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甘肃景泰县寺滩乡:煤矿采空区塌陷严重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0日 转载)
     甘肃日报记者 李近远
    
     5月13日上午10时许,记者来到景泰县寺滩乡郭台村一组。站在离九支煤矿(当地人称为8号井)井口200多米的一片耕地前,眼前是一个直径1米多的深洞。村小组组长高志杰劝记者离洞口远一点,“谁也说不上这儿啥时候再塌下来呢!”这个洞是4月30日塌陷的,村民向记者描述了当时事发时的情景:一辆修水渠的挖掘机路过这里,地表就出现了坍塌,并出现了一个深坑,比现在深得多,铲车挖土垫了好半天,也没有垫平。 (博讯 boxun.com)

    
     深洞东边不远处,是村民李玉民家的耕地。耕地里绿油油的麦苗中,一条裂痕格外醒目,周边的麦苗也大多枯萎。村民说,这个裂缝是5月2日浇地时出现的,水浇到这儿就开始不断往下漏,而且裂缝越来越大。耕地的裂缝,不但造成农作物减产,还增加了农民的经济负担。在另一村民的耕地里,也出现了类似的裂缝,他告诉记者,这里浇的是从黄河提灌来的水,以前没有裂缝时,这块地浇100立方米水就可以了,现在200多立方米还浇不透。为防止水的渗漏,有村民想出了“土法子”:在自家地里垫上塑料地膜,上面再铺上土,种上庄稼。这个办法起了一时之效,但地表不断下陷,把地膜也扯裂了,这块地就彻底没法种了。村小组组长高志杰说,这一带发生渗漏的耕地有近50亩,目前还没有得到补偿。
    
     这里的煤矿开采已经有近20年的历史了。原先的井口,当地人叫1号井,现在已经废弃。
     1号井附近有一个大坑,村民陈延兴说,这里原来是他家1亩大的承包地,10多年前发生了坍塌。经过乡政府协调,把寺滩中学相同面积的一块耕地兑换给了他,还给了他一些经济补偿。
     更严重的坍塌发生在8号井的采空区。记者在当地人的指引下,小心翼翼地靠近已经用煤矸石围起来的大坑,不禁心头一惊。这两个大坑,大的直径有近20米,小的也有近10米,有近10米深。据知情人介绍,这两个坑是今年3月塌陷的,下面是8号井的采空区。去年这里就发生过坍塌,矿方用铲车垫平了。今年又发生坍塌后,两辆铲车干了一天,也没有把这两个大坑填平。记者看到,这两个大坑,离煤矿职工住的房屋并不很远。在煤矿的办公地点,记者没有找到煤矿的负责人。
     随后,记者来到景泰县相关部门了解该煤矿的情况。在县国土资源局地质矿产股,记者看到了该煤矿的采矿许可证和相关证照。九支煤矿属于寺滩乡集体所有,1995年3月开始建设,1997年6月建成。
     煤层总厚15.97米,矿区范围0.2356平方公里,现承包人是王自耿,具体负责开采的是吴玉磊。
     记者了解到,4月30日发生塌陷后,寺滩乡政府请来红会煤矿、靖远煤矿等地的相关专家,到现场进行了勘测。
     5月16日,记者和吴玉磊取得电话联系。他告诉记者:勘测结果证实,村民耕地中的裂缝和附近的塌陷,是停产的1号井采空区。他表示,即便这次塌陷与九支煤矿无关,矿方也会对村民的损失进行补偿。
     采访中,村民最担心的还是村庄的安全。他们说,九支煤矿新开的井口,离村庄的垂直距离不到500米,现在塌下两个大坑的地方,是原来班车走的便道,幸亏塌陷时没有班车路过,否则不知道会出多大的事。
     记者在该煤矿的采矿许可证上看到,九支煤矿的设计年产量是3万吨。
     吴玉磊说,这个煤矿每天的产量是300吨,而村民们说,日产量至少有600吨。
     当地村民担心的是,按照煤矿这样的开采进度,会不会危及全村204户、930个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迫切要求有关部门调查并给村民一个说法。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北鄂州一所中学地表塌陷 千余师生疏散
  • 湖北省鄂州一乡镇多处出现严重开裂塌陷 (图)
  • 湖北鄂州一所中学地表突然塌陷 千余师生赶紧逃命
  • 广州数百平米地面塌陷 一周发生三次
  • 南京地铁二号线汉中门段路面塌陷50平方米(图)
  • 重庆暴雨导致白公馆景区发生大面积塌陷 (图)
  • 山东邹城大型企业<兖矿集团>纠集保安拿棍棒殴打塌陷区的老人小孩(图)
  • 甘肃一废弃矿坑塌陷 九农民被埋生死不明
  • 山西河津塌陷事故现场又找到六名工人遗体
  • 开采过度致塌陷 中国第一煤区20年后变无人区(图)
  • 安徽定远县近1500平米地面塌陷 平地变汪洋(图)
  • 北京东三环附近发生路面塌陷(图)
  • 陕西煤炭开发致土地塌陷近3万亩土地荒芜(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