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回网友BERLIN(原帖附在文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3日 转载)
    [日期:2008-07-23] 来源:参与 作者:曾金燕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July 22
    

祝你生日快乐
    
    7月25日是胡佳的生日。35周岁整。
    
    胡佳母亲、妹妹,我和宝宝都想去看他。
    
    今天警方答复监狱太忙安排不开,所以不能见。
    
    只好期待下一次的见面。
    
    下一次是什么时候我也不知道……
    
    ---------------------------------------
    
    回网友BERLIN(原帖附在文后):
    
    我先问自己:我有超越法律的特权欲望吗?
    
    然后问BERLIN我该怎么做:至今我们家属只收到胡佳的入监通知(已经在6月交还给监狱),到现在还没有收到探视通知,按照法律规定,家属有探视当事人,与当事人通电话的权利,但是目前我确实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见胡佳,只好一次次要求,对方答应了就去见,对方拒绝了只好再要求。换作你,你会怎么做?
    
    我也许可以狠下心来三年半不见胡佳,就让他在监狱待吧!我相信他的阳光的心,没有我也可以克服种种痛苦度过难关。这样的话,我就不用每个星期向国保打电话提任何要求(比如不要骚扰我的生活,不要骚扰我的邻居,不要扣押我的信件,不要切断我的电话,不要非法监视跟踪,不要阻拦我的亲友来访,不要……),无欲则刚,更不用每次忍气听国保转达“意见”而是拒绝他们进入我的家门。可是我忍不下心看年老母亲思念儿子流泪,忍不下心看宝宝一天天长大却不能有父亲的音容笑貌。我是一个人,不是魔鬼也不是神仙。难道真正的民主、自由是与人性为敌的?难道法治国家被关在监狱里的人与家人一直不见面?
    
    最近攻击我们的人很多,我基本不回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坐牢的不是你们,愿意说什么就说什么吧!许多事情我也不知道,比如27日胡佳究竟怎么离开家的,我一想起就心痛,问过胡佳,他没有回答,只是说“很遗憾那一天没有和你们母女道别。”许多事情我现在没法说,说出来谁来阻拦他们对我的欺压?谁来保障我购物吃饭等基本的权利不被侵犯?一些事情我委婉地提了些,有些读者又不假思索想当然耳,我有什么办法!
    
    帮凶和帮闲太多。
    
    曾金燕2008年7月23日晚十点
    
    ----------------------------
    
    BERLIN
    7月23日 4:44
    
    
    呵呵,LZ如果想有真正的民主,自由观念;
    
    就要首先由真正的法制观念,从你做起,不要做特权阶层,监狱不是你家开的,想什么时候探视就什么时候探视,想去过寿就去过寿.
    
    不要以为你就是上帝,真理就你一个人掌握着.
    
    前生没机会再国外长期生活,总是理想化得让人恶心.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神圣休战-胡佳向朋友转达问候与感谢
  • 曾金燕:9日见了胡佳
  • 胡佳不能按时会见亲人 曾金燕受到严密监控
  • 曾金燕:给国际特赦会员的回信
  • 曾金燕:父亲节
  • 胡佳家人5日探监,7日晚曾金燕母女被送福建(图)
  • 万延海看望曾金燕和胡嘉父母,胡嘉家人已经为灾区捐款
  • 曾金燕:唵嘛呢叭咪吽
  • 曾金燕:释放胡佳签名留言摘录
  • 曾金燕:“你一定要有尊严地、完全自由地活着”
  • 曾金燕:今天去看守所了
  • 曾金燕:请实现胡佳保外就医的权利
  • 曾金燕:被曲解的法治
  • 曾金燕:关于是否上诉--“最成功的案子”
  • 曾金燕:律师被阻止会见胡佳 做“投牢体检”?
  • 曾金燕:给谦慈宝宝(图)
  • 王建平、钱国良看望曾金燕被拦截
  • 曾金燕:请你告诉我:判决公正吗?(图)
  • 曾金燕家中无人?一个市民探视遇到这样的情况
  • 曾金燕:致便衣警察的公开信
  • 代胡佳、曾金燕领取“言论自由捍卫奖”致辞(图)
  • 曾金燕:答网友
  • 管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曾金燕(图)
  • 曾金燕:我替胡佳接一棒(图)
  • 曾金燕如是说(14): 抗议法庭逼金燕出卖胡佳/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11): 终极诊断 /李俪洋
  • 给曾金燕的信:听说你的女儿缺钙,很着急/周莉
  • 曾金燕如是说(10):无处可逃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9):自由离我们有多远?/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8) :搜寻齐智勇壮士/李俪洋(图)
  • 曾金燕如是说(7):怯懦大国的悲歌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5):真相、假相,我质疑! /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4):温总理,是时候泪撒自由城了/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3);为自由而突围/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2)/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李俪洋
  • 曾金燕有权力去商店买她的奶粉!
  • 从胡佳、曾金燕和孩子抚养权说起/华佗大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