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政府阉猪全民反对,但计划生育阉人还有争议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2日 转载)
     分类: 计生报道
    
     农户不在,砸坏门锁阉猪;农户在家,强行按住户主,“解”(注:阉割)猪。近日,云南江川县许多农户自养的公猪都遭到了强行阉割。对此,江川县畜牧事业局的负责人表示,此举是为预防控制疫病传播,清理私养配种公猪,实行全县统一供精,保证仔猪质量。村民们则认为,如此手段过于粗暴。(8月21日《春城晚报》) (博讯 boxun.com)

    
    这样的事实和场景怎么看都象是强盗和土匪的行径,谁会想到这竟然是政府工作人员所为?云南江川县的农户和自养的公猪到底惹了谁,要遭到如此强暴的对待?畜牧事业局负责人的解释理由冠冕堂皇,但与其工作人员的粗暴行径比起来,又显得大相庭径,格格不入。暴露的仍然是政府执法部门的强权思想。我们不得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强行阉猪到底阉掉了什么?
    
    一是阉掉了农民的生财之道。粮猪型经济一直是中国农民的传统模式,喂猪赚钱是农民发家致富的重要途径,自养公猪更是农民维系生猪经济发展降低养猪成本的重要一环。不管不顾地强行阉猪不就等于断了农民兄弟的财路了吗?
    
    二是阉掉了人民公仆的形象。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喊了这么多年,到了某些人那里就变了味走了形。难怪老百姓对某些政府工作人员嗤之以鼻:什么为人民服务?不祸害老百姓就谢天谢地了!面对这强行阉猪的事实,我们能责怪农民兄弟的觉悟低、牢骚多吗?是某些人自己举刀把自己的人民公仆形象给生生地阉割了。
    
    三是阉掉了农民兄弟对政府部门的信任。在举国上下都在大张旗鼓搞新农村建设的今天,农民兄弟正热切地期望着政府能将自己尽快带上幸福富裕的康庄大道。可强行阉猪的事实不但没让农民看到希望,带给他们的只能是深深的失望。这样的政府部门,你让农民兄弟这样去相信、去依靠?!
    
    其实,在云南江川县畜牧事业局“为预防控制疫病传播,清理私养配种公猪,实行全县统一供精,保证仔猪质量”的“良好”出发点的背后还存在着利益的驱动,你想,统一供精不就是要从农民口袋里掏钱吗?到时候,掏多掏少还不是他们说了算吗?因为“统一”就意味着独家经营,只此一家,再不情愿也得乖乖掏钱了。也许,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http://www.chinazawen.com/blog/user1/3024/archives/2007/26132.htm
    
私豬強行被閹 置物權法於何地!

    
    【大公網訊】報載,雲南省江川縣有許多農戶自養的公豬遭到縣畜牧局派出人員強行閹割,局方稱此舉是對假劣(私養)公豬做清理。陳序在《東方早報》撰文評論此事說,雖然憲法沒有規定處在自然環境中野生公豬的權利,但憲法規定了作為私人財產的家畜公豬不受侵犯的權利,更直接的,物權法擔當了豬圈門衛的角色。
    
    據報道,江川縣是雲南省的仔豬生產基地,清理假劣公豬、采取全縣統一供精,是為了預防控制可能發生的疫病傳播。但養豬人反映,人工授精母豬受孕率不高,供精站豬精單一且供應不足。由於壟斷的豬精供應不足且質量不能令需求方滿意,需求方自然會尋找其他供應途徑。
    
    陳序的文章指出,當發現地下豬精供應渠道後,壟斷供應者並沒有努力提高他們自許價廉物美的統一人工授精的供應質量與數量,卻身兼二職,扮演起市場執法者的角色,不經任何法律程序,破圈而入,通過破壞他人合法財產(尚未經認定此財產為非法,理應視為合法),直接阻斷其他渠道的豬精供應。行此絕事,行為以何為據?行為人資格以何為據?
    
    文章說,保護私人合法財產的法律制度安排,保證了一個日漸繁榮的社會能健康和諧發展。從這一事件不難看出,如果物權法得到有效執行、私人合法財產得到有效保護,嚴重阻礙市場發展的壟斷結構、損害其他市場主體利益的壟斷行為會自己露出馬腳,甚至因壟斷成本上漲而難以為繼。反之,如果物權法執行不力、私人合法財產失於保護,壟斷者自然可以以較低成本維持一個低質量低水平的壟斷,手上沾點豬血又算得了什麼呢?
    
    作者又指出,如果私人豬圈可以未經主人同意而隨意闖入,如果公豬的生殖能力可以未經合法性認定而強行去除,法律允諾給每一個人及其合法財產的保護豈不成了海市蜃樓?所以,不能因為被閹的是豬,我們就不置一詞。
    
    注:【大公網訊】或【大公專訊】為本網即時新聞,非引自《大公報》,敬請留意。
    
    http://www.takungpao.com/news/07/08/22/ZM-784197.htm
    
公猪被阉和我们所有人有关

    
     如果私人猪圈可以未经主人同意而随意闯入,如果公猪的生殖能力可以未经合法性认定而强行去除,法律允诺给每一个人及其合法财产的保护岂不成了海市蜃楼?
    
      宪法没有规定处在自然环境中野生公猪的权利,但宪法规定了作为私人财产的家畜公猪不受侵犯的权利。更直接的,物权法担当了猪圈门卫的角色。
    
      然而,根据昨天《云南日报》披露的事件,不论物权法还是宪法,都不足以挡住某些人用有形的手撬开猪圈,强行为公猪作绝育手术。7月31日,云南省江川县雄关乡约有13头公猪被强行阉割。之后几天,该县九溪乡也发生了类似事件。截至记者发稿时,江川县许多农户自养的公猪遭到江川县畜牧事业局派出人员强行阉割。该局负责人解释,此举是对假劣公猪(私养公猪)做清理。
    
      江川县是云南省的仔猪生产基地,清理假劣公猪、采取全县统一供精是为预防控制可能发生的疫病传播。接受政府统一人工授精价格低,与私养公猪偷偷交配价格高,养猪人为什么舍低就高?据他们向记者反映,人工授精母猪受孕率不高,供精站猪精单一且供应不足。畜牧事业局部分承认了以上事实。
    
      垄断猪精供应,政府的理由似很充分。当供应数量不足、供应质量不能令需求方满意时,需求方一定会寻找其他供应途径。逼急了,地上地下的办法都会试一试。值得注意的是,需求方在与补充供应源交易时,不惜付出更多费用。为什么?因为一旦发生供应不足,垄断供应的名义价格没变,实际价格已经变了。养猪人为寻找、购买补充供应品时所花费的一切成本,正是被垄断供应抬高的实际价格。此时,垄断实质已损害了养猪人的利益。
    
      更进一步,当发现地下猪精供应渠道后,垄断供应者并没有努力提高他们自许价廉物美的统一人工授精的供应质量与数量,却身兼二职,扮演起市场执法者的角色,不经任何法律程序,破圈而入,通过破坏他人合法财产(尚未经认定此财产为非法,理应视为合法),直接阻断其他渠道的猪精供应。我无法理解,江川县畜牧事业局行此绝事,行为以何为据?行为人资格以何为据?
    
      保护私人合法财产的法律制度安排,保证了一个日渐繁荣的社会能健康和谐发展。从这一事件不难看出,如果物权法得到有效执行、私人合法财产得到有效保护,严重阻碍市场发展的垄断结构、损害其他市场主体利益的垄断行为会自己露出马脚,甚至因垄断成本上涨而难以为继。反之,如果物权法执行不力、私人合法财产失于保护,垄断者自然可以以较低成本维持一个低质量低水平的垄断,手上沾点猪血又算得了什么呢?
    
      如果私人猪圈可以未经主人同意而随意闯入,如果公猪的生殖能力可以未经合法性认定而强行去除,法律允诺给每一个人及其合法财产的保护岂不成了海市蜃楼?
    
      所以,不能因为被阉的是猪,我们就不置一词。
    
      作者:陈序
    
    http://news.cnwest.com/content/2007-08/23/content_638080.htm
    
    
    这一回,公权闯入了猪圈
    
    来自: 卢荻秋 2007-08-22 19:33:37
    
    7月底8月初,云南省江川县许多农户自养的公猪遭到乡兽医站的强行阉割,其中不少是主人不在场的情况下,强行撬开猪圈大门阉割的。当地畜牧局负责人表示,此举旨在清理假劣公猪,预防控制疫病传播,保证仔猪质量,但村民们认为,如此手段过于粗暴。
    自从猪肉价格大幅上涨以来,养猪问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令人瞩目。而这一瞩目,从来都被掩藏在社会的喧闹之下的“猪问题”也就凸现出来。于是,我们知道,在一些地方,比如云南江川县,连公猪配种这种事也要被垄断的。“公家”定下了规矩:公猪配种要“全县统一供精”,农户私养的公猪属于“假劣公主”,不得随便拉出去交配,否则不但要受处罚,还要“格骟勿论”。
    政府统一供精以保证猪仔的质量,还可预防疫病传播,这话听起来很美,但和大多数垄断者的信誓旦旦一样,怕是实施起来就模样全非。单是人工授精的技术是否过关,政府指定公猪品种是否多.....
    
    http://www.potu.com/168004/5462400
    
    
    “砸锁”阉猪是公权越界侵害私权
     (这篇最搞笑,作者认为公猪应该受到“禁止非法入侵他人住宅”的保护)
    
    
    鹰笛 发布时间: 2007-08-23 06:00 光明网
    
    
      7月底8月初,云南省江川县许多农户自养的公猪遭到强行阉割,有的是在农户主人不在家的情况下,畜牧局有关人员“冲进来把锁砸了,把猪阉了”;有的是受到阻拦后把猪圈拆了,将农户按住阉猪。尽管当地畜牧局负责人表示,此举是为预防控制疫病传播,保证仔猪质量,但村民们认为,如此手段过于粗暴。(8月22日《新京报
    》)
    
      看到这个新闻,笔者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它甚至让我想起了两年的一个个案:昆明市民钟普宁状告盘龙区工商局打假打到老百姓家一案判决生效,工商部门闯入民宅的行为被确定为违法。法院审理认为,虽然工商部门有权实施打假检查,但是,检查时对涉嫌违法的经营场所和居民住宅应该有个明确的界定,不能利用行政强制权力擅入居民家中。这样做“没有法律依据”。(参见2005年6月7日《中国青年报》)
    
      那么类比,尽管江川县畜牧局强行阉猪的目的是“清理假劣公猪,主要是为了预防控制有可能发生的疫病的传播。”但畜牧局“砸锁”阉猪超出了其职能行使范围。进一步思考,猪圈从属于农户住宅范围(农户养猪的猪圈大都在自己的宅院中),从本质上来看,畜牧局“砸锁”阉猪是非法入侵他人住宅的严重违法行为,完全漠视了私权空间的尊严并以其暴力行为形成了严重的侵害,已然使农户的权利被置于客观上极为不利的地位。
    
      虽然,畜牧局有行使辖区畜牧业管理的权力,但任何权力的行使都是有限制条件的,否则,权力就难免被滥用。像农户养的公猪实际是农户的私有财产,无论是处于什么样的理由,阉猪都必须经过农户的同意,或者主人在家经过协议后才能实施,这是对公民权利的起码尊重。但江川县畜牧局人员随意侵入私权空间,强行阉猪,这种公权随意越界的危害,我以为要比假劣公猪的存在更可怕。
    
      因为根据法律规定,公民享有住宅不受侵犯权。法律是高于一切的,无论是公权还是私权,都必须遵守法律。特别是公共管理部门行使权利,必须严格地限定于公共空间,而不能随意侵入私权空间。在西方法治国家,这个界限最经典的表述就是“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即私权空间的无例外保护。而在中国,由于公权对私权的“人治”观念,往往凌驾于法治之上而常常发生公权的肆意和滥用。如以公务为由非法进入民宅之事时有发生,有夜闯民宅“抓嫖”的,有闯入私人店铺搜“黄蝶”的,有政府部门强制拆迁的等等,不一而足。
    
      江川县畜牧局“砸锁”阉猪的行为也再次提醒我们,维护公民权利首要的是防止公权的肆意和滥用,强化对公权的法制约束。我们已进入一个民众权利感和法治意识越来越觉醒的时代,法制政府、责任政府,应学会以平等的姿态与公民在利益上进行沟通和博弈。特别是《物权法》实施在即,我们的公权机关应学好这部法律,增强法律意识,执行公务也好,履行职能也罢,都必须规范权力的运用,绝不允许侵害私权利。公权力一旦超出法律许可走向滥用,不仅损害会法律的权威和尊严,而且严重打击公众对法律的信仰———公权越界产生“砸锁”阉猪事件的背后,实际隐藏着公权力运用的程序正义缺失等问题。
    
    http://www.gmw.cn/content/2007-08/23/content_659333.htm
    
撬门查“娼”与强行阉猪 2007-09-13 15:55:17

    (根据这篇人猪倒是平等了)
    
    
      近日,看到两则新闻颇为有趣。一则是:8月21日晚,3名男子撬开已打烊关门的绵阳市南河路一理发店的卷帘门,冲进里间,并大声吆喝道:“不准动,把灯打开!”这时,已经入睡的邓女士夫妻俩被吓得魂飞魄散,邓第一反应是“遇到抢匪了”。慌乱中,赤裸着上身的她赶紧把丈夫的衣服穿在身上,下身围着浴巾把灯打开……昨日上午,“感动绵阳”人物候选人邓女士委屈地向记者叙述了他们被警察当成“卖淫嫖娼”人员难堪的一幕。(8月23日《华西都市报》)
      
      另一则是:近来,云南省江川县畜牧局以“预防控制疫病传播,保证仔猪质量”为由,派人下乡强行阉割农户的公猪。有的农户进行阻止,畜牧局的工作人员就把人按住,有农户守着猪圈门,他们则扒开猪圈的墙,农户不在家则砸开猪圈的锁进去强阉。(8月21日《都市时报》)
      
      这两则新闻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仔细想一想,你就会发现它们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阉猪者称阉割农户的公猪是为了“预防控制疫病传播,保证仔猪质量”, “使用畜牧站专门配种的公猪提供的优良的猪精,有利于改善猪的后代品质”;而查“娼”者是为了严厉打击违法犯罪活动,维护社会治安和稳定。二者的初衷都不错,缘何又都落得“怨”声一片?原因非常简单,那就是他们在执法过程中都过于蛮横,缺乏“人性化”,江川县畜牧局在执法过程中拘禁人身、扒坏猪圈、撬门砸锁、强行阉猪,绵阳的三个民警则是夜半三更、撬人房门、大声喝斥,让人家以为是“遇到抢匪了”,把人家吓得魂飞魄散。知情的知道这是畜牧局和公安民警在执法,不知情的还以为遇到了抢匪、土匪。
      
      如今,野蛮执法似乎成了执法领域的主题词。不但涉域广泛,而且情节严重。除上述畜牧局、公安局存在野蛮执法外,交通部门、税务部门、安检部门、城管部门、质检部门等其他一切执法部门都或多或少、或轻或重地存在野蛮执法的问题。执法者轻则出言不逊、没收“违法者”的生产、经营工具,重则对“违法者”的人身造成伤害乃至死亡。单就城管部门的野蛮执法而言,如果你在网上键入“城管野蛮执法”几个字,你就会得到大量城管人员野蛮执法的案例。“河南农民进城卖瓜遭城管野蛮执法西瓜被摔烂”(据2005年7月5日河南报业网);“南京城管野蛮执法60岁老太被踢下身流血”(据2007年5月22日《现代快报》);“广州‘街道城管’野蛮执法外地小贩被打死”(据2004年7月30日《新京报》);“江西九江城管人员野蛮执法记者出面制止遭群殴”(据2005年11月9日新华网)……一则则、一件件,真是让人怵目惊心,不忍卒读。
      
      执法人员为何敢于粗暴执法、野蛮执法?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原因:一是相当一部分执法人员不是正规学校毕业,非“科班”出身,是靠强劲的“关系”和 “背景”混进执法队伍的,因而其思想素质和业务水平相当差,然而他们也正是依仗自己“关系”铁、“根子”硬而有恃无恐、为所欲为。二是一些被执法对象的维权意识较差,他们在一定程度上还缺少或不了解申诉和保护自己合法权力的途径和渠道,这在客观上也纵容了某些执法人员的粗暴执法和野蛮执法。三是一些部门领导出于本部门的经济利益或“形象工程”、“面子工程”而对下属执法过程中的违规违法行为姑息迁就,使得某些执法人员霸气十足。
      
      野蛮执法行为虽然只在某些执法人员身上存在着,但已经严重侵害了群众的利益,严重扰乱了干群关系,严重玷污了执法部门的形象,严重贬低了党和政府的威信。因此,野蛮执法已经成为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当然,要彻底根除野蛮执法的现象,仅靠事后的“道歉”亦或是处理几个有关责任人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提高执法部门的准入“门槛”,切实把品质差、水平低的人员挡在门外;同时,还要给执法部门的领导“洗脑”,给执法部门的领导“充电”,以削除其小集团思想,便他们不再“护犊”、舔犊”。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6546db01000azm.html
    
粗暴执法背后暴露的强权思维

    
    金羊网 2007-08-23 11:32:01
    
    农户不在,砸坏门锁阉猪;农户在家,强行按住户主,“解”(注:阉割)猪。近日,云南江川县许多农户自养的公猪都遭到了强行阉割。对此,江川县畜牧事业局的负责人表示,此举是为预防控制疫病传播,清理私养配种公猪,实行全县统一供精,保证仔猪质量。村民们则认为,如此手段过于粗暴。(8月21日《春城晚报
    》)
    
    近年来,媒体不时会曝出一些地方官员粗暴执法事件,比如:江苏镇江句容市10多名城管执法人员因执法与两对瓜农夫妇产生矛盾,3名瓜农被殴受伤住进了医院,其中一人鼻骨骨折,一名妇女当场被踢得小便失禁。而河南一工商所长带领人强行收取工商管理费,竟致使农妇喝农药以死抗争。许多群众把这种粗暴执法愤然称之为土匪行为。像云南江川畜牧局工作人员砸门锁、拆猪圈,强行阉割农户公猪的事情不就很典型吗?人们不仅要问:是谁给了他们如此粗暴执法的权力?
    
    当然,粗暴执法者毕竟是少数,但透视这少数,却典型地暴露出一些执法者骨子里所发散出来的恣肆暴戾与对民生的无视冷漠。
    
    说其恣肆暴戾,其根子在于执法者的强权意识。一些执法者把人民赋予的公权当成了私有和滥用的工具。在这些人眼里,法就是自己,我想咋样就咋样,俨然成了独霸一方的“土皇帝”。农户不在,猪圈的大门上锁了?好说,撬开锁就是了。不让阉猪?让执法人员按住你人,拆你猪圈,就让你眼睁睁地看着你家公猪被阉猪腰子!强权、霸道意识在这里发挥得可谓淋漓尽致。这种靠强权臣服他人的行为尽管耍尽了威风,但失去的却是群众对政府的信任,伤及的是群众和政府的感情,践踏的是民主、公平与正义。而这些,需要靠怎样的努力才能重新唤回?
    
    强权意识带来的还有懒政思维。江川是云南省的仔猪生产基地,按理说,在一定范围内禁止私养公猪配种,采用统一供精和人工授精方式,对养猪户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由于人工授精配种率低,猪精单一供应不足,许多群众对此并不认可。这时候,强行推行政令,进行“行政阉割”,实在是一种粗放的“管理懒政”。至于在没有任何口头和书面处罚通知的情况下就闯入农户家阉猪,其霸王情结和懒政情绪更是由此可见一斑了。
    
    粗暴执法背后还折射出一些执法者对民生的漠视。而这种对群众疾苦的麻木和冷漠正引发着群众对政府部门的信任危机,必须引起高度警觉。试想,如果执法者也有家人在养公猪,也会遭到强行阉割吗?如果有其亲朋因生活困境,靠摆摊过活,他们也会这样粗暴执法吗?
    
     http://www.ycwb.com/sp/2007-08/23/content_1593524.htm
    
阉公猪,个别地方施"善政"怎么像土匪

    
    
    四川在线 (2007-08-23 09:13:46) 来源:新华网
    
     近来,云南省江川县畜牧局以“预防控制疫病传播,保证仔猪质量”为由,派人下乡强行阉割农户的公猪。有的农户进行阻止,畜牧局的工作人员就把人按住,有农户守着猪圈门,他们则扒开猪圈的墙,农户不在家则砸开猪圈的锁进去强阉。(据8月21日《都市时报》)
    
      在名义上,江川县畜牧局施行的是惠民政策,但在施政过程中,拘禁人身、扒坏猪圈、撬门砸锁、强行阉猪,倒像是强盗土匪所为。正因如此,畜牧局的“善政”并没有获得好评,反而弄得农户们忿忿不平,双方情绪对立。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封建时代的统治者施行愚民政策,他们把自己看作高高在上的超人,草民则是顽愚不化、只能被驱使的低等群体。愚民统治可以把统治者神秘化、神圣化,使草民失去参政的机会和权利,只能充当逆来顺受的奴隶,统治者则可以肆意妄为。因此,尽管封建时代的统治者天天喊仁政,而事实上却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时至今日,这种愚民政治的思维在一些基层政府还没有完全消除,以行善政为由罔顾民意甚至不惜侵害公民权利的事件时有发生。其实,一项政策是否能够给老百姓带来看得见的好处,政府部门是否在此过程中存在自己的私利,老百姓是可以感受到和分辨得清楚的,而且也最有发言权。政府部门也只有充分宣传政策的目的和施政的方式,并获得老百姓的认可,才能确保政策的正当性、公平性和在实施过程中不至于变形走样。
    
      江川县畜牧局以“预防控制疫病传播,保证仔猪质量”为由,强行阉割农户公猪,首先是侵犯了公民对于私有财产的自由处置权,再说,畜牧局把农户的公猪全部阉割后,仔猪从何而来?农户们完全有理由怀疑,畜牧局是否借此来垄断仔猪市场。如果是这样,所谓“善政”就变成了政府部门与民争利的幌子和计谋。
    
      政府总是存在利用权力寻求自身利益的冲动,要保证政府行为的公正性、合理性,就要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不受侵犯,民意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体现。所以说,尊重民意、保护公民的基本权利应该是政府施行善政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任何违背这一原则的所谓“善政”都只会给公众带来祸害。
     彭联联
    
    http://www.scol.com.cn/comment/mtsj/20070823/200782391346.htm
    
强阉公猪阉割的是农民的合法权益

    
    作者:朱新美 2007-08-22 09:26:46 发表于:博客中国
    
      最近,云南省江川县畜牧局以“预防控制疫病传播,保证仔猪质量”为由,派人下乡强行阉割农户的公猪。有的农户进行阻止,畜牧局的工作人员就把人按住;有的农户守着门不准他们进猪圈,他们则扒开猪圈的墙;农户不在家则干脆砸开猪圈的锁进去强行阉割。(8月21日云南日报网)
    
      今年是丁亥年,属猪,是中国传统意义上的金猪年。关于猪的话题今年至少有两个,第一,猪年开始,猪肉价格一路走高,推动着CPI指数的上涨,让经济界人士忙碌起来,中央政府也采取了紧急措施,对母猪养殖户给予了补贴;第二,就是最近发生在云南省江川县畜牧局派人下乡强行把“带头大哥”阉了。如果我们把猪肉涨价与江川县畜牧局的强行阉割公猪的野蛮行为联系起来,就不难发现,他们是在发国难财。猪肉涨价,供不应求,中央政府号召大力发展养猪业,以保障供应。发展养猪业,自然要发展母猪,猪精便成了关键,江川县畜牧局从中央政府的政策中也嗅到了商机,于是便抢抓机遇,四面出击,想把农户家的公猪全阉了,这样一来,便可以垄断猪精市场,达到其追求经济效益之目的。
    
      江川县畜牧局是打着“预防控制疫病传播,保证仔猪质量”旗号派人下乡、破门而入、强行阉割农户家的公猪的。按理,控制疫病,保证仔猪质量,直接关系到消费者的身体健康,确实是一件大事。但怎么来控制疫病,保证仔猪质量,并不是强行阉割农户的公猪了事,而是有很多的事要做,比如,建好供精站保障猪精供给,猪精价格合理不以效益为主,同时,也为农村一些愿意养公猪者提供优良品种,并常到农村检查,抓好生猪防疫,等等。如果确实有些劣质种猪需要更新换代,也应该要做好工作,让养殖户自觉自愿,这样才不至于引起农民的反感和强烈不满。但事与愿违,江川县畜牧局举的正确旗号,用的是野蛮手段,谋的部门利益,行的是违法之实。破门而入、强行阉割与明火执杖的入室抢劫如出一辙。
    
      江川县畜牧局的粗暴行为,一是侵犯并损害了农民的利益,违背了党和政府关于保障农民利益的精神;二是违犯了《物权法》关于“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的法律条款;三是畜牧局作为公务员序列,本应依法办事,却是知法犯法。看来利益这个东西,确实会让人变得丧心病狂。
    
      今年1月26日,国务院在《关于促进畜牧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意见》中提出,促进畜牧业持续发展要积极引导社会资本投入畜牧业生产,建立多元化投入机制。多元投入,我的理解是包括农户对饲养公猪的投入,而不是让畜牧局变成猪精的垄断机构。
    
    http://vip.bokee.com/article.php?id=367663
    
强行阉割是不对的[原创]

    
     近来,云南省江川县畜牧局以“预防控制疫病传播,保证仔猪质量”为由,派人下乡强行阉割农户的公猪。有的农户进行阻止,畜牧局的工作人员就把人按住,有农户守着猪圈门,他们则扒开猪圈的墙,农户不在家则砸开猪圈的锁进去强阉。(据8月21日《都市时报》)
    
     由于猪肉突然涨价造成一系列的涨价反映,有关方面对于生猪的养殖再也不敢轻视了。比如猪肉涨价的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去年生猪达面积的爆发瘟疫而造成的,当时没几个人关注,等生猪存栏量下降、猪肉涨价以后,才想起来“预防控制疫病传播,保证仔猪质量”。虽然有些马后炮,却也是亡羊补牢,犹为未晚。如果能这样重视起来,对于养殖户和猪肉市场,都是福音呢。
    
     然而,好事情也得有好的办法、措施。在推行善政或者惠民措施的时候,是不是该先做调查研究和宣传工作,让老百姓弄明白其中的意义以及对他们的好处,然后心甘情愿的、甚至是带着对政府的感激之情去执行呢?但遗憾的是,我们的一些基层部门,对于这样好的措施,往往从简单容易的角度去考虑,甚至还带着委屈,认为我们在为你办好事,你们不领情还抵制什么?这样的心态下,就出现粗暴推广,甚至在施政过程中,拘禁人身、扒坏猪圈、撬门砸锁、强行阉猪,倒像是强盗土匪所为。正因如此,畜牧局的“善政”并没有获得好评,反而“烧香拜佛抠屁股——想要有福也无福”,弄得农户们忿忿不平,双方情绪对立。
    
     这种情况,源于中国传统的施政心态。千百年来,中国封建统治者一向视百姓为无知草芥,是顽愚不化、只能被驱使的低等群体,故而一贯实行愚民政策,任什么事情也不会与民讨论商量。假如是对民众有利的事情,更是高高在上肆意妄为,剥夺草民参政的机会和权利,把他们当作只能逆来顺受的奴隶。这样的施政方法,当然是封建糟粕,应该彻底革除的。
    
     然而,时至今日,这种愚民政治的思维在一些基层政府还没有完全消除,以行善政为由罔顾民意甚至不惜侵害公民权利的事件时有发生。比如,计划生育本来是利国利民的事情,非得弄出“一人超生,全村结扎”这样粗暴荒唐的标语;比如,某地习惯种桑养蚕,当地政府看到种桑的经济效益远远低于速生杨,就强迫老百姓砍掉桑树……其实,一项政策能否给老百姓带来好处,老百姓最清楚,最有发言权。政府部门也只有充分宣传政策的目的和施政的方式,并获得老百姓的认可,才能确保政策的正当性、公平性和在实施过程中不至于变形走样。
    
     江川县畜牧局以“预防控制疫病传播,保证仔猪质量”为由,强行阉割农户公猪,首先是没有尊重民意,农户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这样的“好事”,怎么还强制执行?公猪全部阉割后,仔猪从何而来?畜牧局是否在此过程中存在自己的私利,是否借此来垄断仔猪市场?在这样的怀疑下,所谓“善政”就变成了政府部门与民争利的争端,且侵犯了公民对于私有财产的自由处置权,于理于法,都是不允许的。
    
    http://club.learning.sohu.com/r-peixun-104290-0-3-0.html
    
太震撼了,对公猪也强行计划生育

    
    
     宪法没有规定处在自然环境中野生公猪的权利,但宪法规定了作为私人财产的家畜公猪不受侵犯的权利。更直接的,物权法担当了猪圈门卫的角色。
    
      然而,根据昨天《云南日报》披露的事件,不论物权法还是宪法,都不足以挡住某些人用有形的手撬开猪圈,强行为公猪作绝育手术。7月31日,云南省江川县雄关乡约有13头公猪被强行阉割。之后几天,该县九溪乡也发生了类似事件。截至记者发稿时,江川县许多农户自养的公猪遭到江川县畜牧事业局派出人员强行阉割。该局负责人解释,此举是对假劣公猪(私养公猪)做清理。
    
      江川县是云南省的仔猪生产基地,清理假劣公猪、采取全县统一供精是为预防控制可能发生的疫病传播。接受政府统一人工授精价格低,与私养公猪偷偷交配价格高,养猪人为什么舍低就高?据他们向记者反映,人工授精母猪受孕率不高,供精站猪精单一且供应不足。畜牧事业局部分承认了以上事实。
    
      垄断猪精供应,政府的理由似很充分。当供应数量不足、供应质量不能令需求方满意时,需求方一定会寻找其他供应途径。逼急了,地上地下的办法都会试一试。值得注意的是,需求方在与补充供应源交易时,不惜付出更多费用。为什么?因为一旦发生供应不足,垄断供应的名义价格没变,实际价格已经变了。养猪人为寻找、购买补充供应品时所花费的一切成本,正是被垄断供应抬高的实际价格。此时,垄断实质已损害了养猪人的利益。
    
      更进一步,当发现地下猪精供应渠道后,垄断供应者并没有努力提高他们自许价廉物美的统一人工授精的供应质量与数量,却身兼二职,扮演起市场执法者的角色,不经任何法律程序,破圈而入,通过破坏他人合法财产(尚未经认定此财产为非法,理应视为合法),直接阻断其他渠道的猪精供应。我无法理解,江川县畜牧事业局行此绝事,行为以何为据?行为人资格以何为据?
    
      保护私人合法财产的法律制度安排,保证了一个日渐繁荣的社会能健康和谐发展。从这一事件不难看出,如果物权法得到有效执行、私人合法财产得到有效保护,严重阻碍市场发展的垄断结构、损害其他市场主体利益的垄断行为会自己露出马脚,甚至因垄断成本上涨而难以为继。反之,如果物权法执行不力、私人合法财产失于保护,垄断者自然可以以较低成本维持一个低质量低水平的垄断,手上沾点猪血又算得了什么呢?
    
      如果私人猪圈可以未经主人同意而随意闯入,如果公猪的生殖能力可以未经合法性认定而强行去除,法律允诺给每一个人及其合法财产的保护岂不成了海市蜃楼?
    
      所以,不能因为被阉的是猪,我们就不置一词。
    
    http://bbs.sun0769.com/dispbbs.asp?boardid=84&id=170958
    
云南江川畜牧局强行阉割农户公猪

    
    2007年08月21日云南日报
    
      7月31日上午11时,江川县雄关乡大坝塘村农民徐玉萍刚收烟回来,乡干部施云柱对她说:“你家的公猪已经被‘解’(注:阉割)了,你回去看看。”她急忙往回赶,到猪圈旁一看,原来锁得好好的猪圈大门已被人撬开了,自家养了两年多的大公猪倒在血泊中,喃喃挣扎的猪身边还有一个盘子,里面装着解下来的“猪腰子”。
    
      这一天,雄关乡约有13头公猪被这样强行阉割,之后几天,在该县九溪乡也发生了类似的事件。截至昨日记者发稿时,江川县许多农户自养的公猪都遭到了强行阉割。对此,江川县畜牧事业局的负责人表示,此举是为预防控制疫病传播,保证仔猪质量。村民们则认为,如此手段过于粗暴。
    
      农户不在 砸坏门锁阉猪
    
      徐玉萍是江川县雄关乡窑房村委会大坝塘村民小组村民,她家养猪已经有7年多历史了,目前一共养了10头母猪和1头公猪,猪圈就在村子后边的山坡上,距离她家的房子约两三百米处。8月18日,记者来到她家时,那天被撬的猪圈已经换上了新锁,但依然可以见到门上有被尖锐器物凿过的痕迹,走进猪圈,养公猪的那个圈子四周还散落着沙石碎砖。
    
      “那天收烟回来,乡长就堵着我说,你家的公猪已经被阉割了。我说你们怎么能这样,我的门是锁着的呀,你们砸我的锁时有没有想到后果。”,她记得乡长回答说:“不知道,我才去有人就砸了你家的锁,阉割了你家的猪,要不然就这样算了吧。”
    
      听说猪圈的锁被砸了,公猪也被阉割,徐玉萍很是气愤,她立刻赶到了猪圈,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
    
      张进林是徐玉萍家的邻居,他家的房子距离徐玉萍家的猪圈大约十几米远。事发当天上午,他正在家里采摘烤烟,看见两个人在猪圈附近转悠。
    
      “后来又来了些人,将猪圈围了起来。乡长也过来了,他问其中的几个人:‘养猪的主人来了没有?’那群人说没有,乡长说‘要不等主人来了再说’,但有人说‘不用’,然后他们冲进来把锁砸了,把猪阉了。”
    
      事实上,同样的情况不仅仅是徐玉萍一家遇上。九溪乡中营村的农户李九恩家的公猪也在8月8日被人偷偷阉割了。他气愤地告诉记者:“哪个有权利乱撬别人的门,我想要个说法!”
    
      农户在家 拆猪圈“解”猪
    
      就在7月31日那天,雄关乡窑房村委会麻栗湾村民小组的普思信家的公猪也被阉割了。不同的是,那天普思信是和老伴在家,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公猪被“解”的。普思信的老伴刘培英回忆起那一幕仍然心有余悸:“那天早上9点多,乡兽医站的工作人员还有乡政府的20多人来到我家,说是要把我家的猪‘解’ 了。我家的公猪养得好好的,凭什么给他‘解’。我不答应,我和老伴一律不让他们进去。结果他们就强行闯进来,进来后,他们就来拆我家的猪圈门,我死死护住猪圈门,他们就把围猪圈的砂砖拆了爬进去捆猪,我和老伴被他们按住了,我们就眼睁睁看着我家猪被阉割了。”
    
      邻居李绍贵证实了刘培英的说法,他告诉记者,那天来了好几个人,看样子是要闯到普思信家去,结果刘培英坚决不同意,把着大门不让人家进。后来,来了两个穿制服的女工作人员,把刘培英抱进了大门。“然后他们把门关上了,我就没看到里面发生了什么。”接着,他听见普思信家中传来了公猪的嚎叫声。
    
      雄关乡雄关村委会上营村民小组的郭长征家一共养了三四十头母猪,3头公猪,他也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家的公猪被阉割的。他回忆,当天上午大约八九点钟的时候,他看到很多人来到他的猪圈旁边,并有人喊他出来。“他们把我从家里喊出来,来到这里,很多人噼里啪啦就把我按在门口,不得动。他们把我控制起来以后,就把我家的3头公猪阉割了。”他无奈地说:“他们太粗暴了,就给我剩了6个猪腰子!”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最近一段时间,江川县村民家里养着的公猪大多数都遭遇了同样的命运——被强行阉割,但由于涉及面比较广和分散,到底有多少公猪被阉割还无法统计。唯一可知的是,仅仅雄关乡大概有13头公猪在7月31日那天被阉。
    
      李继升 摄影报道(春城晚报)
    
    http://news.sina.com.cn/c/2007-08-21/092513710891.shtml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108万家属移居海外,“裸体做官”盗走十亿人口资源! 计划生育骗局!
  • 张维庆: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不调整
  • 龙治民——从计划生育先进模范到杀死48人的杀人狂
  • 刘俊锋:湖北夫妇缴纳计划生育罚款后,在暂住地再次被罚,天理何在?
  • 湖北出台违法土政策 离婚要计划生育证明
  • 安徽计划生育干部非法拘禁70岁退伍军人老党员敲诈罚款
  • 计划生育罚款加剧中国拐卖儿童犯罪
  • 梁中堂教授:计划生育政策表明文革仍在进行!
  • 计划生育办公室残酷迫害湖北教师家庭30年 / 周卫东
  • 中央党校校刊:树立积极的人口力量观!计划生育政策大转折!
  • 计划生育降低人口素质:出生缺陷高出世界水平两倍
  • 计划生育降低人口素质:出生缺陷高出世界水平两倍/易富贤
  • 遭遇计划生育红卫兵:半夜闯入民宅抢劫/杨兮
  • 辽宁计划生育禽兽式服务:挤压乳房扩张阴道还要自费!(图)
  • 面临计划生育罚款20岁爸爸杀死新生婴儿
  • 15岁女生被抓计划生育惨遭殴打凳子砸!视频
  • 湖南计划生育惊天暴行:罗利香夫妇家破人亡无家可归(图)
  • 2008第一禁书《大国空巢》:为何不准讨论计划生育政策?(图)
  • 中国计划生育二胎指标即将上市交易?
  • 江苏铜山黑社会承包计划生育办公室 大肆抢劫
  • 杨支柱:宪法规定公民有计划生育义务是错误的
  • 广西民谣:反对计划生育暴力!
  • 计划生育成绩斐然,高官人均占房340平方米!
  • 江西计划生育年关突击抢劫:养了一年的猪被拖走(图)
  • 计划生育还是计划杀人?/刘洪波
  • 血腥残暴的计划生育真相:第一胎7个月被强行打掉
  • 福建一名妇女遭计划生育官员打死
  • 想生儿子天经地义,强制计划生育才是封建思想!/徐柯
  • 支持强制计划生育恶政的无良学者群丑榜/惠福
  • 中国人口负增长惯性已成定局,计划生育危害中国长治久安
  • 邱兴华、李树芬与超生:计划生育恶政导致惨剧/何亚福
  • 计划生育政策导致了当前的通货膨胀/何必
  • 计划生育强行堕胎是不是犯罪?/江登兴
  • 计划生育的本质是计划经济/徐昌生(高级经济师)
  • 关于计划生育,我有些问题想不通/天益
  • 从父母羊父母官看大地震与计划生育难点/王鑫海博士
  • 地震放大两大悲惨:建筑质量差和计划生育残忍
  • 我看计划生育专家的诡辩伎俩
  • 蹂躏中国宪法、法律的计划生育(图)
  • 钟国忍:邓小平推行过激计划生育灭绝中国命脉
  • 焦国标:计划生育有多少惨绝的事
  • 旷新年:反思计划生育
  • 计划生育导致骨肉离散30年,老母泣求寻女!/严燕龙
  • 广东计划生育办公室造假免费变性手术随时做!以后找老婆小小心哦!
  • 兰州无计划生育证明不准租房买房/陆泽官
  • 被计划生育欺骗的美女翻然醒悟的心路历程/波斯小昭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