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5月22日灾区闻见录 / 冉云飞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3日 转载)
    
    
     一:80后不少牛逼人物。韩寒就不说了,还有“莉莉”王老板。昨天一起到安县以志愿者身份做事的,有从北京跑回来的渝小刘、川小余,也有本地的蓉小刘和渝小廖,像我这样的高龄同志就比较稀罕了。 (博讯 boxun.com)

    
    
    二:小余的故事。请假自带21箱药前来(当然是好心人捐助的),即送往都江堰,于映秀参加救险,那个惨啊,她不小心就踩到了浅层土埋下的死人。随后他到绵竹汉旺、安县秀水、北川等地,已奔波了一周。大家都知道她的性别了,敬佩一把吧。
    
    
    三:村庄里的故事。原来对八里庄粮油批发市场如此陌生,这次救命我们就熟悉了,这是成都许多救灾物资的始发站之一。等老罗风尘赴赴地把篷布押送到此,交毕车款,近十二点半始出发。
    
    
    四:都救灾,您先请。成绵高速开始都还顺利,但车队似乎对安县的路程也有点陌生(其实前两天他们才去过,看来也缺方位感),于是在德阳八角收费站就下了。下了才知道应该继续上高速,刚一回身,已进行车辆管制,开始还以为某大佬下来热爱人民,后来才知道是为了上海救灾车队让道。都救灾,还得发挥您先请的精神。时为13:45分。
    
    
    五:下饺子的绵阳九州体育馆。绵阳地区许多受灾的人,都齐聚于此。人们挂着“救助证”(应该是“受助证”吧)进出,外人不得与闻。喇叭播送寻亲访友的新闻,馆前电线杆上不少寻亲启事,互相遮掩覆盖,人相枕藉也不过如此吧。在周围有领导处于不耐烦的戒备状态,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赶快走”,心怕对上峰来视查不恭。据说温家宝要来,不知确否。
    
    
    六:救急不救穷。大灾后人们都喊遭,但救助需调查,实现有限资源的高效准确的利用。本来我们的救助目标是明月村、盐井村,这是在成都工作的该村人小徐介绍的。我们实地勘测走访,绝不是算救助中急切需要救助的。由于这两个村都比较富有,加以他们垮塌的房屋大约百分之五十左右,于是我们还是卸下些物资(篷布、米、油、卫生巾等,具体数目请看牛博网的详细记载),然后自己去寻找救助点。人都有热爱家乡的心情,加之无横向受灾情况的比较,因此也会在信息源上出问题。
    
    
    七:发现今天的震中。没有找对点,80后同学们有点不快,但实在是极有涵养,硬没发作出来。想我在他们那个年龄段可能搞起来了,就很惭愧。于是我给二十年的老弟伙林辉去电,问桑枣镇的情形,他说你来看看嘛。于是他与赵总朝举一起带我们去镇上的香溪村和大竹村,的确沿途房屋都像刚打完麻将和完牌的样子,看了令人颤栗惨伤。
    
    
    八:来了个十环。渝小刘一看明月村没踩对点,就拉着一车米去已联系好的睢水镇缺粮点去了。蓉小刘、川小余等,在当地知识分子林兄和乡坤赵朝举先生(他开一石场,这回损失上百万,但将自己的车子和人都弄到更需救援的地方去了),来到桑枣二小旁边的香溪村和大竹村,赵总与林兄的号召力果然非同凡响。村里面许多组的组长,村委书记村主任都来了,于是分物、签字、写下电话、盖上章,民众看着篷布好比抬头看见北斗星,如果是不是赵总和林兄的名望与号召力,看那情形连混抢都有可能。
    
    
    九:为什么篷布是北斗星?许多农村受震地区房屋垮塌十分严重(他们没有钱或者舍不得花钱浇铸,不知有没有普遍的农村建筑标准),需要篷布。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晒席受损,收油菜仔儿等物,需要用连枷打而且晾晒,这一切都需要篷布。不然的话,他们自救的路就断了。白天晒物,晚上遮风雨,因此篷布实在是比北斗星还照亮他们的稀缺资源。不论明月村、盐井村、香溪村、大竹村,我们这回都给他们每人五平米篷布的限额,虽不宽敞,但也可解燃眉之急,总共受助人数达一万人。
    
    
    十:几个死鬼。据说北川受震后,有人到死人身上掠金戒指,弄得满手都是,另外一个则卷了几十万的钞票,伞兵从天而降,立马办了这两个家伙(当然从法律程序上讲是大有问题的)。赵总讲,绵阳有个卖篷布的家伙,大发国难财,两天赚四十万,遭有司逮去。法律上讲,这几个“死鬼”弄得都不无问题,但这非常时刻不理解你又能怎么办?
    
    
    十一:差点绝食。大多数家伙没吃早饭,中午无暇吃午饭,等到吃第一餐饭已是晚上八点半,特别是我像饿劳鬼变的。吃毕,随即奔回成都,路过绵竹时,想着兄弟伙高猪,电话一打居然关鸡,不可理喻的家伙,上床娱乐也未免太早了点吧。
    
    
    一:80后不少牛逼人物。韩寒就不说了,昨天一起到安县以志愿者身份做事的,有从北京跑回来的渝小刘、川小余,也有本地的蓉小刘和渝小廖,像我这样的高龄同志就比较稀罕了。
    
    
    
    
    二:小余的故事。请假自带21箱药前来(当然是好心人捐助的),即送往都江堰,于映秀参加救险,那个惨啊,她不小心就踩到了浅层土埋下的死人。随后他到绵竹汉旺、安县秀水、北川等地,已奔波了一周。大家都知道她的性别了,敬佩一把吧。
    
    
    
    
    三:村庄里的故事。原来对八里庄粮油批发市场如此陌生,这次救命我们就熟悉了,这是成都许多救灾物资的始发站之一。等老罗风尘赴赴地把篷布押送到此,交毕车款,近十二点半始出发。
    
    
    
    
    四:都救灾,您先请。成绵高速开始都还顺利,但车队似乎对安县的路程也有点陌生(其实前两天他们才去过,看来也缺方位感),于是在德阳八角收费站就下了。下了才知道应该继续上高速,刚一回身,已进行车辆管制,开始还以为某大佬下来热爱人民,后来才知道是为了上海救灾车队让道。都救灾,还得发挥您先请的精神。时为13:45分。
    
    
    
    
    五:下饺子的绵阳九州体育馆。绵阳地区许多受灾的人,都齐聚于此。人们挂着“救助证”(应该是“受助证”吧)进出,外人不得与闻。喇叭播送寻亲访友的新闻,馆前电线杆上不少寻亲启事,互相遮掩覆盖,人相枕藉也不过如此吧。在周围有领导处于不耐烦的戒备状态,他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赶快走”,心怕对上峰来视查不恭。据说温家宝要来,不知确否。
    
    
    
    
    六:救急不救穷。大灾后人们都喊遭,但救助需调查,实现有限资源的高效准确的利用。本来我们的救助目标是明月村、盐井村,这是在成都工作的该村人小徐介绍的。我们实地勘测走访,绝不是算救助中急切需要救助的。由于这两个村都比较富有,加以他们垮塌的房屋大约百分之五十左右,于是我们还是卸下些物资(篷布、米、油、卫生巾等,具体数目请看牛博网的详细记载),然后自己去寻找救助点。人都有热爱家乡的心情,加之无横向受灾情况的比较,因此也会在信息源上出问题。
    
    
    
    
    七:发现今天的震中。没有找对点,80后同学们有点不快,但实在是极有涵养,硬没发作出来。想我在他们那个年龄段可能搞起来了,就很惭愧。于是我给二十年的老弟伙林辉去电,问桑枣镇的情形,他说你来看看嘛。于是他与赵总朝举一起带我们去镇上的香溪村和大竹村,的确沿途房屋都像刚打完麻将和完牌的样子,看了令人颤栗惨伤。
    
    
    
    
    八:来了个十环。渝小刘一看明月村没踩对点,就拉着一车米去已联系好的睢水镇缺粮点去了。蓉小刘、川小余等,在当地知识分子林兄和乡坤赵朝举先生(他开一石场,这回损失上百万,但将自己的车子和人都弄到更需救援的地方去了),来到桑枣二小旁边的香溪村和大竹村,赵总与林兄的号召力果然非同凡响。村里面许多组的组长,村委书记村主任都来了,于是分物、签字、写下电话、盖上章,民众看着篷布好比抬头看见北斗星,如果是不是赵总和林兄的名望与号召力,看那情形连混抢都有可能。
    
    
    
    
    九:为什么篷布是北斗星?许多农村受震地区房屋垮塌十分严重(他们没有钱或者舍不得花钱浇铸,不知有没有普遍的农村建筑标准),需要篷布。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晒席受损,收油菜仔儿等物,需要用连枷打而且晾晒,这一切都需要篷布。不然的话,他们自救的路就断了。白天晒物,晚上遮风雨,因此篷布实在是比北斗星还照亮他们的稀缺资源。不论明月村、盐井村、香溪村、大竹村,我们这回都给他们每人五平米篷布的限额,虽不宽敞,但也可解燃眉之急,总共受助人数达一万人。
    
    
    
    
    十:几个死鬼。据说北川受震后,有人到死人身上掠金戒指,弄得满手都是,另外一个则卷了几十万的钞票,伞兵从天而降,立马办了这两个家伙(当然从法律程序上讲是大有问题的)。赵总讲,绵阳有个卖篷布的家伙,大发国难财,两天赚四十万,遭有司逮去。法律上讲,这几个“死鬼”弄得都不无问题,但这非常时刻不理解你又能怎么办?
    
    
    
    
    十一:差点绝食。大多数家伙没吃早饭,中午无暇吃午饭,等到吃第一餐饭已是晚上八点半,特别是我像饿劳鬼变的。吃毕,随即奔回成都,九点半路过绵竹时,想着兄弟伙高猪,电话一打居然关鸡,不可理喻的家伙,上床娱乐也未免太早了点吧,还说请你告知绵竹需要救助的仔细情况呢。
    
    
    
    
    十二:和老罗比谁是雷锋。一上车,听我与渝小刘在商量下次救助的项目,所需物资。蓉小刘要到双楠下,渝小刘要到八宝街下,小余要在老南门大桥下,我则要在慈寺下。北方出租车公司的哥小王说,我把你们都送拢,只收半价。待我快到目的地,他说今晚无论如何不能收你们钱。我说你靠这个吃饭,绝对不能不收,就按你说的半价。我们差点为此打起来,最后他叫我把手上的十元零钱拿给他才了事。
    
    
    
    
    十三:“早请示,晚汇报”不是那么好做的。老罗、四一、廖哥都在用烧烤等我,但到成都已是凌晨零点,老罗终于来不起,四一和廖哥的耐心也终于被瞌睡虫瓦解。于是早请示、晚汇报的事就只有免了,但请渝小刘代为述一天之职,以便明日再战。回家冲个澡,23日凌晨零点半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陈奎德兄的专访《四川地震与民间救助》。此后倒床便睡,一觉来个大天明。2008年5月23日8:35分于成都
    
    
    
    十二:和老罗比谁是雷锋。一上车,听我与渝小刘在商量下次救助的项目,所需物资。蓉小刘要到双楠下,渝小刘要到八宝街下,小余要在老南门大桥下,我则要在慈寺下。小王说,我把你们都送拢,只收半价。待我快到目的地,他说今晚无论如何不能收你们钱。我说你靠这个吃饭,绝对不能不收,就按你说的半价。我们差点为此打起来,最后他叫我把手上的十元零钱拿给他才了事。
    
    
    十三:“早请示,晚汇报”不是那么好做的。老罗、四一、廖哥都在用烧烤等我,但到成都已是凌晨零点,老罗终于来不起,四一和廖哥的耐心也终于被瞌睡虫瓦解。于是早请示、晚汇报的事就只有免了,但请渝小刘代为述一天之职,以便明日再战。回家冲个澡,23日凌晨零点半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陈奎德兄的专访《四川地震与民间救助》。此后倒床便睡,一觉来个大天明。
    2008年5月23日8:35分于成都九点半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12b05017b5029d26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王怡:秋雨之福教会汶川地震救助事工简报 / 冉云飞
  • 第一线消息与地震见闻 / 冉云飞
  • 冉云飞:再次发表对彭州项目几点说明
  • 冉云飞先生演讲会 2008年2月22日在香港举行(图)
  • 冉云飞:坚持说负责任的话
  • 天涯冉云飞:冉氏新闻评论周刊(39)
  • 冉云飞: 十七年生死永难忘
  • 说几点后就哆嗦着到灾区 / 冉云飞
  • 两条与救灾有关的质问 / 冉云飞
  • 收到捐赠过百亿,请满足来自重灾区青川的呼救 / 冉云飞
  • 五千年来一国殇:痛悼四川大地震死难者 / 冉云飞
  • 介绍“四川5.12民间援助服务中心” / 冉云飞
  • 接受BBC的采访:批评是为了更好地救人 / 冉云飞
  • 中国民间组织参与汶川地震救灾行动邀请函/冉云飞
  • 成都地震惊魂记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57) / 冉云飞
  • 母亲节的抗议 / 冉云飞
  • 南方都市报:彭州石化的民间质疑 / 冉云飞
  • 冉云飞:公众知情权、表达权是通过积极声张得来的(图)
  • 小报网站删除文章一览 / 冉云飞
  • 十年砍柴:让公众自由表达天不会塌下来 / 冉云飞
  • 赞成都五四散步 / 冉云飞
  • 就彭州化工项目答南方都市报记者左志英问 / 冉云飞
  • 冉氏新闻评论周刊(56) / 冉云飞
  • 彭州失地农民联名控告信 / 冉云飞
  • 一位失地农民对彭州巨毒项目的控告书 / 冉云飞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