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华新民的郑重声明:不许香港赛马会到北京跑马圈地侵占民宅!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2日 转载)
    
    [日期:2008-05-22] 来源:参与 作者:华新民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自从我家红星胡同(原无量大人胡同)的私宅被称为“华富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的一伙强盗摧毁之后,自从我家两千平方米的宅基地被这伙强盗强行占领之后,我曾先后多次向北京市建设委员会和北京法院要求恢复我家房子的原状,告诉他们我要回到我的家,告诉他们这是一种野蛮侵犯私人财产的行径,但始终不被理会。之后我父亲起诉霸占我家宅基地的香港赛马会北京会所工程,又被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毫无理由地驳回了起诉资格。
    
    今年四月十日,在我们几年来百般抗议而不被理睬之后,香港賽马会终于得意地开张了它在北京的豪华会所。当我站在这栋灯火辉煌的建筑物面前时,心中所感受的悲愤是无以言状的。
    
    现在,我以道德和法制的名义,也以尊重基本人权的名义,要求香港赛马会立刻停止租用位于北京东城区东四南大街东侧的“香港赛马会北京会所”,我也希望任何商家不要去租用位于同一区域的“金宝汇”奢侈品商场。这两个物业的“房东”是华富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该公司原法人代表是港商陈丽华,现法人代表是其子赵勇。
    
    香港赛马会及各路商家在北京租用的房屋必须有合法的房屋所有权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法律和北京市地方法规,房和地的权利是一致的,并且先有地后有房,当土地来源不合法时,在相关土地上的房屋登记便是非法无效的。
    
    我家于2005年遭受华富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强行拆除的红星胡同私宅大部分位于现香港赛马会北京会所工程占用的伪金宝街7号地的部分土地,小部分位于与“金宝汇”工程用地同在的伪金宝街6号地。我家宅院是我祖父于1914年买下土地后自己设计和建造的,在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两个政权下都做过登记,我们拥有北京市人民政府于1951年颁发的房地产所有证,上面注有该宅院宗地的地籍号。我们从来没有把自己在现政权合法登记的房地产转让给任何人,该房地产不存在任何争议,尽管文化大革命之后该宅院里一直居住着政府安排的“租户”,使我们有家回不去。
    
    然而在2003年4月,北京华富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却向北京市国土资源局申请出让含我家宅基地在内的红星胡同和东堂子胡同的土地。其在土地申请表上填写了虚假内容,表示“此处无墙已定界”,即谎称有关土地已无宅院和产权,土地管理部门相关人员又与其配合,表示“申请情况属实”,据此做出了虚假的地籍调查的结果。其后,无权处分私人财产的北京土地管理部门便把我家的宅基地,以及周围的土地,一起出让给了华富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但又因为土地上的地籍没有进行过变更,就于2003年6月向华富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颁发了两个没有地籍号的假土地证。这两个假土地证涉及包括我家宅基地(2061平方米)在内的30282平方米土地,称其为“金宝街6号地”和“金宝街7号地”,其中的“金宝街7号地”(占地13713平方米)即为今天香港赛马会北京会所占用的土地,其中的“金宝街6号地”(占地16569平方米),即为今天正建的“金宝汇”所占用的土地。虽然“6号地”的“金宝汇”由于其位于红星胡同57号西侧,没有像马会会所那样直接建在我家的宅基地上(我家在现存红星胡同57号文物建筑的东侧),但与2003年“6号地”整体的非法土地出让是有关系的。
    
    我父亲华揽洪是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原总建筑师,他于1963年继承了红星胡同家族住宅的房屋和土地。作为现产权人,我父亲于2006年7月4日起诉北京市规划委员会,要求撤消香港赛马会北京会所工程的许可证。但是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却在受理此案和开庭审理之后,于2006年11月20日作出了驳回我父亲起诉资格的裁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又于2007年4月6日维持了该裁定,荒诞地表示我们非红星胡同相关房屋和土地的利害关系人,理由是华家提交的产权证据只能证明有关房产的“历史状况”,未能提交其“仍享有合法所有权或使用权的证据”,但法院又没有能拿出另一份产权证书来支持它的裁定。2007年5月31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受理了我们要求再审的诉求,该诉求内容的核心是:该房产“是经过现政权合法登记的,至今尚没有任何反证能够推翻现有证据的效力”“对于有关房产,由于没有新的权利人,权利的历史状况就是今天的状况”。而如今快一年了,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方面却再没有一点声息。
    
    我于是感到了世上最难对付的就是沉默。我自2005年12月(赛马会与华富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正式签约之前)开始给香港赛马会多次写信,从来没有收到过答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又是这种打算无休止拖下去的态度。在这样一片鸦雀无声的情况下,看着香港是“法制社会”的面子,我于去年12月通过香港政府给身为赛马会会员的香港特首曾荫权先生去信,希望他以个人身份对此表态,但我自特首私人秘书那里得到的回答却是:“……行政长官授权我给你回复。你与香港赛马会的土地产权事宜,由于在内地发生,必须按照内地法律由内地法院处理。行政长官对这件事情没有其它意见”。在曾荫权先生已知全部过程如何违法及有关法院如何视法律为儿戏的情况下(我在去信中已经详细告知),这种不负责任的回答岂不是在与北京地方法院腐败的司法状况同流合污?!
    
    总之,无论是关系到伪“金宝街7号地”还是伪“金宝街6号地”,北京市建设委员会若在两个假土地证的基础上为“香港赛马会北京会所”和“金宝汇”向华富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颁发“房屋所有权证”的话,自然是非法无效的。
    
    侵犯公民合法财产是违反宪法和触犯刑法(第13条)的,做假公文和假证也触犯了刑法(第13条和第280条),我因此希望香港赛马会不要再助虐为纣,立刻停止租用其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北京会所。
    
    我同时在此也想考问香港赛马会成员的良知:
    
    1,世界上是否存在没有证据支持的司法裁决?如果拥有产权证的华家不是该宅院(红星胡同51、53、55号,原无量大人胡同18、19、20号)的业主,而是另有其主,那么这位业主是谁?他的产权证又在哪里?
    
    2,当华宅的产权仍然有效时,之后在同一片土地上出现的“香港赛马会北京会所”的产权怎么可能有效?
    
    3,抢占两千平方米私人宅院却一分钱不给,世上有没有这种道理?!
    
    4,红星胡同是我和邻居们深爱的家园,北京古城是北京人生活的热土,我们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香港赛马会闯进来做什么?!针对香港回归,邓小平说过的:“马照跑。”是指在本地“照跑”,谁让香港的马“跑”到千年古都来了?!
    
    在香港赛马会炫耀自己占据了北京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段时,就真的不知道那些被拆毁的一片片的四合院里埋葬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吗?也真不知道许多祖宅业主是被华富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逼迫走的吗?号称“慈善机构”的香港赛马会就不为此感到羞耻吗?!
    
    
    华新民2008年5月10日于北京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华新民:我们的再审申请书内容和我的声明
  • 华新民:土地登记应该透明和依法进行
  • 华新民:濒危的北京历史文化名城-正在被拆除的胡同名单(图)
  • 华新民:我们为什么就不能给北京留下它最后的一点美好?(组图)(图)
  • 华新民女士的匪情通报(图)
  • 华新民:大拆大建祸起土地储备制度
  • 华新民:大拆大建的造城运动可以休矣
  • 华新民:应依照宪法保护城镇私人宅基地
  • 华新民保护四合院屡败屡战
  • 华新民女士致北京城市规划学会秘书长高毅存的公开信
  • 华新民:北京老房子里深藏的伟人故事
  • 华新民:找准“孤岛”事件的病根
  • 华新民:谁是房地产所有人?
  • 华新民:追溯毛泽东思想的轨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