。此事虽说引起了广大干部和职工的反对,但群众苦于没有掌握到他们犯罪的真凭实据,而他们又买通了市里有关部门的头头,尽管公司几百人多次联名举报,但都被主管部门以“查无实据” 给包庇下来了。为了安抚公司领导层,公司总经理在主管部门头头的指使下,准备以集体嫖娼的手段来达成公司领导班子的贪污联盟。企图又公司一座商场拆了重建,在重建时许诺让基建包头给公司几个主要领导每人20万元人民币。我及时将他们的阴谋告诉了群众的代表,经过大家的商议,认为他们权势太大,上层关系太深,决定继续收集他们罪证,认为尽管他们权势大,国家毕竞还是有法律的,只要抓到证据,贪腐官僚们总不敢明目张胆的保护腐败。善良的群众怎么也不会料到这些贪腐官僚们己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这些狗官们仗着手中掌握的权力,早已不把党纪国法放在眼中。
    
    与此同时,公司这位总经理又伙同主管领导,企图让基建包头向法院起诉公司拖欠60万元基建款为由,贿赂法官打假官司,通过法院的枉法判决合法的侵占公司价值数百万元的仓库,再合伙建商品房出售谋取高利。当法院传票和扣押通知送到公司时,被我发现他们的阴谋,我主动坚决要求出庭打这场官司,逼得他们只好去法院撤了诉。
    
    我向主管单位的副主任. 政工科长. 纪检主任三人汇报工作时,举报了公司法人经理组织集体嫖娼和利用基建工程贪污的违法行为,企图用假官司侵占公司仓库的事实后。却遭到和单位领导有犯罪牵连的主管部门领导报复,我和单位几百职工联名向检察院和市纪委进行举报,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位市纪委主任不但不查证群众举报的问题,反而将我和被举报人约到市委食堂喝酒了难,警告我不要“闹事”,如果“闹事”对我没好处,还把我约到他家去谈心,认为我也会象其它干部一样会去向他行贿。我没理会这位模范主任的警告,仍和群众一道要求公布“华农公司”内幕。市纪委竞派了几台车将公司四名参予举报的保卫干部强制抓到纪委,除了限制了四名参予举报的保卫干部的人身自由,还发生欧打举报人行为。尽管纪委会调来了110和派出所的民警,由于这四位保卫干部都是以工代干, 都不是党员, 挨打的举报人身上有市纪委干部明显的脚印,最后只好不了了之。我们与贪官展开了一系列的斗争,因为法律和事实被我们掌握,贪官们虽说有权但无理可讲,对我们是又恨又怕,为了破坏举报群众的团结,打击带头人,主管部门把“华农公司” 一个臭名昭著的黑社会打手调到我们公司任法人,并给这位打手突击入党,用公款花钱给他买了干籍。这个打手到公司后竞雇请黑社会欧打举报群众,最为猖狂的是他一面雇请保安和派出所民警帮他维持秩序,把持了公司权力,一面雇请上百名黑社会打手,公然砸了公司保卫科,数次打伤举报群众,并采用下岗. 调动. 除名的方法威胁. 迫害举报群众。市纪委和市检察院不少有正义感的同志都对官僚们包庇贪腐分子不满,要我们到上面去举报,压迫引起反抗,1999年初公司数百名职工和供销社系统各单位的群众分别联名向中央和省有关单位举报,省检查院将我公司的举报材料编为1999年02号接访案卷,批转市检查院查办。
    
    由于我们的举报牵涉到益阳市几个亿的南下资金, 吓坏了这些贪官污吏。1999年3月公司法人那位黑打手以公司的名义向市政法委呈送了《关于霍剑威纠集他人袭击企业法人住宅并殴打他人的报案材料》及《关于对霍剑威涉嫌数罪问题进行立案查处的报告》两份诬告材料列举我的七大罪状。原市政法委副书记邓天宝批示,“此人是一砣毒,先抓起来再说”,交公安机关办理。赫山区公安分局得到“圣旨” 后;
    
    于1999年4月8日,以“非法侵占财产罪”对我留置审查。在公安局的留置室里,我发现他们竞将三名参予举报的保卫干部关押起来,逼他们举报我的“罪证”。办案警察和黑社会在公司内造成黑色恐怖,逼迫干部和职工提供我的所谓“罪证”, 公司出钱,出车,被举报人带着办案警察取证,当查清诬告信中七大罪状均属诬陷后。
    
    又于1999年4月10日,以“非法买卖枪支罪” 和“非法私藏枪支罪” 对我进行刑事拘留,他们用尽逼供手段也查不到我“非法私藏枪支罪” 的证据。
    
    又于1999年7月15日,在公安局关于“霍剑威非法买卖枪支及其他问题的情况汇报”中又否定了我“非法私藏枪支罪”。 认定我“非法买卖枪支罪”。 在此期间为了防备有正义感的司法工作者支持我,将我送到下面县看守所关押。在讯问时办案警察多次冲到我面前企图动刑逼供,我怒骂这些黑社会歹徒,并警告他们只要他们敢违法逼供,老子就跟他们拚命,他们知道我的脾气,更怕惹出事会影响他们,所以放弃了刑讯逼供的打算。后来我看到他们找不到我的“罪证”, 企图诱供,靠口供定我的“罪”, 他们装腔作势的说;“你的罪证我们已经掌握了,只看你的态度。”。我答复他们;“你们回去跟那些狗官讲,就说我态度十分恶劣,要操死他们的亲娘!”。后来我干脆拒绝了他们提审,逼得他们只好把局长找来亲自挨了我的一顿臭骂。
    
    1999年11月1日,收到赫检字161号起诉书,罪名是“非法买卖枪支罪”。 很奇怪,此次起诉竞没有开庭,也没有撤诉,就不了了之。
    
    1999年11月28日,又收到赫检字161号起诉书,罪名是“非法买卖枪支罪”。 在开庭的前一天,公安局的办案员将我转押回益阳,在路上办案员得意的问我;“你一直不认罪,明天就开庭了,你认为法院会判你有罪吗?”。我大笑几声后回答;“我还不知道你们的技俩?我再没有罪,你们把自己的亲娘叫到法庭上作伪证,也得判我个强奸罪。”,把那警官气得满脸通红,可他知道打架不是我的对手,也知道我横下了一条心,准备拚命,不敢惹我。第二天开庭,完全是我在审公诉人和法官,尽管法官千方百计违法剥夺我的辩护权力,毕竟他们没有证据,做贼心虚,理屈词穷。最后狗官们仗着手中的权力,连我要求证人出庭质证的合法要求都被剥夺,枉法判决因“非法买卖枪支罪”, 判我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在此之前公司的被举报人早就放出了风,说我会判三年半刑,可见贪腐官僚们早就串通好了的。本人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后,益阳中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违反法律程序” 发回重审。
    
    2000年5月23日,收到赫检字66号起诉书,罪名是“非法买卖枪支罪” 和“非法私藏枪支罪”。 此次起诉我的“非法私藏枪支罪” ,竞是我在1999年4月8日警察调查时,举报原公司经理和保卫科长私藏的两支小口径步枪。这两只小口径步枪是我们因原配备五支手枪不够用,1993年打报告从公安局领回保卫科公用的,1995年上半年由保卫科付科长保管,1996年我任付总经理后,该付科长任保卫科科长。1995年底市公安局收缴枪支时他没上缴,与总经理各自私藏了一支。1997年我调到主管部门市供销社任保卫科付科长、经警队队长,1999年重新回到公司时发现他们私藏了这两支小口径步枪,1999年4月8日公安局调查时,我举报他们私藏枪支多年的事实,公安局是根据我的举报才收缴到这两支小口径步枪。明显的一起举报有功的案件,就连公安办案人员在编织我的罪状时都没涉及此事,而检察院却将我举报有功的案子诬陷成我的“罪证”, 天下还他妈的有理可讲吗?
    
    我要求与指证我“非法买卖枪支罪” 的证人对质,法庭违法没让证人出庭质证。在庭审时法官违法剥夺我的辩护权,引起庭内群众不满,群众指责法官不公正,引起法官恼羞成怒,要拘留说公道话的群众和我的亲属。我当庭警告法官,如果他敢拘留说公道话的群众,就干脆休庭送我回监狱,你们随意判就是了,我再也不出庭了。法官竞告诉我要尊守法律,我答复他说;“中国要是有法律,今天站在被告席上的应当是那些腐败的官僚和你们这些违法乱纪的狗官。”最后法官向我讲好话,让他开完庭,没有真理的狗官再有权力也是直不起腰的可怜◎◎。当我的律师出具了大量证据证明我无罪时,法官说证据要等核对后才能采用。但当匆忙走完庭审程序后竞当庭宣判以“非法买卖枪支罪” 和“非法私藏枪支罪” 判我三年六个月有期徒刑,我当庭大笑狗官为什么没给老子加几年刑?表示不服枉法判决,坚决上诉。
    
    尽管我被剥夺了自由,我家人一直在为我到处申冤,年迈的老母亲从小就参加了革命,今天却得为儿子举报贪腐官僚受迫害的冤案四处奔波。在老母亲和律师的努力下,争取到了市人大的司法监督,市人大有关司法监督工作人员决定出席二审法庭。
    
    2000年12月益阳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市人大有关司法监督工作人员决定出席二审法庭旁听。法庭上指证我“非法买卖枪支罪” 的证人出庭质了证,所谓的“证人”竞是被举报人找来作证的,当我质问自称是我“好友”的“证人” 原来认不认识我时,“证人” 回答是;“在此之前根本就不认识。”。 当问道;“你给过钱给我买枪吗?”,“证人” 回答是;“没有。”当问道;“我给过你枪吗?”,“证人” 回答是;“没有。”。当问道;“你为什么买枪?买的是什么枪?”“证人” 回答是;“我买的是合法的猎枪,都是在公安局办了‘猎枪证’的。”。找几个不认识我的人,拿几条有‘猎枪证’的合法猎枪,指“证” 我“非法买卖枪支罪”! 这是什么狗屁法律?
    
    二审不得不否认了我的“非法买卖枪支罪”, 但他们却绝对不会认错的,二审法院只好采用了一审法院认定我的“非法私藏枪支罪”,在关押了我一年九个月后,判了我一年缓刑。根据法律规定缓刑只适用于罪轻态度好的犯罪人,他们关押了我一年九个月,我骂了他们一年九个月的娘,还真给他娘骂出了“高潮”, 否则,怎么会适用于缓刑呢?
    
    出狱后我找到了当时在诬告材料上签字抓我的市政法委付书记邓天宝的家中,明确告诉他我在狱中一年九个月里天天在挂念着他一家人,这位可悲的政法委付书记竞对我说;“老霍,咱们以前根本就不认识,往日无怨无仇,我也是依照领导指示办的。如果你有冤现在已经出来了,可以依法申诉。”。家人都知道我脾气不好,怕我碰上这些贪腐狗官们时会忍不住怒火闯下大祸,找了个照顾有病老娘借口把我骗到了外地。由于当时上有高堂在世,下有幼儿要养,最关健的是我父母都是很早就投身革命,我自己也为党为国工作多年,不愿做出和政府敌对的过激行为,所以忍辱负重,依法申诉到今天。
    
    2001年我就开始向省高级法院申诉,当时省高级法院从全省各中级法院抽调法官接访,益阳中院的法官当着省高级法院法官说;“他的事大家都有看法,是因为他告了头头们的状,领导要整他。”。但是在收了我的申诉材料后竞石沉大海,再没有音讯了。从2001年开始我连续三年向湖南省高院申诉,申诉材料都有几尺高,但没有半点音讯,事后才知道高院由吴振汉这个大贪官在把持着,湖南能有司法公正吗?
    
    在多年向省高法申诉没有任何答复的情况下,我只能到北京上访,我找遍了各有关部门,还曾多次被湖南截访的骗回来,直到最高人民法院(法[2001]129号)和(法[2003]8号)两个司法解释已经明确规定就算他们强加在我身上的“罪名”成立,也不构成犯罪。2007年5月29日湖南省高院做出了(2007)湘高法刑监二字第3号《再审决定书》。原本已为国家法律会帮我讨回公道,却不料益阳中院在告知我要开庭公审后,竞变卦以检察院拒不出庭为由,不开庭公审了。在检察院违反《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公开审理再审案件的通知》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检察院组织法》不敢出庭支持公诉之时,益阳中院竞在检察院不敢出庭支持公诉的情况下做出枉法裁定,维持他们的反动立场,继续迫害我这个反贪举报人。在益阳中院狗官要我在送达文书签收时,我在文书上签下“黑白颠倒,狗屁法律,反动透顶。特判处狗官们死刑,择日执行。”。办案人员告诉我,原本是打算依法改判我无罪的,领导不同意,并要我依法到上面申诉。
    
    所以我再次到省高院申诉,2007年九月我到省高院呈交申诉状,省高院信访站接待了我,十月份后我多次查询,一位姓曾的年轻法官多次告诉我已经立了案,转到了审监二庭,当我多次向审监二庭查证时,审监二庭都答复他们没有收到我的案子。直到现在近一年了案子仍在立案庭一位姓任的女法官压着,没有真正的立案。看来肯定是狗官们又在后面打了招呼,要不然为什么法官们骗来骗去拒不依照法律程序和法定时限办案呢?这样看来我怎么还能相信法律能主持公道?当法律没有用时,我们百姓除了只能依靠自己“替天行道”, 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面对那些昏官.贪官有时真想利用自已的专业知识,做件惊天动地的事,杀贪官,报仇雪恨。但是我始终不愿意与我父辈拼命建立起来的政府和党做对。但是法律被贪官们在贱踏,成为了贪官们迫害无辜百姓,报复诬陷正直党员干部的工具,我们有理无处说,有冤无处申,不走极端怎么办?
    相信共产党决不会让那些贪官污吏长期横行下去, 又看到了中央新的关于上访的文件,所以我才忍住满腔愤怒再次向你们进行申诉, 希望能通过法律解决问题,别把我们逼上梁山。如果法律成了一纸空文,狗官们仗着权势迫害百姓,逼得我们无路可走,我会自已主持公道,严惩这些贪腐官僚,让他们后悔他们的爹娘不该生他们,请广大民众事后替我说句公道话。此公开信即是我对腐败的挑战书,也是我的遗书了。毛主席讲得好;“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革命无罪,造反有理!”。举毛主席的旗,走革命的路,不自由宁可死!
    
    原湖南省益阳市供销社保卫科副科长、
     原湖南省益阳市供销社经警队长、
     原湖南省益阳市农副产品总公司副总经理: 霍 剑 威
    
    联系电话;13574227000 _(博讯记者:张桂祺)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