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圈地运动在河南郏县重演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30日 转载)
    当我们第一眼看到满满的三页信纸上都捺着鲜红的老百姓的手印的时候,当我们面前展开一张上访群众自己绘制的侵占集体耕地虚报征地补偿项目的像地图一般大小的图纸的时候,当我们跟随数百名上访群众推选出来的数十位骨干代表沿着郏县堂街镇邵湾村四周边看、边听、边拍摄镜头的时候,我们禁不住一次次的心潮澎湃…… 但是,我们激动的看到了希望,看到了觉悟的群众虽然生活在社会最底层,而他们已经不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他们勇敢地奋起抗争,拉开了一个腐败村庄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他们用铁一样的斑斑事实唱响了又一曲广阔天地撼动人生的高亢凯歌——
    “圈地运动”在邵湾村重演!
     360多年前,大清帝国王朝刚刚入关的时候,曾经上演了一幕惊心动魄的“圈地运动”,那时候,依仗权势的皇亲贵族们利用武力跑马圈地,谁圈地下桩土地和百姓就归谁所有,害得大批汉民无家可归、流离失所、民不聊生!当历史的滚滚车轮进入公元一九九九年的时候,邵湾村历史倒退,重新上演了一幕“圈地运动”——谁霸占河坡地就归谁所有!而大权在握的邵湾村党支部书记邵国运依仗自己人多势众,父子六人名下竟霸占集体耕地林地多达50余亩至今!整整九年时间啊,老百姓敢怒而不敢言!只有在觉悟起来的九年之后的今天,他们在被逼无奈地情况下吐露真情! (博讯 boxun.com)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1998年,时任村委主任的邵国运在没有经过村民表决同意和曾经一手组织栽植树木的老支书邵汉增(退二线担任村党支部副书记)都不知道根底的情况下,私自将村内集体的200亩杨树砍伐卖掉,得款17万余元而没有分给村民一分钱,那17万余元哪里去了?至今连帐都没有向村民公布!
    200亩杨树砍掉了,卖掉了,将土地承包给各组村民耕种,第一次每亩承包费为50元,承包两年;第二次每亩承包费上升为80元,又承包两年。到第四年,由于邵国运想霸占土地采取种种手段,致使土地再没有办法向下承包,只有分配到各组,由各组分包到人。而支部书记所在的四组就分配不下去,因为支书的父亲和二哥在1999年将50亩土地强占在自己名下至今,杨树多达5000余株。尔后,邵国运一家就在所霸占的耕地上建一沙场挖沙卖沙原定每年向村上缴600元,而五年时间没有上缴一分钱。老百姓看邵国运私自在耕地上挖沙卖沙,全村乱了套,每天出动40余辆三轮车、四轮车都在河坡地上挖沙卖沙。结果,其他150亩耕地林地被其他一部分人霸占,造成200亩耕地不能耕种,就是栽上树的地方也是千疮百孔、目不忍睹!我们真实地用摄像机的镜头拍摄下了那200亩耕地,如今变成说耕地不是耕地,说林地不是林地的现状。那一个又一个被私自伐掉的树桩历历在目!跟随的群众异口同声地说:这些被砍伐掉的大树每棵都能卖800元左右。邵国运一家想砍就砍,想卖就卖,因为他们圈占的林地归他们所有啦!难怪我们调查采访七十余岁的老支书邵汉增时,老支书愤怒的一字一顿的说:“邵湾村谁人不知?他们有权横行吗!”1999年10月在接任村支书只干了三年的邵中副也动情地说:“那些树都是学习‘三个代表’时我组织党员、学生栽植的。河坡地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好比人身上长了一个瘤子,需做大手术方可解决。”
    是啊,这块恶瘤已经到了该割的时候了!
    
    非法征地八十余亩!
    我们面前放着一份《关于平煤集团十三矿己四风井征地的补偿协议》书,这份协议是平煤集团十三矿和邵湾村签定的,堂街镇政府为见证单位也加盖有公章,主管工业的副镇长宋丁旭也有个人签名。共征用邵湾村五、六、七三个组土地81.6亩,其中六组土地76亩。
    “这份协议签订后,依据《河南省国家建设征用土地上附着物的补偿标准》,有四项补偿内容,即树木、水井、坟墓和水塘共计补偿给邵湾村2036538.60元,由被占耕地的五、六、七三个组分配。而2036538.60元三个组分配后下余17万余元不知去向,群众反映被邵国运和邵书林二人挪作他用。
    2008年元月份,邵湾村部分村民通过查询平顶山市国土资源局网站得知,郏县2007年第一批乡镇建设用土地审查登记显示:81.6亩土地是按乡镇建设用土地征用的,而审报的是非耕地,用地单位根本不是平煤集团十三矿,而是镇政府建设用地。通过河南省国土资源厅的《建设用地审批结果及公告》电脑查询,自2007年11月至2008年3月份,所有公布的数字显示,没有郏县堂街镇邵湾村的征地审批公告。所以,此次征用邵湾村的81.6亩(合5.44公顷)属于违法占地!同时,与邪恶抗争的村民通过平顶山市国土资源局的网络查询获得信息:81.6亩土地征用补偿宽为254.7426万元,而并非203.6538万元,其中的51.0887万元哪里去了?不得而知!
    
    四份补充补偿协议为 哪般?
    我们面前还放着四份已经签订的补充补偿的协议书,依据时间顺序,第一份补充补偿协议和主协同一日签,即2006年6月7日签订的《关于平煤集团十三矿已四风井征地鸭场附着物的补偿协议》,签订双方是平煤集团十三矿和邵湾村,甲方为王廷俊、蒋矿山、乙方为邵国运,见证方为堂街镇政府的宋丁旭,均盖有鲜红的印章。第二份为2006年6月8日签订,即主协议签订后的第二天,内容是《关于十三矿风井征地范围内道路、桥涵等附着物的补偿协议》。签订人和第一份一样,同样盖有公章。第三份为2006年8月30日签订,内容是《关于平煤集团十三矿己四风井征地范围内附着物遗留问题补偿协议》,签订人除平煤集团十三矿地管办的王朝晖和张向阳等,村镇还是邵国运和宋丁旭,还是三枚鲜红的公章加盖。第四份为2007年5月23日签订,内容为《关于十三矿己四风井征(占)地涉及边角地的补偿协议》,签订人是平煤十三矿的秦自言和王廷俊;还有平煤天安地管办的樊驰原、张伟,另一方为堂街镇政府的宋丁旭,这一份协议没有邵湾村的签字和公章,另三方的公章都加盖有。
    以上四份补充协议,第一份是预制房8424元,石棉瓦房13000元,砖围墙3055元,地坪21330.4元,机井1950元,蓄水池2262元,甲方考虑乙方在鸭场拆迁过程中的损失又一次性补偿10000元,七项共计60021.4元。第二份是道路问题187880元。地边15750元,生产桥涵15痤7500元,三项共计278630元。第三份是坟墓38痤,每座300元共计11400元,一年以下幼树4093棵,每棵3.25元计13302.25元,两项共计24702.25元。第四份补充协议单就是风井周边形状各异的边角地共计23块,面积8.584亩,每亩24000元,共计206016元。以上四份补充协议总计得共569369.65元。这四份补充协议的款项哪里去了,邵湾村五、六、七组老百姓至今不知道!更重要的是镇政府宋丁旭副镇长亲自出头签订的第四份补充协议将邵湾村的边角地买掉而没有村的领导参加签订合同,老百姓不是见到合同就根本不知道地被卖掉了!
    调查情况一目了然,主协议和补充协议出现了个四个方面的重叠,即:树木,一年以下树龄计算了两次,主协议算过3000棵,而第三份补充协议又计算了4090棵;机井,同一天签订补充协议,主协议有5米深和10米深的两口水井,而第二个补充协议上又出现了一眼水井;水塘,在主协议里叫水塘,已经补偿30060元,而同一天签订的补充协议里又出现了蓄水池一个,又补偿了2260元;坟墓,已经补偿了单棺、双棺、三棺、四棺四项,而第三份补充协议里又出现了坟墓38座,补偿11400元。除了重复计算外,我们调查时五、六、七组的数十名跟随群众代表说:81.6亩耕地内根本就没有那么多坟墓,没有机井和蓄水池,没有预制房,没有石棉瓦房,没有砖围墙,没有那么多树木,没有养鸭场(只搭了个棚,号称“养鸭场”)。跟访群众代表又说:所有村里的老百姓都知道有没有五座桥涵,连一座都没有!这种用欺骗手段骗取国家财产的行为属于什么行为?某些人是否已经触犯了法律!?而骗取国家的钱财又都到了哪里去了呢? 203万余元中没有分完的10多万元,多领的51万余元和四份补充补偿的56.9万余元,三项总计100多万元都哪里去了?可恶的是上告群众把问题反映到县检察院,而村两委以邵国运为首的一伙人竟做假账糊弄检察院!明明白白的事情被他们搅得不明不白、一塌糊涂,明目张胆的欺骗、玩弄1300名邵湾村群众!
    调查随笔:
    
    
     我们在调查中,七组群众将我们领到了他们的居住地,只见许多座房屋因位居他们不足百米的山坡上的平煤集团十三矿井的爆破震动而震裂开了一道道口子,房外是裂口,房内也是裂口;瓦房是裂口,平房也是裂口。当七组群众纷纷到十三矿风井反映此事时,十三矿风井开采领导告诉群众,你们的各种补偿款都已给村里了,你们找村里领导要,此事与我们无关!这事怪了,这件危害到七组老百姓正常生产生活的大事究竟找谁去理论呢?
    我们在调查中,由于没见到堂街镇主管工作的副镇长宋丁旭同志,他在主协议和四份补充协议上都有签名并加盖镇政府公章,想约他当面调查核实情况,而电话联系本人后遭到拒绝。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章“耕地保护”第三十六条明文规定:非农业建设必须节约使用土地,可以利用荒地的,不得占用耕地;可以利用劣地的,不得占用好地。禁止占用耕地建窑或者擅自在耕地上建房、挖砂、采石、采矿、取土等,第七章“法律责任”第七十四条明文规定:违反本法规定,占用耕地建窑、建坟或者擅自在耕地上建房、挖砂、采石、采矿、取土等,破坏种植条件的,或者因开发土地造成土地荒漠化、盐渍化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或者治理,可以并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国务院早就三令五申:当地企业发展,绝不能以牺牲国家和人民利益为代价,否则,查处一起坚决处理一起,决不心慈手软!殊不知,郏县堂街镇政府是如何将81.6亩耕地变为非耕地并上报为集体建设用地的?
    关于郏县堂街镇邵湾村党支部书记一家霸占林地50余亩、该村非法征用土地、以欺骗手段骗取国家财产、124.9万余元去向不明等一系列问题,本网将跟踪调查,连续报道!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石捐款 被质疑是要在川圈地
  • 华新民的郑重声明:不许香港赛马会到北京跑马圈地侵占民宅!
  • 馆驿街南片区强迁暴露济南旧城改造“圈地”目的
  • 天津蓟县暴力圈地毁果林(视频)(图)
  • 石家庄多名民警农村圈地 建豪华“公安别墅”(图)
  • 郑恩宠收大量举报 江泽民的两个儿子涉上海圈地黑幕
  • 澳洲华人首富瞄准西南圈地 在重庆建“中关村”
  • 顺德农民圈地维权进展:官报称已经“处置”
  • 中国学者批地方政府再掀圈地运动
  • 佛山顺德农民圈地维权火热化:一个村土地涉及10亿(图)
  • 河北省泊头市村民阻圈地遭抓捕/民生观察
  • 湖北应城村民阻圈地 点燃煤气罐/刘飞跃(图)
  • 山西寿阳违法圈地,半月村民挨打-500位失地农民的呼声
  • 公民监政:县乡违法圈地,村民诉求挨打 
  • 律师称电信网通"南北协议"是"新圈地运动"
  • 上海地铁站圈地,迫迁台商不满黑箱作业
  • 杭州“西溪湿地”圈地记(二)/吕耿松(图)
  • 江永县政府非法圈地搞房地产开发实地调查报告(一)(图)
  • 江永县政府非法圈地搞房地产开发实地调查报告(一)更多图片(图)
  • 桂林市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圈地运动/来稿
  • 北京告急!一个巨大黑金利益网正大规模地圈地和掠夺老百姓的财产!
  • 郭泉:让耕者有其田:从“晋江圈地”谈中国必须保护农民的土地所有权/民主先声165
  • 一个新的流氓体系在暴力圈地中诞生
  • 秦晖:给农民地权对抗圈地
  • 秦晖:给农民地权对抗圈地
  • 牛刀:大肆圈地的开发商可能面临重拳
  • “圈钱”“圈地”在进一步吹大两大资产价格的泡沫/易宪容
  • 官方圈地与民争利民怨难伸
  • 牧鸽:新圈地运动
  • 非法圈地与野蛮拆迁透视——中国土地制度走向危机/牟传珩
  • 政府吞噬民财以自肥的“圈地运动”/何清涟
  • 张祖桦:制止无耻的“圈地运动”-还给农民土地财产权
  •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