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中国民主策进会敦请中国政府让王炳章博士保外就医的呼吁书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近日王炳章博士的姐姐王玉环从中国广东韶关北江监狱探监回来,带来王炳章的健康状况严重恶化的消息,令我们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中国民主策进会的全体同仁们深感关切和忧虑。
     (博讯 boxun.com)

    王炳章自遭被中国安全部门秘密绑架回国,以恐怖份子的罪名,判处无期徒刑,投入监狱,6年来其身心备受虐待和摧残。他曾惨遭狱警的群殴围打、被长期剥夺接见亲属的权利、被强制学习洗脑,以至造成二度中风,留下后遗症,身体一半热、一半冷,行动失去平衡。加上静脉曲张、花粉过敏等病症得不到治疗,胸胁疼痛、咳嗽不止、鼻水长垂,痛苦不堪。更有甚者,6年来一直被非人道地单独监禁,缺少和人的正常沟通,进一步造成他的心理创伤与障碍。王炳章在系狱期间,又遭丧父之痛,不能为其父一尽临终之孝道,留下弥天遗恨。病体支离、饱受煎熬的王炳章,在接见家属时,不禁发出生不如死之叹!
    
    现在王炳章的母亲也已达88高龄,孤独无依,思子心切,终日以泪洗面。近日致函中国胡锦涛主席,恳请能网开一面,让儿子回到老人身边。依闾望子、舔犊情深,读之催人泪下。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中国民主策进会认为,当前中国在举办奥运盛典,承诺改善人权、倡言和平崛起、鼓吹热爱祖国、构建和谐社会的大环境中,继续监禁象王炳章这样一位爱国的民主人士,实在是这一曲大合唱中奏出的一个最不和谐的音符。
    
    我们认为王炳章决不是一个背叛祖国的恐怖主义份子。恰恰相反,他是一个真正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如果不爱国,他为什么在创建领导中国民运组织的过程中,一直坚持独立自主的立场,从不接受任何外部政治力量带有条件的支持?如果不爱国,他为什么在一系列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的问题上立场明确、从不含糊?一个已经生活在西方社会的人,如果不爱中国、不爱中国人,为什么还要为中国的民主、自由、人权等不辞辛苦、冒险犯难、奔走呼号?对一个只乐于在外国生活享受的人来说,中国的政治民主不民主,人民有没有人权关他什么事?正因为爱之深,故责之切也!虽说是子不嫌母丑,但子更盼母美!
    
    中国政府将这样一位有着高尚情操的爱国民主人士绑架回国,戴上镣铐,投入大牢,施以如此不人道的待遇,如何不让全天下爱国的炎黄子孙们心寒齿冷?王炳章的如此遭遇,怎不让国际社会质疑中国当局改善人权的诚意?执意关禁象王炳章这样一个虚弱病重的政治犯和增加一个风烛残年的老母的痛苦,决不能显示中国的强大和崛起,而只能使中国蒙羞!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中国民主策进会的同仁们至今还清楚地记得,1987年的冬天,中国民联在美国旧金山召开“三大”,王炳章在致开幕词时说:“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为了一个共同的梦,就是有那么一天,我们也可以在自己的国土上,能象今天一样,自由地想,自由地说,自由地争论,自由地选举。”为了能使中国社会和平转型,他在会上提出“第一次宽恕”的倡议,就是说在中国实现民主后,不再清算在专制时期那些执政者对人民犯下的罪行,以第一次宽恕来结束“斗争—复仇—斗争”的恶性循环,以宽容哲学来取代斗争哲学。王炳章的这一番倡言,使与会的代表们无不为之动容。王炳章能以如此仁恕博大的胸怀来对待中国那些利用职权给人民带来痛苦的执政者,为什么中国当局今天就不能对从未伤害过祖国和人民的王炳章先来一次小小的“宽恕?”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中国民主策进会在此恳切敦请中国政府的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以及与之相关的司法安全部门的首脑们,值此中国人民即将圆其百年奥运之梦的前夕,同意让王炳章博士保外就医,使他的病体得到治疗,以达成他们母子在有生之年再叙天伦之愿,为人世间减少一滴伤心的眼泪,也好让举世之人亲眼目睹一次中国的宽大!
    
    拳拳之意,谨祈鉴纳!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
    中国民主策进会
    王策
    2008-05-11,于西班牙马德里
    
    
    近日王炳章博士的姐姐王玉环从中国广东韶关北江监狱探监回来,带来王炳章的健康状况严重恶化的消息,令我们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中国民主策进会的全体同仁们深感关切和忧虑。
    
    王炳章自遭被中国安全部门秘密绑架回国,以恐怖份子的罪名,判处无期徒刑,投入监狱,6年来其身心备受虐待和摧残。他曾惨遭狱警的群殴围打、被长期剥夺接见亲属的权利、被强制学习洗脑,以至造成二度中风,留下后遗症,身体一半热、一半冷,行动失去平衡。加上静脉曲张、花粉过敏等病症得不到治疗,胸胁疼痛、咳嗽不止、鼻水长垂,痛苦不堪。更有甚者,6年来一直被非人道地单独监禁,缺少和人的正常沟通,进一步造成他的心理创伤与障碍。王炳章在系狱期间,又遭丧父之痛,不能为其父一尽临终之孝道,留下弥天遗恨。病体支离、饱受煎熬的王炳章,在接见家属时,不禁发出生不如死之叹!
    
    现在王炳章的母亲也已达88高龄,孤独无依,思子心切,终日以泪洗面。近日致函中国胡锦涛主席,恳请能网开一面,让儿子回到老人身边。依闾望子、舔犊情深,读之催人泪下。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中国民主策进会认为,当前中国在举办奥运盛典,承诺改善人权、倡言和平崛起、鼓吹热爱祖国、构建和谐社会的大环境中,继续监禁象王炳章这样一位爱国的民主人士,实在是这一曲大合唱中奏出的一个最不和谐的音符。
    
    我们认为王炳章决不是一个背叛祖国的恐怖主义份子。恰恰相反,他是一个真正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如果不爱国,他为什么在创建领导中国民运组织的过程中,一直坚持独立自主的立场,从不接受任何外部政治力量带有条件的支持?如果不爱国,他为什么在一系列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的问题上立场明确、从不含糊?一个已经生活在西方社会的人,如果不爱中国、不爱中国人,为什么还要为中国的民主、自由、人权等不辞辛苦、冒险犯难、奔走呼号?对一个只乐于在外国生活享受的人来说,中国的政治民主不民主,人民有没有人权关他什么事?正因为爱之深,故责之切也!虽说是子不嫌母丑,但子更盼母美!
    
    中国政府将这样一位有着高尚情操的爱国民主人士绑架回国,戴上镣铐,投入大牢,施以如此不人道的待遇,如何不让全天下爱国的炎黄子孙们心寒齿冷?王炳章的如此遭遇,怎不让国际社会质疑中国当局改善人权的诚意?执意关禁象王炳章这样一个虚弱病重的政治犯和增加一个风烛残年的老母的痛苦,决不能显示中国的强大和崛起,而只能使中国蒙羞!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中国民主策进会的同仁们至今还清楚地记得,1987年的冬天,中国民联在美国旧金山召开“三大”,王炳章在致开幕词时说:“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为了一个共同的梦,就是有那么一天,我们也可以在自己的国土上,能象今天一样,自由地想,自由地说,自由地争论,自由地选举。”为了能使中国社会和平转型,他在会上提出“第一次宽恕”的倡议,就是说在中国实现民主后,不再清算在专制时期那些执政者对人民犯下的罪行,以第一次宽恕来结束“斗争—复仇—斗争”的恶性循环,以宽容哲学来取代斗争哲学。王炳章的这一番倡言,使与会的代表们无不为之动容。王炳章能以如此仁恕博大的胸怀来对待中国那些利用职权给人民带来痛苦的执政者,为什么中国当局今天就不能对从未伤害过祖国和人民的王炳章先来一次小小的“宽恕?”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中国民主策进会在此恳切敦请中国政府的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以及与之相关的司法安全部门的首脑们,值此中国人民即将圆其百年奥运之梦的前夕,同意让王炳章博士保外就医,使他的病体得到治疗,以达成他们母子在有生之年再叙天伦之愿,为人世间减少一滴伤心的眼泪,也好让举世之人亲眼目睹一次中国的宽大!
    
    拳拳之意,谨祈鉴纳!
    
    中国民联阵—自民党
    中国民主策进会
    王策
    2008-05-11,于西班牙马德里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