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公民记者周曙光7月3号在瓮安的经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4日 转载)
    
    7月3号在瓮安的经历
    
    2008年7月2日晚上被一帮不明身份的人跟踪,我们换两次车走进一个死胡同都被他们跟上,我们反而跟在他们身后嘲笑他们。由于我把他们的电话公开了放到Twitter上,有网友说发短信警告了他们,我很想知道是如何警告的:)
    
    到在凌晨回到酒店,我发了《7月2号在贵阳的经历》,预定了一篇文章在八点多,三点左右才睡,七点起来包了一辆车再次前往瓮安县城。
    
    10点多到达瓮安,停了车。停车的时候看到一大堆废铁,估计就是烧掉的警用车。
    
    
    然后我们去西门河边,我和南华早报的蔡志郁分开了,他去村子里单独采访围观救人的旁观者,我在河边拍自拍照和风景照,记录下这个做俯卧撑的风水宝地。
    
    再然后被“628事件”应急指挥部的人拦住,要我出示采访证,我说我不是记者,但我是蹭别人的车过来的,他是记者,他有采访证,于是他们要求我带他们去找蔡志郁,我于是说要打电话给蔡志郁。但我拨的不是蔡的电话,我故意打到华盛顿邮报的刘流那里去了,我跟刘流说一些莫明其妙话,我说蔡先生,我们遇到了县宣传办的工作人员,我们要来找你,你在哪?好,我过五分钟再打给你,没错,是的,好。电话那头刘流问我是不是打错电话了,我就说“没错”。估计刘流也听得有点明白了。我于是带路朝村子里去找蔡可能出现的地方,五分钟后,我正准备打电话给蔡,蔡就打电话过来了,他说让我去县委大院等他,这个时候,我的感觉其实和刘流差不多,我也没心理准备,结果没配合上蔡的话语,把蔡给急坏了,晚上回到贵阳后被严厉的指出经验不足,我的做法没有保护到他,一旦他被找到,照片资料被删除的话,他就白来了,那就损失巨大了。我根本没有想到蔡也会可能会被要求删除资料。再后来,蔡关机了,我们进村随便找了一圈没找着,村里的人也不清楚他到底去了哪个方向。
    
    然后被他们邀请去吃中饭,然后到新闻中心等蔡志郁,我发短信给蔡告诉我的状况,我还以为蔡可以起到保护伞的作用,可以来接走我。我让他办完事到19点以后再来接我。
    
    可是,开始有老一点的不明身份的人开始带我去一个小房间盘问我了,在不知道身份的情况下,我试图说我只是一个从成都过来的游客,认识蔡只是因为我们都去了四川地震灾区。后来发现他们就是跟踪过我们的人,对我的行踪相当了解,我就知道他是国安了,说话的口气也像,总是先预设一个可能,要冤我,等我辩解的时候就说“你说”,这样子就无法让我有效组织语言和逻辑,因为我一旦说,就会有更多可挑起话题的细节。以后我也要学他们“新闻发布会”那样,别人不提,就不介绍; 别人要问,就说不知道。
    
    后来,他们要像我在沈阳调查蚁力神的糟遇那样查看我的电脑里的东西,我拒绝打开电脑被他们查,可是他们威胁我要交给公安机关处理,我吓惨了,他们的公安机关太恐怖了,我要得罪他们公安那我肯定死定了。于是给他们看我的电脑,他们不肯当着我的面看,在电脑里插移动U盘,不知道搞什么鬼。
    
    我又被带到另一个房间,我就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的经历也确实没什么犯法的地方,反正我电话也打了,twitter消息也放出去了,也不可能对我怎么样。
    
    他们让我写了一些联系过的境外媒体的电话,写了在瓮安的经历,然后还给了我一百元坐车回贵阳市。因为蔡和司机先回去了,没有来接我,导致我坐不到顺风车了。我觉得,限制我六个小时的人身自由不说,删除我电脑里的照片不说,送我回去是应当的。
    
    于是我堂而皇之接受这一百元“车马费”,18点左右,坐上大巴,然后用twttter感谢华盛顿邮报的刘流、刘颂杰和成都的宋石男,我不清楚还有哪些人在暗中帮助我,导致和我谈话的人对我很客气,他还不断的接到电话说又是一个领导对我很关心。晚上十点左右回到贵阳市,搞笑的是,我上大巴居然没人收我钱,我下车的时候打电话向朋友报平安也忘了问要把车票钱给谁。嗯,白白赚了一百元车马费。
    
    下图是证明瓮安政府在试图控制媒体采访,导致记者接触不到王娇、陈光全、 刘言超、李秀华、李秀忠、刘开龙、李树勇等案件相关人,完全不公开信息。违反了胡锦涛的批示。我估计,其他记者那里也许还有猛料出现。
    
    我的很多照片被删除了,但我还有另一张SD卡没被他们知道,SD卡和电脑里被删除的照片我会去深圳找 深圳市大成天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朋友帮我恢复,据我所知,来检查我电脑一的男一女对电脑的熟悉程度还不如我,居然不知道Vista有一个安全删除的右键选择。如果恢复了数据,还有更多视频猛料供大家欣赏,我这几天没时间编辑视频,所以没上传过。
    
    (请编辑调整尺寸)
    
    
    公民记者周曙光7月3号在瓮安的经历
    
    公民记者周曙光7月3号在瓮安的经历
    
    公民记者周曙光7月3号在瓮安的经历
    
    公民记者周曙光7月3号在瓮安的经历

?
    著名的俯卧撑桥
    
    公民记者周曙光7月3号在瓮安的经历
    周曙光在大堰桥上做俯卧撑,没发现有可以创造生命或是毁灭生命的功效。
    
    
    
    下面是我写的“供词”,字写得超级丑,对不住各位网友了。
    
    公民记者周曙光7月3号在瓮安的经历
    公民记者周曙光7月3号在瓮安的经历
    公民记者周曙光7月3号在瓮安的经历
    
    周曙光了解628事件的经过
    2008年6月29日:收到邮件,看到中国青年报的网上论坛相关图片
    2008年6月30日:下午15:00到达贵州瓮安。见到大堰桥有人围观。在警戒线撤了后,和李秀华交谈了两分钟,给了他我的名片,希望他在我离开后与我联系,他没仔细说案子,而是给我一份尸检报告和请求侦察书。然后,我便匆匆离开了瓮安回到贵阳,我认为瓮安独自一个人不安全,所以只在瓮安呆了两个小时就离开了。到贵阳后,我把尸检报告照片和现场相关照片和与李秀华的合影放到自己的网站上。
    2008年7月1号:继续上网搜集瓮安线索。蔡记者在李秀华那里要到我的电话,要求与我见面交流了解到的情况。
    2008年7月2号:中午和蔡记者见面,吃饭聊天。下午去租车行租车,晚上和财经罗昌平记者还有南方周末记者一起吃晚饭交流意见。吃完饭出来被不明身份的人尾随跟踪,转了两次车后回到酒店睡觉。
    2008年7月3号,7点出发,包车,11点左右到达瓮安,停好车后直接去了大堰桥,查看桥和水深。蔡记者去寨子里找老百姓采访,我和司机在河边看人钓鱼,后来遇到瓮安县新闻中心的人才知道蔡记者违返(反)规定采访,他应该到新闻中心记者接待处登记后再采访。我了解628事件的经过就是这样,我们的行为是未经许可,私自采访调查,违反了有关规定。
    【注:本来我是写成只是蔡记者违反规定采访,最后这句是他说我写的】。
    周曙光
    2008年7月3日于瓮安县新闻中心
    
    华盛顿邮报的刘流找我要过李秀成的电话号码
    于2008年7月2号上午。
    自由亚洲电台找我问最新情况及628的近期动态
    于2008年7月3号下午。
    张洁平是亚洲周刊的,想找我见面聊天,由于她手机关机,未能见面聊天。
    周曙光
    2008年7月3日
    
    2008年7月3日
    
    6月29日收到邮件,看到中青网轮胎的照片
    6月30日
    15:00到贵阳翁安见到大堰桥有人围观,警戒线撤了后和李秀华要了尸检书和请求侦察书
    17:00 离开翁安上网发尸检报告书照片和现场照片
    7月1日继续上网搜索线索,蔡记者想到贵阳后和我见面了解情况。
    7月2日中午和蔡记者见面吃饭聊天,下午去租车行租车,晚上和财经罗昌平记者还有南方周末记者一起吃晚饭,吃完饭后出来被人尾随跟踪,转了两次车后回到酒店睡觉

(Modified on 2008/7/04)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公民自由联盟:快讯!瓮安公安局长政委被免职
  • 还原现场:瓮安火烧公安局事件真相
  • 新华社:瓮安县公安局长和政法委书记7月3日被罢免
  • 大批公安武警继续驻守瓮安59人被被捕/RFA
  • 瓮安事件:中共眼里的黑社会——照片为证(图)
  • 瓮安李树芬案:网友自制案件分析图(图)
  • 瓮安现场报道:靠民间周曙光新闻台
  • 瓮安事件32问 是谣言还是忽悠 (图)
  • 瓮安事件发展五步预测 目前正走第四步
  • 瓮安记者再爆料:潇湘晨报车被扣,俯卧撑男孩“失踪”(图)
  • 瓮安百姓:向全世界华人报告,政府撒谎
  • 瓮安事件:震惊中国的第三个俯撑/李平
  • 瓮安人:确实死了人,一切真相都在被掩盖之中
  • 瓮安现场记者超强爆料:官员感谢记者造假,被捕的有孩子(图)
  • 貴州瓮安與上海警方的說詞都疑點重重 /孫嘉業
  • 貴州瓮安事件的死者亲人都被公安严密监控,不准接受记者采访/RFA
  • 瓮安事件:百姓杂志前主编黄良天指政府的记者会是一场戏/RFA
  • 动用卫星定位寻找亲属 瓮安女生李树芬已下葬
  • 消息传,温总理已于29日晚间抵达瓮安
  • 瓮安事件:胡锦涛继续耍小聪明/天心
  • 瓮安事件:公信力尽失,能自证清白吗?/郭永丰
  • 瓮安事件是个揭穿中国最大造假者的好机会
  • 芦笛:瓮安事件引出的一点绝望感想
  • 郭永丰:瓮安暴力冲击一党专制
  • 黄良天指瓮安政府记者会一场戏
  • 贵州瓮安群体性事件——强权压迫下的必然/吴玉琴
  • 洛杉矶拆迁户:“瓮安俯卧撑”事件表明、、
  • 觉醒:瓮安少女是谁害 自杀结论太草率
  • 瓮安事件,地方政府应承担主要责任
  • 瓮安“俯卧撑”事件:对官方描述的文字分析及现场技术性还原/notisevt
  • 华南虎和瓮安俯卧撑 游戏才刚刚开始/习武而夫
  • 陈泱潮:瓮安义民反黑抗暴无罪!
  • 媒体人:发布会肯定是骗人的,有重大隐情(瓮安事件)
  • 瓮安事件:為甚麼群衆總是不明真相/秦漢
  • 石宗源,你是张好嘴啊!黑社会打砸抢瓮安政府大楼?难不成是梁山好汉?
  • 借古讽今强文:林冲雪夜上梁山 宋徽宗作重要批示(瓮安事件)
  • 看看胡锦涛有没有决心和信心处理好瓮安事件/孔强
  • 瓮安“6.28”本是“一起单纯的民事案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