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国新办要求国内网站置顶推荐余秋雨的文章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6月7日16:30分,天涯和凯迪等各大论坛接上级通知,讨论余秋雨的帖子全部被删除。
    
     余秋雨最近在新浪博客发表了一篇关于四川地震的文章,劝告那些死难孩子的家长们不要喊冤,以免给政府添乱,并指那些为自己孩子讨公道的家长是被反华势力所利用。此文一出,整个中国互联网都被撼动。余秋雨新浪博客遭愤怒网友炮轰,面对排山倒海的愤怒网友炮轰,余秋雨将反对他的网友留言删掉100页。 (博讯 boxun.com)
    
    中国已经开始收回四川大地震后让许多媒体和网站获得的自由。最近几天收紧对新闻报导的限制,网站的帖子也被删除,并加强对互联网的过滤。
    
    宣传部门已向国家媒体发出指令,并列出了禁止报导的内容。这些禁报内容包括:伪劣的学校建筑,政府的救援工作是否滞后,北京是否知道地震会发生但未发出警告,等等。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余秋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煮沸网路


且看思宁逐段批点余秋雨先生的《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余秋雨

昨天从海外一些媒体看到,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从画面上看得出,警察们正用温和的方式劝解,但家长们情绪激烈。由此,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诬陷性的说法有四点:

1、是天灾,更是人祸;

2、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

3、五个境外记者拍摄这种场面时被公安“短时间拘留”,询问他们的身份;

4、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了吗?

思宁批点:按照余秋雨的说法,“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就是“反华”媒体,刊发“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画面,就是那些媒体“反华”的证明。但据思宁所知,“海外媒体”并非一党喉舌,不同媒体对中国大陆的政治立场并不相同,刊发有关画面的分别属于不同政治立场的媒体,有些媒体同时刊发对中国大陆抗灾持赞扬态度的新闻和评论,比如台湾有些媒体。把刊发有关画面的都说成“反华”媒体,显然是“文革”时代阶级斗争扩大化的左倾遗风,是误导中国大陆人仇视“海外媒体”的手法。在现今的政治语用环境下,“反华”本身就是一个忽悠人的愚民概念。事实上,海外几乎没有一家媒体宣称自己是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或者反对中国人的“反华”媒体。“反共”不等于“反华”,反政府也不等于“反华”,国民党控制的媒体就有“反共”不“反华”的;批评中国官方的媒体,有不少是承认中国政府的合法性,甚至是从爱之深责之切的立场来批评的,更不是什么“反华”;那些为中国大陆民众呼吁自由民主人权的,恰恰是“爱华”媒体。

余秋雨列出所谓“诬陷性的说法有四点”,却没有证明诬陷了什么。

“是天灾,更是人祸”说法已经肯定天灾了。“更是人祸”则特指豆腐渣教学楼倒塌的问题,连余秋雨自己在下面都承认对“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追究”,所以不是诬陷。如果硬要说是诬陷,那余秋雨是否也是诬陷,是否余秋雨也“反华”呢?

“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说法是否诬陷,余秋雨并没有举出哪怕一个受理的证据来证明。按照画面逻辑推理,如果法院受理了,似乎就没有情绪激烈的家长们需要警察们劝解了。而且,按照余秋雨“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的说法,反而证明法院“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受理。似乎正是余秋雨在代“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至少是现在不受理。

“五个境外记者拍摄这种场面时被公安‘短时间拘留’,询问他们的身份”的说法,余秋雨也没有证明是诬陷。就算境外记者不是被拘留,只是被带去询问他们的身份,那也只是境外媒体因为不懂中国大陆拘留这个词语的含义而误用了,这样误用词语并不等于诬陷。

“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了吗”只是一个疑问句,并未虚构中国大陆的任何坏事,而且包含希望民主的善意,怎么是诬陷呢?连中国大陆官方也没有声称地震使中国民主了,人家问这么一句,诬陷了谁呢?

四点说法没有任何一个可以证明是诬陷,余秋雨罗织“反华”罪名的手法是否太“康生”了呢?况且,第一第二点说法还是余秋雨间接承认的,余秋雨怎么不怕自打嘴巴呢?

为此,我要含泪向这些请愿灾民作如下劝告----

你们所遭遇的丧子之痛,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十三亿人在同一时间全部肃立,默哀三分钟,这肯定是人类历史上最浩大、最隆重的悼念仪式。悼念对象,就有你们的孩子。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我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

思宁批点:余秋雨凭什么代表“全国人民”了?是否“全国人民都感同身受”还很难说呢。余秋雨作为“人民”中的一员“想,你们的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就不见得与丧子的家长“感同”。因为,那些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的家长,不见得会认为死在废墟下的孩子“一定已经安宁”。“一位佛学大师”没名没姓也没有法名,是否余秋雨虚构出来的?就算真有这位佛学大师说“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佛学大师也没有主张在佛教庙堂上象征性地供奉震灾的往生者为菩萨。况且,遇难孩子的家长也不是尽信佛的,佛学大师不能要求不信佛的人供奉菩萨。就算余秋雨自己信佛,也不能要求别人信佛,从而相信“孩子如果九天有灵,也一定已经安宁”。思宁不信佛。思宁认为,具有现代思想的文化学者不应该用佛学来安慰遇难孩子的家长,而应该用科学、法治、人情来安慰他们,即用科学的方法鉴定教学楼的质量问题,用法治的手段追究教学楼的质量问题,用政府和社会的实际关爱来安慰他们。

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你们请愿所说的话,其实早已是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的决心。但是,这需要有一个过程。

思宁批点:余秋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如果不是天真幼稚,就是假装失明。其实,现在就有官方机构的专家出来为豆腐渣教学楼辩解了。这难道不是“包庇这些人”的舆论先行吗?这说明“各级政府”的什么“决心”呢?

追究豆腐渣教学楼,当然“需要有一个过程”。但那些请愿的家长并没有否定“需要有一个过程”,他们“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正是肯定司法的过程。结合余秋雨“很难快速腾出手来”之说,余秋雨所谓“需要有一个过程”恐怕是暂时不开始这个过程的意思,是拖延的意思。

因为,无论怎么说,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当然也有未倒的房屋、幸存的学校,但这有多方面的因素,不能仅仅从一个角度来论定。已经有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说,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除非有特殊原因,而这次四川,是八级!

思宁批点:余秋雨说“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在逻辑上是不排除次要是人祸的。然而,“这次大灾难主要还是天灾”并不等于某一特定的教学楼倒塌“主要还是天灾”,例如,当周围的旧楼房都没有倒塌,唯独中间的新教学楼倒塌时,就不能排除主要是人祸的可能性。余秋雨混淆“这次大灾难”和“这次大灾难”中特定的教学楼倒塌,是狡猾地偷换概念,必须予以揭露。

余秋雨一边承认“当然也有未倒的房屋、幸存的学校”,一边又引用“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的断定说“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显得自相矛盾。虽然余秋雨引用时有“除非有特殊原因”的补充,他却不敢证明“未倒的房屋、幸存的学校”就是“有特殊原因”,也不敢面对最牛希望小学等五所小学一律不倒塌的普遍现象。“而这次四川,是八级!”则是余秋雨在歪曲事实,因为大家都知道,虽然震中八级,但并非距离震中较远的地方都是八级,而是震级随着距离在衰减,更不是整个四川都八级。另外,是否真有“好几位国际地震专家”如此一致断定呢?余秋雨没有点明出处,也没有点明姓名,怎知余秋雨有没有断章取义?

有了这个主因,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我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

思宁批点:余秋雨所谓“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是要跟落后国家比还是跟先进国家比呢?敢跟前些年七八级地震都几乎不死人的日本比吗?恐怕,要找到同等级的灾测比中国大陆倒房死人少的,几乎找不到吧?

余秋雨前一句“希望有关方面能在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以便今后进行司法技术调查”,后一句马上改口说“但在目前,不能急躁,因为还有更危急的事”。但书的表达内容和形式,已经用后一句否定了前一句。“不能急躁”,就是说“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这件事不要急着做。但大家很清楚,“搜救生命、挖掘遗体之后”,如果不及时急着“尽力保护校舍倒塌的实物证据”,实物证据就会因为清理废墟等因素而灭失。可见,余秋雨的话相当虚伪。

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灾区上上下下所有的力量还在气喘吁吁地忙于救灾,人口大幅度流动,一切都处于临时状态,因此,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我想,你们一定是识大体、明大理的人,先让大家把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解决了,怎么样?

思宁批点:“堰塞湖的问题是悬在几十万人头上的凶剑”没有错,但余秋雨故意混淆了堰塞湖威胁地带与校舍倒塌地带的地理概念。堰塞湖威胁地带是特定的,并非震区各地都受到堰塞湖威胁。没有受到堰塞湖威胁的校舍倒塌地带怎么就不能搜集实物证据呢?即使是在堰塞湖威胁地带,在政府没有通知撤离的数日时间内,搜集实物证据也是完全来得及的。

“卫生防疫问题也急不可待”也没有错,但政府并没有要求司法工作人员去从事卫生防疫工作。据报道,最高人民法院5月27日发出《关于依法做好抗震救灾期间审判工作切实维护灾区社会稳定的通知》,就强调各级人民法院要充分发挥人民法院的审判职能作用,立足于维护社会稳定,化解矛盾,促进和谐,为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工作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所以,官方并没有因为卫生防疫等救灾工作而否定司法职能及时行使的必要性。事实上,灾区各项工作是有职能分工的。所谓“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纯属余秋雨不懂司法的无稽之谈。所谓“大家把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解决了”也是余秋雨的外行话,因为灾区并非每个地方都面临要解决“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而要解决“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的特定地方也不是所有人一拥而上,而是少数人有组织地进行工作。那些家长根本没有阻拦任何人去解决“最危急的关及几十万、几百万活着的人的安全问题”。

你们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已经为整个中华民族赢来了最高尊严。你们一定不会否认,这些天来,无论是中国的各级政府、军队、武警、医生,还是全国各地和世界各国的救援者、志愿者都尽心尽力、令人感动。只有当这些里里外外的多重力量不受干扰地集合在一起,才能把今后十分艰巨的任务一步步完成。因此,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

思宁批点:“你们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是余秋雨的假话,因为余秋雨认为“你们”请愿是被“反华”媒体利用的表现,是不“识大体”不“明大理”的“横生枝节”的“干扰”救灾的表现。在余秋雨看来,“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会干扰“里里外外的多重力量”,而且不是“今后十分艰巨的任务”之一,不符合“中华民族”的“最高尊严”。而在思宁看来,“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正是中国大陆公正司法的任务,是符合最高人民法院5月27日通知精神的,是有利于维护祖国的“最高尊严”的。如果不惩处豆腐渣教学楼倒塌的责任人,而让天灾中的人祸因素今后在中国大陆重演,祖国有何“最高尊严”?没有公民的生命尊严,哪来祖国的“最高尊严”?

从《含泪劝告请愿灾民》全文看来,所谓文化学者余秋雨宣扬的并不是先进的文化理念,而是“文革”时代的左倾遗风、罗织罪名的“康生”手法、虚无缥缈的佛教安慰、歪曲事实的虚伪说教,等等。

地震震出了余秋雨的真实

[作者:直言了,2008-06-06 11:28]。

本月05日,人民网首页推出文人余秋雨的博客文章《含泪劝告请愿灾民》。看了,立马感觉是文人无行,整个是造谣挑拨中国社会和国际社会在抗灾中表现出来的共同人性和互相支援的友情,试图为贪官污吏文过饰非而转移视线、把民众对贪官的愤怒转移到西方老外身上。

余秋雨的文章说:

“昨天从海外一些媒体看到,灾区一些家长捧着遇难子女的照片请愿,要求通过法律诉讼来惩处一些造成房屋倒塌的学校领导和承包商。从画面上看得出,警察们正用温和的方式劝解,但家长们情绪激烈。由此,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诬陷性的说法有四点:

“1、是天灾,更是人祸;

“2、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

“3、五个境外记者拍摄这种场面时被公安“短时间拘留”,询问他们的身份;

“4、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了吗?”

余秋雨所谓“昨天从海外一些媒体看到”及照片,是美国《纽约时报》四日发表的报道;该报记者是获得中国政府外事部门准许到灾区做现场报道的;对那篇报道提供素材研究等服务的,是经过中国政府相关管理部门批准而雇用的工作人员。就是说,整个报道及采访活动是经过中国政府有关管理当局的监察批准的。

本人是《纽约时报》的长期订户,看了那篇报道,根本就没有余秋雨所说的“反华宣传”和“诬陷性的说法”。就是说,余秋雨搞的是造谣惑众。

譬如,所谓“是天灾,更是人祸”,《纽约时报》报道根本没那些字样;说实在的,报道根本就没涉及那个问题。四川大地震的伤亡损失是天灾和人祸造成,那不但是民众议论,且也是中国政府官员的说法,例如对5/12大地震,“我们要尊重天灾人祸不可避免的社会现实”等等就是中国官方人员说的,不是《纽约时报》说的。

所谓“官方宣布,这事法院不受理”,同样,报道根本没出现那些文字,那是余秋雨自己说的,塞到老外报刊嘴里,搞造谣惑众。不然的话,请余秋雨把《纽约时报》报道原文的那些字样拿出来,让读者见识见识。再说了,国家有行政法和问责法,民众依法行事,怎么就是“反华”和“诬陷”了?难道,搞违法乱纪和无视法律就是“爱国”“拥华”?切!连本国基本法律都不尊敬不遵守,那“爱国”爱的是哪个国呢?

而“五个境外记者拍摄这种场面时被公安‘短时间拘留’,询问他们的身份”,那是首先出现在华人媒体的说法,《纽约时报》报道不过是转述。再说,若涉及这类事情就是“反华”和“诬陷”的话,赫赫,那中国海关天天做这样事情、天天在做这样的报告,那是不是中国海关天天在搞“反华”和“诬陷”呢?哈!灾区警区要保护现场而有警察干涉,再正常不过,中国美国都如此,可谓是灾区警区的“典型场面”。而媒体报道做那描述,无非是让读者有个“身临其境”于灾区警区的气氛感觉而已,余秋雨却把那类正常事情及报道当作“反华”和“诬陷”,嘿嘿,怕不是余秋雨先生犯什么神经了吧?

至于“难道地震真使中国民主了吗”,也是大陆媒体自己首先提出来的,且是官方媒体提出来的。那提法的主要根据,就是这次灾区报道的初期采访活动,几乎全是各媒体自决前往和自决报道,没事前统一安排、也没规定大家都要服从一个口径和使用一个新闻来源。更有甚者,一些报刊媒体的记者因为没赶上头一拨灾区现场报道而懊悔不已、大发感慨。为此种新闻自由和媒体之间平等竞争的体现,老外媒体感到惊奇喜悦得不得了。可是,如此进步发展现象,到余秋雨的嘴里,却成了“反华”和“诬陷”!嘿嘿,请问问余秋雨:难道新闻垄断和媒体禁锢才是“拥华”和“诚实”?哈!真不知道余秋雨在念哪个庙里的经。

说到底,家长们请愿要求给孩子们讨个公道之事,新华社等中国官方媒体也有同样报道,而且,不但有报道,且说的比美国《纽约时报》等西方媒体说的更详细。譬如,BBC转载新华社和南方日报等报道说:中国和美国的工程师在灾区做现场调查,清楚看到和明确说明,灾区的许多校舍建筑就象儿童积木玩具一样堆在一起,毫无防震抗震能力,明显地是违犯国家抗震设计法规要求的,因而稍来些地动摇晃,那些校舍就会倒塌。可是,教育部门等官员却一直不承认工程师的那个调查说法,反而说校舍倒塌是因为太多学生同时在一个校舍里造成地震房塌。面对如此搪塞推责,别说失去孩子的父母了,就是灾区之外的任何正常人,看了那情景都会对那些搞搪塞的官员表示愤怒的。请问问余秋雨:新华社等中国官方媒体,是不是在“反华”和“诬陷”?哈!

有问了,余秋雨为什么要借灾难之际搞造谣惑众呢?为什么要设法把民愤转移到西方媒体那里去呢?诚如发表推荐余秋雨博客文章的媒体自己所说的:言行后面都有利益,有利益关系。如此,查询一下余秋雨在文教宣传系统的利益关系,就真相大白了。直言不讳地说,为了既得利益关系,在灾难之际,余秋雨试图保护那些搞搪塞推责的官员,可又不便直接 表白、站在搪塞官员立场而教训喝斥那些在地震中失去孩子的父母,于是,他就用造谣惑众的手段、试图借极端民族主义愤情而把民愤转移到西方老外那里。如此而已。

古话说,文人无行。您要理解,就请看看余秋雨吧,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附件:《纽约时报》关于灾区父母请愿讨公道的报道:

Chinese Stifle Grieving Parents’ Protest of Shoddy School Construction

By EDWARD WONG, NYT, June 4, 2008

DUJIANGYAN, China ― Police officers here on Tuesday surrounded more than 100 parents protesting shoddy school construction and mourning the deaths of thousands of children during the recent earthquake. The police dragged away several crying mothers and removed some journalists trying to report on the event, according to witnesses and photographs of the protest. (后略)。

余秋雨处心积虑,到底要做什么?

文章提交者:狼穴枪主

余秋雨老师是以涂着文化的口红游荡文坛而著名的,昨天一着急,竟忘了涂口红。饱醉豚给余老师指点一二,免得你以后犯同样的错误。干坏事也有点水平,你骗得了愚民,骗不了饱醉豚。

余老师说自己是在境外媒体看到死难学生家长请愿的消息,而在国内的中国人民却什么也看不到,这等于公开抗议中国政府剥夺了中国人民的知情权,破坏了党和政府的声誉,明显是一种煽动网民不满情绪的行为。

余老师自己看到了海外的反动文章也就罢了,还把反华内容分类总结为四点,介绍给国内网友,这是宣传煽动国内人民对政府的不满,是散布反华言论。在余老师的QQ博客,点击已经数十万,可能会超过百万,加上转贴,读者总数很快就回达到上千万甚至几亿,这种传播行为已经超过了海外轮子和反华分子几年来来反华宣传垃圾邮件的总和。

以上两点,是本人指控余秋雨老师传播反华言论、利用博客文章煽动大众对新闻封锁的不满情绪、试图制造大规模的社会动乱。

余老师自称“在全国哀悼日,一位佛学大师对我说,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会一直佑护中国”,这话大大不妥,等于说自己根本连文化的口红都没有。小乘有四果位,最高阿罗汉;缘觉乘或叫辟支佛,通过十二因缘而悟道,自信没有佛也能成就;大乘有五十五位次,从乾慧地到等觉、妙觉,可以看楞严经。 至于大乘中的菩萨如何可以靠别人三分钟的默哀成就,闻所未闻。是否请余老师告知那个佛学大师的名字,让我们这些人也可以学学速成的菩萨道?余老师能够不质疑这种修炼法门,想必是靠自己的文化学识做出的判断?《地藏王菩萨本愿经》说,别人发愿的善业最多有七分之一可以给死者,但是非常有限,稍大的恶业是愿力无法改变的。如果别人默哀就可以批量制造菩萨,哪么毛主席死后全国人民都为他一个人默哀,是不是已经把毛主席变成本世界的伟光正佛?

本人想了想,觉得这话大有问题,余老师是深谙中国传统文化的,绝对没有不懂基本佛教教义的道理,即使那个佛学大师讲错了,他也应该马上知道,绝不会以讹传讹。但是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居心何在?饱醉豚认为,余秋雨老师的用心是借机挑起宗教问题,尤其是无神论和没有宗教信仰的组织控制宗教传播权而导致宗教的没落和外道盛行的问题。尤其是佛教问题,不仅涉及到信仰,还涉及到DL大和尚,还涉及到吐蕃藏独问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校舍建造的质量,当然必须追究,那些偷工减料的建筑承包商和其他责任者,必须受到法律严惩。我现在想不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还会有什么机构胆敢包庇这些人。你们请愿所说的话,其实早已是各级政府和广大民众的决心。但是,这需要有一个过程。”余老师自称想不出什么机构敢包庇,咱们老百姓却都想得出,否则灾民也不会这么着急要上访。但是余老师为什么要这么说?明显是挑拨更多的人的激愤,借此制造社会动乱。比如说,牛博网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博主就被余秋雨老师的煽动手段迷惑,甚至以为他是代表政府和豆腐渣责任人说话,包括饱醉豚这样罕见的天才一个小时之前还骂他《余秋雨,一张奉旨含泪的手纸》

其他人更是一个个被激怒失去了控制。这些人都是在污言秽语中长大,地震灾区抢救活动中成熟,居然被余老师不动声色激怒,可见余秋雨老师的煽动手段是多么高明。

现在不是八级地震会不会震塌房子的问题,而是建筑质量是不是合格的问题,是不是按照图纸和规程施工的问题。余老师说“有了这个主因,再要论定房屋倒塌的其他原因,就麻烦得多了,需要有较长时间的科学检测和辩论,而且要经得起国际同等级的灾测比照。”这显然是转移话题。余老师说:“确实很难快速腾出手来处理已经倒塌的校舍建筑质量的法律问题”。本人在建筑工地上当过几天监工,知道这很容易,只要找设计图纸,到废墟对照钢筋的尺寸,找些水泥碎块到材料试验机上测一下,简单得很,几个工程师几天就可以做出一座学校的建筑质量检测报告。地震后,倒塌了,检查起来更方便。可是余老师为什么故意不这么说呢?答案很简单:用拙劣借口伪装代表政府说话,激起人民对政府的不满和仇恨,制造更大的群体事件。

余老师说好话很高明:“你们受灾以来的杰出表现,已经为整个中华民族赢来了最高尊严”,本人觉得,他们为子女遇难上访,要求依法严惩豆腐渣工程的责任人,这种行为是人最基本的尊严。这个上访活动居然被武警驱散严禁,则基本上没有任何尊严可讲。不知道为什么余老师居然说这是中华民族的最高尊严?莫非余老师没唱过国歌,不知道“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莫非余老师这是在讽刺中国人民其实根本没有任何尊严,所谓的最高尊严,就是孩子死了不得伸冤?

余老师说:“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您就别贼喊捉贼了,因为您自己就是这样的人。你处心积虑,以含泪劝告的方式传播被我国政府禁止的海外反华文章的内容,你处心积虑装傻以极其低级的错误语言激发人们的愤怒,煽动人民的动乱情绪,你甚至不惜以侮辱中华民族尊严的方式,试图把爱国青年变成你的暴乱炮灰,请问余秋雨老师,您到底要干什么?

(Modified on 2008/6/07)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作家富豪榜出炉余秋雨二月河韩寒位居前三(图)
  • 纪念胡耀邦 余秋雨:体现中国良知
  • 胡适一亲属胡子暄列举事实斥余秋雨
  • 余秋雨的冷血言论人神共愤(图)
  • 棒喝金庸余秋雨贾平凹这三个声名机器!!
  • 余秋雨:墨子是印度人 (图)
  • 余秋雨,你可真够有水平的! 吐啦
  • 书中自有余秋雨?!/少不入川
  • 余秋雨:如果中国人都穿汉服那就成了民族主义(图)
  • 余秋雨博客呼吁:请大家帮帮忙,别增加“国家阅读日”了
  • 欲说还休的“余秋雨现象”,折射出某种深刻的悲哀(图)
  • 从余秋雨的嘴硬到于丹的硬嘴
  • 杨明:懦夫余秋雨
  • 亦忱:余秋雨擅长鞭尸,也喜欢为当代中国文化抹“口红”
  • 余秋雨這種中國文化人的政治潔癖/姜澤宇
  • 穷人才骂余秋雨?
  • 胡适一亲属列举事实斥余秋雨
  • 古远清:余秋雨“文革”年谱
  •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陆德明嫖娼 余秋雨剽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