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贵州成立民间瓮安事件调查组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7日 转载)
     贵州瓮安女中学生离奇死亡事件引发大规模骚乱。现在,官方公布的事件真相仍然受到质疑。贵州社会活动人士陈西星期天对本台表示,他们已经成立了“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本周赴瓮安调查事件真相。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报道
    
     贵州省瓮安县的一名女中学死亡事件,触发了当地民众的反政府骚乱,在过去的一个星期内,官方公布了女死者李树芬的死亡鉴定是“投河自尽”,但引来大批民众的批评,认为政府公布的真相疑点重重。 (博讯 boxun.com)

    
     上个星期,由于官方透过中央电视台、贵州电视台及贵州报纸“独家披露”的,所谓对死者父母和死者朋友的专访,内容大同小异,而对于女中学生死亡的几个关键疑问,比如李树芬是如何翻越约一米高的围栏跳河,当时的对话细节等,均没有回答。这起简单的女中学生死亡案件,在官方陆续公布“真相”后,不但无法消除民众和网友的疑虑,却越来越扑朔迷离,贵州社会活动人士陈西星期天对本台表示,为了查清事件真相,他将和陈德富、全林志、申有年等多位人士,本周起,分批到瓮安县,通过民间渠道进行调查。“我们会和民间朋友根据政府的‘信息公开条例’,准备组织一个民间真相调查小组到瓮安去。上个星期,我们贵州的朋友认为有必要成立‘民间瓮安真相调查小组’。下个星期(本周),我们准备分批的去”。
    
     据贵州商报披露,李树芬死亡当晚,其朋友王娇、陈光权和刘品超的电话记录,案发的15分钟之内,王娇所用的手机(尾号为3349)分别与尾号8267、8823、4355和刘言超4372等四位手机用户通话9次。网友质疑,王娇为什么和刘言超之外的另外三个手机通话,王娇打的另外三个电话是什么人?为什么打?
    
     网友更质疑王娇既然曾经向陈光权打电话呼救,为什么15分钟内没有这次通话记录呢?这难道仅仅是记者的疏忽吗?质疑者追问,王娇打给李树芬的男朋友陈光权的电话,却打给了刘品超的电话(4372),此时刘在哪里?
    
     另一方面,翁安县公安目前正在加紧拘捕“6•28”事件的涉案者。据贵州卫视报道,截至7月4日17时,专案组共查获涉案人员116人,通过查获涉案人员的供述,目前共排查出“6•28”专案涉案人员共计249名。对此,陈西表示,贵州的报道是不真实的。据陈西了解,这次被捕的大部分是民众和中学生。“抓捕的大部分是中学生,这次的事实暴露出瓮安民众与官府的矛盾,民权和官权的矛盾,在瓮安很大的暴露”
    
     报道还表示,黑帮分子不仅直接参与了打砸抢烧,同时还组织、教唆、胁迫青少年参与。对此,瓮安一位居民表示:“参加打砸抢闹市的可能是(政府)对个别人的意见,没有得到解决啊,采取推啊,拖啊(方式),觉得这方面因素相当多”。
    
     对于瓮安县政府宣称当地“黑恶势力”卷入了“打、砸、抢”行为的说法。博讯新闻网转述新浪网论坛的一篇文章称,近几年,地方黑恶势力与民众抗暴行为结合的事件还没有听说过;但部分地方政府利用黑恶势力扰民事件到时有耳闻。黑恶势力都是没有任何理想信念的急功近利之徒,卷入民众抗暴行为他们得不到任何好处,而与腐败地方政府合作则大为有利可图,所以地方黑恶势力在利益驱动下更倾向于与腐败地方政府合作而不是与没有任何权力的民众合作。
    
     文章还指出,尤其是县级基层政权,涉及黄、赌的特殊行业和大众娱乐行业多为地方黑恶势力把持,而开办特殊行业都得当地公安机关的默许或暗中保护,所以县级司法机关与黑恶势力合流早已不是什么新闻。
    
     对于官方将骚乱事件的矛盾指向黑势力参与,瓮安县民众表示,政府在处理这件事情上在隐瞒。“政府在这些事情的处理上,在隐瞒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瓮安事件当事女中学生遗体第三次尸检正进行
  • 瓮安事件当局专打黑帮难让人信/VOA
  • 鲍彤:贵州省委书记一篇有普遍意义的讲话(瓮安事件)
  • 事实真相就是奸杀!贵州瓮安新闻全部在造假
  • 贵州记者问出来的瓮安惊人秘密
  • 瓮安事件:当局继续上纲上线,假戏真做
  • 网友搜集的贵州公安系统在瓮安奸杀案涉嫌造假汇疑
  • 瓮安李树芬案的手机通话记录有疑点(图)
  • 贵州瓮安事件3名当事人首次面对公众 接受采访 (图)
  • 瓮安事件发展五步预测:到第五步了
  • 大陆官媒:贵州瓮安6-28事件3名当事人首次露面(图)
  • 瓮安县太爷惹出这么大乱子,仅是免职,还可重新任命,这也叫追究责任?
  • 瓮安啟示录:中国“县官直选”势在必行
  • 暴寒!原来“玉山帮”就是玉山的黑社会/我是瓮安人
  • 瓮安事件:党委、政府PK不过黑恶社会?
  • 瓮安四名官员被免职 死者家人乡亲仍受威胁/RFA
  • 瓮安女生李树芬是如何“坐上大桥护栏”的?!(图)
  • 瓮安暴动和鲜为人知的“罗山事件”
  • 瓮安事件和“青天情结” (图)
  • 瓮安,别再黑社会了吧!/韩雪飞
  • 鸟巢的雨,瓮安的烟:湿漉漉的孩子们 /祭园守园人
  • 廖祖笙:处置瓮安事件中共智商等于零
  • 致胡温:必须彻查瓮安李秀忠死因案/陈泱潮
  • 处女膜呢?瓮安李树芬案之最大疑点
  • 就瓮安事件谈无道暴政速亡与必亡的微言大义/陈泱潮
  • 在瓮安事件中,强国论坛表现的很好
  • 许志永:每一个县都是瓮安
  • 瓮安命案的十大疑问:多个目击者称地上有避孕套
  • 瓮安事件:胡锦涛继续耍小聪明/天心
  • 瓮安事件:公信力尽失,能自证清白吗?/郭永丰
  • 瓮安事件是个揭穿中国最大造假者的好机会
  • 芦笛:瓮安事件引出的一点绝望感想
  • 郭永丰:瓮安暴力冲击一党专制
  • 黄良天指瓮安政府记者会一场戏
  • 贵州瓮安群体性事件——强权压迫下的必然/吴玉琴
  • 洛杉矶拆迁户:“瓮安俯卧撑”事件表明、、
  • 觉醒:瓮安少女是谁害 自杀结论太草率
  • 瓮安事件,地方政府应承担主要责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