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中关村三小原校长贪污案调查:账外资金过亿(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17日 转载)
    
    来源:法制日报
    
    
    账外资金过亿 会计账目被销毁
    
    
    
    8月5日,暑假中的中关村第三小学一片寂静。没有了以往放学时车水马龙的喧嚣,在北京闷热的天气中,中关村三小上空的空气也显得格外凝重。原本是假期,三小却在这一天召开了中层以上领导班子会。
    
    与此同时,气氛同样凝重的,还有距其不远的海淀法院。在这里,原中关村三小校长王翠娟等人贪污案一审开庭。与王翠娟站在这里受审的,还有原中关村三小其他4名校领导及工作人员。她们是原中关村三小副校长刘金玲、原党支部副书记张辉、原教导主任张晶以及原中关村三小的出纳李志平。除了涉嫌贪污外,刘金玲、张辉和张晶、李志平被以涉嫌故意销毁会计账簿起诉。
    
    尽管开庭当天,海淀法院的审理自始至终保持了低调,拒绝任何媒体和无关人员入场。但法庭外仍有部分三小的学生家长在“打听王校长的消息”,闻信而来者人数众多,但法院严格限制了旁听人数,每名被告人只允许有3名亲属进入法庭。
    
北京中关村三小原校长贪污案调查:账外资金过亿(图)

    
    8月4日,中关村三小的学生在北京奥运村升旗广场享受奥运带来的欢乐。第二天,他们的前校长王翠娟在海淀法院接受审判。
    
    早在今年1月,王翠娟就已被北京海淀区人民检察院逮捕。其时坊间传言,中关村三小校长王翠娟贪污1.6亿。时隔8个月,该案的开庭否定了外界的传言。王翠娟的确是以贪污罪被起诉,但检察机关认定的事实,是王翠娟与刘金玲、张辉等在没有经过“学校班子会”集体研究决定的情况下,组织部分学校工作人员及家属两次出国旅游,共花费账外资金57万余元,并以此作为涉案贪污的金额提起公诉。此外,王翠娟个人还因为私自决定购买与学校有关的一套拆迁房后转让获利6万余元,被检察机关以贪污罪追诉。
    
    据旁听人士称,当天法庭审理进度很快,中午12时许,法庭审理顺利结束,海淀法院宣布将择日宣判。
    
    王翠娟的代理律师对她的贪污罪名提出了异议。此外,刘金玲等人为何要销毁学校的会计账簿,这其中包含着怎样的隐情?这所“北京最好的小学”、“亚洲一流的小学”是否如外界所言,在赞助费上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这些谜局,有待一一破解。
    
    
    
    用账外资金组织旅游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中指控,2004年8月,被告人王翠娟、刘金玲、张辉三人在未经学校班子会研究讨论的情况下,擅自决定组织学校部分班子成员、财务人员及家属共计14人前往南非好望角旅游,随行人员出国费用全部从学校账外资金中支付,共花费公款21万余元。
    
    之后的2006年1月,被告人王翠娟、刘金玲、张辉三人再次擅自决定组织学校部分班子成员、财务人员及家属等17人出国旅游,这次的目的地是美国夏威夷及西海岸,共计花费公款36万余元人民币,随行人员的出国费用同样全部从学校账外资金中支付。
    
    海淀区检察院认为,王翠娟三人利用职务便利,侵占了公共财物,已构成了贪污罪。同时,检方还强调,上述贪污赃款均未退赔。检方指控的另外一起犯罪,是三小原副校长刘金玲等人故意销毁会计账簿罪。检方称几名被告烧毁账目的严重行为,最终导致中关村三小账外资金收支情况无法查清。
    
    决定出国旅游程序是否合法,成为当天法庭争议焦点。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律师钱列阳、许昔龙出出庭为王翠娟作无罪辩护。辩护人当庭认为,《北京市中小学校长工作意见》第24条规定,校长对捐资助学的收入,有合理支配使用的权利。而中关村三小的账外资金主要是来源于捐资助学,作为校长的王翠娟,对账外资金是有使用权的。
    
    “所谓的班子会是一个不正式的称谓”,辩护律师说,《北京市中小学校长工作意见》第26条规定,学校重大问题要经过校务会讨论后作出决策,校务会议成员为校长、党支部书记、副校长、副书记和工会主席,校务会议由校长主持,并负责决策。在三个被告人中,事发时王翠娟任校长兼党支部书记,刘金玲任副校长,张辉任党支部副书记。校务会议的4名成员有3人参与了决策,按少数服从多数的议事规则,无论工会主席参加与否,都不影响决议的最终通过,是一个合法的议事程序。实际上,虽然该校工会主席郑国华没有参与决策,但却参加了两次旅游,“已以实际行动认可了出国旅游的决议”。
    
    王翠娟本人也在被告席上辩解说,中关村三小是实行“校长负责制”的学校,根据《北京市中小学校长工作意见》的规定,校长对教育骨干有实行奖励的权利,她本人与刘金玲、张辉是“校级领导”,有权决定以出国旅游的方式奖励为三小做出突出贡献的员工,决定假期出国旅游就是想激励一下她们,因为她们平时的工作实在太辛苦了,这种现象在各个单位都普遍存在。
    
    
    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观点。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
    
    钱列阳和许昔龙律师认为,王翠娟等人组织的旅游,是一次公款消费行为,而贪污罪的犯罪对象是有形的财物,按“罪刑法定”原则,目前还不能将公款旅游以贪污论处,因此为其作了无罪辩护。
    
    
    
    收取“择校费”过亿元
    
    
    
    王翠娟的罪名让很多关注此案的人感到蹊跷。“如果仅仅是出国旅游,贪污了几十万元的公款,与外界得到的消息完全不相符。”一位熟知此案的人士对记者说。
    
    王翠娟出事后,民间的传言,全部围绕中关村三小收取的“择校费”展开。而之前盛传的“王翠娟贪污1.6亿”,也并非全是凭空捏造。在法庭上,王翠娟证实,中关村三小的账外资金超过了1亿元,而这部分账外资金,几乎全部来自于“片外”学生入学缴纳的赞助费。
    
    检察机关的起诉书显示,刘金玲、张辉等4人因涉嫌销毁会计账簿,被捕于2007年12月28日。而刘金玲等人涉嫌销毁的,正是中关村三小的账外资金账簿。王翠娟等人组织出国旅游的资金,也出自此处。
    
    所有迹象表明,王翠娟的下马,并不是出国旅游贪污这么简单,与其背后巨额赞助费定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在刘金玲等人被捕后一周,王翠娟也于2008年1月4日被捕。
    
    事情缘起于2006年9月,北京市海淀区审计局在对中关村三小审计时,发现该校存在大量账外资金,遂要求学校相关领导提供账目材料。正是在这个时候,刘金玲、张辉、张晶、李志平4人烧毁了这些账目,中关村三小巨额赞助费刚刚露出大白天下的迹象,就随即灰飞烟灭。
    
    今年2月,海淀法院还审理了一起挪用公款的案件,中关村三小一名会计,从学校账外资金中挪用了500多万元用于炒股。
    
    为什么刘金玲等4人要销毁账簿?“这其中涉及了太多的利益纠葛,并不是每个人掏出2万元赞助费就能进三小。”某知情人称。付给学校2万元,有时候还要付给介绍人二三万元才能办妥。“而这个介绍人,必须极有能量。甚至有的领导开出的条条都不管用。毕竟,全北京的人都在拼命把孩子往三小送。”
    
    北京市人大代表沈梦培曾就此问题提出过议案,建议将义务教育阶段公立学校择校生比例严控在20%以内,以杜绝教育腐败。
    
    沈梦培指出,在一些重点学校,“择校费”成了教职工的奖金、福利补贴和改善学校设备的主要经费来源,公款请客、送礼、旅游也多从这笔收入中报销,搞腐败的经费也算在教育成本之中,分摊在学生头上。
    
    但北京市教委一领导对记者表示,当前,北京基础教育资源总体上较为充足。但与市民的需求而论,优质教育资源仍然难以满足需求。
    
    
    
    开设高尔夫课程的超级小学
    
    
    
    提起中关村三小,北京的许多出租车司机师傅都知道,中关村三小是一所多么“牛气”的学校,“每学年开学的时候,它都会引起周边交通堵塞,多少开着名牌车的家长都在想方设法把孩子塞进这个学校”。
    
    中关村三小是全国第一所、也是惟一一所开设高尔夫课程的公立小学。中关村三小是从中关村一小分化出来的,原因是当时一小学生人数过多。但由于地理位置不好、校园狭小等因素,三小的发展一直缓慢,其教学质量和教学队伍也相对薄弱。
    
    原中关村三小党支部副书记张辉至今还忘不了,1999年5月王翠娟出任三小校长时,交给她的任务。“周末国贸有个展销会,你去那里发一下招生简章。”
    
    其时刚刚担任完一届毕业班语文教师的张辉,被王翠娟任命主抓科任教学和课外活动。“当时的三小生源紧张、资金紧张”,张辉回忆。“但国贸开的是一个玩具展销会,来的都是商人,没人带孩子。”张辉赶紧买了一份报纸,看到北展同样有展销会,立马坐车过去,在北展和动物园门口发起了传单。
    
    不单是张辉,原三小教导主任张晶也有过发简章的经历,而且过程颇多“坎坷”。她曾在区委机关幼儿园的门口被家长误当成传销分子,还曾在中山公园的招生咨询会上与民办学校争夺生源,甚至因没有展位被管理人员驱逐。张辉甚至还动员在海淀区教委任职的父亲一起到当代广场散发简章。
    
    在努力扩大生源的同时,王翠娟立刻开始了学校的扩建。由于校园面积有限,王翠娟决定在三层教学楼上再加盖一层。在这之后,王翠娟又主持翻建了学校内的多处平房。
    
    2003年,中关村三小又在万柳高档社区内,开办了中关村三小万柳分部。目前的中关村三小,是一个有着两处校址、6500余名学生的“超级小学”。
    
    中关村三小能够在短时间内迅速崛起,除了王翠娟一手操办的“超常规发展”,其最依赖的,是其倡导的素质教育。
    
    
    郑重声明:本则消息未经严格核实,也不代表《》观点。一个劳动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好地方:http://www.
    
    在中关村三小,有一句响亮的口号,“头顶艺术,脚踩文学,怀揣梦想”。
    
    中关村三小是北京市奥林匹克示范校,该校在举办首届“奥林匹克运动会”时,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国际奥委会终身名誉主席萨马兰奇、中国奥委会名誉主席何振梁都发来了贺信。
    
    中关村三小重视体育教育,王翠娟上任后,该校屡屡获得海淀区和北京市学生运动会的田径奖牌,而在此之前,中关村三小在海淀区的田径比赛中从未获得过好的名次。
    
    据中关村三小的一位体育教师介绍,王翠娟上任后,就狠抓体育,她从课间操入手,直到一次领导和同行来学校考察,同声称赞三小的课间操“是北京市最漂亮的操”。
    
    2006年,中关村三小把高尔夫课列为三年级必修课,一时激起舆论哗然。“我根本不懂高尔夫,甚至连球场都没去过,也没看过别人打球。”王翠娟当时对媒体说,她是通过朋友了解到高尔夫是一项绅士运动、绿色运动,“只要是对孩子有益的,我们都愿意尝试”。
    
    中关村三小建有60多间琴房,每天中午或下午写完作业就可以练琴,还有老师监督。但每次练琴都要缴纳费用。最让中关村三小津津乐道的,是该校的金帆艺术团。这个艺术团曾在国内多次演出中获奖,2005年8月,金帆艺术团赴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被国内媒体争相报道。
    
    然而,此次演出在家长中也存在异议,艺术团成员的出国表演完全是自费,还有家长质疑学校领导用孩子的钱出国旅游。至于在金色大厅的演出,“根本没多少人看,完全是三小在自吹自擂”。
    
    虽然倡导素质教育,但三小学生的学习任务却非常繁重,经常有家长抱怨孩子的家庭作业“多得做不完”。
    
    一位家长在博客上贴出了一道三小奥数班的作业题“一个六位数,分别用2,3,4,5,6乘它,得到的五个新数仍是由原数中的六个数字组成,只是位置不同,此六位数是多少?”
    
    他用电脑程序算出了结果:142857。
    
    2008年,中关村三小有500多名毕业生考入了重点中学。
    
    
    
    党政一把抓的女校长
    
    
    
    在中关村三小,关于学校发展的任何话题,最终都会归结到一个人身上,就是前校长王翠娟。这个身材苗条、气质优雅的中年女性,在执掌中关村三小期间,获得了无上的威望。记者从一些学生家长和三小教师口中得知,王翠娟工作能力很强,极富凝聚力和感染力,在三小,王翠娟拥有无人能够企及的地位。她是中关村三小党支部书记兼校长,曾在加拿大进修学习,被评为海淀区模范校长,海淀区第八届政协委员。学校还被授予全国“三八”红旗集体。
    
    1999年,学校的资金很紧张。但在这样的情况下,王翠娟还是迅速取得了“民心”。甫一上任,她就给教师安排了免费午餐,并调整了工资结构,上调了教师奖金。
    
    王翠娟“事必躬亲”。2000年8月,中关村三小筹建配餐中心,负责筹建工作的中关村三小杨建庄回忆,“王校长亲自带着我选设备、买炊具、招人员、进原料,耗费了很多心血”。
    
    2000年9月1日,开学的第一天,中关村三小的学生第一次在配餐中心用餐。而在用餐结束后,杨建庄正为成堆的碗筷发愁时,却突然发现王校长出现在了洗碗间里,“带着学校领导班子一起洗了3个多小时的碗筷”。
    
    而就在开学的前一天,杨建庄还发现王校长带着几名体育老师在清扫操场。
    
    2003年中关村三小筹建万柳分部时,蔡新颖还是一名刚刚调入三小的美术老师。“刚一入校,就接到通知要参加建校劳动,当时心里很不情愿。”蔡新颖回忆。但是蔡新颖很快发现,王翠娟的身影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工地上。“当时正是大夏天,王校长全身都被晒黑了,也瘦了一圈。”
    
    正是在王翠娟的带头下,万柳分部的教学楼仅用了3个多月就彻底完工。
    
    “几千套桌椅板凳,都是我们学校的男老师背上去的。”
    
    不止在老师之中,在学生中间,王翠娟也具有特别的魅力和威望。一位学生家长介绍,孩子心目中对校长是很景仰的,每次大活动都能看到、听到孩子们充满激情地回应王校长的号召。
    
    这位在学生眼中平易近人的女校长,几乎每天上学放学时都会在学校门口和校园内接送学生。直到2007年底,家长和学生们突然发现,平日经常见到的王校长在校园中消失了。
    
    
    
    收取赞助费没有收据
    
    
    
    出色的办学能力和对教育工作的热情无法抹杀,但王翠娟和她的班子集体涉嫌犯罪的行为另人扼腕叹息。无疑,她们栽在教育乱收费上。
    
    
    
    
    今年两会上,“教育乱收费问题”再次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焦点。尽管各级政府不断加大对教育乱收费的监管力度,但教育乱收费现象在一些地方和学校仍不同程度地存在。
    
    在全国各地义务教育中,“择校生”普遍存在,而且择校费用高,一些地方以家长自愿捐助的名义收取费用,难以查处。在北京,尽管国家三令五申不准乱收费,北京市教委也已发文明确规定义务教育阶段禁收“择校费”,但孩子上学的费用却总不见少。一位学生家长反映,为了孩子能上海淀区一所“重点”小学,托了无数关系,还给学校所谓教育基金会“自愿”捐助了3万元。孩子入学时又缴纳了8000元的学杂费、食宿费等,不过拿到的单据上却只写了80元。
    
    中关村三小的巨额择校费也是这样产生的。今年中关村三小的招生在6月15日开始。7月20日,在中关村一家软件公司工作的钟伟(化名)收到了中关村三小的短信,上面写着“您的孩子已被录取,请到海淀影院东边的北京银行缴纳赞助费,以父母名义各存××元”。一个多月的焦急等待,存进银行的几万元赞助费,只换来了一张薄薄的录取通知,没有任何收据和发票。
    
    大量的赞助费如何使用缺少监管,校长的权利过大。因此,这几年教育系统的腐败案件并不罕见。2006年5月29日,安徽省芜湖田家炳实验中学原校长因在学校私设小金库违规收费,把小金库当成自己的“取款机”,用52张白条取钱数十万元,因贪污罪被判有期徒刑10年。“敛财贪污”的背后,更多的是对教育工作者良心的谴责及职业道德缺失的痛惜。
    
    可以肯定,中关村三小的案件带有很大的普遍性。
    
    在中关村一家软件公司工作的钟伟(化名)收到了中关村三小的短信,上面写着“您的孩子已被录取,请到海淀影院东边的北京银行缴纳赞助费,以父母名义各存××元”。一个多月的焦急等待,存进银行的几万元赞助费,只换来了一张薄薄的录取通知,没有任何收据和发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