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三峡工程中被拆迁移民的最后抗议/RFA
请看博讯热点:三峡工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6日 转载)
     三峡库区最后一个移民迁建集镇湖北省中部的兴山县高阳镇拆迁工作完毕。然而,被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成“圆满完成”的拆迁工作中出现了“不圆满”的插曲。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采访报道
    
     在所谓“圆满完成”的拆迁工作中所出现的“不圆满”插曲是指一位抗议拆迁的女村民跳入水中,当局不得不水中救人。对此,中国民间和平环保公益网创办人、“2006年绿色中国年度人物”获奖者陈祖伟表示: (博讯 boxun.com)

    
    “这应该是一个很小的事情,每个人都满意是不可能的。在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做任何一件事情,让所有人满意是不可能的。”
    
    高阳镇是中国政府所说因三峡工程需要搬迁的一百四十多万移民中的最后一批。这最后一批三峡移民,据法新社星期四的报道,对搬迁十分不满,因为他们没有要去的地方,只能借住亲戚家中;此外,这最后一批三峡移民对搬迁补偿也不满意。对此,去年绿色中国年度人物获奖者霍岱珊表示:
    
    “三峡我去年去了一趟,今年也去了一趟,也看到他们的一个新村。我认为做得很好,我也问了他们对拆迁工作的看法和现在的状况,他们感觉很好。”
    记者:“你去的是哪个地方?”
     霍岱珊:“我去的那个地方叫巫山县,我特意在新建的村庄逗留了一段时间,看到他们新盖的楼房、生活区、学校都很好。”
    
    围绕三峡大坝建设,环保问题、移民问题和经济发展三大问题总是让人争论不休。例如,中国政府表示到二零二零年,三峡库区还需要移民四百万。对此,陈祖伟表示:
    
    “环保和发展之间可能有一些矛盾,经济建设和环保之间可能有一些矛盾,就看怎么分析这个问题,因为要把握大的方向,要尽量把这些小的事情处理完善。”
    
    有着近千户村民的高阳镇从四年前就开始有人陆续搬迁。过不了多久,他们祖祖辈辈居住的村落就会被淹没在三峡库区的水中。由此,三峡移民工作也暂告一段落。三峡移民工作究竟做得好不好?霍岱珊认为:
    
    “我认为三峡拆迁移民是一个大事,开始会很重视,有周密的计划,能够分期分批地去落实。我认为这件事情是做得比较好的。”
    
    中国政府明确表示,移民好坏是三峡工程成败的关键。美国哈佛大学中国问题学者切塔姆(Deirdre Chetham)几年前在一次有关“三峡工程现状与影响”的演讲中幽默地说,“三峡工程是(中国)政府的决定,如果历史证明工程成功,中国政府将因此流芳百世,如果失败,也将由此遗臭万年”。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汛期来临三峡工程严重威胁上游防汛
  • 三峡库区青干河发生滑坡险情217人生命安全受威胁
  • 七大弊端的三峡大坝必建的真正秘密
  • 四川汶川地震:初步情况反馈及三峡大坝的当前情况 (图)
  • 北京三峡经济开发集团原高管贪污8000万 (图)
  • 何处才是我们的家?--记湖北省宜昌市猇亭区方家岗村三峡工程建设移民
  • 三峡库区最后一爆,千年古镇从此消失 (图)
  • 三峡工程历经14年后今夏完工 面临地质安全问题
  • 三峡绿化:政府官员库区大修“活人墓”
  • 三峡水库移民镇发生特大滑坡
  • 主张“缓建三峡工程”的反对派——访地理学家王维洛博士/张成觉
  • 美国学者讨论三峡水坝及其全球影响
  • 三峡电力动脉安徽段遭严重冰灾 铁架倒塌 (图)
  • 三峡出现的问题是“先前未曾预料到的”吗?/王维洛
  • 24年来最严重大雪压垮三峡电力动脉
  • 发改委:三峡重庆库区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
  • 中国院士潘家铮:尽管有裂缝 三峡大坝500年没问题
  • 中国要再建四座准三峡 固若金汤可防核弹
  • 一个三峡还不够,中国再筹建4座长江上游“准三峡”(图)
  • 苍天落泪-------三峡实验水库移民的跪地哭诉
  • 八百高阳三峡移民给总理的求救信
  • 红线错误? 三峡移民的新居要被再淹一次
  • 从格伦峡谷大坝的故事 看三峡大坝
  • 金刀:为了三峡“六万一千个阶级弟兄”
  • 吴希:三峡工程的「国家机密」
  • 农民揭发三峡工程腐败被扣泄露机密罪
  • 三峡工程会否是多米诺骨牌坍塌的第一张/何必
  • 刘晓竹:从三峡大坝到共产大厦
  • 三峡大坝成旅游热点,各方蜂拥抢食,反垄断纷争(图)
  • 陈破空: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 长江发生百年不遇的枯水 是三峡大坝“拦”出来?
  • 三峡告别之旅引出的思考与忧虑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三峡/赵世龙
  • 再谈重庆旱灾和三峡工程的关系—大型水库对降水的影响
  • 疯子和傻子:重庆人感谢三峡天然大空调
  • 张汉费:三峡工程的危害
  • 马平:三峡将永远记住你为它做过的一切
  • 李锐为《三峡忧思录》一书写的序言
  • 三峡工程:功在当代 罪在千秋
  • 三峡之谜:为何领导人不出席庆祝典礼?/林保华
  • 三峡工程暴露出独裁者的三瞎/万生
  • 季无牙:三峡大坝,面子后面是什么?
  • 有感于“三峡贪官肃不完‘还要留岗继续干’”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