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济南残暴强迁:大明湖一期工程强迁记(视频)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这里纪录的是济南市大明湖第一期扩建工程中,被拆迁人的发言。纪录的时间是2007年8月12日。它纪录了中国历史上发生的政权侵犯民权的大案。
    
     这是摄制者的一个朋友偶然提到大明湖拆迁而留下的珍贵的历史镜头。 (博讯 boxun.com)
    
    
    
    
    
    
    
    
    片头景:这是大明湖汇泉寺街47号业主陈德利被强迁后居住的街头破棚子。
    下面是被拆迁户的发言:

刘伟:
    窗户给他扒了,他从屋里头拿着菜刀,白搭。拿着木头咣咣地用木头顶他的门,把人弄出来了。来了一帮子探警还是武警呀、执法局、公安、一帮穿黒衣服的。我没办法,我就上屋顶上去,拿着鱼叉,来了我就剁他,他来横的,我说来我就给他拼命啦。连谈都不谈。我这么大的个院子,连来都不来。房子是日本鬼子以前,我老爷买的。花了几两金子,几两银子买的。
    现在给的价格太低,买不起房子。就这么个道理。来了我没办法,他们来这么多人,他是违法的吧。我就拿鱼叉给他拼命了。鱼叉我有,准备好了的。我就上房顶上去,豁上了。我拿这个剁他。这是我的凶器。
    咱不实行,人家强迫执行,你这叫干么呢。就和土匪一样。一群一群地穿着制服的,我不认识你这伙,你来扒我的房子,你来抢我的东西。对吧,你没给我谈条件。连谈都不谈给上张纸。来了就破门而入,就搬你东西。太不象话了就和强盗土匪一样了。对待土匪的办法只有拿起武器来。只有给他拼命。就这么个道理。不是不讲理,好好谈谈
    多做点动员工作,不是不讲理。最讲理了,中国的老百姓最老实最讲理了。逼的没办法那就不得不反。不得不豁上命。二楼三楼四楼都留给开发商,往外卖。现在你去那里看看去。拆迁的都是住在四楼五楼六楼。就是没有好楼层。太欺负这里的老百姓了。给的价格又低,给的房子又孬。你看看那个路,拆迁安置的那个地方。进进不去,青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车子一个星期轧四次。安置的老百姓上那里看看去,问问去没有一个说好的。没有一个放鞭炮的。搬了新家。都坐在那里骂、骂谁呀骂共产党。

张炎
    我家有四口人,我今年六十三了,本身有肝病。残疾人协会救济我三百元钱。我是吃的低保,二百八十元。家里四口人全部无业。女孩二十七,男孩子二十二。我今年六十三了,我这个院确实我四口人住开了。给的房价太低,买不着房子。
    依法协助拆迁。十一号下的通知。十五号拆迁。你有困难找他谈去吧,俺对象找他两次了。主动找拆迁办反映情况、不啦。拆迁办就是不啦。好说孬说。俺对象没办法了。没办法我只能锁上大门等着你拆迁。砸锁吧,你公安局有办法。可以逮我,我没办法,老百姓手无寸铁。

项传远
    四月二十六号已经把我打的半死了。这次再来强迁。我就买汽油和他同归与尽。

王玉恒
    我在大明湖秋柳园街21号,他们来拆迁,他们没有任何协议,没有什么东西。拆我的房子,,我没有办法。我只有在屋里自卫。穿便衣的进,我不让他进。最后进去的穿警服的进。最后没有办法从窗户里进,从别的门进去就把东西拉走了。最后我也制止不住了。这个事从我心理上不大平衡。不平衡的原因没经过协商、没有双方达成共识。就强行的把我的东西。这是强买强卖的事。侵犯了我个人的人权。不是房子多少的问题关键我要主持正义。这是我自已感觉到的事。我希望包括有关部门 我相信法 相信人权

姜亚平
    我叫姜亚平,我的房子在大明湖拆迁区木头园子巷5号。我是一间西屋一间北屋。这个房子这个院是我外祖父买的,我是继承人。我们家里有民国三十六年,也就是一九四八年买房子的老房契。而且还有法院的判决书。我是合法的继承人。现在拆迁以后没有和我打过照面。拆迁办没找过我。连个照面都没打过。就在六月十九号,给我强拆迁了。屋里的东西写字台、转椅、床、厨子、椅子、凳子还有铺盖。还有个人的洗脸用具。灯具、电话。所有的都给我洗劫了。洗劫一空。他现在洗劫了我们的东西也不和我们打招呼。就好象我该这么治你。他们心理的状态就是这么一个状态。
    但是,我找不到谁给我洗劫的。这是一个,第二个鎌把胡同7号是我儿子的家。我们搬迁,他给我们下的通知是三天以里,你如果不走。我们依法协助拆迁。我不知道你们是依的谁的法。《宪法》第十三条第三十九条都有明确规定。保护私人合法财产。私人住宅不受侵犯。他们都没有做。而且民法上也有了。我有处分我的私产的权力。现在我连处分我自己财产的权力都被剥夺了。鎌把胡同7号,他们拆9号的时候,楼把我们的屋砸塌了。东西还没全搬出来。而且把道路堵塞了。不能走也没法搬了。我们就找他。他就说你们自己想办法。后来我们发现我们在屋里没搬走的东西。被那所谓的拾荒人。背大布袋的、检东西的给检走。就这样两边的房子。只到现在我们也没订协议。也没打招呼就给我们拆了。我想问一下: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吧?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公民,我有没有权力保护我自己的合法财产。为什么我的合法财产受到如此糟蹋和践踏。
    我现在我的东西被洗劫的财产,在哪里我都不知道。没有任何人向我说在哪里让我去取。这是一个。我想要求大家帮助我。替我审张正义保护我的合法财产。

师仰民
    们我叫师仰民,本拆迁区阁子前街5号。我是个人私房。拆迁七次上访。第一次我对这个拆迁不满意,不满意在哪里?一个工程三个样。正如刚才所说的:老百姓流传的民谣:天皇皇地皇皇,大明湖拆迁真荒唐,一个工程三个样。大明湖坑人、拆迁办骗、新的政策一出台、抱着僵尸死不放。这是老百姓留传的话。我给记录下来了。原来一开始的时候。大明湖公益事业。当时不光我也说了:公益事业为什么要票?你不要票,那是另一个说法。以后就不提公益事业了。
    定下来以后群众不满意。我们就领着群众七次上访。二次市府、二次省府、三次省委。群众组织很好。没有所谓的越规的行为。在省委唱共产党好唱了三天。最后杨市长出来了,出来以后,接着就停住了。二00四年贴了个布告:善后处理。二00五年十一月份第二次又起动。多少从二千八涨到三千五。公房私房?公房还低。公房扣10%给房管所。
    为了唤起广大群众,我亲自在墙上写上:拆迁拆迁百姓不安,层层扒皮,群众遭难。后来我又写了:拆迁正在进行,腐败真实再现。房源资金没有,谈何半年拆完。谁管群众疾苦,政绩形象必办。

王延梅
    相当年是俺老爷爷那一辈买的一亩地,俺是拿钱买的这一亩地.俺盖的房子,现在你拆着俺了.你占用俺的.你买俺的房子了.你光买俺的房子了。俺的使用面积俺的院落.怎么办了呢。你就白白的收了。但是俺在这里住的时候,自行车,三轮车、乱七八糟、二间屋俺可以当三室二厅住。因为俺放的东西多,你给俺的三室一厅俺三轮车没处放。就和俺弟弟似的他
    吃低保,他值着卖菜为生。他一天不干没有钱。三轮车放俺院里放俺大门底下没有偷的。俺能看了,俺也不用交钱。上了你那里去俺三轮车没处放。让人家偷去你给俺损失吧?你不给俺。俺要是放到存车处一个月收俺五六十。你给俺这个补偿吧。你不给俺。这一点让俺怎么解决呢?俺得生存吧,俺得活吧?!拆迁办做交易,我买拆迁办的房子。拆迁办的共有面积分摊面积。按房价卖给我。二千八你按二千八卖给我;三千五你按三千五卖给我。你占我的也就是你买我的时候。我的分摊面积使用面积,实际上比楼房的使用面积大。你没按拆迁房价卖我的。我这点我都不明白。这个上呢里说去呢?你根据么?不按拆迁房价买我的分摊面积呢。根据哪条你也给俺拿出来俺看看。

李红卫
    电视看不到了,电也没了。照明灯也没了。我的电话电话线也没了全给我撤了。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八月九号上午不到九点我出去的。回来不到二个小时也就是一个半小时左右吧。回来一看这里围这么多人。怎么会事啊,赶紧过来。因为这几天要说强迁强迁的。但是我心里也没完全做好准备。我认为我这个房子属于保留的。不会被强迁。怎么着也得和我商量商量,因为他光打过一次电话。

任树杰
    早晨还不到八点的时候,七点来钟,我锁上门去上厕所.把夫人锁到家里.就上厕所去。来了警察.警察一看把我截住了.截住以后,我给他讲了四条违法的情况.,第一条违法:首先公安机关不准介入,讲给谁听,首先就讲给历下区分局的政委肖全安,他带着人来的。我讲给他听。肖全安说:你别讲了。他用手挡着我。我说:“你还想动手吗?”他说:“动手不用我动手。”他说:“来、来两个人,把他架走。就把我架走了。”架到阁子前街,我是阁子后街。架到阁子前街,有100米,就不让我进去:“你离开你的家。”然后:锤子“揍!”就把大门两锤就砸开了。带着锁砸开的。砸开以后就闯进去了。闯进去里头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夫人知道。你再叫我夫人讲就行。第一条就是公安机关不准介入。说给警察听的。公安局历下分局政委肖全安,说给他听的。第二条:你们破坏交通,怎么破坏呢?为了把被拆迁户迁走。把所有的井盖子掀光,露出井桶子来。破坏交通,再一个破坏供水,把水管子拧的很细很细的,如果有火灾没法救火。所以我们家里接了四盆水。准备有火灾时救。你平时要是接水都接不下来。第四条:就是铰电线。待上几天就铰电线。曾经一晚上绞六十几户。光我家里,绞过四次。我问他:你们是不是违法。他说:不是他干的。我说:即使不是你们干的,也是你们纵容的和工作不到位的。我给他们讲了这四条。我是一个老党员。你们不懂得党的纪律。中央三令五审不准破坏交通、水电。可是你们就破坏了。并且,受人所使进行强迁,这是违法行为。我们是没定协议的。没有选房的。你们把我们搬到哪里去啊。

荣秀芬
    我在里边没穿衣服,我在床上躺着来。我听见大门响我就出去了,出去以后大门就已经砸下来了。进来这么一些公安防暴队的,我就问他:“你们来干么?”说:“来帮着搬迁。”我说搬迁,你们又没和我商量好,又没和我打成协议,又没有房子。我说:谁叫你们来的?他说:谁叫来的?公安分局肖全安谁叫来的今天就叫你请着。就这样,今天就叫你请着。我说:“你敢进门子我就和你豁上了。”这样他一挥手:“进!”越着墙就跳过去,砸烂了墙跳过去。五六个小伙子。就把我来抓起来,把我的铁门子就砸烂了。把我按到那里。我的腿到现在还肿着呢?你看还肿着呢。我贴上一些膏药照肿。胳膊给我弄青了,拖到车上。我没穿衣服,都露着胸膛。露着这么一块。.把我拖到医院里,我问大夫:我那褂子呢,大夫说:你哪里有褂子。你就是这么来的。当时,我说肖全安,你是一个执法的,你就敢犯法。我说中央三令五审不准公安介入,你今天你这是干么,你不讲道理。他说:“没有道理可讲!”有一个人说,我没听清是谁说的:“今天杀鸡给猴看;明天杀猴给鸡看。”我说:“你们穿着共产党的衣服,领着共产党的薪水。这不是干着土匪事吗?这不都成了土匪吗!”他挥手说:“架”就把我拖出去啦。拖到车上以后,有人说:闹腾闹腾给他打针。上去以后,我给护士说:闺女我拿着你当自己的孩子,别给我打针。我害怕他们害死我。我说别给我打针。护士说:不给你打。当时我就穿着一个背心、穿着一个内裤。光着脚丫。就把我拖走了。

徐吉生
    大明湖拆迁不是依法拆迁。他讲的是依法拆迁,实际上是无法无天。原因是什么呢?利益驱动。就是个利益问题。就是钱的问题。把老百姓该得到的钱不给。剩下的钱他们分。他们干么去了?咱就不知道了。不按市场经济来办事。咱讲的不是市场经济吗?他给咱老百姓讲的是么呢?是计划经济;咱买他的是市场经济.和上次是的,2850元和3120元。原来定的那个价.第一次老百姓嫌补偿少.长了500元,他卖的那个房子又长了800元。(他们说)我那个房子今年长了钱了.(售的房价)一千多吧今年长了二千多了,长了800元。他搞这一套.实际上人家还往里找钱呢.本来这个拆迁问题是牵扯老百姓的根本利益。这个政策性非常强。办公人员应该严格掌握国家政策。因为牵扯国家稳定。讲稳定就是大局。住房:住是最主要的,安居才能乐业呀。老百姓的私有财产廉价的就收购。实际上就是掠夺!你是政府,不能这么做啊。咱不是讲的是人权吗?人权何在?不叫老百姓说话。买他的他说价;买他的房子他定价;买咱的房子他一口价。不给老百姓商量。我那天给那个办公人员(他上我家里去)说:“从地球上,找不到这种交易方式:这种交易方式没有。卖你的你定价;买俺的还是你定价,地球上没这个作法。这不符合商业逻辑。上市场上买东西起码和人家商量商量。要一块,给你八毛行吧?不行!给我九毛五我卖给你。”得讲这个理吧?(应该按)市场价。他不讲这个。一口价,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不卖就强买。叫公安来、叫武警来、叫防暴(队)来抢、这不是掠夺这是么?!这是明火执仗,还不如土匪哪,土匪抢了就跑。他还怕人呢,他都不怕人。你说他了的吗?胡绵涛主席整天讲“和谐”。讲法制社会。人权呢?你说有一点人权吗?大明湖拆迁简直没有人权、践踏人权。找那里那里不管。找这里这里推;找那里那里推。党的威望受损呀。党的威望不受损吗?人家不说别的:共产党领导不行。不讲理:到那里那里告不倒,那里不管。你管着干么的,你一个月拿好几千块钱。为什么不管老百姓的事。起码你得管这个事。我得了解了解这个事。给老百姓个答复。现在到那里那里推。这叫政府吗?世界上那个政府也不能,你拿着老百姓纳税人的钱,你就得给老百姓办事。拿着老百姓的钱,不给老百姓办事。给某些贪官污吏、给某些违法分子撑腰。现在成了这么个局势了。忍无可忍。老百姓有么?你要真是反对他,他来人就敢揍你。现在你看看那啊老太太硬架出去的。根本就寻思不到的事。咱寻思不到的事他做出来了。就是法西斯。说的一点都不假。私有财产没给人家商量好,人家不卖。就算公房行吧,人家从这里住了多年了。人家有居住权。你得给人家商量协商。咱尽量的达到一个合理的价格。咱才能把这个事办了。对老百姓也好;对政府也好。对谁都好。这样才对呀。不行不行我就往外架。我活六十多岁了没见过这样的事。文化大革命行吧,文化大革命搞的有些过火.地富反坏。他给你按上个罪名啊。这个可没有罪啊。也不地也不反也不坏啊。就拿着扫地出门呀,给地主似的扫地出门。你和他那个式的把她弄了以后,接着把门给他堵死了。不是给那个斗地主土改是一样吗?不管怎么样那还是个地主来。凭的地主对也吧,那个历史时期。好赖暂切不表。最起码有个罪名呀。地主、反革命分子。这是贫苦百姓良民。你硬硬的把人家大门填了。不可思意,他办的这个事真是不可思意。怎么琢磨琢磨不透。

王金刚
    连通知都没给我,就给我强迁了。我问派出所的警察他们一块过来把我撵走了。你这伙拆迁办的谁见过我?拆迁办的。谁找过我?没人找过我。商量都不给商量。就给拆了,真他妈的。
    徐吉生
    维权,就是要人权。没有别的,就是要人权。基本人权都没了。以后咱怎么过日子呀。连晚上睡觉也睡不安稳。没人权了,他不定在哪里下个文件,把你从被窝里提出来了。找你点事。这种事都有呀。弄了咱了,他没罪咱却有罪过了。过日子过不安生啊。可怕呀!人权没保障了真是可怕。你办什么事你都害怕。现在是强迁吗国,下一步带着手抢打死人都白搭。这么个发展法.要是没有制止的。还不知道出什么事来。棒子队带着家伙揍死人拉倒。他一步一步地来,
    有这事就敢有那事。这是循序渐进的。他的价钱越涨越高呀。信不信啊?!可了不的。他这个弄法不可思意。咱平常琢磨,怎么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呢。这是一个政府呀。共产党不是讲究事实求是吗。报纸上也登。中央电视台也登。群众事无小事。怎么叫无小事呀,这么大的事这叫什么事呀。这么大的事都没关心的。老百姓告状无门,政府不管,法院不受理。法院为什么不受理,他串通好了的。法院是保护人民的最后的一道屏障。法院都不受理了,等于告状无门了。
    老百姓没保护了。任人宰割了。这不就是这种情况吗。咱不说瞎话。咱说的是事实求是。法院都不管了,老百姓再有什么保障呢?过去有冤找县太爷去,有冤磴磴地敲鼓。老百姓有冤进去告状去。那是旧社会封建社会。法制社会了法院不管。封建社会县太爷都管民事。法制社会了法院不管。老百姓这么大的事。这是不正常,这是国家机器运转不正常。这种现象非常反常,不是正常现象。法院为什么不管?你得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8/6/1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济南:这样的献血会否出人命?
  • 视频:济南非法暴力强制拆迁纪实,刚建4年居民楼被毁(图)
  • 济南暴力强拆:救灾回来家被拆(视频)
  • 济南残暴强迁继续进行:救灾归来家被毁(图)
  • 济南残暴强拆:绑架王文虎夫妻毁坏私有财产(图)
  • 济南军区某集团军4300名官兵抵彭州灾区救援
  • 济南军区某机步旅从一景区成功解救群众51人 (图)
  • 济南军区红军师5000名官兵空投到达灾区
  • 济南军区18000名官兵紧急驰援汶川地震灾区
  • 列车相撞:济南铁路局原副局长郭吉光被刑事拘留
  • 济南市建委的一纸空文
  • 济南公安好黑好强大 负面报道不能发
  • 济南市中区区委书记为什么不敢见被强拆户
  • 济南铁路局局长、党委书记易人
  • 济南暴力强拆不断上演 已经不要脸了?
  • 馆驿街南片区强迁暴露济南旧城改造“圈地”目的
  • 济南最残暴的强拆发生在两会后:馆驿街南片区的强迁写实(图)
  • 济南段义和炸死情妇案 另一案犯被判12年 (图)
  • 山东济南:强拆队伍浩浩荡荡,开打!(视频)(图)
  • 孙文广:济南异议人士烛光悼六四和地震死难者(图)
  • 六四时的济南/老兵孔强
  • 济南强拆受害人李红卫拦车喊冤后给市长的信
  • 孙文广:警察打劫在济南火车站——兼说奥运与人权
  • 潘小濤﹕港府的凱旋門 济南的政府總部
  • 黑色7.18:幸运的青岛,哭泣的济南/姜兰剑
  • 济南水灾让我想起了南京大屠杀/杨恒均
  • 惨,七月的泉城济南也赶上了水深火热/万生
  • 济南天桥区居民:百姓究竟怎样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 范子良 :谴责济南土匪恶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