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昌吉州中级法院倒卖死刑犯谭浩天遗体器官并涉嫌侵占款项,拒绝家属知情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对新疆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与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交易死刑犯遗体器官的控诉
     (博讯 boxun.com)

    控诉人谭开明,男,汉族,1957年7月2日出生;退伍军入[退伍证号:(75)新退字17373号]住新疆阜康市城关乡机关,联系电话:13899690295(转谭开明接)。
    
    被控诉单位:昌吉回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2003年7月23日,我唯一的儿子谭浩天因犯罪在阜康市被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死刑,作为他的父亲,我对国家没有任何成见,认为这是他罪有应得。但是,让我无法接受的是,我儿子的尸体被法院卖给了医院,将可利用的器官摘除作为他用,对此,死者的家属我们却一无所知。
    
    第一、法院交给我的那份骨灰是不是我儿子的需要进一步查证
    
    我儿子被执行死刑前,我收到了儿子在看守所里写的一封长达八页的“遗书”,在信中他明确地写道:“……,希望法院在我被执行死刑后,能把我送到医院,把自己的肾卖掉并捐出自己体内其他对别人有用的器官,……捐出去不仅可以赔掉民事,为自己行为负责,还可以为父亲你留下一些钱,让你老晚年生活有些保障”。对于儿子的这一要求,我当时没有心情作明确的表态。
    
    在执行的当日,在阜康看守所内道口,见过儿子最后一面后,我听到一个男士(后来才知他是法医室主任)大喊“谁是谭浩天家属”,我应声答道“我就是”,那人只给我说一句“过一星期到法院来领骨灰”,就离开了。
    
    按照他的要求,我于一周后来到法院,拿到一份骨灰一直放在家中。然而,直到2004年l0月的一天,我准备将骨灰带回老家下葬时,才发现这份骨灰外包布上却写的是“郑国义”(本案的另一同犯)。对于骨灰的真假我表示怀疑。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在2005年4月25日的一份《关于谭开明反映几个问题的答复》中所说“法医室的同志为其携带方便,将包他人骨灰盒的布给了谭开明,让他包其儿子的骨灰”,显然不具有说服力。
    
    第二,我儿子的遗体被新疆医科大拉走,究竟都取走了哪些器官,卖了多少钱,本人有知情权,需要给我一个交待。
    
    在长达四年的上访过程中,我所经历的一切,让我更加确信我儿子器官非法买卖的事实。
    
    2004年10月 11日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在给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的报告中说:“…同年7月23日谭浩天执行死刑后,新医大将其尸体拉走,利用后,将其尸体火化。一周后,谭开明到我院法医室将其骨灰领取”。事后,谭开明多次来我院要求(知晓)谭浩天器官价款,经我院法医室与新医大协商,新医大初步同意支付谭浩天器官(已作标本)3000元,但谭不同意”。据此,我儿子器官去向问题已有一个初步的印证。
    
    阜康市政法委出示的一份《协议书》更具滑稽性。2006年3月20日,阜康市政法委让本人在一份协议书上签字。既然是协议书,除了阜康市政法委是协调单位外,仅有我一方当事人签字,那另一方是谁?我与谁达成协议?另外,协议书中所称“一、经谭开明本人同意,自愿接受给予的其子谭浩天尸体处理费用50,000元(伍万园整)”。需要指明的是,首先这不是本人的自愿,而是他们的要挟,其次,尸体处理费用50,000元,是怎么处理的?处理尸体可以挣同5万元,很显然,这是对我儿子尸体器官进行买卖的非法处分!也绝非一般数额的交易。
    
    第三,巨大的经济利益在驱使着一部分人不顾法律和人权,自始至终对家属的予以隐瞒。
    
    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和新医大只所以对我和媒体又遮又掩,是因为这里有巨大的非法利益!有人利用这个机会搞非法的黑幕交易从中牟利。从本人多次要求有关人员查清新医大支付了多少器官使用费都拒绝提供实情,可见法院和医院的有关人员有私卖器官从中牟利的嫌疑。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于2005年4月25 日所作出《关于谭开明反映几个问题的答复》中第二个问题“三、谭浩天都捐了哪些器官的问题。2003年7月23日,新医大将谭浩天的尸体运回后,如何利用其器官,器官做什么作,我们一无所知”。这是多么不负责任的狡辩!这与2004年10月21日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政治部的一份文中所说“经我院法医室与新医大协商,新医大初步同意支付潭浩天器官(已作标本)3000元”自相矛盾的。就同一事实,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两次作出自相矛盾的解释,很显然,答复是暗箱操作的结果
    
    我知道,在我国现行法律里,遗体、器官都是禁止买卖的。但是,我儿子在遗书里,明确表示“所捐器官得到的钱赔掉民事、由父亲养老”。如果可以“交易”的话,而我一个年仅22岁的儿子的遗体器官也绝不止5万元,应该在20万元以上。另外,作为死者的生身父亲,我有权知道儿子的尸体是如何“处理”了!
    
    2004年11月11日,《新疆都市消费晨报》B16版以题为《一个死刑犯的“遗产”风波》整版报道了这事实,记者采访的整个过程都反是映出了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与新疆医科大学对其行为表现出极力回避和推托的消极态度。由此可见昌吉州法院院与新医大之间有不可告人的非法交易。
    
     请求国家有关机关和领导能从“尊重人权”的大局出发,责令昌吉州中级人民法院和新医大对我儿子尸体处理这一问题上,给于合理的解决,并还我知情权。
    
     谭开明 联系电话:13899690295(转谭开明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