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武夷山市上访村民何连玉、何兰玉路经天安门被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今天一早,武夷山市无辜智障被告毛兆权胞弟毛剑辉致电博讯记者:为其胞兄前往北京伸冤的母亲何连玉和小姨何兰玉,于昨晚7点35分路经天安门时被北京警察抓捕,现失去联络,下落不明。
     (博讯 boxun.com)

    毛剑辉还告知:也就在昨天,在家务农的父亲毛年孙为了能够见到来兴田镇视察的省领导,被兴田派出所众多警察打翻在地,这个情形被在身旁的毛剑辉用手机拍下,但手机当场被警察抢去,并当场强行删除了手机里的这些画面。
    
    博讯记者将继续关注此案的最新进展情况,并恳切希望武夷山当局能够拿出勇气来解决这起冤案。不要再为了面子而将错就错下去了。
    
附 范燕琼:审判无辜

    [日期:2008-06-24] 来源:参与 作者:范燕琼
    
     众所周知,武夷山是著名的世界自然和文化遗产圣地,为此,这里的任何一块自然山林的毁灭,都是世界性的损失!据这个地方的村民反映:近年来,受经济利益的驱使,频频发生放火烧山事件,当地官员就将这种放火燃烧后的山林低廉而又迅速的发包出去,任其砍伐,从中牟利。2007年第21期的《武夷山资讯》这样报道:自2003年以来发生了多达32起的放火烧山案!如此之多的放火烧山事件,居然能够在专门的保护山林的林业公安的眼皮下频频得手,并且频频发包,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同流合污""监守自盗""渎职犯罪"这样的罪恶阴谋。对此,有关人员难以自圆其说,也难以开脱罪责,甚至难以平息忿忿不平而又忧心忡忡的村民,这就需要"替罪羊"来解决这些难题。于是,罪恶的魔掌锁定在了一个能够使他们运用自如的目标上:这就是智障村民毛兆权。于是,一个又一个扑朔迷离而又荒诞不经甚至是惨无人道的故事从此开始上演。
    
    一、公安非法绑架,媒体精诚合作
    
    2007年11月22日,家住武夷山市兴田镇南岸村长尾布44号的智障村民毛兆权突然失踪了。事隔27天后的2007年12月19日,其家人接到了公安部门的《拘留通知书》。
    
    在此期间,公安部门为了造势,与《武夷山资讯》精诚合作,2007年12月15日先入为主地报道出:"毛某作案多达32起"。并加以盖棺论定:"其中的19起已被查证属实"。此后不久,公安部门又与《闽北日报》精诚合作,2008年1月17日以《自制点火装置纵火取乐》,增强了这种造势的力量。为此,这起"毛兆权放火案"便水到渠成!
    
    二、为儿喊冤,双亲入狱
    
    自得知毛兆权锒铛入狱后,几乎全村的人都愿意为他伸冤,因为村民们都知道频频发生放火烧山的真正原因,并且村民们清楚的知道:发生这些火烧山时毛兆权身在何处。因此,纷纷站出来为这个智障村民联名伸冤。其父(毛年孙)母(何莲玉)不得不放下手里的一切农活,借来一切可以借到的经费,奔赴各级政府诉求:从武夷山市政府到南平地辖市政府,从福建省政府到北京市中央政府。如此这般的逐级上访,其结果是:夫妻双双被拘留。冤上加冤!
    
    三、案件进入法院,代理百般受阻
    
    2008年5月下旬的一天,审理该案的武夷山市法院刑事庭副庭长虞慧华告知毛兆权之父毛年孙:本案定于2008年6月2日开庭,政府已经为毛兆权指派了辩护人,并强调说:刑事案是保密的,原本可以到判决下来后再通知你,现在之所以通知你是因为不允许你请其他辩护人。由此可见,武夷山司法势必要将"冤案"办成"铁案"!
    
    尤其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由政府部门指派的辩护人张庆林律师对毛兆权家人态度十分蛮横,不仅拒绝交谈,而且总共才3页的《起诉书》只给头尾两页。与此同时,法院也拒绝将这至关重要的第2页给予毛兆权家人。
    
    这是个天大的笑话!更是个天大的错误!
    
    得到这些消息后,笔者立即与福建著名维权人士纪斯尊先生(笔名巨剑)商讨对策。立即作出以下反应:1、要求增派人民陪审员;2、要求出庭辩护;3、要求取消由政府部门指派的张庆林律师的代理权。
    
    对此,武夷山法院变更了开庭日期,将原定的2008年6月2日开庭,变更为2008年6月20日开庭。在这段期间里,虞慧华审判长仍然拒绝我们查阅材料,甚至一意孤行地要剥夺笔者和纪斯尊先生的辩护权。最终,我们不得不向法院提出了《要求法官回避申请书》,几翻折腾之后,虞慧华副庭长为了保住自己的"审判权"而不得不让我们行使"辩护权"。
    
    四、司法机关狼狈为奸,智障村民有苦难言
    
    (1)强大的审判阵容
    
    本次审判庭由武夷山市法院刑事庭副庭长虞慧华和一名法官以及一名人民陪审员组成。检察机关派出一名副检察长杨朝亮和一名检察员孔桂英出庭公诉。旁听席上除了毛兆权的家人和闻讯赶来的几十个村民外,有院长级别的人士,而且四周布满了法警。真可谓:阵容强大!威风凛凛!
    
    目睹着如此强大的阵势,笔者的心在不住地淌血,也不由的在心里一遍遍问道:耗费这么大的司法成本来对付一个国家政策特殊保护对象的无辜智障村民,天理何在啊?
    
    (2)打坏了的生殖器与精神病鉴定书
    
    由于毛兆权有智力上的缺陷,开庭之初,我们就再三要求法庭让其父毛年孙作为法定监护人参加代理,但却屡遭虞慧华审判长的反对,虞慧华一再坚称"我认为毛兆权的智力完全正常"。以致一度相持不下而一开庭即休庭!笔者对此大为纳闷,直到庭审至三分之二的时候,笔者才知道其中"大有玄机"。
    
    原来,毛兆权的生殖器在里面被打坏了!
    
    公诉人需要编造大量的谎言来为这样的黑恶推脱罪责。于是,这个时候他们需要毛兆权患有他们所要求的那种"精神病",并当庭拿出一份精神鉴定书来。紧接着,这份"鉴定书"与打坏了的"生殖器"产生了他们所需要的那种"因果关系"。这些所谓的"因果关系"则是以毛兆权的自述,公诉人的宣读,娓娓道来。大意如下:
    
    毛兆权说,他小时候生殖器被人给踢坏了。于是,就萌生了放火烧山的念头,于是,就频频放火,于是,就频频作案。毛兆权还说,他之所以要这么做,是看到火烧山时得到了快感。于是,公诉人就将这份精神病鉴定书给牢牢地"结合"上了。
    
    那么,毛兆权的生殖器小时候有没有被人给踢坏呢?这个问题显然只有他的家人最有发言权!尤其是毛兆权的父亲毛年孙最有发言权!可是,毛年孙的代理资格被虞慧华审判长给硬生生的剥夺了。于是,公诉人就可以顺顺利利而又信誓旦旦的在法庭上"长篇大论"。占据了大量的时间。
    
    诚然,作为审判长的虞慧华,事先一定看过这份精神病鉴定书。然而,在开庭之初,虞慧华却执意要求毛兆权先"正常",后根据公诉人的需要再要求他"不正常"。其目的就是:让谎言代替真相!让罪恶代替真理!
    
    对此,笔者随即想到了这样几个成语:狼狈为奸!助纣为虐!天良丧尽!
    
    (3)没有直接证据的指控
    
    曾与媒体精诚合作出的"19起已被查证属实"的放火案在开庭的这天变成了9起。而这9起又全都没有一个"直接证据",并且所有被指控为作案工具的打火机、油桶等居然没有毛兆权的指纹,甚至投射出来的影像资料显示出"2008年5月30修改"的字幕。
    
    由此可见,司法机关既便挖空心思,仍旧破绽百出。
    
    尤其可恶的是:身为检察长的杨朝亮口口声声先入为主,将无辜者说成罪犯。将毛兆权"被吊打三天三夜""他们叫我这样说""不是我做的"这些小声陈述说成是"没有悔罪表现",甚至要求法庭"加重处罚"。这使得原本就心惊胆战的毛兆权更加心惊胆战,以致最后哆嗦到要坠地,这使得笔者的辩护多次哽咽!甚至毛兆权那无助而痛苦的神情一直萦绕在笔者的脑海。
    
    (4)几个重要特点
    
    本次庭审有以下几个重要特点:其一,刑讯逼供作为证据指控;其二,程序违法公诉人不以承认;其三,自编自导破绽百出的影像资料堂而皇之地拿到法庭上作为指控的罪行;其四,《讯问笔录》中的毛兆权"对答如流""条理清晰""语言流畅",这分明是由办案人员一手炮制的伪证,而法庭却任凭这样的伪证让公诉人"长篇大论";其五,正常的辩护屡遭虞慧华审判长无理阻挠。
    
    五、法警公然行凶,村民怒掀庭椅
    
    本次庭审长达近10小时,从上午9点开始,至晚上7点多结束。
    
    令人蹊跷的是:审判长没有引导控辩双方作最后总结性发言,这在笔者多年从事"公民代理"以来还是头一回。
    
    而令人惊讶的是:庭审刚结束,法警就迫不及待地将毛兆权拖到距法庭不足10米远的角落一阵拳打脚踢,毛兆权当场倒地挣扎。如此众目睽睽之下的暴行,立刻引起村民的愤怒,一些情绪激动的村民与法警发生肢体摩擦,甚至掀了法庭上的椅子。
    
    这样的暴行使笔者不敢相信!也使那些参加旁听的村民们史料不及!而审判长虞慧华、检察长杨朝亮等执法者就从这些暴力法警和愤怒的村民们身旁信步而过,似乎早已对这种"无法无天"的情形司空见惯。
    
    六、没有对手,只有陪衬
    
    笔者不久前在一篇文章中讲述了一名村秀才是怎样被司法机关打造成疯子后被遗弃的悲惨经历,而今的这篇文章讲述的是一个智障村民是如何被司法机关颠来倒去地将其从"非正常"变成"正常",又将"正常"变成"非正常"。由此可见,只要办案人员需要,他们就可以不择手段,可以歪曲事实,可以胡编乱造,可以先入为主,可以嫁祸于人,甚至可以凌驾于宪法之上,法律是他们手里的纸牌,他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们无须遵循规则,他们永远是胜利者,他们没有对手,只有陪衬。 _(博讯记者:文琼)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奥运临近,无锡市出现《告知书》打压上访冤民(图)
  • 吉林19名上访人员在北京以非法游行罪被刑事拘留
  • 黑龙江一女访民北京上访不果跳桥而死
  • 北京要地方解决纠纷防止赴京上访
  • 11名残疾人为生计到潜江市政府前上访
  • 双鸭山公安局全天侯监控上访人员家庭整人班开业/孔强
  • 乌市公安局要求民警增强自我防范意识 “应认真对待每一个上访者”(图)
  • 宁夏访民马秀英带二个不满5岁的儿子在京上访(图)
  • 双鸭山毛岗屯的全体村民的上访信/孔强
  • 桂林一名受害人上访被抓的经历(图)
  • 桂林市象山区强拆上访者失去人身自由
  • 求救:甘肃访民进京上访被关进派出所
  • 求救:甘肃访民北京上访被关进派出所
  • 甘肃庆阳访民马凤兰、胡珂北京上访被抓“黑监狱”
  • 烟台7月4日退役军人人大上访续:军转干部从培凯右踝骨折
  • 济南市非法拘留上访维权人
  • 烟台数百军转干部到市人大上访/RFA
  • 中国当局在奥运前夕加强控制上访/BBC
  • 山东烟台千名退伍军人集体上访受阻
  •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 全国两会期间 北京西城便衣警察押着我到重要场所上访
  • 上访老农诉说上访艰辛路
  •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 遭强拆无家可归三年 被迫上访所经历的感受/王建平
  • 要求武汉市返还私有房产的上访信!/王桂华、许培根(图)
  • 慎入:上海市民朱金娣因动迁上访遭遇暴力(图)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郭宇宽:悲愤的朝圣之路—上访者群体调查及对造成上访的制度文化土壤的思考
  • 北京是掩埋绝望了的上访者的坟场
  • 1325万被个人私吞,国家又不给上访,村民无奈
  • 青天:上海段氏兄妹因进京上访遭暴打反被刑拘经过
  • 上访人白秀英举报信
  • 控告山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高新亭包庇杀人犯,打击上访人
  • 中国宪法与公民上访 /刘大生(江苏省行政学院副教授)
  • 新城村的全体村民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再再!再次上访(申诉书)
  •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 北京东庄上访村暗访纪实(图)
  • 两位为冤屈上访的老人/邓永亮
  • 一位六十多岁老太太十年上访之路
  • 无锡市西园弄村上访村民代表紧急呼救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廖亦武:寻访北京上访村
  • 抓捕上访者的陷阱:中国信访制度
  • 民众上访遭堵截,百姓冤屈何处伸?
  • 黑心党官堵截上访 又见中国一大特色
  • 官员单方面撕毁合同被夺走全部财产 六年上访陷囹圄(图)
  • 工讯:吉林省松原市石油工人上访100天的调查报告(5~6)
  • 村支书一人占有两千亩土地:上级不管,上访被抓
  • 上访二十年,八旬老妪泪涟涟厖
  • 抚顺一下岗职工进京上访归来暴死当地派出所
  • 公安拘殴上访妇女致其心脏病突发
  • 沪40余动迁户京城上访 部分与周案有关 /香港商报
  • 在没有泪的世界里──在京上访农民调查报告
  • 女教师上访被关精神病院四年多
  • "越级上访就是违法" - 比法盲更恐怖的是什么?
  • 为克扣工资四处上访 湖北一刚直教师被打死
  • 上访等同扰乱社会秩序?铁路职工铁道部上访遭刑拘
  • 中国青年报:强迫人们写“保证书”不进京上访属违宪
  • 墙上赫然写着一条标语:“严厉打击越级上访!”
  • 山西割舌案虐待上访者凶手是谁?
  • 民警履行职责惨遭毒打,含冤上访以七年
  • 问题丛生的上访制度 / 冉云飞
  • 刘景松:上访第一人,刘奶
  • 牟传珩: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 广州市长出面接待上访现象的意味深长/何必
  • 破解申诉上访怪圈的法律武器
  •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部分上访人员的公开信/孔强(图)
  • 访民要走出北京上访的误区/郑恩宠
  • 市委书记“跪求”地震罹难孩子的家长勿上访的反思/毛豫扬
  • 吴高兴:温岭冤民郭晏溱:赴京上访遣返途中一路被关押 
  • 两会期间大陆武汉上访者为何成了武汉地方官员的心病
  • 方影竹:从上访之跪说开去
  • 槟郎:上访村情书
  • 槟郎:上访村情歌
  • 一个在京走访过的女孩讲述真实的上访黑幕
  • 不要再以流氓手段迫害廖祖笙夫妇——第四次赴京上访前声明
  • 走出“烂田翻稻臼”的上访困境,走上宪政民主之路/吴高兴
  • 阿永:北京的树木和来北京上访的人们(图)
  • 一个上访被劳教者对银川女子劳教所的控诉
  • 阿永:访民,你还敢上访吗?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