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林和立﹕貴州為何這麼黑暗/瓮安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1日 转载)
     明報
    貴州北部小縣甕安因群眾不滿公安處理一女學生橫死事件而爆發「六‧二八」騷動。「平亂」後幾小時,省委書記石宗源不追究深層原因,便把矛頭指向包括「黑惡勢力」的所謂「少數別有用心的人」,說他們「公然向我黨委、政府挑釁」云云。但過了幾天後,石書記恍然大悟,當了貴州第一把手近3年,他才發現事故的癥結是甕安「黑惡勢力氣焰囂張,城鄉人民不得安寧」。更嚴重的是,幹部「不敢出重拳,讓黑惡勢力塵囂其上。公安局不作為,黨委政府不作為」。
     (博讯 boxun.com)

    據新華社星期天的專稿介紹,石書記是2萬多人暴動後第三天到甕安巡視後,才了解到貴州貧瘠縣市真的黑暗到這個程度。跟當地的蟻民聊天後,石書記知道老百姓在惶恐中度日,甕安的罪案率高,破案率低,而且民眾對幹部、公安失去信心,個別打工仔連名字也不敢告訴省委第一把手。石不得不下這個結論:「甕安不安,老百姓不敢講真話,是我們的責任。」石與其他領導亦承認,光此小縣就有五六個活躍的黑幫,且部分幹部「與黑惡勢力相互勾結,充當黑惡勢力的『通信兵』和『保護傘』」。當地由於民眾搬遷補償、違章建築拆除、礦權糾紛、國企改革遣散等諸多問題沒有根本解決,造成黨群、幹群與警民長期對立。正如貴州副書記王富玉所說,當地「積案過多,積怨過深,積重難返」。
    
    北京政策一直失效
    
    石書記畢竟當過新聞出版署長,見過世面,深明在「奧運年」搞好公關的重要。上周末貴州省委已「果斷」地把甕安的書記、縣長與公安局負責人撤職,而且再三向當地老百姓道歉。但這些門面工夫掩蓋不了眾多的疑團。首先,中共中央雖然自朱鎔基時代已搞西部大開發,而且胡溫上台後對西部窮困省市的支援更多。畢竟胡總在1980年代中期當過幾年貴州書記,不會不明白當地水深火熱的慘。而且2004年江澤民退出軍委後,胡總大量安插「自己友」進西部各省市高位,表面看來應該充分掌握情。但結果是從西藏到貴州今年都爆發駭人聽聞的事件,證明北京的政策一直失效!
    
    首先是幹部素質太低。西藏近期的「造反」事件部分原因是書記張慶黎不理藏人的感受,極端強悍地推行「漢化」運動。而貴州的石官到了貴陽兩年多,明顯缺乏對基層的認識,比起胡錦濤當年一上任就到每一個縣作調查研究相差甚遠!
    
    補救方法讓民眾投票罷免貪官
    
    最關鍵的問題是整個中國已由一「新階層」鐵腕統治。在沿海富庶地方是高幹與大企業壟斷「世界工廠」的大部分利潤,而在貴州等窮鄉僻壤則是小幹部與「黑幫」瓜分當地可觀的資源,包括礦產、土地使用權、中央的補貼等。胡溫「以人為本」的政策,包括撥款大部分被「地方勢力」截留,蟻民可以分到的極有限。唯一補救的方法是通過真正的基層民主讓民眾有機會通過投票把貪官罷免,同時允許工人組織工會,農民組織農會。
    
    但中共近年對任何一種政治改革都怕得要死。中國政改基本上自1979年鄧小平試辦村一級選舉後已沒有大動作。經過30年後,村管理委員會的選舉已被少數「富戶」加幫派人士操控。假如中共不下決心發展地方民主,把選舉提升到起碼鄉鎮一級,且加把勁杜絕賄選與「黨指揮一切」的弊病,則基層的矛盾與積怨會愈來愈厲害,結果可能是星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瓮安公安与黑道结合:民怨依然沸腾
  • 瓮安事件少女溺亡续:当事人解释为何做俯卧撑?(图)
  • 被控者自检:贵州瓮安事件第3次尸检 当然结果一样
  • 被免职的瓮安公安局长有话要说!
  • 贵州瓮安新任领导低调上任 婉拒媒体采访(图)
  • 贵州瓮安VS浙江瑞安——戴海静事件新观察/李英强
  • 瓮安事件新信息
  • 廖双元、吴玉琴、陈西在去瓮安的路上被抓回
  • 视频:贵州瓮安开枪镇压民众数人死亡
  • 瓮安事件香港电视台(视频)
  • 周曙光:被政府人员删除的数据恢复了(瓮安事件)(图)
  • 贵州成立民间瓮安事件调查组
  • 瓮安事件当事女中学生遗体第三次尸检正进行
  • 瓮安事件当局专打黑帮难让人信/VOA
  • 鲍彤:贵州省委书记一篇有普遍意义的讲话(瓮安事件)
  • 事实真相就是奸杀!贵州瓮安新闻全部在造假
  • 贵州记者问出来的瓮安惊人秘密
  • 瓮安事件:当局继续上纲上线,假戏真做
  • 网友搜集的贵州公安系统在瓮安奸杀案涉嫌造假汇疑
  • 从瓮安到中南海有多远?
  • 曹晓军:你知道瓮安在哪里吗?
  • 责令中共必须立即还“贵州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成员自由/陈泱潮
  • 保护和支持“民间瓮安真相调查组”是民主宪政建设的曙光/陈泱潮
  • 余杰:明朝亡于厂卫,中共亡于恶警—评贵州国保总队副总队长庞鸿就任瓮安县公安局长
  • 杨佳、瓮安就像火柴,或可燎原/天心
  • “贵州瓮安6.28事件”真相民间调查组——给林树森省长的紧急报告
  • 像瓮安這樣的縣中國還有很多/ 劉進圖
  • 瓮安李秀忠“被打死”与“被打个半死”,程度有区别,性质没两样/陈泱潮
  • 瓮安事件的教训
  • 瓮安事件:省委书记给群众道歉岂止是认错?
  • 瓮安事件揭示:必须破除“为官职业化”/龚玉环
  • 瓮安,别再黑社会了吧!/韩雪飞
  • 鸟巢的雨,瓮安的烟:湿漉漉的孩子们 /祭园守园人
  • 廖祖笙:处置瓮安事件中共智商等于零
  • 致胡温:必须彻查瓮安李秀忠死因案/陈泱潮
  • 处女膜呢?瓮安李树芬案之最大疑点
  • 就瓮安事件谈无道暴政速亡与必亡的微言大义/陈泱潮
  • 在瓮安事件中,强国论坛表现的很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