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大同色情赌业猖獗,公检法背后撑腰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5日 转载)
    
    来源:中国网
     我国明令禁止任何形式的赌博,有关部门也一再加大打击力度,然而在因丰富煤炭资源而富庶的山西省大同市,赌博却有着广泛的市场,并且在一种叫做“报纸钱”的挡箭牌下“健康”发展,这不得不令人感到惊奇。赌博这一违法产业在大同市兴旺发展背后的推力何在?记者试图通过调查采访接近答案。
    山西大同色情赌业猖獗,公检法背后撑腰
    
    这家猜信封(一种赌博形式)的地方,里面悬挂着“公平公正”的横幅,记者进去时遭到搜包,看场子的人说:“警察不怕,就怕记者曝光。”
    山西大同色情赌业猖獗,公检法背后撑腰


    
    大同市城区北城宾馆外的三岔路口,一群人正席地而坐玩着“三张牌”,红衣男子一把便赢了50多块钱。
    
    小卖部老板:这是一个赌城
    
    6月28日上午10点半,大同市城区北城宾馆外的三岔路口,一群人正席地而坐,玩着“三张牌”,一个穿红色上衣的男子一把便赢了50多块钱。记者问旁边一位观看的男子是否会有人来管,该男子说:“没事,没人管。”
    
    十几分钟后,一辆警车经过,车上的警察看了一下没有停下来,而玩牌的人似乎对警车毫不在意。
    
    荣馨花园小区位于大同市南的矿区,进小区大门后右拐,便能听见一间门面房里传来出的吵闹声----这间没有任何标志的房子里,有4台自动麻将机,每个桌子都坐满了正在玩麻将的人。
    
    “你那两三百也叫钱,我昨天输了八百多了。”和牌后,两名妇女一边和同桌的人算钱,一边说道。
    
    “50块的收8块,100块的收12块,200块的收20块。”老板一边上前收钱,一边告诉记者这里的“台费”标准,并说这是大同普遍的“行情”。
    
    “那我要是不耍钱,或者耍300块的,怎么收费?”记者问。
    
    “哪有不耍钱的?不耍钱来这儿干什么?300块的收40块……能耍起300块的一般也不来这耍了。”老板说能玩起300块赌金的人,一般都会到一些大饭店或私人会所去。
    
    出来时门卫告诉记者,这个小区里共有四家麻将馆:“每个小区都有,多的是,很容易找。”
    
    果然,向南行不到200米,两家麻将馆便临街开放。
    
    沿着荣馨花园小区大门外的街向西走不到100米,路北“荣鑫食府”旁边便是一个“猜信封”的地方----没有任何牌匾,里面传出的巨大音乐声,让人以为这里是歌舞厅。
    
    进门后,门口坐着的一个年轻人紧跟了进来,随即抢过记者随身携带的包翻了起来:“不是摄像机哇?”未发现采访设备后,记者问他是不是怕警察来,对方称:“怕个球,就怕记者曝光。”
    
    昏暗的光下,记者发现里面竟然有一个教室那么大,坐了50多人,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些纸张和笔,而地上则满是淡黄色的小纸块,房间最里面的一面墙上挂着“公平公正”的横幅。
    
    横幅下是一个贴着一些数字的白板,旁边一朵红花下,一个牛皮纸信封贴在那里,坐在下面的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催促大家快些填写。
    
    记者请教了一位玩得兴起的中年妇女:在白色纸上选择自己猜的号码和翻奖倍率,并填写下注金额,然后将白纸撕下连同钱(也可以交一种此处等值兑换的圆塑料片)一起交给在人群中走动的“工作人员”,等拆开那个牛皮纸信封后,凭自己手中的黄色纸张领奖。
    
    短短半小时,这里便开了5次信封,这名妇女赢了一百多块钱。“昨天输了700多。”她说。
    
    离开这里继续向西走不远,另外两家便在路对面,一家名为“汉文汽车美容站”半开着卷帘门,记者目测了一下,里面有70多人。另一家因为地方有限,还特意在门外用彩条布搭了个帐篷。
    
    据附近居民透露,这些类似于“六合彩”的赌博点,每天收入不下3000元,多的时候会上万。而这条街上的三家赌场,一年来从没见人来查过。“一次都没有查过。”一位中年妇女说。
    
    聚运市场位于矿区煤管局西北不到500米的一片生活区内,整个市场大概有一个足球场大,以水产和蔬菜销售为主,但却以赌场而闻名。
    
    在聚运市场里,十几家麻将馆没有任何标识,但却像市场里每个商户一样“光明正大”:一把100元的赌局抽13元,200元抽26元,比小区的收费要高一些,许多人站在旁边围观,老板拿着一张硬纸片帮赌客记录着输赢,谁不玩了便看着单子给钱……当市场里的卖菜卖肉铺子顾客稀少时,赌馆里的喧闹声便大了起来。
    
    夜里11点半,聚运市场里只剩下这些赌馆和几个小旅馆小卖部的灯还亮着。一位小卖部老板笑着说:“大同就是个赌城,吃住玩都有。”
    
    赌馆老板:“报纸钱”是定心丸
    
    赌场众多,且如此“光明正大”地营业,实在令人费解。在猜想中,记者频繁听到一个叫做“报纸钱”的新名词,一些开赌馆的人因为这个名词而心里有了底。
    
    在和平街集贸市场外的一家设在居民楼里的麻将馆,老板要记者“放心来耍,因为交过‘报纸钱’了”,而荣鑫花园小区的那个老板则向记者透露,他那里的“报纸钱”没有涨,还是500块钱,“每个月都交到派出所了。”
    
    
    
    
    
    
    
    来源:中国网
     而其他几家麻将馆在记者询问是否有人来查或者是否安全时,均提到了“报纸钱”----一种主动向派出所交的费用,一种让赌客听后便放心赌博的“定心丸”。
    
    为了更全面地了解“报纸钱”,记者再次来到麻将馆众多且集中的聚运市场,以想要开家麻将馆为由,和市场里的人聊了起来。人们随即将记者引荐到一位开麻将馆为业的张老板那里。
    
    张老板今年63岁,原本是天津人,30多年前便来到大同,几年前退休后便在聚运市场开麻将馆。
    
    “你放心吧,我在这里开了5家麻将馆,交了钱就绝对没人管。”张老板坐在自己的麻将馆门外开始向记者“传道”:人们所说的“报纸钱”实际上是早些年的叫法,就是帮派出所等部门订订报纸,其实最后也没订报纸,但这个说法就成了众所周知的规矩,而且这个“报纸钱”不是仅仅给派出所一家。
    
    “每个月给派出所500块,治安大队500块,巡警大队500块,主要就这三项,另外就是文化局的文化治安大队,他们也要500块,说一下随便给个一二百就行了。”张老板告诉记者,麻将馆本来属于娱乐场所,到文化局办个证就可以开,但现在几乎所有麻将馆都有赌博,所以必须和警察跑好关系。
    
    “你不送钱,就算你(的麻将馆)不耍赌,他们也三天两头来查,不交你等着(找麻烦)吧。”当记者问有没有办法不交钱时,张老板马上打消了记者的念头。
    
    “交了钱给收据吗?会不会一个月来收两次钱?”记者问。
    
    “收据?!给你收据还叫‘报纸钱’了?”张老板说钱都是麻将馆自己送过去,交给主要领导:“等他们来了就麻烦了,你还要请吃饭。”
    
    至于“猜信封”,张老板说这个很麻烦,需要很多关系,具体要花多少钱他也不清楚。
    
    “你要开了来找我,我侄儿在巡警队,给你跑一下。”离开时,热心的张老板对记者说。
    
    派出所默许:等你开了再说
    
    7月4日上午10点,记者赶到张老板所说的新平旺派出所,以想要开麻将馆为由询问了起来。
    
    “请问,我在这边租了房子,想要开麻将馆,该办哪些手续?”记者问。
    
    几乎所有被询问的警员都说出了同样的内容:“上二楼找王所长。”至于究竟需要什么手续,一位负责户籍办理的警员说:“这个事情你只能找所长说。”
    
    由于王所长去分局开会未回,记者和一楼几位警员聊了起来,有人建议记者到附近几家麻将馆问一下更好。而后来一位警员则告诉记者,也可以找赵副所长说一下:“这个事,他说了也算。”
    
    在副所长办公室,记者说完开麻将馆的意图后,这位赵副所长立即大声问:“赌场?”
    
    记者点头,赵副所长随即又问:“开了没?”
    
    “还没开,房子租好了,在荣馨花园,马上就能开了。”记者说。
    
    “哦,等你开了再说吧。”这位副所长说。
    
    记者将赵副所长的回答讲给一楼一位警员听时,该警员要记者放心:“没事,到时候开了你再来,先开吧。”
    
    夜晚,聚运市场一家小饭店里,一个身穿警察衬衫的老人向一起喝酒的人说现在的警察“每月外快至少一千块钱,只多不少”,饭店老板告诉记者,此人是一名退休了的警察。
    
    而新平旺派出所里,一位女警员告诉记者,这个派出所管着“差不多有七八十个麻将馆”,但问到“猜信封”,则没有一个警员愿意说。
    
    一位出租车司机透露,大的派出所,下面会管上百个麻将馆,许多麻将馆是开在居民楼里的,只有一些相互熟识的人才会去,而赌金也会比街面上的麻将馆大很多。
    
    “最赚钱还是‘猜信封’,外地人叫‘六合彩’,但这个你开不了,必须有很厉害的关系,还要花很多钱。”司机说。
    山西大同色情赌业猖獗,公检法背后撑腰


    
    这就是记者采访的平旺街派出所,这里的副所长得知记者要开麻将馆后,说:“赌场?……没事,等你开了再来吧。”
    山西大同色情赌业猖獗,公检法背后撑腰


    山西大同色情赌业猖獗,公检法背后撑腰


    
    色情服务与政府部门的距离
    
    在山西省大同市新开南路西侧,城区检察院、法院、公安局由北向南依次排列,而公安局旁边的一个大门上,“新天池洗浴”的霓虹灯字样与前三者的铜字牌并列着。
    
    从这个大门进去,绕过公安局向北不远,便是新天地饭店(小区图纸上标为“洗浴中心”)----这个四层建筑恰好在检察院的后面,与公安局的后院平行。从其二楼洗浴间的一个废弃的门户向东看出去,便可以看见检察院的后院了。
    
    无论是花68元入住的房客还是花19元的洗浴者,在这里都会享受到35分钟的赠送按摩,这被该店服务人员称为“客正”,并被记录在一张单子上作为按摩技师的提成依据。
    
    而在这赠送按摩的过程中,按摩技师会问客人是否还需要其他的服务,而所谓的其他服务便是色情服务,最低90元的,需要关上门做,店内统称“加服”,同样要记在单上作提成依据,当然这个“加服”的提成多达一半,所以按摩师尽量说服客人接受,而在劝说的过程中,其色情内容亦表露无疑。
    
    在该店二楼的洗浴间里,打开每个存物柜,便可看到柜门背后的广告:“告诉你一个秘密:恋人式特色按摩,妙恋139元。”澡堂入口处的宣传画上有一首诗写着:“玉手轻抚,朱唇微呼……珠联璧合般的交叉、重叠。”
    
    
    
    
    
    
    
    来源:中国网
     色情服务,竟然距公检法部门如此近,该店的工作人员也承认这里就是“检察院的后院”。6月24日下午4点,公安局的警车就停放在门口,但楼上的女按摩师一边劝说记者接受色情服务,一边告诉记者“从来不会来查,安全得很”。
    
    无独有偶,在南郊区检察院对面的平泉路东侧,十几家按摩足疗店里,无一不提供色情服务。天黑以后,老板甚至会站在门口招呼路上的行人“进来玩”。
    
    “找个年轻的100块,年龄大点的70块,不能再便宜了。” “水晶足浴”的老板娘在记者进门后,便将色情服务的具体内容和盘托出,并给出详细报价。
    
    看到店里只有一个大概十五六岁的女孩时,记者将惊诧的目光投向老板娘,她马上笑着说说:“这个是我女儿,她不做,我们这儿小姐出去吃饭了,一会儿回来。”
    
    老板娘的女儿随即害羞地进了里屋,而里屋走出一名男子,言谈间显然是老板娘的丈夫----这是一间夫妻店,一楼是生活区,二楼才是“工作间”,其他各家店也是类似情况。
    
    离检察院最近的“冬燕休闲屋”门前停了一辆警车,两位民警就在旁边的饭店就餐。记者问店主警察会不会进来查时,该店老板要记者放心,警察不会进来,还说:“即便进来也没事,要是有事能开到今天?”
    
    “你们这店开多久了?”记者问。
    
    “百年老店!你要玩就玩,问这么多。”老板显得不耐烦了,随即去招呼门外的行人。
    
    7月1日晚6点,在大同市左云县政府大楼正对面,一家门票只需要14元的洗浴中心,当记者洗浴后休息,便有女服务员前来询问是否需要按摩或者特殊服务----200多元到500多元不等的色情服务。服务员称来县政府办事的许多人都在这里住。
    
    商贸中心二楼的“遮羞牌”
    
    平旺商贸中心位于大同市同泉西路东侧,二层楼(部分为三层)的门面沿街一百多米长,远望颇有些仿古的印象。一楼多为批发店,但整个建筑的二层却被一楼商户的牌匾遮挡过半----在附近的高楼上用望远镜往下看,都看不到二层在经营些什么。
    
    关于这些牌匾,一楼的商户告诉记者,这是2006年5月时商贸中心收钱统一制作的,而网上搜索同一时期《大同晚报》上一篇名为《每户摊派600元不交钱就断电 平旺商贸中心强收商户牌匾钱》的报道也证明了这一点。
    
    “为什么制作这么大的牌匾?二楼的商户被遮挡没有意见吗?”记者问。
    
    “他们恨不得全遮起来才好呢,不把他们遮起来,我们还有意见了!”一位商户气愤地说。
    
    而另外一位商户则笑着说这就是“遮羞牌”:“我们掏钱,给他们遮羞。”
    
    那么,二楼究竟做的是什么生意,让人会把这些牌匾称为“遮羞牌”?下午7点记者决定上楼察看。
    
    “来,进来,给你找个小女子……”刚从楼道上去,记者便被坐在楼梯右侧的一位男子抓住手腕,往一间房里拽去。
    
    “没事,你说要找个什么样的,年轻的就70块,上点年纪的30块……你要不满意我再给你叫人来,这儿人多着呢。”这位中年男子很露骨地劝说记者留下来“玩儿一把”。
    
    摆脱这名男子后,记者沿着被遮挡的阳台向南走去,发现每间房外都坐着或站着几个人,有男有女,见人走过便会拦着对方,劝人“进去玩儿”。许多人都像之前那名男子一样,见人就拽住,生拉硬扯中,色情服务的内容和价钱被很直白地讲了出来。而每间房里,都有至少一名女子在内。
    
    背面的房子也是同样情况。一名中年男子进入一间放有上下铺床的房间后,指了一名女子便径直往门右侧的衣柜走去,打开衣柜的瞬间,记者看到里面竟然是一间房!两人便通过衣柜进了那间隐蔽的房间。
    
    7月4日晚9点,在正面临街的一间房里,一位自称是太原人的中年妇女给记者叫来一位“小姐”,被记者拒绝后,这位女老板和记者聊了起来。
    
    “没有足疗按摩,也不唱歌,来这儿就一项:XX……整个二层100多个店,都是五个大老板包下的,我们都是从大老板那里租的……大老板每个月派人来收钱……小姐每个月交300元……从来没人来查。”女老板不肯透露这五位大老板是谁,她说这五个人很有势力。
    
    “大老板你一般根本见不到,就能见到来收钱的。”当记者询问能否见到这些“大老板”时,她说。
    
    “我们这是XX号,下次来了上这儿玩。”离开时她说。记者这才发现每间房外门头墙上,都有一个编号,临街一面由北向南依次排序,共五十几号,而背面的房间相对要少一些。
    
    夜色渐浓,商贸中心后边的许多卖菜、卖肉摊点早已沉寂,而二楼的生意好像才刚刚开始,楼下,“摩的”和出租车也多了起来。
    
    “晚上两点这儿就人少了,现在人最多。”一位“摩的”师傅告诉记者。
    
    “你只要说2楼,没有人不知道……放心吧,几辈子也没见人来查过……有钱有势还有办不了的事?”一位出租车司机在带记者回住处时说。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