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林彪故乡湖北英山沙湾河村污染受害农户呼吁书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7日 转载)
    
    林彪故乡湖北英山沙湾河村污染受害农户呼吁书
     2008-06-26 22:30 — 昝爱宗 (博讯 boxun.com)

    推荐:
    
    乱建垃圾场官逼民反,抗议县府欺压400受害农户
    
    林彪故乡湖北黄冈市英山县温泉镇沙湾河村、山溪坳村、甘塘坳村全体受害农户的呼吁书
    
    尊敬的互联网广大网友朋友:
    
    我们是湖北省黄冈市英山县温泉镇沙湾河村、山溪坳村、甘塘坳村非法垃圾场的全体受害农户,我们早已向国家呼吁,但一直至今没有解决,而且我们两名村民还在监狱里关着。我们向广大朋友呼吁,请求大家给予声援。
    早在2003年8月,湖北英山县政府在未经环保评估,未经下游受害农户参与、协商、未建任何防渗漏和污水处理措施的情况下,就匆忙决定在城南5公里、高于四周农户住房和农田落差100多米的三个村的山头上建设城南垃圾场。该垃圾场地势高,人口密集,被县委书记王浩明认为"是个天然的垃圾场"。堆放的大量垃圾未经任何分类或无害化处理,山脚下是农田和住户,四年来,给附近三个村千百年来一直靠山上井水饮用和灌溉的下游的沙湾河村的400多农户和一千三百多亩农田的自然环境和水资源造成严重污染,受害农户无法生存。
    
    长期以来,受害村民闻的是臭气,叮咬的是苍蝇,喝的、用的是脏水,村民长期处在恐惧、惊吓、忧虑的状况下生存,为了求生存、保家园,受害农户曾三次上访县政府,要求迁移垃圾场,解决农户饮用水和环境污染问题,开始两次未引起县领导重视。
    
    2007年8月上旬,我们上访上访,县领导答应先解决饮水问题,但由于缺资金,加之附近没有理想水源,水的问题被搁下来了。
    9月10日,受害农户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开始自发地停止一切劳动和家务,男女老少来到垃圾场进山路口,采取了阻拦垃圾车、保家园、保生存、保护耕地的强制行动。参与人数有400多人,都是生活在垃圾场附近的沙湾河村、甘塘坳村和山溪坳村村民。当天,村民们挂上了"垃圾场污染,百姓要生存"的横幅标语,搭起了帐篷,安上了电灯,铺上了床铺,昼夜吃住睡在垃圾场,坚持持久战至今,坚决捍卫自己的家园。紧急情况时多达几百人,其目的是要求县政府迁移垃圾场。
    
    受害农户采取了强制行动后,在当地城乡引起了强烈反响。一些过往行人、司机和县城里的居民纷纷表示支持和同情,都说县政府当初在地势高、四周人口密集、距大畈农田和县城关太近、危害性大的地方建垃圾场是错误的。在受害群众每天坚持24小时轮流值班的半个多月里,县城内垃圾堆积如山,情况非常紧急。在巨大的现实压力下,县领导和有关部门陆续来沙湾河村了解情况,做思想工作,但双方因在垃圾场迁移与否的原则问题上分歧太大,而没有最终结果。
    
    9月11日,分管卫生的英山县副县长郭应虎和温泉镇领导来到了垃圾场,并安排县防疫站技术人员来沙湾河村对多个农户的水井进行抽样检测,检测结果是"菌落指数、大肠杆菌、氯化物等指标严重超标"。9月12日,县城建、环卫、温泉镇政府和派出所等部门与农户代表对话,双方分歧太大,对话失败。
    
    9月16日,县政府要求沙湾河村再派农户代表到县信访局同县政府和相关部门的领导对话。在两次对话中,农户代表先后将垃圾场所处位置、目前已造成的危害、群众的一致呼声和要求,向在场的县政府、县直部门和镇政府的领导作了详细介绍。会上,有关部门公布了沙湾河村抽样水井的水质检测结果,并通知,在抽样的13口水井中,有9口水井被污染,其中有3口水井属于严重污染。农户从现在起,应到一公里外、无污染的地方去挑水吃。两次面对面的对话,最终因双方在迁移与不迁移垃圾场的原则问题上不让步的失败而告终。
    
    9月19日,受害农户要求县防疫站提供检测报告,县防疫站出于政府的压力,没有答应。
    
    在受害农户静坐拦车的半个多月里,从9月10日到现在,垃圾车辆始终未能进入垃圾场。由于农田污染危害情况属实,水井检测确实有污染,加之,路口的群众每天越来越多,由原先的几十人,现增加到几百人,而且参与人群自发情绪越来越高,县领导每天都在明里暗里观察垃圾场进山路口现场动态,并开始要求公安部门出警。
    
    9月24日,受害农户派代表到黄冈市上访,市领导要求县政府妥善处理此事。市环保局领导认为英山垃圾场建场没有评估报告,没有受害农户参与,没有与受害农户协商,没有最简单防渗漏设施和污水处理措施是违法的。加之,涉及水源污染,问题就更严重了。
    
    英山县政协副主席袁锡平说,蔡垅是山溪坳村的土地,因而在此地建造垃圾场与沙湾河村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不知道这位堂堂政协副主席基于什么考虑,才作出这一番评论的。在蔡垅建造的垃圾场,受污染的是我们沙湾河村的劳苦百姓,直接受害的是我们及我们的子孙后代,怎么会"与沙湾河村没有任何关系"呢?
    
    主管农业和环卫的副县长高建国说,"这个垃圾场建定了,城关共有3万多人,牺牲沙湾河2000人的利益算什么。"
    
    自9月10日起,村民为阻止倾倒垃圾,天天24小时在垃圾场防守,派出所放言:这次事件我们总共要抓15个人以上,现在还只抓了3个,你们等着吧。
    
    9月25日(中秋节),受害村民男女老少(尤其是妇女儿童全上了)自发地到垃圾场静坐。上午,县政府和相关部门及公安部门共几十人带着铲车,准备采取强制措施进驻垃圾场,由于这天人多,群众呼声强烈,加之,黄冈市政府回了紧急电话,县政府和公安部门没有采取强制措施。这一天,受害村民中午没有在家过中秋节,中午就在路边啃干馒头过节。在受害农户静坐的半个多月的时间里,县政府领导和环卫部门每天昼夜密切注视垃圾场静坐的动态情况,并几次想采取强制措施,但由于县政府建垃圾场有关程序未到位,法律手续不齐全,加上农户现在没有水吃,民愤很大,在9月底以前,县公安机关对受害农户的过激行为暂未采取强制措施。
    
    9月30日晚上,温泉镇派出所民警将正在洗澡、身上只穿短裤的村民程正美强行带走,说"每天给你发80元钱,你就好好在里面呆着,直到事件完全解决后才会放你出来"。当晚,受害村民百余人连夜赶到派出所,要求放人。
    
    10月1日上午,又有近百人到县政府静坐,要求放人,被告之"程正美被行政拘留15天",受害农户怨气非常大。
    
    10月3日傍晚,县政府和有关部门、温泉镇派出所会同县环卫监察大队有关人员组成的执法队又一次开铲车强行进垃圾场,粗暴"执法",首先将温家宝在9月26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的《国家环境保护"十一五"规划》会议摘要用脚踩后砸掉,然后将路上静坐的马菊华、马桂芳、王福等妇女,两人抬手,两人抬脚,强行让铲车通过。妇女马桂芳在抬起放下,放下被抬起时被甩伤。妇女马华在扭的过程中,胳膊被划伤,当时鲜血直流,她们俩妇女都是70多岁的婆婆,造成老年妇女人有不同程度的受伤,其中有多人伤势较严重。马桂芳的儿子刘小平当时去拉他的母亲,被公安人员抓去了。
    政府利用公安采取强制措施来制止村民拦垃圾车,其结果适得其反,如今,受害村民同政府的矛盾越来越深,怨气越来越大。
    10月7日晚上,执法队又一次开铲车进垃圾场,在短短的几十分钟时间内,很快就集结了几百人,手拿锄头、铲子,铲车差点回不去。如当时不是有人制止,其后果不堪设想。
    
    "十七大"刚刚结束,10月29日,将沙湾河村民段续成从家中带走。
    
    11月6日,由副县长带队,公安局、环卫等部门出动200多人,准备继续强行倾倒垃圾,与受害村民发生冲突。派出所将村民陈华(女)、段四清等四人人带走,头部、胸部多处被打,衣服被抓烂,不让家人送衣服换和送棉被御寒,并签发拘留证"关押15天"。次日,当陈华亲属找到县委书记王浩明说情时,王浩明谎称自己刚从外地出差回来,不知此事,继而又称"不是关押而是被送往医院治疗"。陈华丈夫马大进找到温泉镇派出所所长蔡某,被告之"这是政府出面要求处理此事,关押期限是政府定的,关于放人方面无能为力,希望理解"。
    
    12月19日夜间,受害村民自发组织破坏进垃圾场公路,温泉镇派出所问讯赶来,与村民对峙2个小时,双方用石头对砸,村民陈海棠被打成脑震荡、派出所副所长付刚被打伤,警车被砸坏。
    
    12月21~28日,派出所进入每家每户调查,并将村民万柏青等人拘留至今未放。
    
    2008年1月7日,将村民马大进拘留,并与万柏青一起正式被逮捕,县委书记王浩明对办案人员说,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事件,应当当成政治事件处理,他们没有犯罪也要给他们安个罪名。
    
    湖北省环保局1月3日发出《关于英山县垃圾场的整改通报》,认定该垃圾场未办理手续,属违规建设项目。
    
    受害村民目前已聘请律师,准备与政府斗"法",看到底是谁在违法!
    
    其他受害村民也分别向国家信访局、国家环保总局、全国妇联、公安部、湖北省信访局、司法厅、省环保局、省妇联、黄冈市政府、市环保局反映了此问题。
    
    关注和报道的媒体有:
    11月21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栏目以"湖北省英山县垃圾场严重污染、危害村民生活"为踢电话连线采访受害村民。
    12月12日,《新华内参》以"英山垃圾场1000名村民受污染存隐患》为题报道此事。
    12月19日,《湖北日报》以"英山垃圾场违法运营5年》,用半版大篇幅进行报道。
    
    如今,政府担心事情真相暴露,在加紧做垃圾掩埋处理和建沉井工程,以销毁证据,并派人员日夜在垃圾场巡逻。受害村民人人自危,男性劳动力不敢住在家里。我们不禁要问,农村弱势群体的正当权益,甚至最基本的生存权和生命健康权,谁能真正为我们维护?
    
    造成环境污染的垃圾场还未得到处理,受害村民与政府倾倒垃圾的环卫人员、执法人员的抗争都在继续,饮水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每天还在喝着被垃圾场污染的水源里的"毒水",尽管随时都有着被公安人员抓走的可能,但他们捍卫家园、保护生活环境的决心越来越大。
    
    我们最终一个目的,强烈要求英山县人民政府迁移垃圾场,我们希望上级环保部门以法律为依据,以事实为准绳,为保护我们的生存,保护我们的家园,保护我们的粮仓主持公道。
    
    英山县温泉镇沙湾河村、山溪坳村、甘塘坳村全体受害农户
    2008年6月
    
    附:湖北英山县垃圾场非法运营5年媒体曝光稿
    湖北荆楚网(湖北日报记者 刘鼎报道)
    
    位于三个村交界处的湖北省英山县城区垃圾场,运营5年,给周围生态环境造成严重污染,直接危及2000多村民的饮水安全,影响了上千亩农田和数百亩茶园的正常收成。2007年9月以来,当地村民群起抗议城区倾倒垃圾,要求政府采取措施迁移这个垃圾场。
    9月3日,记者在沙湾河村、山溪坳村、甘塘坳村三村连接处的一山坳坡地上看到,大量垃圾堆积,装过垃圾的各种塑料袋被寒风吹得呼呼响。垃圾场旁边是成片的茶园,下端水田遍布枯死的稻谷,一口水塘里发出阵阵恶臭。
    村民段茂盛说,当初这个垃圾场建在高于我们住房和成片耕地达百余米的山上,政府没有同村民们协商,也没有筑建任何防渗漏设施。垃圾场的东边是山溪坳村的一个组,北边是甘塘坳村4组,西边、南边则是沙湾河村的6个组。
    记者走访中发现,许多农户家的灶台、餐桌,院落里的树枝、墙壁、电线,以及晾晒的粮食上,都爬满了苍蝇。甘塘坳村4组的刘细朝家有一个纱笼,他说这个笼子是专门放在厨房里捕捉苍蝇的工具,一般四五天就可以捉满。要是到了每年的2至8月,苍蝇进入繁殖高峰期,它们就会像蜂群一样到处飞,有时沾在人身上,拍都拍不走,吃饭、喝水不小心,随时会碰到死苍蝇。
    王哨芳家距离垃圾场不到50米远。她说,为了防苍蝇侵袭,不得以在整个楼面拉起了巨幅纱帘。垃圾场建成以来,王哨芳一家7口人经常皮肤过敏,出现明显斑疹,奇痒无比。据了解,此类情况在三个村比较普遍,已有不少人患不同程度的皮肤病,并有逐年增多的势头。
    垃圾场严重污染了当地村民的饮水水源。英山县卫生防疫站于9月21日对垃圾场下方约50米处塘水作了检验,报告显示:有13项指标超标,其中菌落总数超标150倍,甚至连不应在饮用水中出现的大肠菌群竟达1600个单位。在抽样的13口水井中,有9口已被污染。
    村民马大进对记者说:"我们过去一直饮用山上的井水,如今只能每天到一公里外的地方找水。"
    位于垃圾场下端的上千亩农田也遭到了污染。村民们介绍说,一些水田因被污水浸泡,已插的水稻和野生杂草全部枯死,点火即燃。今年大畈的庄稼普遍减产三到五成。
    英山县环保局陈副局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任何项目建设都必须进行环境评价论证,英山县垃圾场在建设时没有向环保部门提交环境评价报告,这是不合法的。由于这个垃圾是县政府决定建立的,因此环保部门至今没有对此进行处罚。
    早在6月30日,英山县建设局在回复县人大《关于请求解决城南垃圾场周边居民环境污染问题的建议》中,曾提出4项解决措施,其中包括:帮助离垃圾场最近的两个农户搬迁并享受拆迁补偿;垃圾场周边两个村民小组的60户人家饮水申报水利改水项目;加大对垃圾场土掩和灭蝇力度,对每户每月提供灭蝇剂一瓶;向国家申报垃圾无害化处理建设项目。
    村民们说,这个建议案一直是"有了答复,没有行动",就连提供灭蝇剂这样简单的措施都没有落实。
    当地村民在多次上访无果的情况下,自今年9月10至11月6日这一段时间,采取多种方式阻止城区垃圾车进入。为阻止事态发展,当地警方对一些村民的过激行为进行了制止,并先后拘留了程顺华等5人。
    与此同时,县政府开建了村民饮水项目,并在垃圾场下方构筑防渗堤。但村民们对此并不满意,认为沙土质的防渗堤完全是在"糊弄人",饮水工程因为资金不到位也只建了个"半拉子"。他们希望县政府以人为本,另选场地,重建城区垃圾场。
    
    連結網址:
    http://www.fatianxia.com/user_view.asp?id=2106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污染重,急了:北京公车今起停驶一半 市政府发“致市民的信”
  • 奥运在即北京污染状态仍令人担忧
  • 重庆大足村民阻污染工厂多人被拘押
  • 中国南方每年有一万人死于空气污染
  • 中国沿海地区大片水域受到严重污染
  • 茂名石化厂爆炸导致附近村庄水源污染/RFA
  • 茂名石化厂爆炸导致附近村庄水源污染
  • 污染不能说,一说就是祸—湖北英山县书记王浩明以权代法迫害环保举报人
  • 癌症村,短命村,污染中毒—不断增加的记录(08-06-04)/taodax
  • 组图:巢湖湖区水质连续4个月重度污染(图)
  • 支流污染严重困扰淮河、巢湖
  • 宝钢新厂区噪声、化学气体污染问题
  • 环保部通报广西钦州大风江水污染事件查处情况
  • 北京的空气污染指数升到危险的等级/RFI
  • 青川县堰塞湖中腐尸污染水质
  • 青川堰塞湖:腐尸已造成水质污染
  • 环保部启动核与辐射及水污染防治预案 专家赴灾区
  • 河南:污染严重企业将被强制公开环境信息
  • 绝大部分成都人民反对彭州兴建大型化工污染项目
  • 古都洛阳的新伤口:揭开伊川县电力集团违规扩建“高污染”工程的疯狂黑幕
  • 河南省台前县的化工厂污染很厉害
  • 武汉市置人民死活不顾引进高能耗高污染的小型炼钢厂
  • 从七九二矿破产,遣散职工到惊暴核污染扩散内幕
  • 亏他们想得出来:武汉要将污染的湖水“出口”到长江
  • 水变色官员不敢喝,群众神秘死亡,官员说不是污染:如此代表人民利益?
  • 一个噪音污染,为何举报起来就这么难?/袁伟鑫
  • 地震灾区防疫过度易引发二次污染
  • 中央部委污染之母,环保部纵容州官放火 而禁百姓点灯也/郭金昌
  • 中国土壤污染--信息追踪/taodax
  • 伟华:关注南沙石化污染项目维权,保护生态环境
  • RFA:融雪剂污染韶关村庄水源
  • 空氣污染是政治問題/藍天蔚
  • 思想污染缔造环保悲情/吴律
  • 从三大湖泊四大流域污染看体制弊端与改革/刘斌夫
  • 中国政府可能崩溃在“食品污染”问题—周勍和他的专著《民以何食为天》
  • 環保風暴不敵GDP污染/秦勝
  • 污染災害不斷 中央出手太軟/松林
  • 掏空台灣 污染廈門 /陳永苗
  • 企业责任运动与中共党国污染/樊百华
  • 奥运将至,北京的上风与上水却被六里屯垃圾场每天污染一回
  • 綦彦臣:再论国家风险监测:从宗教压抑到环境污染
  • 蕭 郎:破除“白色污染”依賴症需要動態新思維
  • 何清涟:环境污染背后的责任缺失
  • 國台辦污染台灣媒體/焦國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