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国家级生态县正被“偷光抢光烧光”/公民监政(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6日 来稿)
    作者:冯永锋
    
    3月份正是全国人民大力植树造林以“绿化祖国”的时节,每个人都盼望为祖国的生态恢复出一份力。然而,在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河南南阳,在全国造林先进县河南桐柏县,一股偷树、砍树、烧树的狂潮已经激荡了好几年;南阳某些地方的生态,正在全线崩溃。
    国家级生态县正被“偷光抢光烧光”/公民监政
     照片说明:随时随地可看到这种被砍头的栗树。
    
    (小题)全国生态县的投资环境
    
    
    桐柏县有许多美妙的头衔都和森林有关,是全国造林百强县,是全国生态县。桐柏县淮源镇,有一座山叫太白顶,是淮河的正源,河南正努力把这个地方建设成一个旅游胜地,到处都是招引游客的大广告。同样的淮源镇,还有一个不知名的小山包,山上有一座规模不小的房子。这座房子如今已经废弃,房子的主人,是来自北京的商人高波。
    
    2002年年底的高波,是桐柏县的“招商引资”大户,风光得很,他在当地承包了三千亩林地,投资了400万元,种植木瓜、板栗等山珍。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当地人有偷窃的习惯,木瓜刚刚结好,还没成熟,就被摘空了;板栗还没熟落,也被打光。
    
    他很生气,可惜的是,当他向当地政府举报的时候,当地政府招商引资的热情似乎一下子丧失了,任他自生自灭。他很失望,把在当地的家当一扔,山也不要了,树也不要了,房子也不要了,气哼哼地回到了北京;从此一提到河南,一提到南阳,一提到桐柏,就咬牙切齿。现在他的山,卖40万元也没人要,因为树被偷光了。
    
    也是几年前,河南平顶山有一个姓王的商人,是河南的十大杰出青年,也想到南阳去种树发财。他被招商引资到桐柏县与唐河县交界的某个地方,投资了120多万元,承包了一千来亩林地。当他发现当地偷木头的浪潮一波高过一波的时候,他想用一个最笨的办法来抵抗。于是他开始“修长城”,想用砖墙、铁丝网,把自己承包的林地给圈起来,围起来,护起来。后来,他看到工程实在太浩大,只得半途而废。站在残缺不全的“长城”边,当地人笑着说:“这个人真怪,居然想修长城,修了长城又有什么用?白花钱。”
    
    南阳有个叫胡本周的人,也投资山地,种了不少杨树,可他的树才三岁、五岁,就快被偷光了。桐柏县程湾乡,有个人种了一片杨树,如果再过几年,这片杨树至少能卖50万元。而现在,他开出一口价,谁只要出20万元,就可以拿走。他心里害怕了,如果南阳的偷树狂潮再这样涌动下去,最后一分钱也落不到他手上。
    
    桐柏县朱庄乡,农民王景富这几年几乎都在树下搭窝棚睡觉,看管着属于他家的那十几亩山林,因此,他的林子里,还能看到几棵象样些的树。
    国家级生态县正被“偷光抢光烧光”/公民监政


     照片说明:空空的秃山与前面的一架架种木耳的小栗树成鲜明的对比
    
    (小题)栗树和松树最遭殃
    
    记者在桐柏县几个乡镇采访了几天,也采访了桐柏附近同样遭遇的南阳唐河、驻马店泌阳等县。一直在追问一个问题:为什么偷树?偷的都是什么树?
    
    主要是栗树和松树。高强度的偷窃结果,是大片的森林稀松化、矮小化、不成材化、空心化。高强度偷窃的结果,是当地培养出了两个类型的富翁,一个是偷树的人,一类是保护树木的林业系统干部。
    
    这股狂潮大概都是在2004年出现的。南阳再往南是湖北,2004年前后,湖北的北部地区开始大量种植黑木耳,栗树是种黑木耳最好的基材,用专业的机器在栗树上打上孔,孔里塞上拌有菌种的锯屑,架在田地上,两年之内,就可出好几茬木耳。
    
    在没有人种木耳的时候,当地的栗树至少头径有十几公分粗,后来越偷越厉害,栗树头径只长到3公分以上,就被偷走了。栗树生命力顽强,只要不把它的根挖走,根部马上就会有新枝长出。只是这样一来,栗树就成了“永远长不大的树”。
    
    偷来的栗树,就地一根能卖1块钱左右;木贩子把它运到湖北,一根可卖5块钱左右。2006年后,桐柏本地也开始大量种植黑木耳,在公路边的田地里,随时可看到一架架的“木耳田”,可看到很多人正忙着运栗木、打孔、塞菌种。而所有的这些树木,没有一根有合法的手续,全是偷来的;或者变相偷来的。种一亩木耳,至少需要3万棵栗树。
    国家级生态县正被“偷光抢光烧光”/公民监政


     照片说明:当地人正在加工栗树,以栽种木耳。
    
    松树不象栗树,砍倒之后再也不可能再生。松树是被偷到南阳市北面的平顶山市一带。平顶山出煤,挖煤就需要开巷道,巷道就需要支撑木来加固。而口径8公分以上的松树,虽然没有成材,但用来作小煤矿的支撑木,倒也合适。松树放倒后,被截成两米五一根的标准材,尾梢的枝桠也有用,被当成了烧柴。偷一根松树,就地大概能卖5块钱,木贩子运到平顶山后,大概能卖到30-50元。
    
    这几年,南阳“养育”了一大批靠偷树发财的人,这些人在当地非常的猖獗。不知道什么缘故,当地木材检查站、森林公安对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
    
    
    
    (小题)“放火烧山”恶习的潜目标
    
    南阳当地还有一个特别古怪的习惯,放火烧山,记者在当地到处采访的那几天,经常看到冒烟、冒火的林地;看得更多的是被火烧火燎过的林地。你站在任何一座山上放眼四望,至少有一半的林地是刚刚被火烧过的。为什么这样烧?当地人的回答不外是几种,一是放牛羊的人为了春天之后能吃到嫩草,因此放火烧去陈草和小树;二是当地人就有这种恶习,老人小孩没事,就点把火,好玩。
    
    更可能的理由是近年来有些人为了开荒种花生、种各种农作物,就采用这种渐进式的毁林方式,把好林烧残,把残林烧光,以给“开荒”制造很合理的理由。
    国家级生态县正被“偷光抢光烧光”/公民监政


     照片说明:被砍去的松树桩往往与烧山行为叠加在一起。
    
    在南阳各个县采访时,经常可以看到挖掘机在山上作业。你可以看到当地农民对土地和耕作的热情。但有意思的是,在一些沟谷、平地,你可以看到一片片马上要成材的杨树;而在它们旁边的坡上,是被烧毁的有林地,即将被开垦作农地。有一块地,麦子正在茁壮成长,而它的主人在地中间扦插了好多杨树。有一块地,杨树已经长了好几岁了,它的主人在它下面种上了麦子。显然,南阳的农民,徘徊、犹豫在毁林种地与“退耕还林”的矛盾之中,两种收益都想贪图。
    
    原本的农田种上了树,原本的山地却又要被开垦为田地。不同的政策诱惑了不同的行为,其代价都是“生态替换”,导致森林生态系统被频繁干扰,导致生物多样性严重损伤,导致森林的多重效益被单一为经济效益。南阳的生态就在这样的冲突中,一天天被损毁殆尽。
    
    (小题)没有人能够制止盗树团伙?
    
    有人说2007年的淮河大水,与淮河源头的这些森林被毁有极大的关系,森林被偷了,水源涵养能力就大大下降。
    
    没有人知道河南南阳、信阳一带这几年来被明目张胆地偷去了多少树。有些造林大户,损失了好几百万元。有人说南阳一带至少有3百万亩的森林被毁;有人说栗树至少被偷了几千万棵,松树至少被偷了几百万棵。有些锯木厂,白天锯杨树,晚上则连夜锯松树。
    
    桐柏县委书记刘新年说,有些地方,可能是林业政策比较严,或者是当地没有什么木材,因此就瞄上了桐柏县这样的富林地区。2007年6月以来,该县重点打击了一批盗树团伙,判刑了十几个人,某种程度上制止了这种狂潮。“但是在前几天的县委常委会上,有同志提出近来偷树现象又有所反弹,值得严肃对待。”
    
    在桐柏县朱庄乡的某个村,林子里所有的“可偷之树”都被偷走了。村支书说:“其实偷树的就是村里的某些人,我们也认识他们。这些人狂得很,他们与林业局的人勾结一起。2004年之后,在林业局工作成了肥差。他们拦住一个偷树的人,问:以后还偷不偷了?对方要是回答不偷了;他们就说,那好,罚款3000元;对方要是回答说还继续偷,他们就说,那好,罚款300元。更让我们不理解的是,我们抓住了偷树贼,报案之后,来处理的林业公安的人,反而把我们的树给拉走,给卖了;好像那些树是他们的似的。”
    国家级生态县正被“偷光抢光烧光”/公民监政


     照片说明:这位老人费了很大的精力才保住这棵树,一不留神,就可能被人偷走。
    
    刘新年说:“偷树的人很狡猾,偷好的树就放在山上,然后用车装走。车主要都是面包车,往往一车能装一立方多一点。每一车都不构成盗伐林木刑事犯罪的处罚线。可要是一个人雇上几百辆车,运上几个晚上,那么成百上千立方的木头就被运出境外了。”
    
    2008年春节之后,忍无可忍的受害村民、造林大户们,联合起来,组成了“村民护树巡逻队”。3月20日下午,“巡逻队”抓住了一个姓杨的惯偷,此人偷了300棵松树;抓住此人,很有可能趁机打掉一个大的盗树团伙。可当巡逻队到林业公安那报案后,移交了偷树者之后,林业公安反而把此人放了。偷树者给巡逻队打电话,声称要报复,“要偷光你们的树”。(2008.3.21)
    国家级生态县正被“偷光抢光烧光”/公民监政


     照片说明:无力的村民根本没法与偷树团伙对抗。他们需要法律的保护和政府的帮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