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辽宁省建昌县小德营子乡政府暴力拆迁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2日 来稿)
    
     一、 暴力执法
     (博讯 boxun.com)

    
    
    1998年9月30日,小德营子乡政府给我送达〈拆迁通知>,其中规定:县交通局对朱小线进行改造,补偿标准:住房为每平米80元--120元,乡里补偿20元。 10月1日,建昌县交通局副局长穆德海给我送来5,000元补偿款。我接到部分补偿款之后,立即将房屋顶部拆掉了。 我将房屋顶部拆掉后,便去村、乡、县有关领导那里询问何时能得到足额补偿款,可是他们都支支吾吾,闭口不谈补偿款问题,我惟恐自己的补偿款被他们截留,便停止了拆迁。
    
     2000年7月17日我来到建昌人民法院,要用法律来讨回补偿款,我决定将建昌县交通局与小德营子乡政府告上法庭,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对立案庭的的法官说:“县交通局与小德营子乡政府要强行拆毁我的房屋,可他们却拒绝支付补偿款”。法院给我了民事案子,还收了我的5,570元案件受理费。
    
     2000年8月24日,建昌县副县长郝廷怀亲率一支由县公安局、国土局、交通局主要官员组成的“突击队”突然闯进我的家中,他们不由分说就将我的父亲按倒在地上。郝廷怀厉声喝道:“我已经与上面沟通了,今日必须强行拆掉你家的房屋,你愿上哪告就去上哪告”!说完,郝廷怀把手一挥,我家的房屋在推土机的轰鸣声中成为一堆瓦砾。 在“突击队”面前,我只好强压怒火,把希望寄托在社会最后一道防线的人民法院上了。
    
    2000年9月5日,建昌县法院开庭审理我的案子。庭审时,被告建昌县交通局在证据与事实面前败下阵来,场面很尴尬。退庭后,建昌县交通局匆忙炮制了一个“35号文件”。如果按照这个文件补偿,所有的被拆迁户都盖不起房屋,因为补偿标准太低,还不到省政府34号文件规定标准的白分之五十。 2000年9月20日,建昌县法院给我送达了民事裁定书(〈2000〉建民初字第785号)。裁定书称:原告对补偿标准和范围有异议,应由政府部门依法处理,故原告的起诉不属人民法院管辖范围。可令人不解的是,既然“不属人民法院管辖范围,为什么法院收取了我的立案费?
    
    
    
    二、记者“关节”太软
    
    
    
    在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之际,突然想起了敢针砭社会时弊的〈葫芦岛晚报〉。在报社,张记者与齐记者聆听了我的叙述后非常同情,立即从一百多公里外的报社赶到建昌县法院调查采访。采访完毕后,一篇报道的清样很快拟好了:〈收了“挂号费”照样“不看病”,建昌法院糊涂办案留后患〉。 建昌县法院院长张玉田惟恐媒体暴光,便溜进了两名记者下榻的县招待所。当我于第二日再去招待所打听记者能否见报时,记者以前那种和颜悦色的表情没有了。我再三询问,记者冷冷地抛出了这样一句话:“批评报道必须经过领导批准”。记者打道回府后,就泥牛入海无消息了,寄希望于舆论监督的愿望化为泡影。
    
    
    
     三、一波三折
    
    
    
    2000年10月21日,我上诉至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我认为,建昌县法院是基层司法机关,办案往往要受地方政府官员的干预,而市中法办案就不一样了,建昌县政府官员干预的可能性较小,因为鞭长莫及啊!可我的猜测是天真而幼稚的。2000年12月13日,一纸判决书赫然摆在了我的面前,判决书称:驳回你的诉讼请求,维持原判。 我的民事诉讼被县市两级人民法院枉法判决后,我并不气馁,为了讨回公道,于2001年1月3日来到建昌县法院,准备行使行政诉讼权利。立案庭的付法官看了我的诉状后说:“张院长已经拍板,凡是被告为乡政府以上的国家机关一律不准立案”。 法官的话把我打到了闷葫芦里去了。〈行政诉讼法〉以实施多年,原来国家的法律在建昌是一纸空文。
    
    2001年春,建昌县法院拒绝为我立行政诉讼案之后,我来到了葫芦岛市中级法院。我向市中法申诉控告接待室法官控告了建昌县法院的违法行为。接待我的法官记录后,向院领导作了汇报,不久,一纸由院领导签发的密函转到了建昌县法院,我的行政诉讼案子终于立上了。 建昌县法院经过多次庭审之后,于2001年8月1日作出判决(〈2001〉建初字第6号),判令被告建昌县交通局赔偿我的拆迁费补偿费8.3万多元。 判决后,被告县交通局一再表示不上诉,我也不想上诉了。尽管赔偿款很少,因为我实在禁不住折腾了。当我去法院立案庭立案申请执行时,法院节外生枝了。张院长说:“你虽然胜诉,但我们法院不给你立案与执行,我叫你的判决书成为一张废纸”。
    
     建昌县的法律白条比比皆是,早已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一个重要因素。由于我家的房屋被强行拆迁,又未足额得到补偿,我们全家全靠亲朋好友接济维持生活,我的父母年逾八旬,身体孱弱,自从遭劫后,情绪一落千丈,病情愈来愈严重,母亲与妻子常常以泪洗面。
    
    我见建昌县法院拒绝我的案子,决定去最高法院控告。2001年9月初,我满怀希望的来到了最高人民法院接待室。工作人员看了我的案卷后,给建昌法院转来一纸密函,不久,建昌法院给我立了执行案子,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判决书没成为一张废纸。 四. 冤沉水底 因为我家临街,开设有车辆维修部,粮米加工厂,一台变压器,以及主房、粮米加工房、鸡舍、猪舍等建筑物。建昌县法院虽判令县交通局赔偿8.3万元,但我因是一介草民,打官司打得筋疲力尽了,我也认了,于是我便耐心的等待法院依法执行。
    
    在我立上执行案的第三天,建昌县法院又突然给我送达了裁定书,内容是:终止执行,因为被告申诉了。 我满怀愤怒的奔向建昌县法院,我质问法官:“申诉期间不影响判决的执行’不是法律规定的吗”?法官说:“法律制定与执行之间有一个差距问题”。我问:“差距是怎么回事”?法官避而不答。 我打了近十年的官司,早已家徒四壁,我实在是打不起这场官司了。我决定暂时放弃---反正没有说理的地方,先向建昌县法院申请执行。可尽管判决书上的赔偿数额少得可怜,大约三十分之一。执行局的法官说:“小德营子乡政府拒绝配合”。
    
    为了伸冤,我于2004年4月再次向建昌县法院递交了申诉状。7月30日,一纸〈驳回申请再审通知书〉又落到了我的面前。
    
     2007年6月,北国网民生热线记者姜老师得知我的情况后,很是同情,立即找到小德营子乡党委书记张东波,问他为什么不配合法院执行王福荣的赔偿款,张书记说暂时无能为力,并表示马上着手将赔偿款尽快给付王福荣。当姜老师打道回府后,张书记的态度就没有那么积极了。穷困潦倒的我仍望眼欲穿的尽早得到那些微乎其微的“补偿款”。可我心知肚明,要想得到8200元的补偿款仍十分渺茫,不知我手中的法律白条子何时得到执行。
    
    为了伸冤,我于2004年4月再次向建昌县法院递交了申诉状。7月30日,一纸〈驳回申请再审通知书〉又落到了我的面前。2005年,我再次向市中法递交了申诉状,到现在也未见回音。
    
    2008年春,我为了索要补偿款,多次与乡政府交涉,7余额份,乡政府答应给我7000元,但不给现金,用转账的形式冲抵信用社的贷款,1200元余额不给了。至于给与否,还是个未知数。
    
    由于打官司,我成了远近闻名穷人。
    
    
    
     辽宁省建昌县 王福荣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控诉宁夏固原市“5.25”公务暴力拆迁事件
  • 薛祥彪:扬州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街办 (图)
  • 在中国扬州暴力拆迁为什么这么猖狂(图)
  • 反映扬州暴力拆迁街办/薛祥彪
  • 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犹如发生地震。
  • 双鸭山宝清县上演了令人发指的暴力拆迁事件/孔强
  • 扬州暴力拆迁街办
  • 南通市的暴力拆迁很血腥,水很深(图)
  • 成都陕西街,从西御街27号的暴力拆迁拉开序幕
  • 公开信呼吁:制止暴力拆迁,切实保障民生/RFA
  • 暴力拆迁 武汉黑帮开枪
  • 民生观察:苏州工业园暴力拆迁 居民以汽油瓶抗争(图)
  • 石家庄发生暴力拆迁:更多细节(图)
  • 石家庄发生暴力拆迁:为寻求帮助,我不得不说…
  • 暴力拆迁莆田之最
  • 莆田官商勾结暴力拆迁是对文明的蹂躏
  • 艾晓明:武汉"河南村"9月16日(周日)遭到暴力拆迁
  • 重庆暴力拆迁激怒千人堵路 多人伤 (图)
  • 刘飞跃:成都市双流县暴力拆迁 刀刺租客大腿(图)
  • 重庆沙南街60号遭暴力拆迁
  • 暴力拆迁,维权老人被活活压死(图)
  • 央视新台址暴力拆迁!
  • 多图:江西省广丰县园丁路暴力拆迁(图)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昨天,骇人听闻的暴力拆迁再现南京!(图)
  • 扬州暴力拆迁 为什么这么猖狂/薛祥彪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