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醉酒鸣枪毒打百姓 瓮安县公安局前科累累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2日 转载)
    (到底谁更像黑社会?这则新闻的确令人发指,怪不得全县“黑社会”要火烧公安局呢!看来是非一日之寒啊)
    
     男子因派出所长醉酒鸣枪遭车祸(图) (博讯 boxun.com)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2月29日14:32 贵州商报
    
    内容请拷贝
    
    http://news.sina.com.cn/s/l/2007-12-29/143214630754.shtml
    
    12月24日上午,在瓮安县人民医院病房里,车祸事故当天的伤者周德恩向记者讲述了事故发生时的经过:“事故发生前,23时许,我从街上一朋友家中聊天出来准备回住处休息,从朋友家到我租住的地方步行仅需3分钟。就在此时,我见到王明军骑着摩托车路过,突然心血来潮,招手要王停了下来带几步路,就在我横坐在摩托车上还没来得及坐稳时,身侧突然响起警笛声,我转眼一看,是一辆装着警灯的面包车在距离我们约两、三米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警车上同时有人喊‘站住!’我正纳闷之际,谁知王却突然驾驶摩托车启动,并快速向该镇长征北路方向行驶。由于速度过快,摩托车突然向左面的路边冲去,并迅速撞上路边一扇关着的门面,我也就随之昏迷了过去。”
    
      车祸的发生导致了驾车者王明军当场死亡,周德恩重伤,经该县人民医院抢救六天后才苏醒过来。
    
      据周得恩的父亲周福培介绍,周德恩醒来后迷迷糊糊的,说话不清,直到半个月后才能认识家属,并断断续续的回忆起事发时的经过,说出被警车追赶导致车祸的事实。
    
      “儿子在外打工四年了,从没回过家,前不久,一来是想念儿子,二来又考虑到儿子27岁了还没有成家,我便托媒给他寻了一门亲事,要他回来,与女方见过面后,如果没有意见,就给他把亲事办了,谁知他11月20日,23日晚上就出事了......”拿着交警部门出具的《尸体处理通知书》,今年62岁农民王光明不禁悔恨难当,王光明说,车祸中的死者王明军是他儿子。连儿子是怎么死的都没弄清楚时,24日下午,这位老实巴交的农民就接到了当地交警部门的一纸《尸体处理通知书》,要求其尽快办理死者的丧葬事宜,否则将按《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一条处理。至于儿子的死亡原因,没有谁给这位目不识丁的农民一个说法。
    
      王光明说,他至今仍不知道这个《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一条是什么内容,无奈之下,自己只得强忍悲痛,将儿子的尸体拖回家,按农村风俗进行了安葬。
    
      目击者:
    
      车祸发生时有民警在场
    
      24日中午,记者到达事故现场采访时,被车祸撞损的门面仍没有恢复好,该店店主陈瑞怀告诉记者,他的门面是珠藏镇长征北路29号,车祸后一直未修复。
    
      陈瑞怀说,事故发生时自己在里面一间房间里睡觉,事故发生后不到一分钟自己就赶了出来,就房门被撞坏,摩托车前轮部分全部进入店面,两人一动不动地躺在摩托车旁,遍地是血。陈瑞怀说,他随即打开电灯,见门外还站着一名警察。
    
      与该店一墙之隔的是31号(该镇是单双号分隔街面两旁)门面,店主王国林说,当晚,他正在门面的三楼上准备睡觉,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一声巨响,由于担心是自己的门面发生问题,当即下床,衣服都没穿就拿着家里备用的探照灯从楼上往下照射,发现旁边门面有两人躺在地上,血水正顺着两人身下往外流淌,而在距两人倒地处约一米远的地方,一位身穿警服的民警正站在那里。
    
      王国林说,就在他回屋穿衣服时,他看了一下时间,是23时零3分。而从他听到声响到拿探照灯从楼上往下看到事故现场,中间最多不超过一分钟,之所以能看那么清楚,是因为他的探照灯最远射程是1000米。
    
      “我当时正路过邮电局准备回家,那里距离事故现场大约五、六百米,一眼都可以望得到,只见一辆摩托车载着两个人从我身边快速驶过,随后又见到一辆警车也跟着过去,随后就听到传来撞击的声响,我抬头看时,只见从警车上下来一个民警,我也跟着走过去。这过程中我还见到那个民警上前去动了一下死者,可能是查看其是否死亡,我赶到后,因为见其中有一人还没有死亡,随后来的民警们便将其送往镇医院。”家住该镇的居民李正江对记者如是说。
    
      派出所长醉酒鸣枪 村民捡到遗落子弹
    
      “可能是喝多了,派出所长下车时走路都走不稳,朝天鸣了两枪后,就要我们跪下,一干人对我们进行毒打,把我们抓去关押。等他们调查下来我们都没有事后,所长只说一句他做了什么事都不记得了,请我们原谅他就算了。”12月24日,家住瓮安县的几位青年农民向记者讲述了11月23日晚他们在该县珠藏镇上所遭受的一幕。
    
      据该县铜锣乡(与珠藏镇相邻)铜锣村青年农民周昆说,当天下午,他骑着自己的摩托车与同村青年李光德到珠藏镇上去买东西,在街上朋友处玩了一会后,约23时10分许,两人准备回家,走到珠藏镇长征东路计生站附近时,恰好遇上邻村的青年金运波、施汝庆两人,因为周坤回家必须经过两人的村中,两人便要求说四人同乘一辆车走,周答应后,几人正走到距停车位置约5米远的地方时,一辆警车鸣着警笛突然来到几人面前停下,车上下来五六名民警,只见走在前面的派出所所长杨育平摇晃着下来朝天鸣了两枪后喊:“全部不准动!跪下!”
    
      包括另一名过路的学生,五人当即吓得蹲了下来,民警们上前不问青红皂白就对着几人搜身,不时还拳打脚踢,辱骂。这其中,在旁边经营店铺的四川青年王学强准备凑上前看是怎么回事时,也被该所一民警(据说是该所户籍民警)抓住打了几耳光,这个过程中,所有被打的人员均闻到民警们身上有浓浓的酒气。
    
      民警们对地上跪着的几人搜身后见没有什么,就把几人带上车送回派出所关押。在上车时,几人只听杨所长对其他人说:“街那边杀死人了!”
    
      几人告诉记者,大约被关押半小时后,杨所长回来将几人从地下室放了出来,对几人说:“刚才做了什么我不太记得了,但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做错了的话,你们要原谅。”几人闻到杨所长身上酒气熏天。随后杨让几人在所里的火炉边烤火,接受相关民警的笔录询问,自己则说要赶去车祸现场看看。
    
      24日凌晨3时许,几人才被放了出来,行至派出所长事先鸣枪的位置,周昆发现了地上遗落的一颗有编号的手枪子弹。
    
      无辜青年遭殴打罚跪
    
      一些居民告诉记者:“按时间推算,在周昆等几人被毒打之前约十分钟左右,车祸就应该发生了。”
    
      家住该镇50岁的居民陈瑞祥是车祸发生门面的房东,也是当晚几名无辜青年遭殴打罚跪的现场目击者。他告诉记者说,当晚在长征东路发生几青年被罚跪和殴打时他正在现场,对于四川青年店主王学强上前围观遭到民警殴打时,他还出面指责派出所的人说不对。而就在民警们准备将几名年轻人被带回派出所时,他就接到了门面上的家人打来的电话说:“那边出车祸了!”
    
      “很显然,车祸发生在前面。”陈瑞祥说。
    
      “他们在那边追出车祸了,留下一名民警看守,再将车调个头,转过这边来借口说是出警,还说是有人打架,对无辜人员进行殴打,因为两地之间就相距约1000米远,过来也就是几分钟的事。其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制造车祸发生时不在现场的证人证据以推卸责任,欲盖弥彰。”采访中,一位不愿意留下姓名的居民对记者这样分析说。
    
      据陈瑞祥说,事故发生后,他与其他几人均被派出所叫去,要求证明当晚派出所的其中一部挂有警牌的车一直在长征东路这边打人的现场,没有离开过。
    
      据该镇很多居民证实,该派出所不仅仅只有一辆有牌的警车,另外还有其他无牌但装有警笛的面包车。
    
      派出所长醉酒鸣枪不是第一次
    
      采访中,镇上的居民们说,派出所长杨育平在该镇上醉酒后打人、肆意鸣枪已不是第一次,有时候连在校学生都不放过。为此,记者找到了目前正就读于珠藏中学三(九)班的学生潘某某,该学生告诉记者,10月份的一个星期六下午,他与同学尚某某在乡下同学家玩过后,骑车返回镇上到金钟山酒厂一带时,也是突然被派出所的车在前面拦下,满身酒气的杨育平和另外两名民警从车上下来后,不明不白的抓住同学尚某某就毒打,见此情况,潘某某当即逃跑。潘某某说,自己逃跑时只听得杨育平喊了声:“不准跑!”随即朝天开了两枪,因听到枪声,潘某某当时吓得跌了一跤,也就在他倒地时,潘某某又听到接连四声枪声在耳边响起,其中有一发子弹刚好从其头上飞过,撞击在头部前方不远处的石头上。
    
      潘某某说,当天,他的同学也是被打得昏过去后,被派出所提上警车,通过派出所“调查”后才放了出来。
    
      省公安厅将展开调查
    
      采访中记者得知,前不久,该派出所所长杨育平已调离该镇。当记者打其手机欲求证时,该所长听是记者,当即挂断了电话,再拨,无人接听。
    
      11月25日,当记者将采访情况向瓮安县公安局进行反馈时,该局局长申贵荣说,当初县局接到汇报的只是一起交通事故,局里同时也因为没有接到家属的反映,所以不太清楚具体情况,针对记者的采访情况,申局长表示,将组织专案组重新进行调查。
    
      昨日上午,记者受村民们委托,将手枪子弹上交给了省公安厅警务督察总队,警务督察总队警官张云宏告诉记者,公安部门对每一位民警所配的枪支及子弹都有特定的编号,通过该子弹,可以追查到与其匹配的枪支警员,至于导致一死一伤的事故是否系民警追赶所致,以及所长杨育平是否酒后鸣枪、丢失子弹等情况,公安厅警务督察总队将展开调查。
    
      记者/田建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瓮安事件,官方立场不能平复人心
  • 暴力工具!瓮安前女警博客泄露天机(图)
  • 官官相护还是黑恶势力插手?瓮安“6-28”事件惊动高层
  • 瓮安事件死者被打捞现场30日仍有人聚集(图)
  • 瓮安事件:李树芬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和家属申诉书 (图)
  • 中共封锁貴州瓮安限制媒体报道/RFA
  • 瓮安县公安被烧事件真相追踪
  • 貴州瓮安騷亂定性為黑惡勢力挑釁
  • 官方承认胡锦涛镇压瓮安6·28事件
  • 极度侮辱人民智商的瓮安新闻发布会(文字实录)(图)
  • 强奸变成俯卧撑?中共新闻发布会公布瓮安“6.28”事件“真相”
  • 给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信,立刻停止镇压瓮安同胞
  • 中共建党87年 瓮安骚乱报平息(图)
  • 从瓮安事件看官方媒体承受的压力(图)
  • 北京纵容高官之子 难保还有瓮安骚乱
  • “谁命维新”谈贵州瓮安的中小学生社会运动(摘录自由圣火)
  • 贵州省委书记称瓮安事件被“黑恶势力插手”
  • 瓮安:3死150伤 全城搜捕200人
  • 瓮安事件:死亡女生的遺體在冰棺存放(图)
  • 石宗源,你是张好嘴啊!黑社会打砸抢瓮安政府大楼?难不成是梁山好汉?
  • 借古讽今强文:林冲雪夜上梁山 宋徽宗作重要批示(瓮安事件)
  • 看看胡锦涛有没有决心和信心处理好瓮安事件/孔强
  • 瓮安“6.28”本是“一起单纯的民事案件”
  • 瓮安事件反思:暴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悼红轩
  • 呼吁全民绝食,抗议贵州瓮安当局疯狂渎职护黑倡议书
  • 瓮安奸杀少女疑犯后台疑为前公安厅长姜延虎和刘光磊
  • 风雨砥砺坚强伟大的贵州瓮安人民
  •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张成觉
  • 瓮安事变,武昌起义,大泽乡困境
  • 全民起来问责贵州瓮安事件真相!!!
  • 贵州瓮安事件定性折射管治危机程度/何必
  • 张博树:就瓮安事件质问《新华网》
  • 地产之外,警惕社会公正天平日益倾斜--从贵州瓮安事件想到的/陈洋
  • 也来谈谈瓮安县的6.28事件
  • 杨宽兴:由瓮安事件看舆论封锁注定的败局
  • 瓮安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陈维健
  • 应当严惩引发瓮安骚乱的党政官员/高洪明
  • 刘晓波:“瓮安事件”的启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