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毛海秀叙说丈夫王荣庆被强拆逼死经过:含泪劝警察 执法莫残民(图)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毛海秀
    
    7月1日,北京青年杨佳在上海孤身闯入闸北公安大楼,制造了举世震惊的袭警凶杀大案。7月23日上海市公安系统为六名遇害警察举办追悼会,当晚电视新闻播出了有关领导亲自吊唁和慰问家属的场面。面对摄像机镜头,一警嫂和一警察之子含泪诉说杨佳袭警案发生后网络舆论的种种不是,他们的亲人无辜被杀,而不少网民却将杨佳称为英雄,这让家属们无法接受……
    
    抛开这些年来警察给我的印象和个人恩怨,我同情受害警察家属,毕竟顶梁柱没了,这个家要塌了。我经历过同样的悲哀、同样的绝望,没有亲身感受是不可能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丧夫之痛、丧父之痛、丧子之痛!所不同的是,他们的丈夫、或父亲、或儿子是警察,死于草民的利刃;而我的丈夫、我儿子的父亲、我婆婆的儿子王荣庆是下岗工人,他是在十几位警察的警戒线内、在十几位警察的眼皮底下、在十几位警察的无动于衷之下喝下大瓶农药,活活死在暴力拆迁现场……
    2001年8月23日下午,上海市虹口区政府突然对我家实施暴力强拆。在法治办主任蒋荣的带领下,曲阳街道十来个男女工作人员一拥而上,先把我和婆婆架离现场,押进动迁办公室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然后广中街道派出所十几位男女警察在我家私房外拦起警戒线,我丈夫王荣庆当时正在楼下客堂间睡觉,听到窗外人声嘈杂说是强迁,他打开窗户对外面的警察喊道:“你们不要拆我家私房,我们没有达成协议,你们不能侵犯我家财产!这种做法是逼我去死!你们停下来,好商量,你们不停,我就死在强迁现场!”然而,就在窗外的虹口区法治办蒋荣主任却置若罔闻,挥手喝道:“拆!拆!不要理他!”王荣庆见无人理会,用一种绝望、发抖的声音喊道:“你们停下来!你们无权这样做,你们不要这样逼我,你们再这样,我就死给你们看!”……。被拦在警戒线之外的邻居当时听到这种撕心裂肺的哀求声带有绝望的口气,纷纷大声劝阻他们不要硬来,而在场警察不但置之不理,反而呵斥:“管你们啥事?走开!”……。此时的王荣庆一面声嘶力竭地吼道:“你们硬要我死,我现在马上就死给你们看!”一面拿起一只药水瓶,住在马路对面的邻居们见状纷纷大声提醒警察:“他要自杀了,快去救人!”有几位邻居要冲过警戒线,被警察拦住警告:“谁敢妨碍公务!谁就先‘进去’! ”……。就这样,王荣庆在上百人的众目睽睽之下,绝望中一仰脖一口气将500毫升农药喝下了几乎400毫升。在警戒线之外的邻居吕金蓝当场哭了起来,喊道:“他真的喝了!你们快去救救他啊!”,华昌路96号甲邻居祝小娥和107弄内居民吴红芬、王永玲等人愤怒地质问警察和动迁人员:“你们不让我们去救人,那么你们为什么不快点去救人?”……,想不到警察们却回答:“你们急啥?他在喝可口可乐,装腔作势用自杀来威吓人民政府!吓吓人,别睬他!”其中有几个动迁工作人员借着众多警察的助威,扬起手臂对周围居民宣布:“你们不签约的人看到吗,你们不签约,下场和他一样。”……
    
      王荣庆服毒约5分钟后,拆房民工才砸破灶间门。发现王荣庆躺倒在地,四个警察进去后把手脚垂地的王荣庆侧身拖了出来,朝马路当中一扔,此时王荣庆已经满脸通红,然而所有的警察依旧无动于衷,时值盛夏下午2点多,烈日高照,路面温度远远高于当日气象所预报的36.4度。我丈夫王荣庆不一会就口吐白沫,舌头吐出口腔。一位前来维护秩序的广中派出所女警察见此情景,竟然一脸不屑地说:“装死装死,到医院里肠子一灌就好了,这种场面我们看得多了。”这个女警察和别的执法人员还对已经目瞪口呆、停止拆房搬家具的民工喝道:“你们发什么呆?快拆!”、“不要去管他,拷房子要紧!”……
    
      就这样,奄奄一息的王荣庆被扔出家门后,横躺在华昌路上达15-20分钟之久,而执法人员则继续指挥民工拆房子、搬家具,他们不但自己不救,而且还不允许邻居们上前抢救。华昌路69弄95号成彩根、111号倪进康等居民上前喝道:“你们还有人性吗!有理智吗!”、“你们已经违法了!”……
    
    虹口区政府动用警力,在有上百位群众围观的强拆现场活活将私房户主王荣庆逼上绝路,其后又不及时施救,导致王荣庆死亡这一重大恶性事件发生后,当地居民自发前往媒体请求报道事实真相,但所有的媒体都装聋作哑、集体失声。
    
    王荣庆死了,死得无声无息,除了虹口区华昌路43号动迁基地,社会上极少有人知道这一骇人听闻的“政府行为”曾把一户与世无争的良民推上了家破人亡的绝境。由于新闻媒体和舆论监督的缺位,上海的有关领导和公安部门也无从分析、研究和掌握这一暴力行政行为给整个警察群体带来的丑恶影响。更可怕的是,囿于目前这种体制,政府官员听不到、也不想听到人民群众的呐喊和怒号。惨案发生后,愤怒的居民谴责警察毫无人性,问警察凭什么要帮着开发商一起参与强拆,欺压百姓?大家都说王荣庆死得冤枉,死得窝囊,说是自杀,实质是他杀;说是他杀,却没有任何人承担责任;更有目击者说要是他碰到这种事情,肯定要拉几个警察一起陪葬!
    
    这就是民意啊,这就是人心向背!而今所谓的官方评论员完全没有资格对类似的民意用文革语言进行批判。怨不得百姓称颂杨佳啊,是因为你们的所作所为没有把老百姓当人看,你们完全站到了与人民群众为敌的立场上!
    
    王荣庆死了,我和儿子、婆婆哭得死去活来……此后几年我不断写控告信,要求追究虹口区有关领导和广中街道派出所渎职犯罪责任,字字血声声泪……2005年8月,我到上海市公安局控告,市局将我的控告信转到虹口分局,虹口分局给我来了一份《不予受理告知单》,称:“你于2005年8月29日到市局上访,反映广中路派出所民警参与对你家的强迁行动,由于民警严重失职,造成你丈夫惨死在动迁现场,要求追究民警的法律责任的信访事项,编号为X2005009114。经研究。我局认为,上述信访事项不属我局管辖范围,根据国务院《信访条例》……之规定,我局不予受理。你可以向虹口区人民检察院提出控告。”(见附件1)根据虹口分局的提示,我又去找虹口区人民检察院,该院不久就发来一份通知,称我的控告信已被“转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控申处处理,请你直接与他们联系”(见附件2)。根据该通知,我给吴光裕检察长写了一封控告信,要求上海市人民检察院对违法行政导致王荣庆非正常死亡的事实进行立案侦查,市检察院又一脚将“皮球”踢回虹口区:“你写给吴光裕检察长的来信已收到。经审查,此信已于2006年4月26日转虹口区人民检察院处理,请直接与该单位联系。”(见附件3)我再回到虹口区检察院要求立案,虹口区检察院控申处一位不愿告知姓名的女干部接待了我,她说:我就口头答复你,你所控告的事项是政府行为,我们没有办法立案,考虑到你确实是有冤,我们已经把你的控告信转往虹口区纪委,你就直接与他们联系吧……2006年10月我又致函虹口区纪委,但这封挂号信发出后如泥牛入海,快两年了,虹口区纪委至今没有给我任何答复。今年4月我再次向虹口区人民检察院递交控告信,5月30日虹口检察院回复函称:“经查,你来信反映的问题与你2005年来信反映的问题相同。因反映的问题不属本院管辖……故现来信本院作归存处理。”(见附件4)
    
    这几年来,我被上述部门来回踢“皮球”,他们用事实宣告:救济之门不向草民开启!于是我迈进了大学之门,成了法律专业的夜校生。有了几个学期的法律知识积累,加之我通过政府信息公开渠道搜集的大量证据,2007年11月我满怀信心前往虹口区人民法院递交起诉状。诉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法律依据充分,而立案庭法官却战战兢兢不敢接下,他们反反复复阅读我写的诉状,又来来回回请示领导,耗了我两个多小时后最终口头告知不予立案,我请求他们出裁定书,但虹口法院不肯给我任何书面形式的东西。我的另几份不同诉讼请求的诉状,也被立案庭拒绝立案,庭长竟劝我别再为难虹口区法院了,他们也没办法……
    
    行政救济走不通,司法救济同样对草民关上了大门。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所有的救济都是摆设。没有任何部门、任何领导追究暴力拆迁、见死不救的责任,反思违法行政、残民以逞的恶果。有冤无处伸,有错无人纠,有罪无人罚,还有什么比这更让老百姓寒心、更让老百姓对这个政府不信任的?
    
    王荣庆死得就像一棵草,既没有国内媒体的关注,也没有六位亡警的哀荣。当年他的追悼会是在严密的监控之下进行的,今天要是他地下有灵,我不知道他会怎样看待杨佳。杨佳要是知道上海虹口区的警察曾经这样对待与他们素不相识、无怨无仇的王荣庆,又会怎样评价一个被暴力行政逼上绝路的自杀者。
    
    近年来,在上海市信访办周边地带,我就亲眼目睹多起警察殴打访民、揪住访民头发、当场打落老汉门牙、从访民背后猛踢屁股,强行把访民踢进警车之类的“小事”。说它是小事,是因为比起那些已经死在上访维权过程中的人来说,实在是小事一桩,因为警察暴力执法已经成了他们维护公共秩序的一种“常态”,这是非常可怕的一种现象。我敢说要是现在在马路上随机抽样调查,十有七八的受访者不会替警察说好话,社会上人民群众对警察的态度不是一般的反感,而是憎恶,警民对立早已成为普遍现象。6月28日瓮安事件,上万民众涌上街头,看着公安大楼被砸毁、被焚烧,无动于衷者有之、兴高采烈者有之、欢呼雀跃者有之,就是没有一个老百姓站出来说:不!请问这是为什么?7月1日杨佳暴力袭警,网络舆论几乎是一边倒地同情杨佳,指责近年来随处可见的滥用警力现象。请问这又是为什么?难道都是老百姓的错吗?有道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最近,让我等草民有了稍许安全感的消息是,《关于违反信访工作纪律适用〈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关于违反信访工作纪律处分暂行规定》正式出台,这是中共建政以来首次就信访工作究责作出规定,根据这两个文件,在处置群体性事件中,凡违规滥用警力、滥用警械和强制措施的,将给予记过、记大过、降级或撤职处分,甚至可被“双开”。
    
    今天,我以真名实姓发布本文,我毛海秀已经做好了遭受迫害和坐牢的准备。我认为,总得有人站出来说真话讲真相,没有什么比真相更能警醒世人,更能说服警察的。我真诚劝告那些曾经对老百姓恶拳相向的警察,请你们将心比心,你们也有父母妻儿,那些被你们打得鼻青眼肿的访民是纳税人中的一员,是你们的衣食父母啊!据说上海多数警察的工资性收入每年已逾10万,想一想吧,是谁在养活你们?是政府官员,是你们的领导吗?不!是我们纳税人!你们的领导也靠我们养活。只要想明白这一点,你们就有了把老百姓当父母看、当兄弟姐妹看的思想基础,有了这样的思想认识,你们才会把老百姓当人看。首先你们要改变自身形象,然后老百姓才会逐渐改变对你们的坏印象。
    
    真诚希望那些曾经屡有恶举的警察,请你们从此洗心革面,善待百姓,这是构建“和谐社会”警察应有的态度。
    态度决定一切。
     (毛海秀)
    
    附件1:2005.9虹口分局不予受理告知单
    上海毛海秀叙说丈夫王荣庆被强拆逼死经过:含泪劝警察  执法莫残民
    
    附件2:2005.8虹口区检察院通知
    上海毛海秀叙说丈夫王荣庆被强拆逼死经过:含泪劝警察  执法莫残民


    
    附件3:2006.4上海市检察院通知
    上海毛海秀叙说丈夫王荣庆被强拆逼死经过:含泪劝警察  执法莫残民


    
    附件4:2008.5虹口区检察院回复函
    上海毛海秀叙说丈夫王荣庆被强拆逼死经过:含泪劝警察  执法莫残民


    
    附件5:2001年虹口区政府强拆令
    上海毛海秀叙说丈夫王荣庆被强拆逼死经过:含泪劝警察  执法莫残民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