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厦门PX项目迁址长乐真假风波:村民坚守海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2日 转载)
    来源:《小康》
    “我担心若干年后,我的子孙在痛骂PX带来严重危害的时候责问:爸爸,爷爷,在政府要建PX项目的时候,你在哪里?”
     (博讯 boxun.com)

    2008年5月1日,当全国上下都在享受假日的时候,长乐市松下镇派出所副所长黄烽却依然“坚守岗位”,他带领着几个民警“努力”地将首祉村内贴在电线杠上、墙上的“反对PX项目”的传单撕毁。
    
    这一天,他没有休息。
    
      真假PX
    
    悬在福建上方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发出最后一声警告后,再次落在了长乐市松下镇首祉村的东洛岛。
    
    2008年4月13日,在天涯虚拟社区,一个名为“长乐明天在哪里”的ID,发表了具体投资的项目名称、涉及公司的名字、以及危害等的帖子,并呼吁福州人民奋起反之。这个拥有2000多万用户的网络论坛很快成为了焦点。随后,各大网站论坛相继转载、QQ群转发,更有热血的福州青年开始振臂呼唤“散步”。
    
    一位在福州从事媒体职业的长乐市民,告诉《小康》,我是长乐人,如果是真的,我义无反顾的支持。因为我担心若干年后,我的子孙在痛骂PX带来严重危害的时候责问:爸爸,爷爷,在政府要建PX项目的时候,你在哪里?
    
    5月2日,经济观察报记者魏黎明发表了“福州PX项目风波乍起”的稿件,接着各大新闻门户网站将稿件相继转载,而几乎同步,长乐市政府在自己的政府门户网站贴出了“回应绝无“厦门PX项目迁址长乐”之事的告示,并申明已中止大型芳烃生产装置项目上马,其他具体规划将继续规划论证。
    
    福州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张硕对《小康》记者表示,他完全相信长乐的芳烃生产装置项目已经终止,他说,现在国内的PX项目普遍已被妖魔化,而所有的芳烃项目并不是都能和PX画上等号。
    
    一时间,“PX”再度引发热议,是真是假,陷入了考究。
    
      矛盾
    
    撒网、收网、叹气,陈茂祥摇了摇头,这是他今天第三次撒网了,可依然没有什么收获。
    
    陈茂祥是首祉村靠海为生的渔民,今年60岁,从10岁起到现在已经捕了50年的鱼。他望着由绿到红的海水叹气道,再建个PX这海不知道还会变什么颜色,自己还能不能捕鱼?
    
    首祉村是松下镇的一个自然行政村,拥有人口5-6千人,是松下镇人口最为集中的地区和政治经济文化中心,长期以来这里的村民基本以花边制造和出海捕鱼为生。你捕渔我补网,你耕地我纺织,日子过的舒适平淡。
    
    2003年,长乐市引进了一家名为鑫海冶金的钢铁厂,坐落在松下镇。据镇里一位老人回忆,当时落成典礼的时候,很热闹,省里、市里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紧接着,化工厂、电瓶厂、化纤厂、酸厂等7家化工企业也相继“住”了进来,还修起了码头,松下镇的平静被打破,而矛盾也悄然生起。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长乐市官员向《小康》记者承认,企业的入住,是提高了市里GDP增长,可带来的污染问题也成了最为突出的矛盾。
    
    在松下镇前连村记者看到,这里家家户户的房子都是黑色的,一碗煮好的白粥放在桌上不到五分钟成了黑粥,道路上撒满了金黄色的铁锌,附近化工厂的排放使空气中充斥着酸味。周边学校的孩子每天除上课之外,还要打扫铁锌的尘土,否则根本无法读书。
    
    前连村敬老院67岁的林爱玉告诉《小康》,村里没有一户敢开窗户晒衣服,因为钢铁厂的粉尘污染实在太严重。上个月,村里十几个孩子因为呼吸道感染,而送进了医院。
    
    爆发
    
    2008年5月7日上午,矛盾在累积已久之后爆发了,山前村的村民与福建鑫海码头公司的工程队发生了大规模的冲突。
    
    上午7时15分,福建鑫海码头工程队准备强行施工,村民闻讯后赶到现场阻止。据村民罗善良描述,鑫海码头公司的工程队开了一辆挖掘机,后面还跟着三辆中巴,中巴上黑压压地坐满了人。在挖掘机被拦住后,车上跳下了七八十人,个个头带钢盔,手拿铁锹。
    
    “那些人似乎有预先准备,他们拿起铁锹见人就打,把带头的几个村民都打倒了。”一位在场的村民向《小康》记者描述。越来越多的村民手持随锄头、木棍等物,与工程队方面打成一团,并砸碎了挖掘机的玻璃。工程队方面掏出了枪,击倒了4个村民,流弹擦伤了十几个村民。伤者随后被送至长乐市第一医院治疗。当天警方扣留了6名福建鑫海码头公司的管理人员。
    
    罗善良的这一说法得到了当地政府的证实,但长乐市委宣传部的一位负责人却否认有枪击。这位负责人称,肯定没有枪击,因为如果真的有枪击早就有伤亡了,不可能有如此的轻微伤。但是否涉枪,现在还在进一步调查取证,市公安局已经成立“5.7事件”的侦破小组。对于现场留下的2枚弹壳,以及山前村支部书记罗主恩拍摄的弹壳照片,他则表示,弹壳已送往福建省公安厅做鉴定,要等鉴定结果出来才知道。随后向《小康》记者提供了一份“关于5.7松下镇山前村群体性事件的情况报告”。
    
    在长乐市医院的8楼走廊里《小康》记者见到了几个受伤的村民,当记者向医院医生求证是否枪伤时,几个医生都避开了这个问题,说可能是被硬物击中。记者电话联系当地警方,也被拒绝透露一切消息。
    
      冲突由来已久
    
    福建省的一位官员告诉《小康》记者,福建港口资源丰富,利用进口资源,建设石化基地的优势明显,是发展临港石化工业区位条件最为优越的省份之一。
    
    长乐是福建临港工业的滨海城市,从2003年就开始引进一些重化工业、钢铁产业来进行配套发展,可不曾想引进的背后却会发生那么多问题。
    
    一位不原意透露姓名的前连村村民告诉《小康》记者,松下镇发生“5.7事件”并不是第一起,早在2007年就因污染问题发生过大规模冲突。
    
    那是2007年4月30日,在百般反映无果的情况下,前连村敬老院的林瑞妹、张功华等几个老人来到了鑫海冶金集团,要求钢铁厂处理好粉尘污染,加强环保意识。可非但没有得到钢铁厂方面的任何答复,几个老人还被打伤。
    
    闻讯而来的村民愤怒了,数百位村民围在了钢铁厂门口。连赶来处理这一紧急情况的几辆警车和部分人员也遭到愤怒的村民围攻,人员和车辆均有部分不同程度的损伤,而这一事件最后则以政府牵头协商赔偿而平息。
    
    长乐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礼强告诉《小康》记者,发展中的问题要通过发展来解决,通过企业的发展来增加就业,通过企业的产业来回报社会,到时候自然而然会解决所有问题。但他强调,鑫海冶金以前可能存在污染,但现在肯定没有污染,而且该企业环评已达到国家环保标准。并表示,长乐是福建省空气质量最优的两个城市之一,是福建省百强县市的第六名,是一个爱与温暖的城市。
    
      坚守
    
    与山前两村的大规模冲突相比,首祉村则选择了平静的坚守。
    
    老林是首祉村的村民。老人活了60多年,第一次感到无家可归。听说要在村里对面的岛上建PX项目,老林就带着村里的一些“不怕死”人天天到码头,盯着海岛守着,不让生人上岛。
    
    老林告诉《小康》记者,这些年镇里的污染一直都很严重,PX项目虽然不知道真假,可一定要看着,不然这老祖宗的基业就得毁了。
    
    除盯岛外,老林他们还印制了一些“反对PX、反对污染”的标语,在村里散发和张贴。可前脚刚贴后脚派出所的就来撕,而且还说这是“反共”。
    
    老林犯嘀咕了,他觉得这不算“反共”,可文化低,懂得少,也不敢多问。
    
    老林他们也闹过上访。唯一有效的是去年到北京上访,托关系进了国家环保总局,得到了某位领导的支持,北京方面给挂了电话,地方就“老实”了。可回来后,老林一干人全被请进了派出所。
    
    这样如此折腾了几次,就没有人敢再贴,也没有人愿意再上访了,村民们说,到哪都说不赢,还是算了。
    
    首祉村的一位村民告诉《小康》,要不是你们从北京过来,我们还真不愿意说,因为记者也来了几次,可是都不敢报。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