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网民举行盛大网络聚会,纪念六四19周年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新闻网6月4日讯(钟月华)6月3日晚9时至4日凌晨2时,中国人权论坛、中国维权联盟、贵州公民国际人权研讨会、中国护宪维权、中国和解智库、中国公民不合作运动、中国公民监政等7个中国大陆民间团体联合举行“毋忘六四,面向未来”网络纪念会,悼念19年前在天安门屠城血案中死难的学生和北京市民。这次网络会议吸引200多人参与,规模空前,其中100多人作网络主题发言或参与讨论。
    
     会议由维权人士邓太清和刘安军共同主持,宪政专家范亚峰、独立时事评论员王光泽、维权律师唐荆陵、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陈西等人士先后作主题发言,范亚峰对会议作了小结。会议还临时邀请政论作家王德邦、宪政学者张辉、中国人权论坛海外发起人之一陈用林、中国和解智库发起人之一丘岳首博士、1989年民主运动工人领袖吕金花女士等也作了即兴发言。 (博讯 boxun.com)

    
    范亚峰首先梳理和分析了“六四”事件19年来政治生态的演变, 他说,从1979年到1989年的十年里面,中国的民间力量通过学生运动不断地凝聚。但是,积累十年的学生运动在1989年以悲剧的失败而告终,这是二十年之前的悲剧。将近十年以前,1998年中国民主党组党使得中国1989年之后,发展了十年的民运受到巨大的挫折。接着是1999年,同样是积累了十年的“气功”组织,在1999年遇到了重大的挫折;到1999年的时候,中国民间的力量经过1989的“六•四”事件和98组党的失败以及1999年“气功”组织遭到的打压,使得整个中国民主运动进入全面的低谷。
    
    从2000年开始,中国的维权运动和中国家庭教会这两种力量(一种是政治性和法律性的力量,另一种是宗教性的力量),在过去的八年里面获得巨大的成长。但是到2008年,中国的这两种力量都面临巨大的危机和挑战。在2008年5月份,北京的家庭教会和全国各地的城市教会受到全面的打压。种种迹象表明,奥运之后,对中国家庭教会的打压可能会全面升级。同时,在2008年5月份,本来当局有一个准备给北京一百到两百名律师的年检不予通过的决定,后来由于汶川大地震的爆发使得这个打压计划被迫缩小到只让三个律师年检不通过。在这个过程当中,整个维权运动和家庭教会这两种力量在未来一年多的时间里面临重大的战略选择。对民间力量而言,现在要反对两种倾向,一是冒险主义,即极端倾向,要防止再次的冒险、个人的野心、欲望占主导,给中国的民间力量带来巨大的损失;同时要防止另外一种投降主义的倾向,甚至认为中国的民间力量还要走无底线的渐进运动,认为中国这样一种威权的统治还可以维持几十年。
    
    在新的时局之下,范亚峰建议,民间人士需要做的是保护好自己的力量,锻炼好自己的品格,积极地、主动地、稳妥地、渐进地、和平地、理性地去推进自身力量的壮大,用这种坚韧不拔的的努力去推进民间力量的积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民主化的速度在根本意义上而言,取决于民间力量基于道义、良知、勇气和智慧的联盟。就历史本身而言,其没有确定的命运。中国人的未来掌握在中国人的手中,中国人的未来更掌握在每个中国人具有勇气、力量、智慧、良知、道义、爱、宽恕、和解这些公民精神当中。就在一个个具体的公民行动当中,就在每个人告别自己的冷落、麻木、各种各样的极端倾向当中,包括所谓个人野心的、激进的倾向。在这个意义上而言,要呼唤的是每个中国公民的道义、良知、理性和责任感,以此形成真正的公民美德和公民精神。
    
    范亚峰最后表示,中国的维权运动和中国的家庭教会是对中国民间力量过去上百年自由传统的传承和光大。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大家对未来不应盲目乐观,但也不应悲观。未来在大家的脚下,在每个中国公民的心中,在大家的行动当中。
    
    中国和解智库大陆召集人王光泽表示,除了继续声援六四死难者家属、呼吁平反六四开启政改之外,中国和解智库同仁认为,如果中共不早日释放和解的善意,随着民间社会力量的逐步壮大,民间要求政治清算的呼声将会日渐高涨,中共必将面临残酷的政治报复。所以,为了避免中国再次陷入同态复仇和冤冤相报的政治暴力之中,中共8000万党员应当看清历史航向,不再执迷于眼前得失,早日开启与民间的政治和解之门,使得自己从一个无所敬畏的野蛮暴力政党转变成一个遵循文明规则的现代民主政党。
    另外,王光泽还强调,作为中国人应当反思传统文化和民族性格。他说,中国有着号称五千年的华夏文明,但是中国人竟然学不会和平处理政治分歧,学不会容忍政治异己,更不会和平竞争权力;中国国民还易于相信纯洁无瑕、至善至美的共产主义天国,甚至大量国民慷慨赴死,导致比历代皇权还专制的共产专制堂皇登场,这些都与民族文化与民族性格有很大的关联。反思可以促使一个民族走向谦卑,谦卑也是走向宽容与和解的开始。
    
    广东维权律师唐荆陵着重介绍了他倡导的“六四静思节”活动及其进展,呼吁有良知的中国人在六四纪念日在家里点上一支蜡烛,凭吊六四英烈,勿忘六四。
    
    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说,依靠“六四”武力镇压可以换得二十年的稳定,这是一个流传已久的伪证。其实,“六四”武力镇压使中共政权遭受前所未有的孤立,在国内由于武力恐惧与全面倒退,六四的武力镇压差一点毁掉中共政权。镇压之后,体制内的精英与一般民众万念俱灭,采取一种不合作的态度,同时一大批被逼到对立面的体制内精英却成了反对派的精英人物,89、90、91年中国民主运动声势浩大,人才济济、粮草齐备、同仇敌忾,又加上整个国际社会的鼎立相助,主要民主国家都与中共政权划清界限,使中共政权处于摇摇欲坠之中。邓小平比谁都先看清自己的失误,所以1992年“南巡”才是力挽狂澜,制止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全面倒退,继续力举经济体制改革,其结果化解了内外压力,挽救了中共政权。
    
    他还分析说,六四的民主运动及其思想对于三十至六十几岁人都有深刻的影响,这些年代的人物已经成为影响中国发展的领导人物,无论在执政体制内,还是在反对派阵营内。而且,六四事件促使越来越多的社会精英人物加入反对派的阵营,增强了中国的民间力量,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那样在国内外有如此庞大的反对派人数,人才济济。十几年的经济体制改革,为个人的自由奠定了经济基础,使今天的许多人都可以自由地做自己的事、说自己的话,这是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基础。
    
    原定张鉴康律师因故未能上线,陈用林代表中国人权论坛作了发言。陈用林向国内第一线的国内维权勇士和良心人士致敬,中国的民主化就需要这种实干精神,而不是空谈,这与1989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先驱们的所作所为是一致的。
    
    大赦国际香港办事处官员陈欣女士经过多次尝试最终成功进入纪念会主会场聊天室。她向国内民主运动人士表达敬意,同时希望不要过分陷入对当年的悲伤,也不要拘泥于对历史的检讨,而应该立足当下,积极拓展公民社会发展的空间。
    
    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律师也向本次网络会议发来信息表示支持和肯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之夜,异议人士均被警方控制!
  • 在悲惨的六四纪念日,李鹏看到了希望
  • 大地震天灾与六四人祸 都是对中国的拷问
  • “六四”纪念日前夜,维权律师浦志强被国保强行送回家(图)
  • 为六四死难英灵默哀3分钟
  • 六四事隔19年,近百民运人士仍在囚
  • RFA张敏:“六四”十九周年祭:尊重生命寻求真相
  • 小周报告:天益网六四之际关闭社区论坛
  • 人权民运信息中心:600多人在六四屠杀中死亡,两万人被捕
  • 六四前夕各界提醒北京不要忘记改善人权的承诺/RFI
  • 人权组织促北京释放在押六四人员/VOA
  • 丁子霖:用沉甸甸的六四天安门惨案血路图纪念十九年前死去的亲人(图)
  • “六四”十九周年 仍有不少人为此被监禁
  • 六四前夜,大陆有人点燃蜡烛(图)
  • 亲历者回忆:我知道谁开了六四第一枪 (图)
  • 前中央委员许家屯:六四后有人找我秋后算帐 (图)
  • 奥运火炬六四到长沙:劳民伤财
  • 刘晓波:盼六四死難者獲國家級悼念
  • 杨尚昆生前透露 六四死亡逾六百人 两万人被捕
  • 邓丽君演唱“家在山的那一边”声援六四学运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丁子霖:老革命“六四”失爱妻
  • 【六四国殇】蔡子强:人民不会忘记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血的见证】刘淑琴的证词(“六四”遇难者彭军的母亲)
  • 【六四说画】天安门大屠杀的图片证据(图)
  • 一名六四被处决者的家庭悲剧
  • 丁子霖、蒋培坤:六四失踪者的命运-纪念六四惨案14周年
  • 【六四挽歌】图雅: 我读史--有如在黑夜中走过巨大的刑场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因果】当年“六四”事件与当今腐败泛滥之间的因果关系
  • 【六四见证】香港《文汇报》北京采访组:屠城四十八小时实录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一)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三)
  • 【六四母亲】 ·丁子霖· 致读者——《苍雨》代序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六四见证】八九年戒严部队军官访谈录
  • 【六四传单】 全体静坐抗议学生告全体公民书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二)血字碑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四)
  • 【六四血债】寻访「六.四」受难者实录(十五)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六四见证】 我们好好活着回来作证—香港学生的血泪见闻(1989年6月)      
  • 【六四见证】一封戒严部队士兵的信
  • 【六四回忆】我想呼喊你们大家的名字
  • 【六四对照】“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三一八”惨案七十三周年祭
  • 【六四见证】 关于六四之夜的回忆
  • 【六四英雄】谁是王维林?
  • 【六四英雄】王维林去了哪里
  • 【毋忘六四】华叔:向陈婆婆致敬!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责任不容推诿或转嫁
  • [永远的记忆---六四之歌]马连环:日历
  • 六四真相另一章
  • 六四: 怕它再向人民施暴
  • 纪念六四政治笑话集
  • “六四”坦克碾人真象
  • 警钟(金仲兵):无言的六四
  • 刘自立:马英九的六四语文不及格
  • 七律·六四遣怀/草翅膀
  • 马上不一样/马总统例行发表六四感言 强烈措辞变不见?
  • 四川大地震是“报应” ——谨以此文祭奠19年前“六四”死难者/陆不平
  • “六四”19周年告全国父母书/钟月华
  • 六四19周年湖南民主斗士周志荣再致中共魁首胡锦涛的一封公开信
  • 陈维健: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 “六四”是最大的《河殇》——纪念“六四”19周年、《河殇》20周年/和薪
  • 国内论坛的六四帖子(藏头文)
  • 六四之夜我所经历的一个片断:装甲车开过来
  • 六四是大屠杀,英烈不需要屠夫的平反和降旗!/我思我在
  • 官方网怎么说“六四”?/武振荣
  • 中国官方为何不给六四平反?/高洪明
  • 一位大陆朋友的“六四祭”
  • 六四时的济南/老兵孔强
  • 妙觉慈智法师纪念六四诗文
  • 六四之夜,北京汉子的声音划破了夜空“李鹏,我X你妈!”
  • 遗忘六四是中国人文精神的死亡(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