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昝爱宗:劳民伤财的记者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7日 转载)
    昝爱宗更多文章请看昝爱宗专栏
    [日期:2008-06-17] 来源:参与 作者:昝爱宗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又要换发新闻记者证(或称记者证)了。按照中国80万名记者的总量和记者工作经常流动的性质,以及新闻总署的工作效率,至少要等到2011年才有可能有一半以上的记者领取到2008新版记者证。此前的2003版新闻记者证到了2005年才大致换发完毕,换发的目的据称是"利于管理部门和社会公众辨别记者证真伪"。
    
    新闻出版总署换发记者证,五年更换一次,具体由该署报刊司具体实施。报刊司在最近公开的一份文件中称"要确保2008年度的记者证换发工作符合从业人员持证上岗的实际",报刊司委托该署下属的传媒发展研究所承担报纸出版单位新闻记者职业状况调查项目,旨在征集新闻从业人员对现行的有关记者职业资格、从业保障制度等方面意见和建议。但事实上,早有记者和法律界人士强烈呼吁废止劳民伤财的记者证垄断制度,但该署丝毫不予理会。
    
    我本人曾在1996年领取过一张1993年版的新闻记者证,两年后的1998年赶上记者证更换,旧证作废,新证使用不到两年,因为我换了一家报馆工作,随之这个新证也就作废了。从1998年到2006年,我就使用过3个版本的记者证,每个版本的记者证成本费10元。新闻出版总署每五年换发一次记者证,80万名记者换发一次就高达800万元。换发之前,还必须参加新闻出版总署统一的记者资格培训和考试,每人收取费用400-1300元不等。新闻出版总署垄断记者证,所谓便于管理,实际上是逼迫记者听话,否则吊销记者证,不得从事记者工作。由此可见,荒唐的记者证制度,一方面劳民伤财,另一方面使官方借机牟取巨额利润。
    
    中国版的新闻记者证,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垄断,剥夺了中国两千多家报纸对所在媒体从业人员发放新闻记者证的权利。所谓每五年换发一次记者证,实际上是源于该总内部一个不成文的规定,称是"为防止新闻记者证被假冒"等种种荒唐的原因。在中国,只有该记者证被官方当局所承认,没有官方记者证的记者被视为假记者,其采访也不被法律保护,原《中国贸易报》记者兰成长因无法出示官方承认的新闻记者证,在采访中被指控为假记者,惨遭地方恶势力暴力殴打致死。
    
    由于新闻记者证属于权力垄断性质,被一些媒体私下变卖,一本记者证高达5万到30万不等,若是社会无业人员需要某报的记者证,只须向该报签订聘用合同,表示向该报每年完成5万以上的赞助和经营任务,就可以得到该报社的记者证。在北京,一些行业报的记者,法制类媒体的记者证成为一些不法之徒借曝光为名敲诈勒索的"金字招牌",但每年只有少数记者被追究法律责任,官方称这是"个别害群之马",而丝毫没有官方的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垄断记者证的任何责任。
    
    一句话,现行记者证制度还是摆脱不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旧有专制模式,报纸只能是"党的喉舌",而以强调媒体作为另一种社会力量即"第四种权力"的新闻自由、民间办报自由价值观,则在中国仍然没有实现的可能。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是记者诈骗,还是经济纠纷?
  • 昝爱宗:为地震死难者祈祷
  • 昝爱宗:请公正对待长平先生
  • 凌沧洲昝爱宗等九位学者就民族主义的联合声明(完整版)
  • 昝爱宗:2008年问温家宝总理十个问题
  • 昝爱宗:向"两会"强烈呼吁加快新闻立法保障新闻自由—致五千名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公开信
  • 昝爱宗向国家新闻总署申请创办中国真话报和"揭穿谎言出版社"(图)
  • 昝爱宗:国新办替官掩盖"政治错误"再出丑(组图)(图)
  • 昝爱宗:中国外长对外人说话多半是客套的
  • 昝爱宗:台州网友呼吁一总编引咎辞职被警察问话 (图)
  • 昝爱宗:1997,我与大独裁者邓小平擦肩而过
  • 昝爱宗:紧急呼吁央视春节晚会改为"赈灾晚会"
  • 昝爱宗:全国31省市忙于"两会"盛筵却是逃避应对雪灾之责
  • 昝爱宗:从《财经》"阴阳刊"看中共新闻检查方式转变(组图)(图)
  • 昝爱宗:北京资深传媒人凌沧洲呼吁新闻自由
  • 昝爱宗:上海翟明磊<壹报>再次被屏蔽无法浏览
  • 昝爱宗新浪博客被关闭移师国外取名《道路》
  • 昝爱宗致新浪关于询问博客被删情况的邮件
  • 新浪称昝爱宗博客暂时被封
  • 昝爱宗:灾区报道管制让中国新闻人驴马不如
  • 劳民伤财的记者/昝爱宗
  • 凌沧洲谈中国官方作家的集体堕落/昝爱宗
  • 昝爱宗:我们应当热爱范美忠
  • 昝爱宗:六四和中共地震—纪念六四死难者
  • 昝爱宗:公民参与社会从抗震救灾开始
  • 昝爱宗:呼吁踊跃捐钱捐物给灾区的公开信
  • 昝爱宗:力挺温家宝——指挥官总是在前线的
  • 昝爱宗:专访作家凌沧洲谈知识分子的自由观
  • 铁流:我愿投资一百万元支持昝爱宗创办《中国真话报》
  • 昝爱宗:在圣经里听我的乡音
  • 昝爱宗:向恢复自由的喻华峰致敬
  • 昝爱宗:县委书记张志国的权力有多膨胀
  • 昝爱宗:拘留校长的陕西县长岂能道歉了事?
  • 昝爱宗:恳请胡锦涛先生关注胡佳先生的遭遇
  • 昝爱宗:平安夜的祝福
  • 昝爱宗:可怜的北大,霸道的新闻出版总署
  • 昝爱宗:三联《读书》这束老花插在中宣部这堆牛粪上
  • 昝爱宗:对于"大屠杀"这一名词的几种历史背景解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