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前福布斯水变油富豪陈金义欠债超亿元 神秘失踪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9日 转载)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曾因“水变油”技术而受到杭州市政府部门支持的前福布斯富豪----浙江金义集团董事长陈金义,目前已背负巨债“神秘失踪”。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昨日向《第一财经日报》证实,目前陈金义欠下浙江多家企业和个人债务总计达8000多万元。有知情人士甚至称,在全国的欠债可能超过亿元。其旗下多处资产,已被查封或变卖。
    
    有传言称,陈金义目前已经“遁入空门”,但本报记者多次尝试联系陈金义及其家人未果,此传言也没得到权威渠道的证实。
    
前福布斯水变油富豪陈金义欠债超亿元 神秘失踪

    
    陈金义(图右)
    
    陈金义“失踪”
    
    2年一个轮回,陈金义此次进入公众视野,是被传“遁入空门”----“我们去年就在找他,但将近1年,始终没有音信,有消息说他已去四川出家做了和尚。”昨日,杭州市中院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杭州日报》7月26日报道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陈金义便与外界断了联系。去年9月,由于找不到陈金义本人,杭州市中院的执行法官还前往陈金义的乳化油制造基地海盐了解,当时该基地还在正常运作,但在去年年底,该基地已完全停止运作,连厂房也被司法机关查封,面临清算。
    
    昨天,本报记者从杭州一咨询公司了解到,曾一度看好陈金义的该公司也早已中止了和金义集团的合作协议。2年前,金义集团与该公司签署了长达3年的合作协议,由后者负责乳化油项目招商引资的策划及生产基地规划,并帮助陈金义进行“企业家个人形象包装、策划”,但现在已经全部中止。
    
    目前,陈金义名下的唯一房产位于杭州树园小区,该小区建成于上个世纪90年代初。昨天本报记者造访该地时注意到,陈金义的房子已经大门紧锁,门上也贴上了固定电话欠费通知,邻居表示,该房子面积大概为60多平方米,已多日无人居住。
    
    半年前,本报记者曾多次联系金义集团的一位高管,该高管当时称,自己已因病在家休假,关于金义集团,他了解的情况是“经营还一切正常”,但昨日,该高管也多次联系不上,其手机一直关机。
    
    此前多次表态支持陈金义的浙江省经贸委,其相关人士昨日向本报记者表示,他们也已经有半年之久没有联系到陈金义,也不知其去向。
    
    唯一能“探索”陈金义动向的一个细节是,早在今年3月份,陈金义曾一直使用的手机号就因出现了700多元的欠费而停机,今年5月份,该号码被移动公司销号,所欠费用达到850余元。陈金义至此已音讯全无。
    
    事发“欠债门”?
    
    杭州市中院的一则公告,是陈金义被公众发现“失踪”的导火索----7月25日,杭州市中院在《杭州日报》上公布了一则敦促被执行人履行债务的公告,23个单位和个人“榜上有名”,其中浙江金义集团法定代表人陈金义,因共欠款4500余万元而位列其中,其欠款缘由是“其他合同纠纷”。
    
    昨天,经本报记者多方了解,该欠款的债权人为一家建设公司。杭州市中院还证实,目前陈金义一共有5个案子在执行中,包括3家银行和1个个人及上述建设公司,总标的达到8000多万元。
    
    这已经不是陈金义第一次深陷“欠债门”,2006年的7月26日,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向社会公布了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20个被执行人名单和个人照片,涉案标的总额达170余万元,陈金义因3个“买卖合同”欠款位列其中,但当时其仅欠款67万余元。
    
    2006年7月28日,在杭州市中院的集中执行中,金义集团又被曝累计欠3家银行执行款项达到3600多万元,其中当天执行的与中国银行的借贷纠纷中,涉及金义集团拖欠的贷款为1900多万元。
    
    经本报记者调查,陈金义目前的债务实际已超过8000多万元----杭州的各个基层法院,陈金义还涉及一批债务,数额大小不等,有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如果扩大到全国,陈金义的欠债或超1亿元。
    
    杭州市中院人士透露,目前陈金义名下可执行的资产已经不多,金义集团旗下的房产已几乎全被执行,但也仅仅偿还了1500万元左右的债务,而金义集团现在的办公地已经大门紧锁。
    
    上述知情人士称,陈金义的失踪,“很可能与这些欠款有关”。
    
    “水变油”往事
    
    上述知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陈金义的落魄,与他在“水变油”项目上的巨大投入有关。
    
    1992年,陈金义曾因拍得上海黄浦区6家国有、集体商店而名噪一时。2000年,他以8000万美元的身家位列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第35位。2003年,陈金义决定主业转型,停止已成气候的饮料业投资,主攻被称为“水变油”的重油乳化。2005年,因投资“水变油”项目的技术创新,陈金义被列为当年的“浙江年度经济人物”。
    
    但在随后的2006年7月,陈金义突然被曝欠债3000多万元,公司似乎陷入绝境,当时,陈金义向本报记者解释他暂时无法还债的理由时称,公司正进行的“乳化油”科研项目需要资金投入,“近年长时间高投入、几无产出的状况,使企业资金链出现问题。”
    
    但这一次“曝光”,却被陈金义后来称为“因祸得福”。当时,不仅万向集团董事局主席鲁冠球出手相助,甚至一度有相关方表示要投资陈金义的“水变油”项目。浙江省工业经济联合会、企业联合会和企业家协会,甚至也在当年的8月2日向浙江省经贸委提交了“关于浙江金义集团有关情况的报告”,呼吁官方给予支持。当年的10月上旬,浙江省经贸委将金义乳化油列入2006年省级新产品试制试产计划,要求其在2007年底前完成开发。
    
    作为试制试产计划的一部分,随后,受浙江省经贸委委托,杭州市经委主持召开省级新产品鉴定会,对金义乳化油进行鉴定,认为金义乳化油“可以指导生产,可以替代市售0号柴油”。
    
    随后,陈金义也委托上述咨询公司,对金义集团和他本人进行全面包装。陈金义在2006年11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抛出了未来几年的还款计划,其境况似乎开始峰回路转。
    
    陈金义本人对自己的“水变油”市场前景大为看好。在2006年11月的采访中,他认为,在当时小批量生产的情况下,“金义油”(即其“水变油”产品)已比市场上同类效能的柴油价格低10%左右,一旦规模化经营,其利润空间将更为可观,同时对缓解市场油品供应也有所帮助。
    
    然而最终依然不是好消息。昨日本报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由于陈金义在海盐的“水变油”基地被查封,其生产已经停止,在没有持续供货的情况下,曾经使用乳化油的杭州联合肉类集团中止了与他的合作。而“水变油”技术由于暂未得到更权威部门的认证,前景依然不明。 宗新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