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湘潭市委公然对抗中央指示,将进京上访的张丽华打成重伤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5日 转载)
    
    湘潭市委公然对抗中央紧急指示,贵州瓮安事件后,七月十三日,派遣便衣到北京,将进京上访的湘潭市农民张丽华打成重伤住进北京市佑安医院
     在奥运会即将开幕不足100天,全世界都聚焦中国的时候,贵州瓮安、上海闸北接连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官逼民反的特大恶性事件。这两个事件深深的惊醒了中共中央高层,他们己经从这两个事件看到了亡党丢政权的巨大现实忧患。因此事件发生后,中共中央紧急指示全党各级领导,务必限期亲自接、处人民群众的上访,让人民群众有冤伸冤,有状告状。中央并且明确指示全党各级领导对人民群众所诉事项,都要限期给予合理合法的答复。虽然这并不是中共中央切实关心人民群众切身利益所做的决策,而只是为了防止燃在眉梢的亡党丢政权的现实威胁所做的决策,但现在中共的地方官僚己经习惯于乘在中共的大船上恣肆贪腐,痛享富贵,而不愿丝毫为中共“船长”分忧。中共中央紧急指示发出后,湘潭市委不仅连接、处人民群众告状申冤的表面文章都不做,不仅仍象贵州瓮安官权对待人民群众的上访一样,而且,7月13日,湘潭市官方派遣便衣到北京,将进京上访的湘潭市农民张丽华打成重伤,住进北京市佑安医院。 (博讯 boxun.com)

    根据湘潭市民间维权侠女万凤芝(住湘潭市雨湖区建设北路325号,湘潭市汽车制造厂下岗工人,手机号15898515946)亲赴张丽华所在村及家里了解到,湘潭市岳塘区易家湾镇金兰村村民张丽华(女,41岁,初中文化,身份证号码430121196604200529),7月11日与另一名钟姓妇女舍死进京上访。7月12日张丽华到达北京,7月13日上午她在国家信访局递交了上访材料,然后她离开了国家信访局。国家信访局根据他们的工作贯例打电话给湘潭市政府,告知现在湘潭市有张丽华等人在北京上访。张丽华家里十分贫穷,她进京上访只从亲友处借得500元,买了去的火车票,留下回来的路费,她连每晚二十元的旅馆也沒有钱住,晚上她就倦宿在北京火车西站附近天桥底下。张丽华随身带有一只旧手机。晚上天刚黑的时候,张丽华被一群操湘潭市口音的人打成重伤,后来不知被什么人送进北京市佑安医院一一九病房。钟姓妇女见状吓破了胆,立即逃之夭夭。
    北京市佑安医院医生从张丽华手机中查知她丈夫的电话号码,然后打电话给她丈夫。7月16日,张丽华的丈夫周建辉到北京市佑安医院去看望了张丽华。7月17日周建辉回到了家里,但18日又去了北京(以上时间,地点,细节可能有很小的出入)。
    万凤芝7月19日小心隐秘的在张丽华家呆了一天,见到了张丽华的儿子周福林(1990年12月出生),拿到了张丽华夫妇的各一张照片。张丽华所在村现在己被湘潭市政府严密布控;张丽华的手机己被人收缴,并己关机;周建辉沒有手机,无法随时与他联系;张丽华家穷得连一部座机电话也没装。张丽华的儿子周福林并不知道多少他母亲去北京上访后的具体情况。据万凤芝不确切的消息来源,7月20日之前,张丽华在北京市佑安医院己被北京市警方“监护”,其医治费用己不要家属支付,湘潭市于7月20日以前又派去四台汽车共10多人到北京,意图想将张丽华夫妇二人弄回湘潭市,但被北京方面拒绝。据称,北京方面拒绝湘潭市政府弄走张丽华,其一是担心湘潭市将张丽华夫妇弄回湘潭市后进一步迫害,迅速引发如贵州瓮安那样的民变;其二是担心湘潭市将张丽华夫妇弄回湘潭市后,张丽华在北京上访被打成重伤的真相迅速在网上传开,引发奥运会前又一波如贵州瓮安、上海闸北那样的“网上起义”。从周建辉第二次去北京后至今,他己失去了与外界的自由联系。钟姓妇女也在巨大恐怖的笼罩下,一直象拉登一样的躲藏着。
    张丽华的贫穷和冤屈任何一个铁石心肠的人都忍不住要掉眼泪。她是因2件天大的冤屈才要在奥运会前舍死进京上访的。其一,张丽华的女儿周灵芝1994年被某某汽车撞死,此人很有钱,交通事故发生后,他买通当地公安派出所,公安派出所则毁掉了事故现场的直接证据,又伪造出一个‘俯卧撑’的偶然事故,使得她女儿屈死了10多年,至今她做母亲的不能替女儿讨回一个公道;其二是她自己承包的土地被他人非法强占建了房,她怒将强占者告上法庭,可是法院却判张丽华败诉。现在我们还无法拿到张丽华进京上访的原始材料。
    但是从前几天开始,湘潭市官方又向社会吹风说出了一个张丽华被打成重伤的“俯卧撑”式的真相。湘潭市官方说:张丽华是在北京租住旅馆时,与旅店老板发生冲突,旅店老板用刀将张丽华捅成重伤的。这个“真相”就象俯卧撑真相一样,完全经不起任何推敲。
    在湘潭市委书记彭宪法的把持下,现在湘潭市的社会矛盾远比贵州瓮安还要尖锐激烈。以前湘潭市有江麓机械厂,江南机器厂等几大军工企业,前些年这些企业都改制和倒闭,成千上万的军工企业职工被迫失业或半失业。为了防止出现大批职工生活无着而引发的大规模群体事件,中央直接拨付给江麓机械厂改制失业职工人均10万元的安置费,但江麓机械厂改制失业职工人均仅得到一万多元,中央直拨经费和卖厂资金的绝大部分被厂和市贪腐官权非法侵吞和挪用,6月份江麓机械厂就发生了数千名下岗职工堵厂门抗议的群体事件。类似江麓机械厂这样的下岗职工激烈的抗议事件,几十几百人规模的,几乎每月都有发生。
    现在我手头有一大把未经核实的彭宪法及其同伙触目惊心的贪腐犯罪材料。有30多人因有根有据的举报彭宪法及其同伙触目惊心的贪腐犯罪而遭到了彭宪法的严励打击报复。这种打击报复也象全国其它地方上演的一样,其一是彭宪法指挥公检法对举报人拘留,逮捕,判刑,其二是这些举报人中多人都被至今查不出的黑社会的人打成重伤了。我不能为求新闻的真实性而将这些被报复迫害的人的真实姓名公布,因为现在彭宪法杀人灭口的事也敢做了。据传言,彭宪法的后台是湘潭市湘乡籍中央政治局常委贺国秧民,因此彭宪法能够惊人的胆大包天,有恃无恐。
    由于在湘潭市委书记彭宪法的把持下,湘潭市的社会矛盾远比贵州瓮安还要尖锐激烈,尽管彭宪法挺而走险的在奥运会前,瓮安事件后这样授意将进京上访的张丽华打成重伤,但现在湘潭市仍有象钟姓妇女那样潜伏在北京,试图在奥运会前以惊人之举向胡温告御状的多人,而且仍有数名正最机智的赶往北京,他们甚至下誓死的决心要借奥运之机惊暴他们的滔大奇冤,惊暴湘潭市彭宪法之流的巨大黑幕!请看彭宪法把持下的湘潭市是怎样对待上访维权群众的:
    恶意串联非正常上访,扰乱国家机关办公秩序
    ------万凤芝被依法行政拘留
    湘潭在线新闻网2008.1.17日讯:近年来,原湘潭市汽车制造厂职工万凤芝(女)对企业改制不满,非法收取经费,恶意串联市多家改制企业职工数次大规模到市赴省非正常上访,围攻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封堵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冲击省委、省经济工作会议,严重扰乱国家机关正常办公秩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为了确保社会和谐稳定,日前,我市公安机关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之相关规定,己依法对万凤芝实施行政拘留。
    请看湘潭市下岗工人的血泪诉说:
    昨天我们流汗,今天我们流泪,
    明天难道我们一定只能下地狱、流血吗?!
    我现在这算是向谁悲哀凄楚的诉说呢?是向我们国家的领导核心和主宰中国共产党?其实在现代如此信息社会,中共中央不可能不知道,不了解目前我们下岗工人悲哀凄楚的生活惨状。要是中共中央真如它自己所说的是立党为公,执政为民,那它会对我们下岗工人悲哀凄楚的生活惨状视若无睹?!全国的下岗工人都心知肚明,把我们逼到下岗的悲哀凄楚的境地,这正是中共中央的“英明”决策。若不彻底的剥夺我们广大工人劳动群众的生活资源,那极少数中共权贵的骄奢淫逸、贪得无厌的腐朽生活又从何而来呢?所以我们若向中共中央及其各级各部门权贵诉说,“上访”,这无异于被抢劫者向强盗请求返还被抢劫的财物!
    我这算是向全国人民诉说吗?用鲁迅先生的口吻说:只要略有知觉的人就都知道,在我们中国,第一,全国人民并沒有剥夺,因而也不亏欠我们下岗工人的什么,第二,若要全国人民替我们下岗工人主持公道,可是这“全国人民”自己的公道自己都主持不了呢?这“全国人民”有自己的意志和权力吗?又有又沒有:有,被中国共产党代理行使着;沒有,完全被中国共产党代表去了。向全国人民诉说我们下岗工人所遭遇的社会不公和我们的悲哀和凄楚,中共中央从道义上会有所胆怯吗?中共中央信奉的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他们最彻底破除了的是因果报应的各类宗教。因此,我们向全国人民诉说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中共中央毫不胆怯。
    我这是向全世界人民和国际社会诉说吗?我真的很想、又不敢向全世界人民和国际社会诉说。我之所以很想向全世界人民和国际社会诉说,是因为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中共知道,现在在世界上,还有比中共拳头更硬的“太平洋警察”,例如美国,法国,联合国等,中共心目中还多少有些惧怕它们。可是现在美国,联合国也象当年的张伯伦绥靖希特勒一样,他们都对中共的专制和普遍残暴的侵害人权视而不见。我之所以不敢向全世界人民和国际社会诉说,是因为我知道中共早己有了娴熟的对付国际太平洋警察的办法:他们对外就说:“主权圣神”,绝对不允许国际霸权主义者干涉别国内政;对内呢?他们说中国人民向国际太平洋警察投诉是极大的损害中国政府的形象和声誉,是与国际反动势力遥相呼应,企图颠覆中国的国家政权……,因而毫不手软的将这些有冤无处诉,有病乱投医向“国际太平洋警察”诉说的人重刑侍候。
    在奥运会即将开幕不足半个月,全世界都聚焦中国的时候,我和全国的下岗工人一样,心中有无限的委屈,悲哀和凄楚。我知道在拥有7000万党员,600万以上的军队警察的中共专制独裁政权的面前,我们无论用什么方法,向谁诉说都无济于事,中共权贵照旧要骄奢淫逸,贪得无厌,我们照旧要在第十八层地狱里煎熬。虽然我今天的诉说都如同当年鲁迅笔下祥林嫂的诉说,但我也是“中国人民”的一员,也是与胡温具有同等人格尊严的中国公民,我一定要象当年黑人女奴隶门楚一样,我要向全世界大声诉说我们中国现代的黑人奴隶--------下岗工人的无限委屈,悲哀和凄楚!
    我叫万凤芝,汉族,1959年9月28日出生在“大跃进”饿死人的年月。家住湖南省湘潭市建设北路325号,我是湖南省湘潭市汽车制造厂改制后的下岗工人。
    湘潭市汽车制造厂与中国其它所有的工厂一样,以前几十年都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工厂。我们工人阶级有力量,而且是中国的“领导阶级”,因此我们只管几十年如一日流血流汗的拚命为建设社会主义添砖加瓦。湘潭市汽车制造厂曾经生产红红火火,连年成为湘潭市纳税大户。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全国工厂都要“改制”。 咱们工人文化水平不高,什么“改革开放”,“改制”,中共中央的伟大光荣正确决策咱看不透,咱就是看到自己的工厂和全国的其它中小工厂企业一样,通过“改制”,咱工人下岗了,断了生路,以前咱几十年血汗劳动积累的巨大“公有”财富,一夜之间与咱下岗工人无关了。以前咱几十年血汗劳动积累的巨大“公有”财富,到哪去了呢?“改制”成了谁所有了呢?谁“领导、主持”这家工厂企业改制,谁就捞了个盘满钵满,一夜暴富。例如,我们湘潭市汽车制造厂改制的“领导、主持”,企业法人代表屈国祝,厂长张国文,从改制时起他们都一夜暴富,好在中央保护他们,不要求他们公布家庭财产,咱们工人无权启动核查他们家庭来源不明的巨额财富的法律程序。哪个中国老百姓还沒看明白呢?在中国,党的各級领导干部只要你“政治”上保持与中央一致,你就只管肆无忌惮,放心大胆的贪,搜刮民脂民膏。可是改制后这近10年来,我们全厂绝大部分被逼下岗的职工一直在绝对贫穷的状态下苦苦挣扎。在中国目前如此“繁荣富强”的“盛世”,有几十户人家每天柴米油盐都无着落,小孩读书的学费都发愁,生病了更是只能用命挡。在改制后的十年中,我们厂己有31名下岗工人因贫病交加而无助的,非正常的死亡。他们冤死屈死了,就象死了一只蚂蚁。所以汶川地震死人后中共下半旗默哀,那是向全世界“作秀”,不是他们真正尊重中国人民的生命。
    既然“改制”,就是要咱工人下岗,要断咱工人阶级的生路,就是要将以前咱几十年血汗劳动积累的巨大“公有”财富剥夺,而“依法”归“领导”和“公仆”等极少数权贵所有。中共中央也很担心全国规模的这巨大的,彻底的“抢劫”咱工人阶级的生存资源会引发威胁到中共政权的“群体事件”,因此中共中央就改制过程中还要留给咱工人阶级一条生路制定了一系列“无微不致关心下岗工人切身利益”的人道主义政策。这些政策写在纸上,看了让咱下岗工人心里很感激,很温暖。可是这些政策是要靠“抢劫者”向被抢劫者执行的呀。强盗抢劫了穷人的生存资源,中共中央又要“强盗”去保障这些穷人不致于贫穷致死,不致于最后“揭竿起义”。这从情理逻辑上能做到吗?!
    2005年11月28日我们厂改制下岗职工安置方案出台后,全厂716名职工强烈反对,并合法,民主的推选了包括我在内的维权小组。可是无论我们采用何种“正常”的方式,无论我们向哪个“公仆”有理有据有节的诉求,抗争,不仅咱下岗工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维护,而且湘潭市彭宪法之流授意湘潭市和岳塘区公安动辄对我们维权小组成员拘留,逮捕。2007年9月2日,湘潭市岳塘分局将我传讯,对我进行威胁恐吓,目的只有一个,要我以后不再维权;2008年元月17日午夜,我家突然来了十多个便衣,他们沒有出示任何证件,他们将我一顿暴打,然后将我拖上汽车,并强行搜走我身上的3600元现金。这笔钱他们至今沒有对我宣布收缴的理由,也沒有归还给我。后来我被这群便衣强盗送进了湘潭市拘留所。
    我记得那时还正是湘潭市百年不遇的大冰灾时期。当时我又身患肝硬化腹水。可是受湘潭市政府的授意,湘潭市拘留所对我非人道折磨,真的比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摘除还要残忍的折磨,因为他们对我的折磨是精神上的折磨。我可以说:我是全国最赞赏杨佳侠义之举的人,他做了我想做而做不到的壮举。
    2008年3月7日午夜,我正睡在我师傅二女儿刘湘红家四楼的房子里,又突然闯进来一群便衣,他们不出示任何证件,也不作任何口头告知,二话不说将我从被窝里拖出。我可以象门楚那样真实而不顾自己脸面的说:他们当时拖的速度之快,竞将我最后的一条内裤也拖掉下了……。他们将我赤裸的拖走后塞进楼下停着的汽车,然后把我密秘软禁车湘潭市鑫星宾馆二楼。在这里,这群暴徒轮番将我打得昏迷不醒。为了怕我逃跑和偶然被人发现,几天后,他们又将我转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关就是11天。在这11天中,我比关在希特勒集中营受到的残暴折磨还要痛苦万分。以前我的体重有136斤,可是放出来后我的体重己不足100斤!
    ……
    我现在的心中苦啊,比当年哥伦比亚黑人女奴隶门楚的内心还要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啊,国际奥委会啊,美国世界民主人权太平洋警察啊……,你们让我去向你们诉说和举证今天中国门楚式的黑人奴隶------下岗工人所遭受的残酷人权迫害和生存惨状吗?!中共今天的专制独裁难道不比当年希特勒的专制独裁邪恶百倍吗?!
    中国湖南湘潭市公民:万凤芝
    手机号15898515946
    2008.7.24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被监控的上访者斥责当局设示威区做戏
  • 上海市领导大接访作秀,上访的路在何方?(图)
  • 北京上访口袋阵:前门礼貌接待,后门集中押走 (图)
  • 上海访民到香港上访回去后受打压
  • 北京上访维权代表叶国柱刑满出狱前被宣武公安秘密接走
  • 曝光新疆呼图壁县党委通报上访情况文件 指示当地政法部门加大截访力度(图)
  • 北京大截访续:军转干部曾兆平总政上访被抓!
  • 武汉《依法处置进京非正常上访行为宣传词》曝光
  • 四川南充冤民联手上访告恶警庞和平(图)
  • 上海访民到联合国驻港办事处上访(图)
  • 武夷山市上访村民何连玉、何兰玉路经天安门被抓
  • 奥运临近,无锡市出现《告知书》打压上访冤民(图)
  • 吉林19名上访人员在北京以非法游行罪被刑事拘留
  • 黑龙江一女访民北京上访不果跳桥而死
  • 北京要地方解决纠纷防止赴京上访
  • 11名残疾人为生计到潜江市政府前上访
  • 双鸭山公安局全天侯监控上访人员家庭整人班开业/孔强
  • 乌市公安局要求民警增强自我防范意识 “应认真对待每一个上访者”(图)
  • 宁夏访民马秀英带二个不满5岁的儿子在京上访(图)
  • 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福山区分局对上访农民的处罚...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呼吁释放因上访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原海军试验基地工程师谭林书
  • 上访人敬杨佳义士英雄末路慰英怀
  • 问题丛生的上访制度 / 冉云飞
  • 刘景松:上访第一人,刘奶
  • 牟传珩: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 广州市长出面接待上访现象的意味深长/何必
  • 破解申诉上访怪圈的法律武器
  •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部分上访人员的公开信/孔强(图)
  • 访民要走出北京上访的误区/郑恩宠
  • 市委书记“跪求”地震罹难孩子的家长勿上访的反思/毛豫扬
  • 吴高兴:温岭冤民郭晏溱:赴京上访遣返途中一路被关押 
  • 两会期间大陆武汉上访者为何成了武汉地方官员的心病
  • 方影竹:从上访之跪说开去
  • 槟郎:上访村情书
  • 槟郎:上访村情歌
  • 一个在京走访过的女孩讲述真实的上访黑幕
  • 不要再以流氓手段迫害廖祖笙夫妇——第四次赴京上访前声明
  • 走出“烂田翻稻臼”的上访困境,走上宪政民主之路/吴高兴
  • 阿永:北京的树木和来北京上访的人们(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